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六十四章 变成死尸

    我说:“我们大家还是听管叔的吧,我相信他。”

    大家相互看了眼,点了点头,我们达成了共识,继续跟着管德柱前行,管德柱很谨慎,每走一段都会思考半天,到了一处阴暗的角落,他从兜里掏出玻璃瓶子,放出了小木偶人。

    上次在洞穴里的时候,他的木偶人有一个受了重伤,如今只剩下一个了,那个小胖鬼吸附在小木偶身上,一蹦一跳的跑远了。

    我小声问:“管叔,这里有问题吗?”

    管德柱阴冷的说:“这个地方阴气很重,我先让它前去试探一下,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再过去。”

    浓浓的雾气遮住了前方的视线,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不由得哆嗦了下,打了个寒颤。

    他说的很对,这里阴气很重,不过毕竟是幽园,我们进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了逼人的阴气。

    我们大概等了几分钟,小木偶一瘸一拐的跑了回来,它惊恐的指着后面,可能极度害怕,脸上的面容扭曲了起来。

    管德柱和它说了几句,快速把它收了起来,我紧张的问:“管叔,是出什么事了吗?”

    管德柱说:“前面有很多尸体,我们想要从那里过去恐怕不容易。”

    杨大宇说:“那走别的路不就行了。”

    管德柱说:“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杨大宇咽了口吐沫,紧张的说:“那我们总不能从尸体面前过去吧,它们是什么样的尸体,会发现我们吗?”

    管德柱沉重的说:“活死人。”

    听到他的回答,我也紧张了起来,活死人要么是僵尸,要么是之前攻击我们的死尸,但是不管是哪一种都不好对付,如果数量足够多的话,我们只有等死的份。

    虎子问:“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

    管德柱沉重的说:“有倒是有的,不过你们要忍受一下了。”

    杨大宇拍着胸口说:“只要能过去,忍受什么都行。”

    管德柱从兜里再次掏出一瓶东西,我看这个瓶子并不小,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放在怀中的,瓶子里黑浓浓一片,像是一个黑雾在翻腾。

    我很好奇,便问:“这是什么东西?”

    管德柱说:“这是尸气。”

    杨大宇听罢脸色一白,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估计管德柱所说的忍受可能和这瓶尸气有关,想到之前那些死尸的气味,我的胃里已经翻江倒海。

    管德柱眯着眼,大有深意的盯着杨大宇:“刚才是你第一个拍着胸口保证的,那就从你先来吧。”

    杨大宇紧张说:“怎,怎么来?”

    管德柱眯着眼说:“将尸气灌入你的体内。”

    杨大宇猛咽了口吐沫,捂住嘴,惊恐的看着管德柱手中的玻璃瓶子,摆着手说:“这,这东西太恶心了,不行,我怕受不了。”

    管德柱沉下眉头,严肃的说:“如果不做的话,恐怕我们是出不去了。”

    我诧异的问:“管叔,为什么一定要将尸气灌入体内才行,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管德柱面对着我们几个说:“如果你们想从尸体面前经过,又不被它们察觉,你们觉得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虎子思索片刻,说:“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过去。”

    管德柱叹息着说:“尸体有很多,而且对活人的气息很敏感,这个方法行不通。”

    婷婷斟酌片刻,说:“用东西把它们引走。”

    管德柱皱了皱眉头,说:“这个方法倒是可行,但是用什么东西才能把它们引走呢,而且死尸太多,一旦被它们发现还会回来的,这种打草惊蛇的方法太危险。”

    接下来我和杨大宇、阿顺分别说了一个方法,但是都不实用,危险性太大,一旦暴露我们就都留下了,面对这么多的尸体,很难跑的掉。

    我说:“管叔,你用死尸是什么方法,不妨和我们说说。”

    管德柱阴沉的说:“要想万无一失,又不被发现,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你们也变成死尸。”

    杨大宇咕咚一声,再次吞了口口水,慌乱的说:“管叔,你不会想把我们杀了吧。”

    管德柱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那倒不至于,我把你们变成死尸,只需要用瓶中的尸气就可。”

    婷婷不解的说:“这是怎么做到的?”

