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变成僵尸

    我心里猛地一抽,被她这句话惊到了,一个惊恐的念头徘徊在我的脑海里,难道说当时杀害婷婷的人是王老头子,也就是我刚拜的师傅?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可就严重多了,他很可能一直在欺骗我,也是别有所图。

    我紧张的咽了口吐沫,问:“婷婷,当时杀害你的人是不是个头很矮,衣衫褴褛,看上去很落魄?”

    婷婷郑重的点头:“对,就是他。”

    我烦躁的拍了下手,十有八九就是他了,怪不得我说要来这里救婷婷的时候,他不愿意来,这下我算是明白什么原因了。

    杨大宇摘下面具,说了声卧槽,然后把面具扔在了地面上,使劲踹了几脚:“奶奶的,原来那个王老头子是这种人,明哥,他跟着我们肯定心怀不轨,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我叹了口气,他都能想明白这个问题,我自然心里清楚的很,这个世界果然很复杂,尔虞我诈太频繁了,我这一路走来,都不知道被骗多少次了。

    婷婷好奇的问:“这个人究竟是谁?”

    我苦涩的说:“其实我也不了解,他之前救了我们,能力超强,我还拜了他为师。”

    婷婷担忧的说:“阿明,我以前不是和你说过吗,千万不能相信任何人。”

    其实我也明白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可是当我身陷绝境,求救无人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把我救了,心里多少会有些感激和信任,这是人之本性。

    不过等下次我再见到他的时候,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杀害婷婷这件事情绝对不能饶恕。

    心里的怒火已将我燃烧,我心疼的注视着婷婷,有千言万语相对她说,张了张口,却一时又说不出来,只得紧紧把她抱在怀中。

    这时,一直不动声色的虎子趴在了地面上,贴着地面的那只耳朵抖动着,突然他站了起来,指着身后说:“又有人来了。”

    漆黑的身后是茂密高大的树林,穿过这些树木就可以到达鬼宅,从那个方向过来的,是什么都有可能。

    眼前的火堆已经快灭了,只有零星的小火苗还在闪烁,枯树枝都快烧成了灰烬,一阵风吹来,火堆被吹散了。

    杨大宇慌乱的提议:“明哥,要不我们躲起来吧。”

    我问:“虎子,你能听出来是人是鬼吗?”

    虎子摇了摇头,说:“步子虽然急促,但却很平稳,声响也非常小,就算是人,也不是一般人。”

    也就是说很大的可能性不是人,我蹙起眉头,说:“要不大家躲起来吧。”

    这时虎子全身一颤,再次趴在了地面上,他慌乱的抬起头说:“这下更乱了,不止一个人,或许不止一个鬼魂过来了。”

    他这句话加剧了大家心头的不安,这个时候必须要躲起来,我还没说要走,只听唰的一声响,一个人穿过林子跃到了我们面前。

    我看了这人一眼,心头一喜,忙喊了声管叔,管德柱急促的说:“你们怎么还没走呢,快跑吧,后面有不少恶鬼追上来了。”

    我看了眼身后的暗林,透过重重遮挡,似乎看到了许多张牙舞爪的恶鬼,它们面目狰狞,呲牙咧嘴的跑了过来,我只扫了一眼,就看到了至少十个恶鬼。

    我忙向大家挥手,快点离开这里,幽园阴冷又广阔,这个时候大家显得有些迷茫,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而去。

    管德柱略一思考,指着一边跑去,我们不敢停留,只好急匆匆跟着。

    杜伟韬背着小钰的尸体跑的很慢,我本想回头帮他,刚转过身顿时吓了我一大跳,只见他身后的小钰蓦然睁大了眼睛。

    那双眼睛是血红色的,她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而此刻小钰的鬼魂就在杜伟韬前面,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被这一幕吓到了,还没来得及张口呼喊,杜伟韬身后的小钰猛然间张开了大口,朝着杜伟韬脖子咬去,小钰的鬼魂大概是看到了我惊恐的神色,快速转过身去,而此时已经晚了。

    杜伟韬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他被小钰死死的咬住,顿时倒在了地面上,我快速跑上前,用力把她们拉开,小钰睁大眼睛嘶吼着,嘴上面全都是鲜红的血迹。

    她像发疯了一样,快速把我扑倒,口中的上下两颗牙齿露在外面,就要朝我咬过来,僵尸一般的面容吓得我不知所措,只能胡乱的拍打着,挣扎着。

    婷婷和虎子快速跑了过来,所幸他们两个及时把小钰拉开了,虎子不知从哪摸出来一根绳子把她绑住了。

    我摸出手电筒,快速跑到杜伟韬身边,他的脖子上血流如注,那两个深深的血口触目惊心,小钰的鬼魂失魂落魄的站在一旁,一直在喃喃:“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婷婷撕破衣服,准备给杜伟韬包扎,我快速掏出那瓶药,先在杜伟韬脖子上擦了下,然后才给他包扎上。

