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六十五章 巨大阴谋

    道路复杂,管德柱七转八转,总算把死尸甩掉了,不过我们却来到了另一个诡异的地方。

    杨大宇指着不远处,哆嗦着说:“我们怎么又跑到这里了。”

    我向前方看去,那棵茂密诡异的大树呈现在视线里,它在冷风中晃动着,有不少死尸落了下来,无数柔软的枝条延伸到地面上,像是一条条毒蛇,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我们。

    管德柱拍着手说:“这条路不对,我的罗盘受影响了,这里的磁场一定有问题。”

    虎子说:“那该怎么办,退不能退,进不能进,我们总不能干等着吧,那样岂不是很危险。”

    虎子说的很有道理,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只会腹背受敌,面对这么多死尸,我们肯定会被吃抹干净。

    管德柱沉着脸说:“这种情况我们也只能赌一赌了,我们来个坐山观虎斗吧。”

    在管德柱的建议下,我们爬上了旁边的大树,不一会两拨尸体撞上了,他们相互冲撞着,新来的死尸被巨树的枝条缠住,拉到了巨树之上。

    那棵巨树就像一个活动的怪物,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食人树,在这种环境中,搞不好发生了什么变异,才成了这个样子。

    不多会,巨树上面的尸鳖爬了下来,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从尸体前面经过,眨眼间变成了无数的骷髅架子,我看的心惊胆颤,双腿发麻,一动也不敢动。

    杨大宇距离我最近,他晃动着旁边的树,对着我嘘嘘了两声,我扭过头问:“怎么了?”

    杨大宇指着我的头顶上方,慌乱的摆动着左手,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忐忑不安的抬起了头。

    这时只见一条蛇正注视着我,它的头是三角形的,眼睛血红,肤色竟然和树皮一样,大概有一米多长,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一般来说长一个三角形的头是毒蛇,这和它们身体上的毒腺有关。因为毒腺要分泌和储存毒液,所以其头部眼睛后方的位置会略微有所膨大。在一代一代的繁衍过程中,这种显性特征就被遗传了下来。

    我此刻的心情是十分惶恐的,因为我曾经见到过一位被毒蛇咬死的人,太特码残忍了,根本不忍直视。

    那条蛇伸长了脖子,吐着信子,看样子就要朝我咬来,我双腿一哆嗦,往下滑了半截,但是这远远比不上毒蛇的速度,那条蛇俯冲而下,眼看就要咬中我的额头。

    这时,只听呯的一声,毒蛇从树上掉落下去,我头顶的树面上嵌进去了一个铜钱。

    杨大宇扬了下眉头,吹了下猎鬼枪,洋洋得意的说:“明哥,我枪法还准吧。”

    虎子咳嗽了声,说:“不是你打的,是婷婷姐打的,你的子弹早飞一边去了。”

    我转过视线,婷婷正温暖的看着我,她刚把手中的猎鬼枪收起来,杨大宇尴尬的摸着头,喃喃:“真的不是我吗?”

    虎子再次摇了摇头,杨大宇叹了口气,一脸沮丧,我原本对他燃起了一丝希望,然而再次坠入了谷底。

    等了一个多钟头后,下面的死尸已经倒下的差不多了,巨树的触手把它们拉了回去,挂满了树杈,就像一个个展览的产品,不过这产品是尸体。

    我看下面安全多了,就问管德柱是不是要下去,管德柱对我摇了摇头,他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我朝下看了眼,发现一个老太婆正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朝我们这边走来,很明显,她就是先前躲在巨树上的诡异老婆婆,之前还上过虎子的身。

    她走的很慢,步履蹒跚的样子让我想起了老奶奶,只是那面容相差却很大,虽然她们都很丑陋,但是这位老婆婆五官已经扭曲,满脸的皱纹像是沟壑,抖动的样子怪异又可怕。

    她走到密林之中,佝偻着身子,伸出手平放在地面上,声音非常沙哑:“来吧,苏醒吧孩子。”

    随之哧拉的声响,地面上裂开了一个小口子,松软的泥土抖动着,突然土囊之中伸出来一只干枯诡异的小手。

    慢慢的,一个皮包骨头的小鬼头爬了出来,它已经呈白骨化状态,头顶光秃秃的只剩下了骨头,但是全死四处还有干瘪瘪的血肉,我仿佛看到了他跳动的心脏。

    我的心里一咯噔,这个小鬼头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呢,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突然一个惊悚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如晴天霹雳一般砸在我的心里。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小鬼头,他的模样虽然已经变了很多,但是和我小时候非常相像。

    下面的老太婆掏出一块破布,递给小鬼头,阴森森的说:“去吧孩子,找到他们。”

    婷婷惊慌的看着我,指着自己小声说:“那块布料是从我衣服上扯下来的。”

    我心头一颤,难道说这个老太婆早就留了一手?在婷婷被幽禁的时候,她故意扯下来婷婷的衣服碎片,就是为了这时的打算?

