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四十九章 诡异巨树

    管德柱转过身,满脸怒意,他指着鬼树破口大骂:“你竟然骗我们,不想活了吗?”

    那棵鬼树晃动着枝条,笑嘻嘻的说:“我不骗你们,你们能乖乖进来吗?”

    它的声音呜哑,浑厚又沧桑,在这深不见底的黑暗森林里,多少有些诡异,这时它那空洞洞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显得更加可怕了。

    管德柱默念了几声,粘附在鬼树身上的纸符顿时燃烧了起来,火势凶猛,很快将鬼树吞噬,它在火光中剧烈的挣扎着,撕心裂肺的惨叫。

    这时,身边的地面起起伏伏,有什么东西从地下钻了过来,来势凶猛,那棵鬼树在临死之际,发出了惨烈的呼喊:“你们不会好过的,我要你们都死在这里。”

    诡异的声音在树林里传的很远,像是诅咒落在了我的心头,地面起伏的更剧烈,只听嘭一声,无数的树根从下面钻了出来,这些树根像是密密麻麻的毒蛇,向我们袭来。

    一切太过突然,根本措手不及,管德柱扔出去几张纸符,火光肆虐,却解不了燃眉之急,眼看那些树根到了身边,我已经躲闪不及,间不容发之际,虎子快速把我拉到了一边,这才避开了危险。

    可是杜伟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被树根缠住了,那些树根把他裹的很紧,密密麻麻,再没有了他的影子。

    我大声惊呼:“这样下去树根会把他勒死的。”

    小钰在杜伟韬怀中急促呼喊:“你们快来救他。”

    虎子分外紧张,略一犹豫,咬破自己的手掌,跑上前去。

    只见他扬了扬手,淋淋的鲜血洒落在树根上,那些树根顿时发出滋拉的一声响,然后快速钻进了地下,杜伟韬扑通一声跪在地面上,脸部通红,像是喘不过气了。

    我蹲在他面前,不停的拍着他的后背,杜伟韬无力的摆着手:“别,别动了,让我休息下就好了。”

    杜伟韬急促的喘息着,小钰从他怀中钻出来,一脸担忧的望着他。

    四周的树根顿时不见了,一股血腥味随着凉风弥漫过来,我看了眼虎子的伤口,心头一凉,这家伙下手真够狠的,那伤口血流如注,整张手都被染成了红色。

    管德柱忙不迭的走过去,给他上药,撕破衣服给他包扎伤口,我不禁感叹,不愧是麒麟血,竟然那些鬼树都怕他。

    他已经用自己的血救了我们多次了,我心中不胜感激,想要说些道谢的话,却总是堵在喉咙里,这份情谊,早已经不是一句话所能说的清楚了。

    管德柱叹息着说:“以后你不能再这样了,你的血不能随便用,否则以后会有人盯上你的。”

    虎子笑呵呵的点头,脸上露出浅浅的酒窝,单纯的像个孩子,虎子摸着头说:“我刚才也是一时心急,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管德柱无奈的摇着头,为虎子包扎好伤口,谨慎的注视着四周。

    一切都安静了,再也没有了嘶吼和惨叫,甚至连风也没了,那棵鬼树静静的伫立在面前,它已经烧的不成样子,那副鬼脸模糊不堪,只有黑洞洞的眼神还算明显。

    咔擦,那棵鬼树倒下了,在地面上激起一阵尘埃,显得有些荒凉。

    杜伟韬站起来,指着后面说:“你们看,那里出现了一条道。”

    我转过身去,排列紧密的树不知何时松开了,身后蜿蜒出一条曲折的小道,由于雾气弥漫,只能看到一部分斑驳的路面。

    我不确定的问:“要过去吗?”

    管德柱说:“如果你想找到杨大宇就必须过去。”

    我叹了口气,看来我别无选择,不过这条路如此阴森,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陷阱。

    我首先迈了进去,他们在身后跟着,大家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周遭,路面越来越曲折,我们转了几个弯,管德柱停了下来,严肃的说:“这条路总觉得有问题,好像不是我们来时经过的那条路。”

    杜伟韬说:“确实不是,你们看看这周边的树木,似乎显得苍老了许多,有些树光秃秃的,这还没到冬天,树叶都已经落完了。”

    虎子疑惑的说:“既然是落完了,那为什么地面上没有树叶呢?”

    我心头莫名一紧,这地面上确实没有树叶,不过这些树明明就是再普通不过的杨树,桑树,柳树,这种状况真的很奇怪。

    管德柱严肃的对我说:“你站在这里,集中注意力,努力朝前看,你告诉我能看到什么?”

