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六十三章 人性未泯

    阿顺阴冷的说:“我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它是想吞了黑白无常,让它们两个在它身体里融合,一阴一阳转化出来的力量,恐怕我们很难对付。”

    虎子意识到事情不对,第一个冲了过去,目前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阻止它,不过虎子到它面前的时候已经晚了,它已经把白无常吞进了肚子里,我看它的肚子鼓动着,一会就慢慢变小了。

    虎子愣在它面前,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杨大宇焦急的说:“打它,快把它打死。”

    虎子握紧拳头,用尽全力打了下去,小鬼笑嘻嘻的接住了虎子的拳头,咧着嘴怒瞪着虎子,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容,虎子面色惨白,看得出来他很吃力。

    杨大宇拍着手说:“用脚啊。”

    虎子反应过来,还未伸出脚,就被小鬼拽住,一下子甩出了老远,只听轰隆一声,虎子重重的摔在了远处的巨树上,啪嗒一声响,巨树也随之倒了下来,由此可见它这一摔威力多大。

    我们看傻了眼,杨大宇双腿哆嗦的厉害,因为那个小鬼一直在盯着他看,眼神夹带着怒火和贪婪。

    杨大宇叫苦不迭,一遍遍的喃喃着:“我完了,我完了。”

    刚才他把小鬼踹了几脚,之后说要打死它,指导虎子对付它,这小鬼一看就知道十分记仇,杨大宇说的没错,他确实完了。

    目前的情况,我们只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阿顺身上了,杨大宇哆嗦着拽住阿顺,慌乱的说:“阿顺,你快出手,出手干掉他。”

    阿顺回过头,一脸慌乱的说:“明哥,我很很怕,前面那个小鬼好吓人啊。”

    “卧槽。”

    杨大宇忍不住说了句脏话,拍着手说:“你什么时候变不好,非要这个时候转化人格,完了,彻底完了。”

    虎子在远处颤巍巍的站起来,大声呼喊:“快跑。”

    我们啥也不想了,为了活命,这个时候也只能灰溜溜的逃跑了,不过那个小鬼蹿的很快,一会就跑到了我们面前,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它的左手不知何时又长了出来,说话时的声音很沙哑,男女莫辨,它笑嘻嘻的说:“你们都要留下,做我的食物。”

    杨大宇哆嗦着说:“我不做,我不要被你吃了。”

    那个小鬼扑了过来,杨大宇惊吓之下,躲在了我的身后,我看小恶鬼朝我而来,慌乱之下只好跑到了一边,杨大宇就倒了霉,直接被小鬼扣住了脖子,小鬼舔着舌头,带着邪魅的笑容。

    杨大宇吓坏了,胡乱的扒拉着,就像被老鹰捉到的小鸡,根本无力挣脱,小恶鬼舔了舔牙齿,快速朝的杨大宇的脖子咬去,杨大宇大叫一声,整个人倒了下去。

    我们都被这一幕吓坏了,我以为杨大宇被咬死了,谁知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小恶鬼的脸部突然冒起了一片火光,在原地惨叫着,挣扎起来。

    杨大宇哆嗦着朝我们爬过来,欣喜的摸着自己的脖子,一遍遍的喃喃着:“我没事,我没事。”

    我快速跑上前,把杨大宇扶了起来,我看他的脖子上并没有伤口,那刚刚是怎么回事?这也太奇怪了吧?

    我问杨大宇:“这是什么情况?”

    杨大宇说:“我也不太清楚,就感觉脖子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我吓坏了,身体一软就倒了下去。”

    难道说有什么东西飞进了小恶鬼的嘴里才造成了这种状况?我朝着远处看去,一个人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我仔细看了眼,竟然是管德柱,刚才一定是他,他及时出手,救了杨大宇一命。

    虎子颤巍巍的走到管德柱身边,欣喜的说:“管叔,你终于出现了。”

    管德柱一瘸一拐的样子,肯定受了不少伤,他叹息着说:“一言难尽啊,总之看到你们没事就好。”

    小鬼头部的火烧了片刻,彻底熄灭了,它转过身,脸上的面容已经彻底烧花了,看上去十分可怕,它抖动着脸部,沙哑的说:“我要杀了你们,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管德柱立在一边,掏出了铜钱剑,迎战了上去,两个人对打起来,场面十分激烈,不过管德柱受了伤,打起来比较吃力,只一会就败下阵来。

    管德柱跌落在我们面前,捂着胸口,颤巍巍的站起来说:“还愣着干嘛,快跑啊。”

