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六十六章 儿时的我

    我说:“管叔,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明明一直任由她为非作歹,之前她伤感虎子的时候,你肯定认出她来了不是吗,而且在鬼宅门外那次,她从我们身边路过,你们知道彼此不是吗,你知道她带着目的,心怀不轨,可你呢,还不是带着我们来到了这里。”

    管德柱再次叹息了声:“我是知道她有目的,可我始终对她下不去手,毕竟她也是身不由己,而且……”

    管德柱的话没有说完,不过管德柱肯为她做这么多,他们两个的关系绝对非比寻常。

    老太婆咧着嘴,阴森森的说:“今天谁也别想阻止我。”

    管德柱面色凝重,伸出手拦在她面前,语气坚定:“我不能再让你一错再错了,今天我必须阻止你。”

    老太婆狞笑的脸色突然变得阴冷万分,她朝着后面退了几步,把拐杖扔到了一边,竟然直起了身子,我惊讶万分,原来她不是驼背。

    只见她从兜里摸出一根奇怪的笛子,放在嘴边吹了起来,古怪的笛声在耳边呼啸,这声音像极了虫类的嗡鸣。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具尸体从树上落了下来,它在地面上抖动了会竟然站了起来,然后不断有死尸从上面落下来,轰隆声不绝于耳。

    我看着一具具恐怖的尸体,紧张的咽了口吐沫,它们张牙舞爪,机械性的向我们走来,我看了眼满脸阴森的老婆婆,一定是她,她可以用笛子控制那些尸体。

    杨大宇惊恐的指着前面,脸色惨白,他哆嗦着说:“你们快看,那些尸虫也跑下来了。”

    我看那些尸鳖密密麻麻,像是海浪一般涌来,它们所到之处可以说是寸草不生,刚才我们已经见识过了,几秒钟的时间一具尸体就变成了白骨,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食人鱼。

    杨大宇无比慌乱,焦急的问:“怎么办,怎么办啊,我们跑吧。”

    婷婷说:“面对这么多鬼东西我们是跑不掉的,它们的速度比我们快,而且数量又多。”

    杨大宇指着老太婆,愤怒的掏出猎鬼枪,哆嗦着说:“是她,她把那些鬼东西引过来的,杀了她就行了。”

    婷婷厉声说:“你别冲动,杀了她会更严重,一旦杀了她那些尸虫和死尸就没法控制了,我们只会死的更难看。”

    杨大宇双手胡乱的比划着:“那咋办啊。”

    这种情况,毕竟是生死关头,任谁都怕,面对这么多死尸,我有一种来到丧尸世界的既视感。

    老太婆脸带阴森的笑意,丝毫没有放过我们的意思,不过她既然需要我和虎子,应该不会杀了我们。

    管德柱沉重万分,他走到前面,从兜里掏出一瓶东西,我看他在我们四周转了一圈,瓶子里的液体全都流了出来,刚好把我们围成一个圈。

    那些尸鳖和死尸快要到来之际,管德柱掏出火柴,哧拉一声,燃起了一道火光,他不急不缓,把火柴扔到了那些液体上,顿时一道强烈的火光把我们包围了。

    火光蔓延,声势浩大,扑闪的火苗在冷风中发出呜呜的声音,火苗越跳越高,那些死尸和尸鳖再不敢近前了,它们被阻隔在火圈之外,跃跃欲试着,快速把我们包围。

    现在这种情况,就算它们不敢进来,也封住了我们的退路,而且我们并不知道这火能燃多长时间,兴许它很快就会熄灭,我们一样难逃厄运。

    老太婆放下手中的笛子,奇怪的是,那些尸鳖和死尸并没有靠近她,似乎对她有所畏惧,老太婆走近了些,尸鳖快速给她让出一条路。

    老太婆一瘸一拐的走到扑闪的火苗边,沙哑的说:“你们跑不掉了,只有等死的份,我们谈谈吧。”

    杨大宇紧张伸着脖子:“谈什么?”

    老太婆阴冷的说:“谈条件。”

    我问:“谈什么条件?”

    老太婆指着我和虎子,笑嘻嘻的说:“你们两个留下,心甘情愿为我做事,我放他们走。”

    杨大宇朝地下吐了口痰,说了声:“我呸,想让我做这种背弃朋友的事情,这是不可能的,我告诉你,有种你现在杀了我们。”

    杨大宇平时胆小,真遇到事了,还是比较讲义气的,他能在此刻说出这句话,倒是让我很欣慰。

    老太婆脸色阴沉,我看她脸色的皱纹抖动了下,歪着嘴说:“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慢吞吞的从兜里再次掏出了那根笛子,轻柔的吹动起来,这次的笛声换了一个调子,自从这笛声响起,也不知怎么回事,杨大宇突然倒在了地面上,捂着肚子痛苦的挣扎起来。

    突如其来的一幕把我吓了一跳,我看杨大宇口吐白沫,双腿乱蹬着,就像中毒了一样。

    我根本不知道他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老太婆一吹笛子他就变成这样了?她的笛声不可能有这么厉害吧,为什么只有杨大宇出事了,而我们却安然无恙?