    我随手一指:“前面不都是密密麻麻的树吗,我哪能看到别的什么。”

    管德柱冷静的说:“你是阴阳眼,能够穿透阴阳,集中注意力试试,努力朝前看。”

    我深呼了口气,挺直身子,瞪大双眼朝前看去,前面是一层浓厚的雾气,然后是密密麻麻的树,我瞪的眼睛疼,看了会,摇了摇头说:“什么也没看到。”

    管德柱咬破手指,在我的额头点了下,阴冷的说:“你再看个试试。”

    他这个手法让我想到了王老头子,当时他就是在我的额头点了下,后来我在都市里发现了不少附身的鬼魂。

    我再次瞪大了双眼,集中注意力盯着前方,视线穿透浓浓的雾气和树林,我看到了最前方的一片地方,那里很空旷,一棵大树拔地而起,整棵树上烟雾缭绕,这股雾气竟然是黑色的。

    我看到了大树上面悬挂着不少骷髅头,还有死尸,大树下面凹陷出一个巨大的洞,幽暗的洞口里似乎坐着一个人,我看了那个人一眼,大惊失色,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杨大宇,他一动不动,紧闭着双眼,好像睡着了。

    突然杨大宇猛然睁开了眼睛,血红色的光芒刺的我眼睛一痛,我哆嗦了起来,身体站立不稳,差点没有倒下去。

    管德柱忙扶着我,焦急的问:“你看到了什么?”

    我惊恐的说:“我看到了一棵巨大的鬼树,前面悬挂着很多死人,太可怕了,我还看到了杨大宇,他就在那棵树下面的洞口坐着,好像着魔了。”

    虎子惊奇的问:“把死人放在树上干嘛,不会臭吗?”

    杜伟韬猜测说:“会不会是一种葬法,专门把死人放在树上。”

    传说中的树葬我也听说过,其实说白了就是将死者的尸体悬挂在树上,待血肉腐烂后,再拣骨焚化的一种葬法。

    古代契丹族就是采用树葬的。在这里,树是死者灵魂升天的阶梯,具有通天的功能,将尸体悬挂在高高的树上后,死者灵魂会通过树达到天界,表达了希望死者灵魂尽快升天的吉祥寓意。

    可我刚才看到的绝对不是,因为我还看到了不少骷髅头,它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融于黑色的雾气里,邪气很重。

    我使劲摇了摇头:“那绝对不是树葬,看上去倒像是祭祀。”

    管德柱面色沉重,随后转过头说:“我们还是去看看吧,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片林子里竟然还有这么一棵树。”

    我根据记忆的方向,忐忑不安的带着他们走去,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为了救杨大宇,打死我也不会去的,那副场景看一眼便会终生难忘,说不定晚上还会做噩梦。

    我紧张万分,每走一步,心跳也在加速,终于转了几个弯,总算来到了那个阴森莫测的地方。

    眼前略有空荡,地面上脏兮兮的,铺满了各种破旧的衣服,还有深层的落叶。

    远处就比较恐怖了,一棵大树呈现在视线里,黑色的雾气环绕着,隐约可以看到不少死尸,雾气之中似乎散发着幽绿色的光芒。

    虎子抽了口气,喃喃:“真可怕,这是什么鬼树,为什么要抓尸体。”

    管德柱阴冷的说:“兴许这树吃人,那些死人全都是它的养料,供它生长。”

    我觉得管德柱说的有道理,这棵树太诡异了,一定营养丰富,才能长这么大。不过世界范围内吃人的树不多,况且也都是传说,难道说我真的亲眼目睹这种树了?

    杜伟韬看了半天,诧异的说:“杨大宇呢,你不是说他在这里吗?”

    我看了眼大树下部幽黑的洞口,并没有发现杨大宇的踪迹,心里猛地抽紧了,他该不会被大树吃了吧?难道说那个幽黑的洞口就是它的嘴?

    虎子指着高处,惊喜的说:“那个是不是他?”

    我快速看了眼,那个人悬在树下,背对着我们,但是他的背后背着一个阴阳面具,这不是他还能是谁。

    我忙说:“那肯定是他,我们快去救他吧。”

    管德柱冷静的说:“先别激动,我们还是再观察一会比较好,我隐隐觉得这棵树不简单。”

    这棵树一看就知道不简单,根本不用感觉,所以我才要把杨大宇救下来,毕竟耽误一分钟,就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我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叫了声杨大宇,杨大宇好像听得见我的呼喊,慢悠悠的转过了身子,血红色的眼睛刚好撞上了我的视线,我顿时怔住了,身体像是不受控制,麻木的朝着前面走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