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六十七章 死尸之战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管德柱,大声说道:“管叔,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必须和我说清楚。”

    管德柱叹息着说:“我当时也是为了保住你的命,毕竟你从出生开始,就很不寻常,你的父母百般求我帮忙,我才这样做的。”

    我的脑子里一团乱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我的父母和管德柱认识?

    之前女老板曾说我的父母远走海外,去寻找救治我的办法去了,他们到底在寻找什么?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又为什么要救治我?这一切就像一个谜团,百思不得其解。

    管德柱提醒:“现在不是你胡思乱想的时候,当务之急是逃出去,等出去之后,我会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我看旁边的火苗暗淡了不少,汹涌的火光越发无力,那些死尸和尸鳖躁动不安,随时都可能扑上来。

    这个时候,逃生确实是最要紧的事情,杨大宇坐了起来,脸色既苍白又显得十分慌乱。

    婷婷担忧的看着我,脸上写满了愧疚,她一直在为奶奶的做的事情而感到自责,不过这件事我早已经知道了,同样也原谅了她。

    我低声问管德柱:“管叔,我们需要怎么做?”

    管德柱忧虑的说:“周边的幽火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等火光熄灭,那些脏东西势必扑过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再次把大家变成死尸,然后捉住老太婆。”

    虎子挺起胸膛,严阵以待,兴奋的说:“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了,我一定要将那个老太婆抓住。”

    之前老太婆上了他的身,虎子吃了大亏,估计怀恨在心,面对心头涌出的涛涛怒意,这下也顾不上什么尊老爱幼了。

    不过我总觉得有点悬,虽然虎子身手不错,但是对付老太婆,还是有点难。

    这个老太婆隐藏很深,就像管德柱一样,好多本领都没有展现出来,从她波澜不惊的神色中就可以看出来,她一点也不怕,这绝对有所准备。

    管德柱从兜里再次掏出玻璃瓶子,黑浓浓的尸气在瓶子里翻腾着,就像鲜活的生命,迫不及待想要跳跃出来。

    他把尸气灌入我们体内,老太婆哪肯坐以待毙,轮到杨大宇的时候,只听啪的一声响,玻璃瓶子顿时裂开了,尸气弥漫的到处都是。

    原来老太婆趁我们不注意,扔过来几个石子,管德柱慌忙闪躲,但还是被出其不意的小石子击中。

    杨大宇眯着眼正享受着尸气的涌入,这下彻底傻了眼,他的脸色一边铁青一边红润,现在这种情况顶多算是半人半尸。

    周边的火苗再次暗淡了些,那些尸体等不及了,貌似想要跳进来,杨大宇紧张的问:“管叔,我这怎么办啊,这么多尸体,我还不被它们咬死啊,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

    管德柱略一犹豫,从兜里掏出两张纸符递给杨大宇,解释说:“这两张纸符,一张是避邪符,一张是隐身符,你好好拿住,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杨大宇心虚的说:“你确定?”

    管德柱面色一沉,不确定的说:“应该是可以的。”

    杨大宇抽了口气,脸色再次红润了不少,这也显得他更加紧张,焦躁不安。

    这时,一具尸体猛地一下跃了进来,照进了火圈里,我被吓了一大跳,那具尸体距离我太近了,它是个独眼龙,全身半白骨化,身体里还爬着不少尸鳖。

    杨大宇一哆嗦,刚站起来的他一屁股又坐了下去,那些尸鳖从尸体上爬下来,大概想到了之前的遭遇,杨大宇打了个激灵,慌忙爬起来躲到了管德柱身后。

    火苗所剩无几,那些阴森森的尸体往前靠近,又有几个尸体跳了进来,管德柱严肃的说:“快把纸符贴在身上。”

    杨大宇慌里慌张的把纸符贴到了额头,然后又拽下来放在了胸口,磨磨唧唧了半天才搞好,我都替他着急。

    许多尸体都跑了进来,好在我们体内灌入了尸气,那些死尸跑进来之后,并没有对我们怎么样。

    我看向老太婆,她的嘴里依旧挂着阴森可怕的笑容,这让我的心里很不安,看这情况,搞不好她有别的招数。

    死尸从她身后涌来,密密麻麻的尸体像是扩散的海藻,迅速将周遭的一切包围,我仿佛看到了丧尸大战,危险一触即发。

    等我反应过来,身边只剩下黑压压的尸体,我突然发现那个小鬼头不见了,我正好奇它去哪了,身体一轻,整个人被什么举了起来。

    我向下看去,原来是那个小鬼头,它仰起头,咧着嘴笑嘻嘻的看着我,那副天真的笑容让我想到了自己小时候。

    我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我死去的事实,可是童年却如此模糊,沉睡的记忆,像是死一般寂静。