    管德柱摸着下巴说:“死人的尸气与活人的阳气,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东西,将尸气硬生生灌入活人的体内,逼走阳气,届时尸气入肉,入血,入骨,便同死尸无疑。”

    我说:“没了阳气,那岂不是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管德柱摆着手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阳气,只不过被尸气掩盖,不被死尸发现而已,而且等到了阳光明媚的地方,多吸收点阳气,就能恢复如常了。”

    我赞叹道:“这个方法确实厉害,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用这个方法了。”

    管德柱用手摩擦着玻璃瓶子,大有深意看着杨大宇,杨大宇喉结耸动着,不停的吞口水,酝酿了半天,杨大宇才说:“好了,我准备好了。”

    管德柱掀开瓶盖,扣住杨大宇的脖子,把他摁在了瓶口,我看杨大宇剧烈的挣扎着,双腿只打哆嗦。

    过了一会,管德柱才把他松开,杨大宇翻着白眼,摇摇晃晃,过了好半天才站稳,他的脸色铁青就像中毒了一样,杨大宇打了个饱嗝,一股浓重的尸臭味弥漫了过来,我们纷纷捏住了鼻子,这实在太臭了。

    杨大宇晕晕乎乎的说:“接下来该你们了。”

    为了活命,我们也没办法,只好挨个吸食尸气,等大家都变成了死尸,管德柱才带我们往前走。

    前方的雾气依旧很浓,树林阴森茂密,穿过这条小路,我看到旁边不少死尸,他们有老有幼,缺胳膊掉腿的非常多。

    杨大宇比较害怕,都是避着死尸走,不过他太不争气了,刚走不多远就放了一个屁,那些死尸纷纷扭过了头,有个老头子趴在杨大宇屁股后面,一直在跟着闻。

    杨大宇紧张不己,走的更快了,不过那具死尸也加快了速度,杨大宇走一步,那具死尸就跟一步,我被杨大宇逗笑了,看来那具死尸是盯上他了。

    我们一直走出了死尸群,那个老头子还在后面跟着,杨大宇紧张的指着后面:“这该怎么办啊?”

    管德柱说:“没事,只是一具尸体而已,待会就把它解决了。”

    管德柱刚说完这句话,面色顿时沉了下去,只见身后的丛林里突然跑出来不少死尸,它们机械性的走动着,前进的方向正是冲着杨大宇。

    杨大宇哆嗦着说:“那现在呢?”

    管德柱无力的摊开手,叹息着说:“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一直觉得杨大宇有招灵的体制,也不知道是不是命格弱,反正他走到哪,似乎都容易被那些东西盯上,这一路他不知道拖了多少后腿,早知是不应该让他来的。

    管德柱扶着杨大宇的肩膀,边走边思考,走了半天,到了这条路的尽头,前面已经没有雾气了,如果我们出去触碰到阳光,身上的尸气就会散去,这样就会暴露。

    我有点摇摆不定,毕竟前面似乎就是出口,可是我们呆在这里又不是办法,那些死尸在后面跟着,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管德柱走到此处也停了下来,他取出八卦罗盘,斟酌了片刻,仰起头,指着前面说说:“穿过这条路就能出去,到时候距离村子也就不远了。”

    杨大宇看了前方一眼,转过身一脸惊讶:“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冲过去?”

    管德柱说:“对,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我们冲过去。”

    我看了眼身后的死尸,它们越聚越多,已经占满了身后的小路,我们已经没有退路。

    虎子不确信的问:“我们真的要往前冲吗?”

    管德柱确定的说:“冲,必须往前冲。”

    我咬了咬牙,直视前方,管德柱念了三声,一,二,三,说到三的时刻,我们一起向着前方跑去。

    穿过小路,照射到阳光,我们身上冒出了一股黑色的雾气,我知道那是尸气,它在阳光的照射下从身体里钻了出来。

    身后的尸体大概发现了什么,它们呜呜着从身后追来,无数死尸产生的脚步声十分杂乱,我隐约觉得大地晃动,枯木倾倒。

    杨大宇吓坏了,跑的比谁都快,我们也不敢耽误,这种情况,谁被捉住了,都可能被死尸咬成碎肉。

    我心跳加速,用最快的速度穿过幽园,我们再次来到了另一个茂密的林子,管德柱拿着罗盘,用手指着远处:“那里就是村子了。”

    看着阴森森的树林,我的心里总有些不安,我们就是从这里过来的,想到那棵诡异的巨树,我有些不寒而栗。

    经过阳光的照射,大家的脸色好了不少,死尸一般的面庞总算有了些生气。

    尸群的跑动带来的声响震耳欲聋,我回头看了眼,它们已经渐渐逼近了,杨大宇朝我挥着手:“明哥,快跑啊。”

    我吸了口气,快速跟上他们,再次钻进了阴森森的密林里,我们就是从这里来的,由管德柱带路,倒是顺利了不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