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诡村

第一百七十五章 鬼把戏

    我昂首朝前走去,不过走了半天,我不知道走的啥路,这时我才想起来,我是不认识路的,这里面错综复杂,我逛一圈就懵了,哪还能记得怎么出去。

    我回头说:“管叔,怎么出去啊?”

    管德柱正拿着罗盘,一脸严肃,他在原地转了两圈,回过头,沉重的说:“这里有问题,我的罗盘用不了了。”

    我猜测说:“难道这里有磁场?这地面不会是矿吧。”

    管德柱收起罗盘,目视前方,他的眼神有些阴沉,看了半天,才转过身来:“我也说不准,有可能是磁场,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

    别的会是什么原因呢?我一向对这种事情比较好奇,不由得思考起来,想到他这阴阳罗盘可以追捕鬼魂,我心头一紧,慌张的盯着四周,如果四面八方都有鬼魂的话,他这罗盘会不会受到影响?

    心里那种强烈的感觉欲渐加深,我睁大眼睛,目视着四周各处,阴阳眼让我看的更远。

    不多会,我总算看到了远处飘荡的鬼魂,确实四面八方都有,零零散散,看其数量还不少,至于它们为什么朝这里而来,还不清楚。

    我心里万分紧张,这时,身后突然摸过来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猛地一哆嗦,快速转过身去,额头冒出了一股冷汗。

    婷婷紧张的看着我,话语声里满是担忧:“阿明,你,你还好吗?”

    我慌乱的说:“有,有不少鬼魂过来了。”

    婷婷注视着前方,皱起眉头问:“前面吗?”

    我说:“不只是前面,是四面八方。”

    虎子走上前来,慌乱的转了一圈,说:“那我们岂不是被包围了。”

    我说:“包围倒还不至于,它们距我们有一定的距离,彼此之间相差很大,如果我们快点离开,还是可以从空隙里离开的。”

    婷婷疑惑的问:“它们为什么都向我们这里来,难道说我们被发现了?”

    管德柱阴沉的说:“我这一路走来,时常留意周遭,并没有发现什么鬼魂,应该没有被发现,唯一的异常就是刚才,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可是我又没有发现什么。”

    我说:“其实刚才我也看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不过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心里有点慌。”

    阿顺摸着下巴说:“兴许就是刚才出了什么问题,所以那些鬼魂才都向这里涌来。”

    我实在想不出刚才能出什么问题,那里空无一物,难道说还能有什么吸引鬼魂的东西不成?

    婷婷看着四周,掏出匕首说:“不管是什么情况,我们还是先离开吧,脱离危险再说。”

    管德柱指着不远处,蹙眉说道:“我先过去看看,总觉得那里不太对。”

    管德柱一个人朝着前方走去,他蹲在那边,双手扒拉着地面,似乎在找什么东西,然后他从地面上捏出来一个东西走了过来。

    管德柱摊开手,说:“你们看这是什么东西。”

    我看他手心里放着小半截香,因为比较干燥,应该是刚放不久,干香散发着轻微的香气,这种香味略有熟悉。

    虎子看了眼,凝重道:“这是摄魂香。”

    管德柱沉重的说:“对,有人点燃了这种香来吸引鬼魂。”

    我喃喃:“怪不得。”

    要是这么说的话,刚才有人躲在黑暗里盯着我们确有其事,也许不是人,而是某些脏东西,它想要害我们,我看不到它,由此可以看出,这个东西很不一般。

    我之前猜测是王老头子派来的小鬼,现在我也搞不清楚了,老头子之前杀害了婷婷,他主动接触我,绝对别有所图。

    我朝着前方看去,只见那些鬼魂逐渐接近,越来越多,我说:“管叔,这摄魂香已经灭了,怎么还有这么多鬼魂。”

    管德柱阴冷的回答:“可能这四周还有不少摄魂香。”

    我心头一紧,看来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东西想要致我们于死地啊,我说:“事不宜迟,我们快点走吧。”

    我找了条路,带着他们顺利的避开了鬼魂,等离开了那个地方,我目视前方,不由得傻眼了。

    前方怪石嶙峋,像是鬼怪一样立在那,非常凌乱,显得无比恐怖。

    虎子问:“这是什么地方?”