    我忙问:“大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婷婷一脸慌乱说:“可能是上次在溪水边的时候,老婆婆喂他吃下了蛊虫,那个蛊虫是受笛声操控的,现在一定是蛊毒犯了。”

    经过婷婷的提醒,我这才想起来,上次我们偷窥老婆婆被她发现,结果被她喂了蛊虫,我的蛊虫后来被婷婷的奶奶取出来了,而杨大宇的蛊虫一直留在身体里。

    我一脸焦急:“大家快帮帮他啊。”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似乎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阿顺叹息着摇头,无奈的走到杨大宇身边,扣住杨大宇,撸了撸他的袖子,仰起头问我们:“谁有刀子?”

    我摸了半天,总算找到了阴阳匕首,之前对抗小恶鬼的时候,婷婷被击倒在地,匕首落在了我身边,此刻刚好派上用场。

    阿顺又对虎子招手:“你也过来。”

    虎子一脸迷茫的走了过去,蹲在了杨大宇面前,我诧异的把匕首递给阿顺,阿顺略一犹豫,快速在杨大宇的手臂上划了一下,鲜红的血顿时溢了出来。

    阿顺又让虎子伸出手,在虎子手心划了一下,虎子手心的伤口已经够多了,这一下估计又得多一道疤。

    阿顺说:“用你的手心摁住他的伤口,感受到虫子出来了再松开。”

    我很诧异,一直听他们说麒麟血有辟邪的功效,鬼灵都不敢靠近,难道说他这血能够吸引蛊虫?

    虎子摁了会,不多会松开了手,这时只见一个虫子吸附在他的手心,恶心的小黄虫子鼓动着,似乎很想钻进他的肉里。

    虎子毫不犹豫把虫子拽了出来,扔在了地面上,又用脚踹了几下,小黄虫子彻底死了,化成了一滩液体。

    取出了虫子,抽搐的杨大宇安静了许多,除去了蛊虫的荼毒,他躺在地面上喘息着,再没有了痛苦。

    一旁的老太婆放下笛子,一脸怒意,阿顺摸着下巴,笑嘻嘻的说:“老太婆,你的蛊虫没用了。”

    老婆婆扔掉了笛子,啪嗒一声摔落在地面上,那个笛子竟然碎掉了,我大惊失色,没想到那个笛子是玉石做的,太脆弱了,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太婆竟然摧毁了笛子,要知道这把笛子可以控制尸体,她这样做难道要玉石俱焚吗?

    管德柱沉寂了会,再也忍不住了,指着老太婆厉声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老太婆咧着嘴,露出了阴森的笑意,满脸的皱纹扭曲成了细微的沟壑,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她抖动着嘴,眸子里隐藏着邪恶的神色,声音虽然还是非常沙哑,但比之前凌厉了许多:“我要做什么,你还不清楚吗,我要杀了你们。”

    管德柱叹息了声:“没想到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

    老太婆怒瞪着双眼,指着管德柱说道:“执迷不悟的人是你。”

    她摸着旁边那个小鬼头,阴森森的说:“阿明,呆会去杀了他们。”

    我全身一颤,那个小鬼和我小时候长的太像了,为什么老太婆叫他阿明,难道说就连名字都一样吗?

    我指着那个小鬼头,急切的问:“管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小鬼头到底是谁?”

    管德柱脸色阴沉,他转过视线,无奈的对我说:“等我们出去了我再告诉你。”

    老太婆笑呵呵的说:“不用出去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这个小鬼头就是你啊。”

    我惊恐的注视着那个小鬼头,双手都在发抖,我一遍遍的喃喃着:“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不就在这吗。”

    老太婆邪魅的笑着,语气冰冷:“其实在你小的时候,你就已经死了,有人让你强行进入了一具活人的身体,融合的过程中,你身上的阴气扩散不出去,逐渐汇聚到眼睛部位,这才形成的阴眼。”

    我的心极速的跳动起来,千思万想,我也不会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原来在我小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

    老太婆继续笑着说:“你以为你身边的都是好人吗,当初让你强行进入活人身体里的那个人就是管德柱,而诱发你阴眼的人正是婷婷的奶奶。”

    我的心跳的更加剧烈,怪不得当初在那个阴暗空间里救了管德柱的时候,他和我说我应该是阴眼的,看来他早就知道了,婷婷的奶奶诱发我阴眼的事情,我曾经想到过,那是我儿时失去的记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