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五十二章 鬼宅

    走出了阴暗的小道,前面的路顺畅了不少,管德柱显得轻车熟路,不多会带我们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园子里,我看前面有些不少房屋,黑暗的光线里,幽绿色的火光四处飘荡着,还有不少女鬼游荡在四处,我瞪大了双眼,觉得这很不可思议。

    我惊讶的问:“管叔,这些女鬼也有住的地方吗?”

    管德柱阴冷的说:“有的,这里是鬼宅。”

    这些房屋透露着鬼气森森的气息,无数的鬼火扑闪着,确实像鬼宅,四周全都是茂密的树木,连在一起形成的阴暗森林把这里隐藏的很好。

    管德柱递给我们一张纸符,严肃的说:“把这张纸符贴到自己身上,千万不能掉了。”

    杨大宇接过纸符,放在眼前仔细看了半天,眯着眼问:“管叔,你是什么纸符?”

    管德柱压低声音说:“这是隐身符,你贴在身上之后,那些鬼魂看不到你。”

    杨大宇笑嘻嘻的摸着纸符,忙用舌头舔了舔往自己身上贴,我看前面飘过来两个女鬼,也把隐身符贴在身上。

    前面走过来的是两个女鬼,有一个是老太婆,她拄着拐杖,脸部皱纹横生,简直就像树皮一样,说起话来,整张脸都在抖动,看上去非常诡异。

    那个老太婆走到我们身边,稍微停顿了下,待离近了,我心头猛然一惊,这个老太婆不正是巨树上面的鬼婆吗?

    当时虎子拿了她的拐杖,她钻进了虎子的身体里,管德柱费劲千辛万苦,才把她拽了出来,她怎么跑到这里了?

    我心头惊骇万分,那个老太婆冲我们这边诡异的笑着,我大气不敢出,就怕她发现什么,好在她只停留了片刻,随后迈步走远了。

    此刻杨大宇脸色无比苍白,半天过去了,他才哆嗦着说:“就是她,我和你们分开的时候,就是她把我骗走了。”

    我问:“在哪个地方把你骗走的?”

    杨大宇惊恐的说:“在那边诡异的林子里,那个时候我走着走着突然发现你们不见了,正在我焦急无措时,她从身后冒了出来,说能带我出去。”

    也就是说那个鬼婆刚开始并不在巨树上,她的目的很可能是把进来的人都骗过去,成为巨树的养料,或者说是那些尸鳖的养料。

    我说:“她这么恐怖,一看就不是好人,你怎么会被她骗了呢?”

    杨大宇叹了口气,拍着额头说:“刚开始的时候她并没有这么丑,其实还是个美女嘞,谁知道到了大树面前,她突然转身变成了丑八怪,简直不能直视,我想跑已经晚了。”

    难道说那个鬼婆还会易容?不过鬼魂的话,确实能给人营造一种幻觉,比如鬼打墙,这些都多见不怪。

    我默默叹息了声,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命,怎么倒霉的事情全都落在了他身上,等有机会了,一定得让王老头子给他算上一卦。

    等那两个鬼魂消失在视线里,管德柱指着前面,示意我们可以过去了,他在前面领路,轻手轻脚摸进了鬼宅里。

    看门的两个小丑,一直瞪大眼睛,直视前方,像是一个机械的木偶,杨大宇特意跑上前,对两个小丑指手画脚,十分得意。

    我把杨大宇拉过来,一顿数落,时间紧急,可容不得他耽误半分,杨大宇不满的说:“一直被这些鬼魂戏弄,今天我也来捉弄下它们玩玩。”

    我瞪大眼睛,却不敢提高声调:“你妹的,能不能好好做事,别再给我添麻烦了。”

    杨大宇忙点头,看他笑嘻嘻的犯贱模样,我烦躁的拍了下额头,这是上天给我多大的惩罚,竟然让我遇到了这样一个朋友。

    我回过头去的时候,管德柱已经不见了,阴森的宅院里,不时有火苗跳动,一切空荡荡的,别说人影了,就连鬼影也没有。

    杨大宇小声问:“管叔呢?”

    我无奈的说:“还不是因为你,非要找事,现在好了,我们没有跟上管叔,他不一定走哪去了。”

    杨大宇指着前面说:“那我们快点追吧,肯定能找到他的。”

    我顺着前方的走廊小心翼翼的前行,光线非常黑暗,穿堂而过的寒风带着呜咽的声音,听上去头皮发麻,因为我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背后吹风。

    我哆嗦着说:“大宇,你有没有觉得非常冷啊?”

