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尸鳖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树上会有这么多尸体了,原来他们是用来喂虫子的,那些悬挂的白骨肯定是啃噬过后的情况。

    杨大宇跑的飞快,直接从上面滑了下来,好在并不高了,摔下来倒也没有多大的事,我忙把他扶起来,接着又是轰隆一声,管德柱和虎子也掉落在地。

    他们两个都摔得不轻,虎子全身抽搐,面部红肿,那双眼睛依旧是诡异的血红色,管德柱死劲摁住他,急促的对我们说:“快来帮忙。”

    我们也顾不上杨大宇了,把他丢在一边,跑到了管德柱身边,虎子剧烈的挣扎着,他的胸口一起一伏,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管德柱严肃的说:“快帮我摁住他。”

    我和杜伟韬死劲摁住虎子,他的力气很大,如果不是我们三个人恐怕很难制服,那些虫子已经跑到了树下方,距离我们越来越近,形势非常危机。

    我急促的喘息着,心跳不断加速,管德柱额头冒出了大量的汗水,他快速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然后拉开虎子的衣服,朝着他的胸口划了一下,触目惊心的鲜血顿时溢了出来。

    管德柱又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奇怪的镜子,镜面成八卦形,他对着虎子的伤口一照,我在另一侧看到了一个苍老丑陋的女鬼,我的心一紧,猛咽了口吐沫。

    这时,虎子的胸口伸出来一只诡异的手,那只手枯瘦如柴,满是皱纹,管德柱紧紧拽住那只手,使劲把她拽了出来,我这才看清那是一个诡异的老婆婆。

    这时无数可怖的虫子爬了过来,管德柱急促的说:“快带虎子离开。”

    我们架着虎子飞快的往前跑,杨大宇一瘸一拐,已经跑出了老远,我看了眼身后,管德柱和那个老太婆扭打在一起,虫子已经快要爬到了管德柱身上,好在管德柱扔出一张纸符之后,及时抽身而出。

    那个诡异的老婆婆站在密密麻麻的虫子里,嘿嘿的冲我们笑着,那笑容阴森可怖,实在太可怕了,我全身一抖,忙不迭的转身,继续往前跑。

    虎子幽幽转醒,慢慢能自己跑了,他虚弱的问:“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我说:“大家都没事了,正在逃命呢。”

    虎子无力的说:“我现在是怎么了,感觉浑身无力,就像虚脱了一样。”

    这个问题我一时没发向他解释,他好像是取走拐杖的时候,一不小心被老太婆上身了,当然也有可能是,那个老太婆本来在杨大宇身上,虎子救他的时候,老太婆转移到了他身上,这种事情实在太诡异,我也说不清。

    目前我能做的就是用尽全力,架着他往前跑,管德柱跑在最后面做收尾工作,我们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实在没力气了才停下来。

    我坐在地面上气喘吁吁,杨大宇在后面一瘸一拐,跑的很慢,他一边跑一边说:“明哥,你快来。”

    我无力的摆着手:“我已经跑,跑不动了,你,你自己过来吧。”

    杨大宇跑到我面前,顿时趴在了原地,他哆嗦着抬起头说:“明哥,我觉得我的屁股后面有东西,有什么在咬我,好疼啊,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我看他痛苦的样子不像是假的,不过他身上奇臭无比,我又实在不愿意脱他的裤子,杨大宇受不了了,自己把裤子脱了下来,我扫了眼,猛然瞪大了眼睛,只见他的似乎上面爬着一个黑色的大虫子。

    那个虫子正在吸噬他的血肉,小半截已经钻进了他的皮肉里,杨大宇疼痛难忍,咧着嘴问:“明哥,看清楚啥情况了吗?”

    我紧张的说:“你的屁股上有个大黑虫子。”

    杨大宇一哆嗦,惊恐的说:“你们快帮我拿下来。”

    我看这个黑虫子很像龙虱科和水蜈蚣的结合体,一时不敢下手,不过看杨大宇痛苦的样子,只好用手去拽,杨大宇疼得全身发抖,哆嗦着说:“别,别拽了太疼了。”

    我在他的央求下停了下来,管德柱走上前来,看了眼,顿时一惊,我问:“管叔,这虫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管德柱阴冷的说:“这是尸鳖,这种东西很要命,它会钻入人的体内,造成人大出血而死,然后在里面繁殖,由内脏开始吃,一直把人吃完才出来。”

    杨大宇哆嗦的更厉害了,哭哭叽叽的说:“管叔,你可一定要救我啊,我这么年轻,还不想死。”

    管德柱皱起眉头说:“你放心,我会救你的,不过你要忍一下。”

    杨大宇说了声好,立刻惨叫了声,晕了过去。

    还是管德柱出手快,一下子把杨大宇屁股上的尸鳖拽了出来,此刻杨大宇的屁股血流如注,管德柱立刻给他上药,轻微的包扎下,又给他穿好裤子。

    他把尸鳖踩在脚下,吧唧一声,应该是踩死了,脚下面冒出了一滩怪异的液体。

    凉风习习,已经快晚上了,周边的光线越发黑暗,我不知道我们跑了多远,反正那棵诡异的大树早已不见踪影。

    虎子捂着胸口,明亮的眼睛里透露着纯真无邪,我问他:“现在感觉怎么样?”

