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嫡锁君心

第420章 猜测

    楚言沉默,听着严立的禀告加上账本上的赤字,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La

    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鹅,而如今钱来赌坊的生意越来越好而他们却越来越惨淡。

    “唐莫书!”

    楚言咬牙切齿,连面目都变得狰狞。

    “殿下,臣觉得这钱来赌坊…不简单、”

    严立摇了摇头提醒道,见楚言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才接着道。

    “殿下仔细想想您第一次邀请唐莫书时他毫不犹豫拒绝跟殿下合作,而后又突然开了赌坊,要知道唐莫书之前可是个败家公子,怎会一夜之间就想到开赌坊呢?”

    严立分析,那双锐利的眼似乎看透一切一样。

    这个问题从唐莫书拒绝他的邀请时他就想过,可他想不出是谁拦截在他面前,并抢了他想笼络的人。

    “探子来报,说看到陈家小姐时常去钱来赌坊,且跟赌坊内的人很熟,臣想…会不会这赌坊跟陈业有关?”

    黝黑的眼眸转了转,小心翼翼道。

    “陈业?”

    楚言挑眉,冷哼一声。

    “陈业此人想维护好自己的名誉又想不留污点,以为自己能跟萧永德媲比,实则不过是一味模仿萧永德罢了。”

    “殿下的意思是?”

    “不可能是陈业。”

    官不能与商同流合污更不得经商,若是被发现,依照陈业这左丞相的地位肯定会轰动整个楚国,陈业不可能冒这危险。

    “那陈家小姐又作何解释?”

    “所以此事还需要你去查了,盯紧赌坊,若能抓到什么证据那就更好了!”

    楚言低头看着账本上盈亏的数目,区区一个赌坊竟能让他走到这一步。

    那个赌坊如同萧长歌一样,不能小看。

    通过之前那件事就知,这赌坊后面有高人在帮忙。

    “还有一事,昨日六皇子也去了那赌坊内,听说是赢了近千两,且还赢了大庄家。”

    严立如实禀告,他今日来也是为了这事。

    既楚言否认了陈业有可能参合一脚,那六皇子去赌坊的事又作何解释呢?

    “六弟?他去赌坊?”

    楚言有些不相信,毕竟楚绪的存在感太低了,甚至比楚钰还低。

    楚绪从出生就是残疾,楚皇帝对他兴许是亏欠,不仅赐给他京城内最大的府邸做六皇子府,还赐给他许多小妾,至于六皇妃,若非楚绪拒绝楚皇帝早给他找好了。

    “是,身后还跟着老裴。”

    严立点头肯定道。

    京城内有多少个人是瘸腿坐轮椅上的呢?何况身后跟着的人据探子的形容完全就是老裴。

    “赢了庄家?可上了二楼?”

    楚言连忙询问,关于钱来赌坊的传言他是听过,若是应了大庄家边能上二楼与老板赌上一赌。

    楚绪为何去赌坊?

    “是,可才上去还没半刻钟六皇子便出来了,所以属下怀疑这是六皇子自导自演的。”

    楚言沉默,听着严立的禀告加上账本上的赤字,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鹅,而如今钱来赌坊的生意越来越好而他们却越来越惨淡。

    “唐莫书!”

    楚言咬牙切齿,连面目都变得狰狞。

    “殿下,臣觉得这钱来赌坊…不简单、”

    严立摇了摇头提醒道,见楚言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才接着道。

    “殿下仔细想想您第一次邀请唐莫书时他毫不犹豫拒绝跟殿下合作,而后又突然开了赌坊,要知道唐莫书之前可是个败家公子,怎会一夜之间就想到开赌坊呢?”

    严立分析,那双锐利的眼似乎看透一切一样。

    这个问题从唐莫书拒绝他的邀请时他就想过,可他想不出是谁拦截在他面前,并抢了他想笼络的人。

    “探子来报,说看到陈家小姐时常去钱来赌坊,且跟赌坊内的人很熟,臣想…会不会这赌坊跟陈业有关?”

    黝黑的眼眸转了转,小心翼翼道。

    “陈业?”

    楚言挑眉,冷哼一声。

    “陈业此人想维护好自己的名誉又想不留污点,以为自己能跟萧永德媲比,实则不过是一味模仿萧永德罢了。”

    “殿下的意思是?”

    “不可能是陈业。”

    官不能与商同流合污更不得经商,若是被发现,依照陈业这左丞相的地位肯定会轰动整个楚国,陈业不可能冒这危险。

    “那陈家小姐又作何解释?”

    “所以此事还需要你去查了,盯紧赌坊,若能抓到什么证据那就更好了!”

