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五十八章 幻影

    我焦灼的等待着,不多会,远处的暗林里传来了呼啦一声响动,一时间树叶纷飞,我舔了舔嘴唇,紧张的观望着。

    只听啪的一声,两个鬼魂从树林里蹿了出来,它们一起落在了地面上,我看这两个鬼魂的模样,可不就是之前的黑白无常,没想到这次来的还是它们。

    虎子说:“走,把它们抓住。”

    我们快速走出了树林子,那两个鬼魂十分谨慎,听到声音立刻转过身来,都已经做好了打架的姿态。

    不过看到是我们,两个鬼魂当即愣在那,黑无常叹息着说:“妹啊,这真是冤家啊,我们不该来的。”

    白无常说:“已经来了,还能咋办。”

    它们两个直直的盯着杨大宇,似乎有些惊恐,毕竟之前就是杨大宇出手把它们打走的,估计心有余悸。

    杨大宇同样很不安,在我身后小声说:“明哥,这是什么情况,它们怎么一直看着我,靠,不会又看上我了吧,我这是招惹谁了。”

    我压低了声音,忙说:“你别激动,它们不是看上你了,而是怕你,你保持严肃,最好昂首挺胸,气势要足,不能让他们发现端倪。”

    杨大宇一脸懵逼,慌乱的摸着头,还想再问,我说:“稍后在给你解释,你先按我说的做。”

    杨大宇咽了口吐沫,挺直了身子,瞪大了眼睛,保持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他虽然没有戴面具,但是那两个鬼魂一眼就认出了他,当即朝杨大宇跪了下来,慌乱的说:“大侠,我们也是误打误撞才碰见的,你别生气,我们现在就走。”

    虎子扬起手说:“且慢。”

    黑无常刚抬起腿,当即又跪了下去,抬起头说:“咋了,还有啥事吗?”

    我听他们口音像是东北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死在这里的,黑无常是个男的,白无常是个女的,看上去倒像是兄妹。

    虎子说:“你带我们出去,我们就会放了你们。”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似乎在思考,我戳了下杨大宇,杨大宇咳嗽了声,继续怒瞪着双眼,两个鬼魂抬起头,忙不迭的说:“好,我们现在就带你们出去。”

    它们两个慌乱的站起来,沿着前面的小道钻了进去,我们紧随其后,杨大宇在身后小声问:“明哥,我刚才觉察到了,那两个鬼魂确实怕我,这是咋回事?”

    我说:“你别管什么原因,知道它们两个怕你就行了,我们的目的是出去,其余的不用管。”

    杨大宇笑嘻嘻的点头,走起路来大摇大摆,之前都是鬼魂把他吓得屁股尿流,如今风水轮流转,他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还是洋洋得意起来,这一高兴,精神也好了不少,脸上的萎靡状态一消而散。

    那两个小鬼走了半天,最后停在了一处茂密的树林旁,我看前面密林丛生,非常黑暗,根本没有路可走,之前经历了这么多事,心头多少有点忐忑。

    杨大宇咳嗽了声,大大咧咧说:“你们怎么带路的,跑这里干嘛?”

    黑无常指着前面,慌乱的说:“这里就是一个出口。”

    杨大宇眯着眼睛,看了半天,说:“这哪里是出口了,明明没有路。”

    白无常说:“这里就是路,你们看到的是假象,难道你们都没有看出来吗?”

    我定睛一看,通过阴阳眼看向这片密林,前方确实有一条小道,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黑白无常再次对视了眼,眼珠子转动着,也不知道在传递什么信息,我有点紧张,我觉得杨大宇可能暴露了。

    杨大宇挥着手,保持一副领导的姿态:“好了,你们继续带路。”

    黑白无常转过身去时,脸上带着一抹狡黠的笑容,它们两个快速钻进了眼前的林子里,眨眼间就没了踪影,我停了下来,为了保险起见,觉得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不过这时,虎子和杨大宇已经进去了,他们的身影也快速消失在暗林里,婷婷拍了我一下,担忧的问:“阿明,怎么了?”

    我说:“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进去以后未必能找到出路。”

    婷婷说:“其实我也没有看到那两个鬼魂所说的路,不过这里确实是假象,要不然他们可不能进去的。”

    我说:“我看到了一条路,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出路。”

    婷婷无奈的说:“可是他们都已经进去了,说什么都晚了。”

    我叹了口气,确实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已经别无退路,不管前方是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我深呼了口气,迈起脚步走进了阴暗的树林里,面前的树说白了就是一个幻影,它欺骗了众人的眼睛。

    我和婷婷走出林子后,面前是一条阴暗的小道,枯黄的落叶铺满了道路,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我扫视一周,并没有发现虎子他们,就连黑白无常也不见了,婷婷皱起眉头,重重的说:“这不对。”

    我反身想要回去,却被后面茂密的树木堵住了,我心头一惊,这就很奇怪了,之前明明是幻象,怎么反身的时候这些树变成了实物,这是什么情况?

