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女配在上

第701章

    男人已经快要30岁了,她的声音很成熟,他的语气充满了询问,就好像是来说,我这样子是在好心提醒你,你要是知道的话就立刻反应过来,但是明显他这样子是挖了一个陷阱给别人跳,这个老婆要是说可以呀,随便你的话,那么以后你是要做样子,可如果他还拒绝的话,这也会完蛋的,他的妻子和你也不开心,到时候一直在旁边说来说去,他是不需要同意的。

    “好了好了,儿子呀,我们之间不需要这样的胡乱来的,也不需要一直这样拐弯抹角,勾心斗角,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如果可以我肯定会为你办的,这样子足够了吗?好了,我们的好儿子,请不要一直再这样的说废话了,你有什么要求直接提出来就可以了,然后我考虑一下。”

    往后的话语十分委婉,意思就是说好了,如果这个话也不是很过分,我也可以为你做一次主,他要是很过分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丝无奈,从来没想过有人可以占有先机,关键是他也无言以对,但是无法反驳。

    “好了好了,我没有其他意思,也没有其他目的,只不过是习惯性问了一句而已,你要是感觉不开心的话,我自然也可以体谅你一次,只是我希望你不要一直再这样胡乱来了,这样子没有什么意思,脾气一直这样胡闹,比起一直这样胡乱来,你倒不如去思考一下,还有什么可以一直往前的,一直这样下去可没有什么未来呀。”

    这一群人再一次开始胡闹了起来,他们一直都以为自己应该是很聪明的,无论如何别人是无法阻止自己做任何的事情的,然而现在事实并不是这样的,他也只能再一次开始梦得摇头,表情充满了悲哀,仿佛是在说,我没有其他意思,也没有其他目的,我只不过是警告你一句而已,你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吗?

    “好了好了,请不要一直这样看着我,你要是一直这样看着我,我才不理解你,更加不会尊重你了,有些时候,你要是一直这样胡乱来,我真的不懂,这有什么含义?有些时候,你要是再这样不知道珍惜,我也不懂这应该如何前行?你要知道我的意思,我没有说废话,更加没有胡闹,我只不过是警告你一句而已。”

    这一群人再一次开始摇了摇头,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愤怒,叫我像是在说,我一直想帮助你,我一直在为你着想,你怎么可以这样过分的,他们的心情很差,他们认为这个家伙很让人伤心呀,他一直这样胡闹,他一直这样胡乱来,完全是别有目的的。

    “好了好了,儿子,你就安心吧,我不会胡闹了,也不会出尔反尔的,在我眼中,咱们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就应该互相信任,给彼此一个机会,而不是一直这样相互猜疑,你放心吧,我肯定好好说话,好好做事,只有这样子,你才肯原谅我,你说是不是呀?你就安心吧,我没有其他目的,你就答应我一次吧,我现在不敢胡闹了,在我眼中,咱们是一家人,很完美的一家人,我们怎么可以一直这样胡闹的。”

    很快,这一群人再一次开口讲了起来,他们的眼底闪过一丝丝的纠结,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一直这样往前,也不应该一直这样的继续坚持,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他只能再一次开始咬牙。

    “当然了父亲这点我十分认同,在我眼中,咱们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就没有什么好拘束的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用这样遮掩,或许你依然认为我这样怎么过分?或许你依然认为我想怎欺负人,但是没办法,我也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你不用这样担心,更加不用这样看着我,仿佛我是在欺负你。”

    这一群人没忍住,再一次开口讲了起来,他们的表情看起来很委屈,很无辜,就好像是在说,你要知道我没有这个目的,我完全都是发自内心的关怀。

    “好了好了,放心吧,父亲,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也没有活了,在我眼中,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不用这样来问我的印象,我的意见并不重要,有时候你应该想一想,这应该如何前行,当然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只不过是随口一句话,随口的一句而已,你要是感觉害怕,完全不用理我,在我眼中,这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也没有什么可以继续说话的。”

    这一群人再一次开始无奈了起来,亏他们一直都以为自己应该可以继续往前,然而现实并不是这样的,现实并不允许,他只能再一次开始摇了摇头,表情充满了悲哀和可怜,就好像是在说,请不要一直再这样胡闹了。

    “放心吧,你这个死老头,还敢这样说废话,我们的儿子可不是个坏人,他和你是不一样的,你比我更加在乎你自己,然后和儿子讲话,在我眼中,比这样子确实很过分,好了好了,我没有其他意思,也没有其他目的,只是和你讲一句废话而已,你要是再来一次这样胡乱来,别怪我不珍惜。”

    这一群人再一次开始摇了摇头,他们一直都以为自己应该是很厉害了,然而到了这里才发现并不是他并不厉害,也不帅气,所以他再一次开始摇了摇头,他的表情充满了无奈。

    “好了好了,在我眼中这样子便足够了吧,你要是一直这样看着我,我也不会体谅你,更加会心疼你,我没有其他意思,也没有其他想法,只不过是见你一句而已,你要是一直这样下去,我也没有丝毫的努力执行,只是我希望你会明白到这个地步,我没有伤害你,大家没有讲废话,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这一群人再一次开口讲了起来,他们都要,现在很愤怒,这样好像是在说,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是认为到了这个地步,你要好好讲话,要不然的话完全不懂,这应该如何往前,你要是一直这样胡乱来,这应该做什么呢?所以说,他们只能再一次开口,无语了起来。