    楚言低头看着账本上盈亏的数目,区区一个赌坊竟能让他走到这一步。

    那个赌坊如同萧长歌一样,不能小看。

    通过之前那件事就知,这赌坊后面有高人在帮忙。

    “还有一事,昨日六皇子也去了那赌坊内,听说是赢了近千两,且还赢了大庄家。”

    严立如实禀告,他今日来也是为了这事。

    既楚言否认了陈业有可能参合一脚,那六皇子去赌坊的事又作何解释呢?

    “六弟?他去赌坊?”

    楚言有些不相信,毕竟楚绪的存在感太低了,甚至比楚钰还低。

    楚绪从出生就是残疾,楚皇帝对他兴许是亏欠,不仅赐给他京城内最大的府邸做六皇子府,还赐给他许多小妾,至于六皇妃,若非楚绪拒绝楚皇帝早给他找好了。

    “是,身后还跟着老裴。”

    严立点头肯定道。

    京城内有多少个人是瘸腿坐轮椅上的呢?何况身后跟着的人据探子的形容完全就是老裴。

    “赢了庄家?可上了二楼?”

    楚言连忙询问,关于钱来赌坊的传言他是听过,若是应了大庄家边能上二楼与老板赌上一赌。

    楚绪为何去赌坊?

    “是,可才上去还没半刻钟六皇子便出来了,所以属下怀疑这是六皇子自导自演的。”

    楚言沉默,听着严立的禀告加上账本上的赤字,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鹅,而如今钱来赌坊的生意越来越好而他们却越来越惨淡。

    “唐莫书!”

    楚言咬牙切齿,连面目都变得狰狞。

    “殿下,臣觉得这钱来赌坊…不简单、”

    严立摇了摇头提醒道,见楚言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才接着道。

    “殿下仔细想想您第一次邀请唐莫书时他毫不犹豫拒绝跟殿下合作,而后又突然开了赌坊,要知道唐莫书之前可是个败家公子,怎会一夜之间就想到开赌坊呢?”

    严立分析,那双锐利的眼似乎看透一切一样。

    这个问题从唐莫书拒绝他的邀请时他就想过,可他想不出是谁拦截在他面前,并抢了他想笼络的人。

    “探子来报,说看到陈家小姐时常去钱来赌坊,且跟赌坊内的人很熟,臣想…会不会这赌坊跟陈业有关?”

    黝黑的眼眸转了转,小心翼翼道。

    “陈业?”

    楚言挑眉,冷哼一声。

    “陈业此人想维护好自己的名誉又想不留污点,以为自己能跟萧永德媲比,实则不过是一味模仿萧永德罢了。”

    “殿下的意思是?”

    “不可能是陈业。”

    官不能与商同流合污更不得经商,若是被发现,依照陈业这左丞相的地位肯定会轰动整个楚国,陈业不可能冒这危险。

    “那陈家小姐又作何解释?”

    “所以此事还需要你去查了,盯紧赌坊,若能抓到什么证据那就更好了!”

    楚言低头看着账本上盈亏的数目,区区一个赌坊竟能让他走到这一步。

    那个赌坊如同萧长歌一样,不能小看。

    通过之前那件事就知,这赌坊后面有高人在帮忙。

    “还有一事,昨日六皇子也去了那赌坊内,听说是赢了近千两,且还赢了大庄家。”

    严立如实禀告,他今日来也是为了这事。

    既楚言否认了陈业有可能参合一脚,那六皇子去赌坊的事又作何解释呢?

    “六弟?他去赌坊?”

    楚言有些不相信,毕竟楚绪的存在感太低了,甚至比楚钰还低。

    楚绪从出生就是残疾,楚皇帝对他兴许是亏欠,不仅赐给他京城内最大的府邸做六皇子府,还赐给他许多小妾,至于六皇妃,若非楚绪拒绝楚皇帝早给他找好了。

    “是,身后还跟着老裴。”

    严立点头肯定道。

    京城内有多少个人是瘸腿坐轮椅上的呢?何况身后跟着的人据探子的形容完全就是老裴。

    “赢了庄家?可上了二楼?”

    楚言连忙询问,关于钱来赌坊的传言他是听过,若是应了大庄家边能上二楼与老板赌上一赌。

    楚绪为何去赌坊?

    “是,可才上去还没半刻钟六皇子便出来了,所以属下怀疑这是六皇子自导自演的。”

    楚言沉默,听着严立的禀告加上账本上的赤字,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鹅,而如今钱来赌坊的生意越来越好而他们却越来越惨淡。

    “唐莫书!”

    楚言咬牙切齿,连面目都变得狰狞。

    “殿下,臣觉得这钱来赌坊…不简单、”

    严立摇了摇头提醒道,见楚言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才接着道。

    “殿下仔细想想您第一次邀请唐莫书时他毫不犹豫拒绝跟殿下合作,而后又突然开了赌坊,要知道唐莫书之前可是个败家公子,怎会一夜之间就想到开赌坊呢?”

    严立分析,那双锐利的眼似乎看透一切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