    没有人回答,毕竟谁也不知道,远处静悄悄的,那些怪石之中弥漫出了一股浓雾。

    阿顺说:“我总觉得这里像是一个禁地。”

    我反身看去,见那些鬼魂渐渐逼近,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心里总觉得那些鬼魂故意把我们逼在这里一样。

    管德柱提议说:“要不我们还是先进去吧,身后的鬼魂数量太多,我没有把握能对付它们,还是先避一避吧。”

    我们商议之下,大家走进了纵横交错的怪石之中,雾气蒙蒙,那些怪石呈现出各种形状,我觉得像是某种野兽,它们怒瞪着眼睛,注视着闯入者。

    雾气腾腾,很快挡住了视线,也不知道这是哪来的怪雾,就像毒瘴一样,呈现出黄紫色。

    想到此处,我心里不免有些担忧,万一这真是毒气,我们岂不是危险了。

    当我想要提醒大家的时候,我发现大家已经分散了,而我的前面竖立着一个巨石,那个一个诡异的石像,虽然说不出来是什么,但总觉得像是活的一样,因为我刚才还记得我前面明明没有石像,而是一条路。

    我只是在原地稍微迟疑了下,现在那条路不见了,另外两边倒是多出来两条路,我打了个激灵,紧紧盯着面前的石像,难道说这石像能移动?

    我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巨石,一股冰冷的凉意从手心传来,我打了个哆嗦,这太冷了。

    “明哥,你怎么了?”

    冷不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全身一抖,快速转过身,一看竟然是杨大宇,自从进来他一路没说话,我以为他跟着管德柱他们走了,没想到一直在我身后。

    此刻,繁杂诡异的石像面前只有我们两个人,那些森严怪异的巨像俯视着我们,有种说不出来的惊悚。

    我拍了下胸口,舔了舔嘴唇,说:“大宇,你一直在我后面,怎么也不说句话,吓死我了。”

    杨大宇说:“我忘了,这里太壮阔了,我被周围的景象震撼到了。”

    我疑惑的打量着他,这还是杨大宇说的话吗,碰到这种事情,以往的他都是吓得要命,此刻倒是非常平静。

    我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不管是这个诡异的地方还是杨大宇,我盯着他看了半天,总觉得他像是变了一个人。

    杨大宇摆着手说:“明哥,你怎么了?”

    我干笑两声:“没事,你看到管叔他们了吗?”

    杨大宇指着另一条道说:“他们之前好像从这里走了。”

    我说:“你确定?”

    杨大宇确信的点头,我已经有点弄不清楚了,我隐约记得之前他们是直走的,然后面前的石像挡住了路,难道说是我看错了?

    我走到石像后面,发现后面也是纵横交错的石像,并不是一条路,我正要离开,余光瞥到了脚下的地面,这一幕让我怔在原地。

    我蹲下来,发现脚下的地面有杂乱的脚步,虽然脚印已经很模糊了,但确实有人走过,这说明我之前所看到的可能是真的,原本我的前面是一条路,如今这条路被石像堵住了。

    我心凉如水,格外紧张,想要呼喊他们,却又怕赶来的鬼魂听到,想必此刻他们也发现和我分散了,但他们一直没有呼喊,应该也是考虑到了这个原因。

    杨大宇又在说话了,声音很淡:“明哥,你在做什么,我们不走了吗,管叔他们一定在前面等着我们呢。”

    我站起来,拍了拍衣服说:“你等下,这就好了,我方便了一下。”

    说起方便,我的心头不由得一沉,我记得杨大宇就是从方便之后才变得不正常的,我仔细回想当时的情形,他站在远处,就在某一刻,似乎有些不对。

    我记得他当时好像哆嗦了一下,就好像被鬼上身了一样,而他回来的时候,裤腿上全是尿液,可能还没方便完就回来了,所以才有了那么滑稽的一幕。

    如果是一般的鬼魂我都能看到,在我遇到的这么多鬼魂之中,只有王老头子派来的小鬼我看不到,那个小鬼也确实上过杨大宇的身,而且附身两次,不过这次真的是他吗?我不确定。

    我摸了摸腰间的猎鬼枪,还有残存的一个黄色纸符,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兴许能派上用场。

    接下来,我需要做的就是跟着他,看他耍什么鬼把戏。

    我轻呼了口气,从石像后面走了出来,杨大宇等了会,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不过他很快把烦躁的情绪压了下去。

    我指着左侧,再次问了遍:“你确定管叔他们朝着这里走了?”

    杨大宇点头说:“对,他们都在一起,就是朝着这里走的。”

    我说:“那好,我们走吧。”

    我们行走在石像之下,踩着脚下松软的地面,我清晰的看到下面并没有脚印,四周光线比较黑暗,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地面的情况,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是看不清楚的。

    我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让他走在前面,也一直在留意他的一举一动,不过他一直很安静,走起路来悄无声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