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返回幽园

    杨大宇紧张说:“这是啥时候出来的路,不会有问题吧?”

    虎子轻描淡写的说:“有没有问题,走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虎子表现的很放松,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多少次死里逃生,真是遇到危险倒也不惧了。

    他大摇大摆朝着前面走去,远处的路口依旧阴森的可怕,树木森严,凌散的树叶悬在枝头,伴随着凉风呼啦作响。

    我小心的打量着周遭,注意着风吹草动,由于之前经历的缘故,多少有些草木皆兵。

    观看了一圈,我发现并没有来过这里,多出来的一条路多少让我心神不定。

    虎子走了会,突然停了下来,我看着前面的景象,不由得一怔,前方竟然是那个鬼宅,千回百转,我们又回到了原处。

    杨大宇不安的说:“我怎么觉得有点邪门呢?我们怎么又回到了这里。”

    这时的鬼宅十分安静,放眼望去,我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鬼魂,那些红砖绿瓦的房屋都已经十分破旧,走廊里的红漆柱子也剥落了大半,俨然没有了昨天晚上的景象。

    杨大宇揉了揉眼睛,诧异的问:“这又是什么情况,这个鬼宅怎么变了?”

    其实我也很诧异,莫非昨天晚上所见也是幻象?

    我紧张的走上前去,到了鬼宅里,落叶纷飞,飞尘到处都是,四处一看,满眼荒芜。

    我走到几个破旧的房间门口,透过窗户往里看,里面也没有鬼魂了,房间里空荡荡的,结满了蜘蛛网,十分阴暗,发霉潮湿的气味不断从里面涌来。

    那些鬼魂就像消失了,再无踪迹,管德柱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隐隐有些担心。

    杨大宇啧啧两声,说:“这才像鬼宅。”

    虎子盯着一处,皱起眉头说:“这里应该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打斗。”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见远处的地面上残留着一滩血迹,触目惊心的红色在视线里格外清晰。

    我心头不由得一紧,昨天晚上好像只有管德柱一个活人,这滩血除了他还会有谁?

    杨大宇捂住嘴巴,呐呐的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臭味。”

    我用鼻子嗅了嗅,确实有一股臭味随着凉风吹来,没想到杨大宇鼻子倒是挺灵,这股臭味本已经很淡,竟然被他发现了。

    杨大宇一直伸着鼻子闻,一边闻一边走,竟然慢慢走到了一间阴暗的屋子旁,不知道人还以为他是个爱闻臭屁的傻子,没事跟着臭味瞎跑个啥。

    杨大宇朝着我们招手,略有紧张指着屋子里说:“这股臭味和之前那个空间里的死尸一样,我最熟悉了,这个房间里一定有死尸。”

    我说:“你明知道有死尸还往那里跑干嘛?”

    杨大宇张了张嘴,摸着头,过了半天才不好意思说:“我这不是好奇吗,再说了,这大白天的我怕什么。”

    虎子走过去,一脚把门踹开了,只听咔擦一声,破旧的木门摔落在地面上,声音格外响亮。

    光线也随之射进了房间里,里面的一切映入眼帘,几具血淋淋的尸体躺在冰冷的地面上,难闻的臭味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虎子枕着脸走了进去,静静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我很不解,这种地方,要是别人,巴不得赶快离开,他倒好,不但不走,还一脸好奇的走了进去,看他细心谨慎的样子,似乎在做什么调查。

    杨大宇诧异的说:“他在干嘛?”

    我摇了摇头,迈步走了进去,到了虎子身旁,我问:“你是在找什么吗?”

    虎子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说:“我在找管叔。”

    我心头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荒落破败的房屋,紧张的问:“你的意思是说管叔来过这里?”

    虎子眼睛动了动,立在原地,摸着下巴回复:“是来过的,我刚进屋就闻到了一股纸符烧焦的气味。”

    虎子指着不远处的地面,继续说:“而且这里的地面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明显是灼烧留下来的,除了他我想不到别人。”

    这时只听有人回答:“难道老夫就不行了吗?”

    突然传来这么一句话,而且听声音就在旁边,我们都被吓了一跳,我向四周看去,这个房间并不是多大,放眼望去,一览无余,我们观察了半天,并没有发现说话的人。

    这人啧啧两声,又说话了:“你们这样是找不到我的,因为我在上面呢?”

    我快速抬起头,看到一个人正躺在房梁上,他的双腿耷拉在下面,木梁挡住了他的脸,我根本看不到他的面目,不过他的声音却很熟悉。

    杨大宇扬起脖子问:“你是谁啊,干嘛躺在那上面?”

