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六十八章 目的

    我对着老太婆大喊:“我们认输了,我和虎子同意跟你走,你放过他们吧。”

    老太婆转过身,眯着眼说:“现在已经晚了。”

    我的心彻底凉了下来,难道说他们要死在这里了?

    这绝对不可以,我心中涌出了一股强烈的念头,坚定的意志力让我全身抖动了起来,我的大脑清醒了不少,全身也有了不少力气。

    小鬼头大概放松了警惕,轻轻拖着我,速度也慢下来不少,我趁它不注意,从小鬼头身上跳了下来。

    老太婆正自顾自走着,我快速跑到她身后,迅速掏出了猎鬼枪,抵在了她的脑门后面。

    我慌乱的说:“快放了他们,要不然我开枪了。”

    老太婆停在原地,阴冷的说:“那些尸体我已经控制不了了,救不了他们。”

    我说:“不对,你还能控制的,要不然那些尸体怎么会乖乖把虎子拖过来。”

    老太婆嘿嘿的笑了,她快速转过了身,我慌乱之下,手指抖动了起来,一不留神开了一枪。

    锐利有劲的铜钱直接射穿了老太婆的脑门,老太婆瞪大双眼,直直看着我好大一会,只听“扑通”一声,她摔在了地面上。

    我全身一抖,猎鬼枪掉落在地,心跳的剧烈,她,她就这样死了?

    我轻轻踹了她一下,她一动不动,这副模样,确实很像是死了,我不确信,又跑到她面前试了试鼻息。

    这时,老太婆猛然拽住了我的手,我大呼一声,忙站了起来,谁知这下把老太婆也带了起来,我实在没有想到她的身体竟然这么轻。

    老太婆眯着眼注视着我:“玩够了吗?”

    我看向她的额头,那道细微的口子像是一道裂缝,和皱纹凝结在一起,看上去更加丑陋无比,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喏喏的问:“你,你没有死?”

    老太婆嘿嘿笑道:“我哪有这么容易死。”

    我忐忑的说:“可,可是我明明看到铜钱射穿了你的额头。”

    老太婆咧着嘴,笑森森的说:“一枚铜钱而已,还不足以杀死我,况且我本来就不是活人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她确实死过一回,现在肯定以某种方式藏在这个老太婆身体里,不过这猎鬼枪能够驱邪,恶鬼都怕,她为什么没有一点事,她到底是什么东西?

    老太婆枯瘦如柴,有着黑色的细小的手臂,俨然就像一具干尸,她虽然很轻,但力量却是很大,我的手腕被她勒紧,有种断裂的痛感。

    我使劲挣脱她的束缚,可是她勒的太紧了,我根本无法拉出来,老太婆说:“你不要白费功夫了,现在跟我走吧。”

    我疑惑的问:“去哪?”

    老太婆仰起头,看了眼阴暗的远方,幽幽说道:“一个黑暗的地方。”

    我全身一哆嗦,紧张的问:“那是什么地方,你带我去那里干嘛?”

    老太婆说:“那里埋葬着太多秘密,我要带你去那个世界,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我自然不想去,无奈在老太婆的逼迫威胁下,只能不受控制的往前走,老太婆说:“如果你想婷婷活下来就跟我走。”

    小鬼头从尸体手中接过虎子,一直在身后跟着,老太婆带着我穿过巨树,穿过阴暗的林子,来到了灵水村。

    看着一座座破旧倒塌的房屋,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一切还都是如此美好,现在不但村民没了,村子也没落了,翻天地覆,物是人非。

    老太婆看了眼自己的房子,默默的往前走,我被她拉着走进了管德柱的家里,管德柱的房子只剩下了卧室,老太婆眼神犀利,毫不犹豫推开了卧室的门。

    这个房间还是如此熟悉,一张木床,一个床头柜,摆设非常简单,窗户已经破了,风声呼啸,凉意蔓延进来,深秋还是有些冷的,我不禁缩了缩,裹紧了衣服。

    最里面的房门上依旧贴着一张黄色纸符,老太婆走上前去,伸手拽了两下,那张纸符就像贴在了木门上,好像她根本拽不下来。

    我这才发现那张纸符的不同寻常之处,上面的字迹隐约发着亮光,金光闪闪,好像写着什么符咒。

    老太婆试了两下,指了指我说:“你来。”

    我走上前,轻轻摸了下,那张纸符掉落在我的手中,我仔细看了眼,不禁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个纸符竟然缩小了,它钻进了我的衣袖里,很快消失不见了。

    我被这一幕惊到了,就连老太婆也很诧异,似乎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不过她也只是嘀咕了两句:“管德柱到底在搞什么鬼把戏。”

    老太婆自顾自打开木门,里面黑暗一片,漆黑的空间里像是夜幕降临,黑乎乎的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这里,这多少让我心惊。

    老太婆正要抬起脚走进去,我说:“你所说的那个地方不会是这里吧?”