    杜伟韬无力的盯着头顶上的阴暗夜空,树梢上方悬着一轮阴凉的月亮,他的眼睛里没有痛苦,倒是有一分释然,他喃喃:“我终于要死了,这样就可以和小钰一样了。”

    小钰鬼魂掩面而泣,她蹲下来紧紧拽着杜伟韬的双手,无助的说:“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杜伟韬说:“我已经很累了,其实这样也挺好。”

    管德柱走过来,看了我们一眼,随后走到了小钰尸身旁,他的脸色似乎不太好,走起路来也没有了刚才的轻盈和敏捷。

    我心头涌出了一丝疑虑,不由得问了句:“管叔,你不来看一下杜伟韬吗,他这样会好吗?”

    管德柱背对着我们说:“你们放心,他没事。”

    他的声音很沉,夹带着一种沧桑感,我看了眼杜伟韬,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了,像是营造了一团黑气,死气沉沉的。

    杨大宇诧异的说:“这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明明很严重啊,感觉像是中毒一样。”

    虎子沉重的说:“尸毒已经侵入了他的身体,流进了血液,如果不能得到救治,很可能会变成行尸走肉。”

    杜伟韬瞪大了眼睛,紧紧拽着我说:“我不要做行尸走肉,实在不行,你们就杀了我吧。”

    此刻杜伟韬的脸色黑的可怕,他的双手经脉暴露,那些黑色的液体在经脉上流动着,我握紧了拳头,他是我的兄弟,我哪能让他出事呢。

    我快速转过身,慌乱的说:“管叔,你快来救救他吧。”

    管德柱趴在小钰的身上,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但我明显赶到了一股阴冷的寒意,他的身体轻微的抖动着,像是被微弱的电流击中一样。

    虎子不解的问:“管叔,你在做什么呢?”

    我盯着管德柱的身影看了半天,全身一紧,心头泛出的寒意瞬间将我淹没,这绝对不是管德柱。

    虎子准备走上前去,我快速把他拉了回来,我指着那个人说:“他不是管叔,他应该是施老鬼。”

    施老鬼曾经假扮管德柱好多年,一直隐藏的很深,因为太过了解,所以一时之间很难被发现。

    而他之前如此虚弱,很可能是因为没有吸取魂魄,我曾经破了他的命门,他必须吸血或者吸噬魂魄生存,说不定他在鬼宅逃生的时候,杀死了某个恶鬼,这才能够恢复过来瞒天过海,现在他的病痛肯定又犯了。

    施老鬼抖动了会,转过身来,笑嘿嘿的取掉了脸上的面具,他的脸部颤动着,原本苍老的面容慢慢变得年轻,小钰的尸身再也不动了,她瞪大眼睛,好像彻底死了。

    杨大宇哆嗦着问:“你对她做了什么?”

    施老鬼站起来,摸着嘴唇说:“我做什么不重要,你们现在最应该担心的是你们的命。”

    这才多久没见,施老鬼的口气依然很狂妄,他的命门已经破过,估计就算吸噬了鬼魂也坚持不了多久,我就不信我们几个联手对付不了他。

    虎子性子比较急,赤手空拳跑上前,上去就开始打了起来,两个人在幽暗的树林里打的难解难分,旁边的大树都被他们打倒了一棵,我举着手电筒,密切注视着他们,心里多少有点担忧。

    施老鬼在虎子身边隐藏了很多年,自然对虎子比较了解,虎子如果有弱点,施老鬼肯定是知道的,而且施老鬼之前的能力我们有目共睹,虽然现在身体出了问题,但以虎子一人之力恐怕还是很难应付的。

    施老鬼出手越发凌厉,招招致命,尤其是施老鬼诡异的手从虎子咽喉边甩过的时候,我不由得为虎子捏了把汗,虎子渐有不支,边打边退,我想上去帮忙,婷婷拽住了我。

    我焦急的说:“这样下去虎子肯定会出事的。”

    婷婷说:“你别去,我去。”

    她把我拉到身后,掏出那把阴阳双鱼匕首,就要上去帮忙,这时身后的杨大宇大叫一声,惊恐的说:“明哥,老杜出事了。”

    我快速转过身去,只见杜伟韬站了起来,他的脸部已经被黑气笼罩,那双眼睛呈现出诡异的血红色,最可怕还是他的牙齿,又尖又细的獠牙暴露在外面,像是随时都会吸血的怪物。

    杨大宇哆嗦着说:“僵尸,老杜变成僵尸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