    那个人再次说道:“老夫不想被那些鬼东西打扰,就只能躺在这里了。”

    婷婷笑着说:“那些东西是会飞檐走壁的,你躲在那里是没用的。”

    那个人摆着手,像是孩子一样嘟声说道:“我不管,反正我就是喜欢呆在上面。”

    听了这几句对话,我总算摸清楚他是谁了,我欣喜的说:“阿顺,我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你,没想到你竟然藏在了这个屋子里。”

    阿顺扑通一声跳了下来,立在我面前,哼着鼻子说:“阿顺是谁啊?”

    杨大宇张口说:“阿顺不就是你吗?”

    阿顺摆着手,仰起头继续哼着鼻子,老气横秋的样子倒挺像一个老顽童,只是他的容貌实在太年轻了,看上去和老人完全不搭边。

    虎子尴尬的摸着头,说:“不管怎么样,总算找到你了,你见到管叔了吗?”

    阿顺眯着眼说:“他呀,被好多鬼东西追,好像跑进了林子里去了。”

    我猜管德柱应该是进了那个幽园,不过这么多鬼魂,我们怎么就没有碰到呢?

    我看着阴暗的房间,心头沉重,也不知道管德柱此刻的处境如何,我们要不要原路返回去救他?

    虎子说:“从外面那滩血迹可以看出,管叔应该受伤了,他被这么多鬼魂追赶,恐怕很难逃脱,我们快去救他吧。”

    阿顺说:“救他有什么用,反正他已经是不人不鬼了,又不会轻易死掉。”

    我这才想起管德柱说白了也是一个人偶,虽说是这样,但也并不是无坚不摧,金大诚和施老鬼就是最好的例子,而且他流血了,这说明受了伤,搞不好目前处境很危险。

    我咬了咬牙说:“我们还是去找他吧,既然是一起进来的,那就要一起出去。”

    说到这,我的心再次一痛,我想到了杜伟韬,此刻他已经变成了僵尸,泯灭人性,已经不认识我们了,现在影踪全无,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他。

    婷婷紧紧握着我的手,她总是这么善解人意,手心传来的温度让我安定了不少,她对着我微微一笑:“阿明,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阿顺似乎很不情愿去,他们两个兄弟之间貌似有些很大的隔阂,当初施老鬼假扮管德柱多年,阿顺明明知道,他却从来没有说,从这就可以看出来。

    阿顺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好像一切源于巫水河底恐怖的空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知晓。

    不过想到我在里面的经历,还是不寒而栗,一切太可怕了,它就像一场噩梦,不断在我的脑海中回荡着。

    我们几个劝说良久,总算把阿顺拉入队伍,再次返回了幽园之中,天光大亮,走起路来顺利了许多,只是里面错综复杂,地方又大,真进去了之后,我又迷茫起来,怎么才能找到管德柱呢?

    杨大宇也在叹息:“我们好不容易才从里面走出来,想要找到他恐怕是很难的,搞不好我们还没找到他,自己又陷了进去出不来了。”

    阿顺摸着下巴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能帮你们找到他。”

    杨大宇忙问:“真的能吗?”

    阿顺大有深意的点头,脸上带着深邃的笑容,他走到一旁的路边,拽起不少枯黄的杂草,双手打结,搞了半天,制成了一个小巧玲珑的稻草人。

    然后他咬破手指在稻草人额头点了一下,随后又在稻草人身上贴了一张黄色纸符,大喝一声起,那个稻草人像是活了一般,跃了起来。

    阿顺喃喃自语,貌似在念什么咒语,一切完毕,那个稻草人一蹦一跳往前跑去。

    阿顺拂了下衣袖,径直走在了前面,一脸的怡然自得。

    杨大宇在我身后小声说:“以前我只是觉得他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孩子,没想到他这么厉害。”

    我说:“他厉害的地方,你还没见到呢。”

    阿顺曾救过我,他的手法其实和管德柱是有些一样的,管德柱这么厉害,他的实力肯定不凡。

    我们一直盯着前面的稻草人,它一路蹦蹦跳跳,走进了茂密的林子里,我看前面起了一层雾,它钻进里面不见了。

    说来也奇怪,这雾气就像停在了那一样,也不扩散,我们这边阳光明媚,前面却是深不见底的大雾,同一片林子,分割出了两个世界。

    老人常说大雾天气不要出去,容易见到鬼,想到此处,我的心里总有些忐忑。

    虎子说:“这太突然了,我之前从这里离开的时候还没有发现大雾呢,我觉得这里面恐怕有问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