    老太婆转过身,阴森森的说:“里面的里面。”

    我提醒:“我们之前进了这里面,不过我们得罪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我们进去的话,恐怕会比较危险。”

    老太婆的半个身子已经迈了进去,听到我的话,她顿时停了下来,转过了身。

    当她抬起头的一刻,我再次被她惊到了,她的眼睛在黑暗里发出幽绿色的光芒,十分的诡异,我记得之前还黯淡无光,没想到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

    老太婆凌厉的说:“我不管什么危险,总之今天一定要进去。”

    我们进来之后,她反身把木门关上了,我们彻底陷入了黑暗里,周遭黑漆漆的,就像一个地下密室。

    老太婆说:“你把那个纸符贴上吧。”

    我说:“那个纸符不见了,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吗?”

    老太婆拽着我的手,在我衣袖里找了半天,很不满的说道:“算了,这门不关也罢。”

    我指着远处,无奈的说:“这里太黑暗了,根本看不清路面,我怎么帮你找东西。”

    老太婆阴冷的说:“你有阴阳眼,目前已经可以在黑暗中目视一切了,我告诉你,最好不要耍花招,否则后果自负。”

    我尴尬的摸了摸头,看来这事果真瞒不住她,自从阴阳眼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看东西确实越来越清晰了,尤其是今天,我发现在黑暗中也能看到物体了,我没有想到她竟然也知道。

    小鬼头托着虎子,一直在后面跟着,给人一副傻不拉几的样子。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虎子醒了,从小鬼头身上跳了下来,小鬼头摔了个大跟头。

    虎子目视周边,紧张的问:“这是哪,我怎么跑到这里了?”

    我见他醒了,欣喜的走上前,说:“这里我们来过,正是卧室里那个诡异的空间,你是被老婆婆带到这里来的。”

    虎子问:“那其他人呢?”

    我叹息了声说:“其他人还在那片诡异的林子里呢,面对这么多死尸和尸鳖,现在也不知道逃出来没有。”

    虎子拍着手说:“那么多尸体,哪能这么容易逃出来,不行,我得回去救他们。”

    老太婆阴冷的说:“我好不容易带你们进来,是你说走就能走的吗?”

    虎子怒气冲冲的说:“又不是我想来这个地方的。”

    老太婆眼中的亮光更盛,全身笼罩着一团黑气,厉声喝道:“如果你敢出去,我绝对会让你死在这里。”

    虎子撸起袖子大喝:“你以为我怕你啊。”

    两个人怒目而视,眼看就要打起来,我被剑拔弩张的气氛压的喘不过气来,眼看大战就要一触即发,我忙拦住说:“你们都别激动,有话好说。”

    虎子愤怒道:“她把阿顺他们留在了尸群里,那种境地绝对九死一生,他们能不能出来还不一定,有什么好说的。”

    老太婆说道:“如果我想杀害他们,他们早死了,你也被无数尸体捉住了,可你有事吗?”

    虎子一脸迷茫,呐呐的说:“你,你啥意思?”

    我心头一喜,忙说:“老婆婆无意杀害他们,那些尸体应该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就像我们一样。”

    老太婆说道:“我只不过想要拖住他们,你们两个才是我的目的,只要你们两个帮我完成心愿,我保证不会让他们有一分一毫的危险。”

    虎子不确定的问:“你说的话能信?”

    老太婆背过身子说:“还是那句话,信不信由你,不过事到如今,你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面对诡异莫测的老婆婆,我们确实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猎鬼枪都杀不死她,婷婷还没出手就晕倒了,我们在她面前实在太弱小了。

    虎子咬了咬牙,性格急躁的他就要出手,我快速挡在他面前,及时拦住了他。

    我小声说:“别急,目前情况对我们很不利,况且你贸然出手很可能会被她制服,要是被她捉住了,你可能连行动的自由都没有,我们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虎子也不傻,略一思考,放下了沙包大的拳头,我松了口气,这样做也是为了他好,毕竟以他的能力确实很难对付这个老太婆,到时候搞的自己一身伤就不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