    那次在鬼宅门口,我就见到了她,她离开的时候,嘴角好像带着阴森的笑容,也许从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我们会带着婷婷离开了。

    那个小鬼头在原地蹦了两下,然后围着旁边的树木转起了圈子,随后它停在了我们这几棵树下,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我们。

    我心头猛地一紧,这下好了,我们彻底暴露了,老太婆也随之抬起了头来,她的脸上带着阴森莫测的笑容,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显得更加丑陋怪异,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我,这时我才发现她的眼睛变成了白色,像极了死去的老太婆。

    她诡笑着朝我们招手,我看了眼管德柱,他不说话,我可不敢下去,管德柱略一思索,说:“既然被发现了,在这呆着也没什么用,还是下去看看吧,我倒想知道那个老婆子想做什么。”

    我们从树上滑了下去,那个小鬼头看到我下来了,一直盯着我看,他的眼睛不时转动着,似乎满脸疑惑,然后他指着我,朝着老太婆呜呜了起来。

    老太婆招了招手,小鬼头跑了过去,老太婆摸着他光秃秃的脑袋,温和的说:“别怕,别怕,什么事都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打量着那个小鬼头,心里涌出了一股熟悉亲近感,我说不出来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

    我向管德柱投去求解的目光,管德柱沉下头,重重呼了口气,走到老太婆身边,蹙起眉头说:“你个死老太婆,到底想要做什么?还没玩够吗?”

    我们几个面面向觎,不可思议的打量着管德柱和那个老太婆,原来他们认识,这是怎么回事?既然认识为什么装作陌生人,之前还大打出手。

    婷婷观察了老太婆一会,突然颤巍巍的往后退了几步,不可置信的指着老太婆,张口结舌的说:“你,你是老婆婆。”

    老婆婆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沙哑的回答:“是我。”

    我倒吸了口气,她不是早就死了吗,我看到了她的尸体,死状非常恐怖,难道说她是假死?不过现在这具尸体并不是她的,除了那双熟悉的白色眼睛,再没有她的半点特征。

    我猜一定是临死之际,她的鬼魂逃脱了,不过她为什么跑到这里?又为什么像是陌生人一样残害我们?她不是婷婷的姨奶吗?

    我有太多的疑惑想问,一连串的谜团像是破土而出的种子,等待着成长发芽。

    老太婆笑嘻嘻的说:“我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如今阴阳眼已经完全成型,麒麟血重见天日,我终于可以去那个地方了。”

    管德柱阴冷的说:“那个地方去不得,曾经所有进去的人都死了,没有人能活着回来,是时候该放下了。”

    我惊恐的注视着他们,我隐隐觉得这或许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原来这个老婆婆一直怀有目的,她隐忍到现在,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兴许当年的事情和她也脱离不了干系。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管德柱竟然和她非常熟悉,而且一直知道她要做什么,可他却放任不管。

    我慌乱的说:“管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管德柱沉重的低下头,并没有回答我,婷婷站在我身边,指着他们两个:“你们欺骗了我们,原来你们一直都心怀不轨。”

    一直保持安静的阿顺摸着下巴说:“我早就暗示过,他不是什么好人,要不然他被别人绑架的那么多年,我怎么会装作视而不见呢。”

    管德柱叹息着说:“你们听我解释,这个事情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杨大宇烦躁的说:“那是什么样子,你们两个认识这么久了,却一直装作不认识,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就算了,这个老太婆还要害我们,你呢,缺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管德柱无力的说:“施老鬼假扮我的时候,并不知道我和她的关系,他们自然是不认识的,如果我没有猜错,兴许她早就知道之前那个不是我了,她要害你们,我不是出手了吗,我怎么会任由她为非作歹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