    我看他跑的非常快,双腿像是好了一样,一边跑一边朝我们招手,我们也不在犹豫了,生死关头,逃命要紧。

    小恶鬼哪肯罢休,从身后又追了上来,直接把我拽了回去,看到它可怖的面容,我吓了一大跳,小恶鬼恶狠狠的对我说:“我要你的脸。”

    我心头一紧,这下我完了,小恶鬼看上我了,它伸出锋利的双手,就要扣住我的脖子,我甚至想象到它要撕下我脸皮的样子。

    我大呼救命,婷婷急忙掉头赶了回来,和小鬼恶战成一团,她出手凌厉,手中的阴阳匕首锋利又能辟邪,暂时逼退小恶鬼几步。

    小恶鬼再次扑了上来,诡异的双手险些伤到婷婷,我暗自捏了把汗,这个小怪物太厉害了,很难对付。

    婷婷一击之后,小鬼欣喜的笑了,它转到了婷婷身后,我大呼不好,可是当我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婷婷像是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小鬼紧紧握住了阴阳匕首,猛地一跃,落地处正是婷婷那里。

    我顿时屏住了呼吸,心跳也仿佛在此刻停止,这一跃就像慢放的镜头,如果没有人制止,那么婷婷……

    我大叫一声,扑通一声倒在了地面上,就在小恶鬼落地的片刻,一个黑影蹿了出来,刚好命中小恶鬼的身体,阴阳匕首和小鬼跌落在地,那个匕首刚好落在我的脚下。

    我捡起匕首,抬起头看着来人,瞬间瞪大了眼睛,我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他,杜伟韬。

    他的脸上蒙着一团黑气,眼神极度冰冷,一直发着呜呜的声音,嘴角的两颗黄牙十分明显,我心头一颤,难道说他人性未泯,跑回来救我们了?

    小钰朝我们招手:“你们快跑不要在这里停留了。”

    婷婷从远处站起来,紧紧拉着我的手,往前走去,我不时回头看一眼杜伟韬,但是他并没有回过头,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怪物。

    那个小鬼想要追过来却被杜伟韬拦住了,它们两个激战在一起,尘埃飞扬,我回头看着他们,心里多少有些难过。

    小钰一直在朝我们挥手送别,她的眼中含着泪水,应该也很痛苦,我们渐行渐远,很快他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彻底没了踪影。

    杨大宇一边走一边感叹着说:“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老杜救了我们。”

    我说:“老杜肯定人性未泯,说不定他还记得我们。”

    杨大宇问:“管叔,你说老杜还有救吗?”

    管德柱阴沉的说:“刚才我观察过了,他变成了僵尸,也就是说他现在是个死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个活死人,人性未泯只是一时的,他这种没治。”

    听到管德柱说出这句话,我有些灰心丧气,他和我们一起来到这里,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我们是有很大责任的。

    婷婷握着我的手,安慰我说:“你也别太难过了,这是他们自愿来的,况且对他们两个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们两个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在一起了。”

    一个鬼魂,一个僵尸,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在一起会不会幸福,要是到了杜伟韬人性完全丧失的时候,他还会记得她吗?

    虎子走了会,扭过头说:“我们该怎么出去呢?”

    杨大宇说:“原路返回啊。”

    虎子摸着头说:“一旦进来之后,路线就乱了,哪里是原路?又该怎么返回?”

    杨大宇尴尬的摸着下巴不说话了,管德柱说:“你们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出去,原路断不能再回去了,我们走另一条路。”

    管德柱从兜里掏出一个八卦罗盘,谨慎的注视着前方,慢慢给我们带路,我看他如此小心,再加上他之前受了伤,我猜测这个林子里面一定非常危险,安静只是一种假象。

    管德柱转动着罗盘,带着我们走进了前方阴暗的小路里,我看前面雾气蒙蒙,林子非常阴森,不解的问:“管叔,我怎么觉得这里面很危险啊,非要走这条路吗?”

    管德柱回过头说:“这里的路不多,稍有差错就可能葬身此地,跟着我走就对了,我不会害你们。”

    阿顺嚷嚷着说:“那里面没有阳光,鬼气森森的,我不想进去。”

    管德柱面色一沉,幽幽说道:“外面很危险,无数的鬼魂都藏在林子里,它们肯定会密切关注有阳光的地方,我们暴露了,一会死的更快,所以需要出其不意。”

    杨大宇紧张的说:“这里面有很多恶鬼?”

    管德柱阴冷的说:“何止是恶鬼,就连鬼王都来了,要不然我能受这么重的伤。”

    我紧张的回过头,四处打量着,怪不得管德柱受了重伤,要是一般人,想要伤到他可不容易。

    看来我的预感还是很准的,安静的林子实则危机四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