    虎子笑着说:“好多了。”

    等了没多久,杨大宇也醒了,他晃晃悠悠站起来,一直捂着屁股,脸上的表情的很复杂,既有痛苦又有享受,我想像他这种受虐倾向比较严重的人,应该没有大碍。

    管德柱看了眼杨大宇身后的面具,摸了摸说:“这是谁送给你的?”

    杨大宇得意的说:“这是我抢来的。”

    我问:“管叔,你认识这面具?”

    管德柱苦笑着说:“就是觉得挺熟悉,这个面具图案构造很不错。”

    我这一说起来就没完,刚脱离危险,十分需要欢快的交流来缓解紧张和压力,杨大宇是个大嘴巴子,这一说更停不下来了。

    杜伟韬提醒:“天黑了,我们不去救人了吗?”

    我拍了下脑门,可不能把正事给忘了,不过夜晚去救人,恐怕就更难了,夜间一直是鬼的主场,要不然怎么常说百鬼夜行呢。

    杨大宇摸着屁股说:“大晚上的,我们很吃亏啊,我们看不到它们,它们却能看见我们。”

    管德柱咳嗽了声,说:“你们放心,既然来了,我肯定准备万全,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杨大宇拍着手说:“不吃亏就行。”

    管德柱掏出一个玻璃瓶子在我们面前晃了晃,说:“我特意带来了一瓶牛眼泪,除了小明同志,你们每个人眼睛上抹上一点,这样就能通阴阳,看到鬼魂了。”

    杨大宇伸着脖子,迫不及待的摸了下自己的眼睛,在四周来回转动着,突然他大叫了一声,指着杜伟韬身后说:“你,你后面有鬼。”

    我看了眼,确实是鬼,只不过是小钰,她突然出现又没有打招呼,背对着我们,难免不会吓到杨大宇。

    小钰转过身,拍了杨大宇两巴掌,指着自己说:“你又不是没有见过我,用的着这么大惊小怪吗?”

    杨大宇摸着头说:“我这不是没有想到是你吗?”

    杜伟韬担忧的说:“小钰,你出来做什么?”

    小钰深呼了口气,说:“那件事,是时候该向他们说一下了。”

    杜伟韬把她拉到一边,小声说:“这件事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们两个单独做,不要影响别人。”

    小钰摆着手说:“不行,我们两个太危险,风险大太。”

    管德柱皱起眉头,挥了挥手说:“你们两个过来吧,有什么事不妨说说,大家一起解决。”

    小钰走过来说:“我上次之所以要害刘明,其中一个原因是,我的尸身在幽园里,鬼王用来要挟我,我和尸身被人用一种秘法绑定了,如果尸身出了问题,我也会出事,所以我准备今晚把尸身偷出来。”

    我说这一路杜伟韬怎么如此紧张,原来他们也是别有所图,带着目的前来的,也就是说今晚我们要干三件事,偷尸体,救出婷婷和阿顺。

    在这个云谲波诡的地方,想要完成这三件事恐怕有点难,刚才的遭遇我心有余悸,心里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管德柱沉思了会说:“三件事一起做的话确实有点棘手,要不我们兵分两路,让虎子陪你们去偷尸,我和刘明去救人,你们看怎么样?”

    杜伟韬感激的说:“可以。”

    杨大宇伸着头问:“那我呢?”

    管德柱扭过头,看了眼杨大宇,愣了半天说:“我忘了考虑你了,要不你和他们一起?”

    杨大宇顿时就不高兴了,哭丧着脸说:“我也想去救人。”

    管德柱有些犹豫,这么久以来,杨大宇的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不拖后退就是好的了,不过最终管德柱还是同意了。

    夜风吹过,凉飕飕的风爬进了脖子里,我全身一哆嗦,打了个喷嚏,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管德柱讲了一些注意事项,我们兵分两路,向着不同方向走去,深入鬼王的腹地,经历了一波危险之后,大家都很谨慎,走起路来轻手轻脚的,杨大宇摸着屁股一瘸一拐的走着,带上他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