    他的力气很大,拖着我穿过尸群朝着老太婆走去,我慌乱不堪,胡乱的挣扎着,死劲抱住了他的手,这时只听咔擦一声,他的头颅应声而落。

    我手捧着他的头,他还在朝我笑,牙齿上下敲击着,发出咔咔的声响,我吓坏了,慌乱之中把他的头扔掉了,他死死拽住我,在原地转圈,完全没了方向。

    婷婷从尸群里跑过来,一拳把他打倒,我也随之跌落下来。小鬼头慌乱的爬起来,去一边找他的头去了。

    那些尸体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纷纷朝我们涌来,婷婷跑到我身边,看了我一眼说:“你身上的尸气好像消失了一部分。”

    我紧张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看到那些气势汹汹的尸体,快速屏住呼吸,婷婷从身上抽下来一个围巾递给我,我快速围住鼻子。

    我诧异的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没事,单单我出了问题,之前在暗林里我就没事啊。”

    婷婷阴冷的注视着小鬼头,说:“可能是他的原因。”

    这时那个小鬼头已经安上了自己的头颅,他全身冒着一股黑气,迷茫的眼睛也变得血红一片,难道说他能吸收尸气?

    我快速看向老太婆,此刻她和虎子激战正酣,虎子身手敏捷,在尸群中穿梭自如,不过很快就被击落在地。

    无数的尸体将他围了起来,密密麻麻,把他压在了下面,再看其余各处,阿顺和管德柱也不轻松,不知什么原因,他们两个也暴露了,正和死尸激战。

    只有杨大宇的形势还算好,他在尸群里穿梭着,还没有被发现,不过看他畏畏缩缩、提心吊胆的样子,估计也不好受。

    虎子身上的尸体越积越多,我心急如焚,准备去救他,谁知老太婆从远处走来,拦住了我,那个小鬼头也跳了过来。

    老太婆笑呵呵的说:“要往哪里走啊。”

    我气愤的说:“你到底要干嘛,非要做到这一步不行吗?”

    老太婆阴冷的说:“这是你们逼我的。”

    婷婷气愤的说:“我当初真是瞎了眼,轻信了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记得当初婷婷和她相认的时候,两个相聊甚欢,老太婆为了试探我对婷婷的真心,还用了一些小伎俩,控制杨凝勾引我,没想到这才多长时间,她就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有句话说的好,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老太婆咧着嘴说:“你以为你的奶奶就是好人了,我告诉你,她还不如我呢,至少我做的事情都是光明正大,不会偷偷摸摸耍一些诡计。”

    婷婷脸色阴沉,气愤道:“你胡说。”

    老太婆哈哈大笑不止,讽刺道:“原来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你的奶奶是什么人,其实她想杀害你的心上人很久了,她和鬼王狼狈为奸,不知道设下了多少圈套,这次她没有来救你,就怕事迹暴露。”

    婷婷捂着耳朵,痛苦的说:“这不可能。”

    老太婆眯着眼说:“信不信由你。”

    我看婷婷如此痛苦,对着老太婆怒喝:“你不要妖言惑众,我们是不会信的。”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的心里早己经动摇了,婷婷的奶奶确实有几次想要害我,搞不好婷婷一直被她奶奶当做枪杆使,她被蒙在鼓里还不知道。

    老太婆不再解释了,朝着我走来,她的步履轻快,看上去竟不像一个老年人该有的样子,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走到了我身边。

    我闻到了一股特殊的香味,只觉得全身一松,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老太婆紧紧拽着我,力气大的惊人,她竟然把我甩给了小鬼头。

    小鬼头兴奋的举着我,在尸群里穿梭,它虽然是我小时候的样子,但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没有任何感情。

    婷婷正要救我,老太婆拦住了她,也不知老太婆使了什么鬼把戏,婷婷也倒在了地面上,好在死尸并没有发觉出端倪,她还算安全。

    另一边的虎子也被抓住了,他被几具尸体拖起来,那些尸体并没有伤害他,老太婆穿过尸群,死尸带着我们跟随着老太婆的脚步,慢慢走到了诡异的巨树旁。

    远处是密密麻麻的尸体,阿顺和管德柱还在负隅抵抗,他们被围的水泄不通,那些尸体不断的扑上去,像是击打礁石的海水,汹涌而热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