    此刻杨大宇也不说话了,我回头看了眼,只见杨大宇脸色煞白,紧张的盯着我,眼神中夹带着惊恐的神色,他哆嗦着用手指着我一侧。

    我的脖子旁边凉意更甚,全身不由得一抖,我发颤着转移视线,刚转过身,一个直勾勾的眼睛趴在了我脸上,我顿时屏住了呼吸,尼玛,都快吓尿了。

    这是一个飘荡在空中的小鬼,双眼还在流着血,由于贴到太近,这一幕十分惊悚,很可能它一直在跟着我们,而且一直悬在我们头顶,我们这才没有发现它。

    它张了张嘴说:“别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它的声音很稚嫩,如果它还活着的话肯定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等等,我怎么觉得它这话非常熟悉。

    我记得以前在寒冰洞存放婷婷尸体的时候,地面上留下了一行字,好像也是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后来王老头说那是它派过去的小鬼,用来跟踪我的,难道说就是这个小鬼?

    我喏喏的问:“是不是王老头子让你跟来的?”

    小鬼轻点了下头,我在心里把王老头子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他派一个什么样的小鬼不行,非要搞这么吓人的,刚才小心脏差点没有被吓出来。

    我准备再问两句,小鬼消失不见了,我问杨大宇:“那个小鬼呢?”

    杨大宇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突然之间就没了。”

    这时,管德柱朝我们喊了两声:“你们磨蹭什么呢?快点走啊。”

    他在走廊的前面探出了头,我只能看到他的头伸过来,冷不防以为又是一个鬼,等看清了是他,我才快速跑过去。

    杨大宇一瘸一拐的跟上来,不时瞄一眼周边,我看旁边的房屋里一片漆黑,也不知道有没有鬼住在里面,如果有的话那就糟糕了,我们说话的时候很可能会被听到。

    管德柱拍了我一下:“又在想什么呢?不想去救人了?”

    我说:“我们沿着这个走廊走了半天了,你没有觉得不对劲?”

    管德柱眯着眼问:“有什么不对劲?”

    我说:“我们在这里一直走,这个鬼宅里竟然无比安静,连一个鬼魂出没都没有,你不觉得不正常吗?”

    这个鬼宅里都是一些老时期的房子,门窗什么都是木制的,走廊的圆木柱上涂了红漆,很像荒落的国民老宅,这种地方往往闹鬼的传说是比较多的。

    管德柱阴冷的说:“你以为真的没有鬼吗?”

    他竖起手指,戳破旁边房屋的窗口,幽幽说道:“你看看里面。”

    我紧张的朝里面看了眼,隐约看到了一个女鬼,她坐在床上,穿着一身血红色的衣服,披头散发,看样子很像一个新娘。

    我探过头来,不解的问:“既然旁边的房间里有鬼,它们为什么没有发现我们?”

    管德柱说:“那是因为鬼王把它们控制了,它们陷进了屋子里出不来,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杨大宇惊讶的说:“那这里就相当于一座监狱了,困鬼的监狱?”

    管德柱点头:“可以这么说。”

    我欣喜的说:“那婷婷是不是也在这里?”

    管德柱咳嗽了声:“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我觉得她很可能被关在这里,我们先找找吧。”

    我们沿着走廊继续往前走,每次靠近一个屋子都会朝里看两眼,不多会整个鬼宅都逛完了,也没有发现婷婷的踪影。

    我不免有些灰心丧气,我记得当初做梦的时候,婷婷被绑在了暗林里,鬼王正在折磨她,我看到明晃的火把,看到了四周凶神恶煞的鬼魂,如果没有转移的话,绝对不是这里。

    杨大宇打量着周边,指着后面说:“那里好像还有个园子,我们要进去吗?”

    管德柱仰起头,皱了皱眉,沉重的说:“那里面阴气很重,只怕不是一般的地方。”

    我看园子里有很多高大的树木,里面十分黑暗,倒是像极了我梦中的地方,我咬了咬牙说:“进去吧。”

    管德柱脸色阴沉,迈着步子继续带路,进了园子里那一刻,一股阴冷的风吹了过来,我全身一抖,只觉得置身于冰窖之中,怪不得管德柱说这里阴气很重。

    杨大宇哆嗦着说:“我们还是出去吧,这里太冷了。”

    幽绿色的火光在四处飘荡着,远处的空旷地面上,似乎立着两个人,光线阴暗根本看不清楚。

    我坚定的说:“还不能出去,我们先去看看前面两个人是谁。”

    我心急火燎的走上前,看到眼前的人,我整颗心跳动了起来,她被捆绑在木架子上,全身上下都是血痕,她紧闭着双眼,已经昏迷不醒了。

    我心酸的抱住她,紧张的呼喊着:“婷婷,你还好吗,我来了,你快醒醒吧。”

    婷婷虚弱的睁开眼睛,气若游丝的说:“阿明,是你吗?”

    “是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