    “好了好了,请不要一直再这样看着我,你要是一直这样看着我,我也没有其他想法,更加没有其他义务,或许你依然认为你这样,咱可恶,或许你依然认为到这个地步,别人可以保护你,可你不要忘记了,人生在世,要是一直这样讲,废话才是可笑。”

    他们这一群人是如何坚持,他们认为到了这个地步就要学会冒险,勇于冒险才是好事,所以说,他们纷纷在一次,他也是摇头,他们认为,到了这个地步,就应该珍惜这一切,珍惜劳动后果,要不然的话,无论如何都是一场笑话,他们的内心还是很激动的,你很不安的。

    “好了好了,我没有其他意思,我也没有其他想法,我只不过是一个建议而已,你要是不开心,那和直接无视,要不然的话我完全不懂,这还有什么意义?有些事情你应该想清楚的决定,要不然的话,我什么都不懂,你还可以讲什么?你要是一直这样胡乱来,也别怪我不客气,我没有其他意思。”

    这一群人再一次开始对视了一眼,他们从彼此的眼神里面,看见了一丝丝的慌乱,就好像是在说,我一直在帮助你,我一直想保护你,难道还不够吗?难道你认为我这样子很可恶吗?你这样说话让我很伤心了,我没有其他意思,也没有其他目的,只不过是见你一句而已,你怎么可以一直称呼呢?

    “好了好了,请不要一直这样看着我,或许你会认为我很过分,但是没办法,人生在世总是要过分意思呢,要不然的话,我岂不是太好欺负了吗?你不用这样恐惧,我没有其他意思,更加不会一直欺负人,只是我认为,但我这个地步,要是再不好好说话都来不及了,你这个死老头呀,真是可恶,非要我来威胁你一句,你才可以明白这一切,现在还好意思一直这样死鸭子嘴硬。”

    老太婆看见这一切,她发现儿子还是很正常的,看着老头吧,依然是一副死不要脸的样子,让人十分生气,他没有思考,便再一次脱口而出,立刻想得起来。老头微微一愣,实在是没有想过对方,态度会如此坚决,非要这样对付自己,所以说他只能再一次开始慌乱起来。

    “好了好了,请你不要一直这样看着我,你要是一直这样看着我,我也只会恐惧,有些时候,你就应该好好讲话,你要是一直这样说废话,我完全不懂,这有什么可以一直往前的,有些事情你要知道没这么简单,你要是一直这样胡乱来,我也不懂这有什么可以往前的。”

    这一群人再一次开始呼唤了起来,他们一直都以为自己应该是很可爱的,他们一直都以为,只要自己一直这样讲话,别人会喜欢自己,心疼自己意思,然而事实没这么简单。

    “好了好了,请不要一直这样看着我,你要是一直这样看着我,我也不会一直理解你,更加不会尊重你,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你要搞清楚,只有这样才可以完成这一切,要不然的话全然是一场笑话,我希望你可以懂,而不是一直这样胡闹。”

    他们这一群人没忍住,还是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互相讨论了起来,他们再一次开**流,眼神里面充满诧异,就好像是在说好了好了,请不要一直这样互相伤害了,我没有其他意思,因为我是他目的,只不过是建议你一句而已,你要是感觉很为难的话,也不用一直这样看着我。

    “好了好了,你安心吧,我没有其他意思,更加不会一直帮助你,或许依然认为我很可恶,或许你应该认为我一直在讲废话,是因为不够理解你无论如何,也没有谁可以一直这样一路往前了,他只能再一次开始摇了摇头,心里一阵惋惜,就好像是在说,请不要一直再这样胡闹了,你要是再一直这样瞪着我,我也不会保护你,有些事你还是要靠自己才可以完成的,要不然的话我真的不懂,这还有什么价值。”

    他们再一次开始摇了摇头,他们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愤怒,这好像是在说,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我没有那个意思,也没有其他目的,只不过是习惯性建议你一句而已,你要是感觉不开心,我也可以一直帮助你,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你要搞清楚,到头来全都是一场空。

    “放心吧老婆,我自然没有找借口,我只是认为,有必要在这一切看清楚,要不然的话,人生在世还有什么意义呢?老婆,你放心吧,在我眼中,我一直这样拖延,是因为我在思考,应该给前面的古城才可以让儿子舒服一点,我还想这个问题,一时焦点入迷,才会这样子,你不要误会了。”

    很快,他再一次开口讲了起来,他的眼底闪过一丝郁闷,就好像是在说,我没有其他意思,也没有其他的目的,我只不过是习惯性给你一个建议而已,你要是一直这样下去,我也不会珍惜呀。

    他们再一次开始胡闹了起来,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一直这样耗费时光,他一直在那边的时间,还好意思在外边,所以说,他们纷纷还是摇头,表情充满了冷漠,这好像是在说好了好了,不要再这样讲废话了,我一直这样子,不也是在帮助你吧,你何必时间浪费我的时光。

    “没有没有,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也不想一直在浪费你的时间,只是有时候到了这个地方,情不自禁而已,一双儿子呀,你要是准备东西呢,可以直说,爸爸一时想不出来,你要是有什么建议可以直接讲出来,如果可以我自然会帮你,在我眼中,这是你应得的,不论如何,确实是我伤害了你。”

    这一群人再一次开始,我带着喜乐,他们一直都以为对方不会如此无耻的。

    “真的随便都可以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