    婷婷诧异的盯着后面,用手摸了摸树木,同样是一脸疑惑,我无力的说:“我们被骗了,他们很可能和我们去的不是同一个地方。”

    婷婷目视四周,观察了会,说:“这里我都看过了,目前这种情况,我们只能沿着前方走。”

    我看着一地泛黄的落叶,还有这些茂密的枯树,一种苍凉的感觉从心头涌出,大家好不容易重聚,如今又分开,在这个诡异莫测的地方,也不知何时才能真正走出去。

    我叹了口气,径直朝着前面走,婷婷握着我的手,熟悉的温度倒是让我安心不少,走了半天,婷婷才问我:“你是怎么知道我被困在这里的?”

    我说:“我做了一个噩梦,在梦里,你被鬼王捉了,然后我去了你的老家,找到了奶奶,她把一切告诉我了。”

    婷婷紧张的问:“奶奶怎么样了?”

    我叹了口气:“奶奶她被恶鬼害死了,好在她的鬼魂逃走了,目前就藏在村子那口古井里。”

    婷婷一脸伤感,她的手也握的更紧了,我安慰说:“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毕竟这种事情谁也控制不了,好在她的鬼魂在,这样就还有救。”

    婷婷靠在我怀里说:“可是我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她以前得罪了很多鬼魂,现在她也变成了鬼魂,恐怕以后的日子要不好受了。”

    我再次安慰:“我相信以奶奶的能力,总会安然无恙的,我们现在只需要找到大家一起出去,然后就可以找她,帮她重新回到原来的身体上。”

    婷婷松开我,点了点头,我们继续往前深入,十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一处三岔口,我看三个方向都差不多,一时有些迷茫,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婷婷观察了半天,指着最左侧的位置,我不确信的问:“这条路行吗?”

    婷婷说:“应该是可以的。”

    我不解的问:“为什么?”

    婷婷抬起头,问我:“你仔细看看这条路,和其它两条路有没有什么不同?”

    我朝着三个方向各自看了会,觉得它们都差不多,并没有多大的不同,我摇了摇头,表示没有看出来。

    婷婷说:“我所指的这条路,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到最中间的位置落叶少了一些,大概每隔一步的距离,落叶都很凌乱,很有可能这条路有人走过。”

    我仔细观察了会,确实有些像,不过这需要细微的观察,平时谁没事会注意这些,我不禁感叹起来,也许这就是男女的差别吧,女人总是那么细心。

    婷婷停了片刻,朝着前面走去,我只好跟着,虽说这条路有人走过,但也不代表安全,所以这一路我都十分谨慎,时刻留意周边。

    四周很安静,无数的树木光秃秃的,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虽说这时天已经亮了,但是树林深处依旧十分阴暗,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历的原因,总觉得那里面有什么东西,这一路走来都是提心吊胆的。

    已经过去一夜了,我们还没有走出来,原本的相聚到最后逐渐分开,我突然觉得心好累,婷婷走了会,立在那不动了,我说:“怎么不走了?”

    婷婷说:“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

    我竖起耳朵,仔细一听,确实有人在说话,听声音就是前面,而且很像杨大宇,我欣喜若狂,顿时有了精神,拉着婷婷就往前走。

    婷婷谨慎的说:“你慢点,还是静悄悄的过去比较好,不要打草惊蛇。”

    我快速的说:“又不是别人,是大宇,我们怕什么。”

    婷婷欲言又止,脸上带着一丝愁容,毕竟是多次从生死关头走过,她有些谨慎也正常,不过我没有听错,这确实是杨大宇的声音。

    我走的更急促了,鞋底和树叶摩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天空有些灰蒙蒙的,到了前面,巨大的树木撑开繁茂的枝条遮住了下方,从远处看去,前方的路变得黑暗无比,上面的枝条像是一张巨网,笼住了下方的一切。

    婷婷让我停了下来,担忧的说:“看到了吗,前面太黑暗了,而且路面也变宽了,我觉得这里不太对劲。”

    我说:“可是我听到杨大宇的声音了,他应该就在前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