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寒门秀色之农门娇女

第一百二十二章

    杨青开始也跟着伺候了一会子,但眼见着这老婆子实在是无理取闹的过分,便拉着周氏,不让她再去了,反正老太太也不敢出来见人,只要她们缩在自己屋里,别被她看见,她也使唤不到人。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至于,她隔着门扇的呼叫声,就权当自己耳聋了算了,只周氏略有些犹豫的,她担心这一个院子里的,老太太又是存心折磨了她的,喊人的时候,都是大着嗓门喊出声的,周氏怕这动静传到老爷子那边去,到时候让他以为,自己个不尊敬老人了。

    却杨青丝毫不以为然,老太太那性子,这整个院里还有谁不知道的,且她那一整个上午的折腾,老爷子也早就知道了,指不定心里早就厌烦了,只不过没说出来罢了,即便是自己娘俩这会子没送上门去被折腾,老爷子心里未必就会有什么想法。

    反正,大家伙都知道,是戚氏先无理闹腾的,还不许她们娘俩躲个清净不成,这也是,杨青任由着老太太折腾了一上午,却没有阻拦的原因所在,对付老太太,她们始终是碍于孝道长辈啥的,不能做些什么,那就先做好那面子功夫再说吧。

    由着老太太胡乱折腾个半天,就是她故意做给老爷子看的,杨青一直都明白,老爷子是个明理的人,所以,只要她们先将理儿握在手里,那就不会再有问题。

    果然,那天下午,杨青硬是拘着自己老娘在房里一个下午,直到晚饭的时候,才自己端了饭送过去,不过也是直接将碗筷摆在了门口,任由着老太太在屋里喊破了嗓门招呼了一个下午,也没再往那屋里去凑。

    这事被老爷子知道了,他也没说什么,只还在晚饭时候,特意与周氏言语了一声,让她别再搭理了老太太的一些无理的取闹要求。

    至于戚氏的饭菜问题,也没总推在了周氏的头上,让她与刘氏一块排了班次,两个儿媳妇轮流送了,倒是解了周氏的一番为难。

    却不过,后面每每轮着他们四房这边去端饭菜送给老太太的时候,也是免不了戚氏的一顿谩骂,老太太歪缠人的工夫一向很好,尤其是拿捏儿媳妇的本事,周氏好两回,都被她指着鼻子骂的有些气恼上头,因此,周氏倒是有些打心眼底怵了她的,这些天能是不到近前,就不去的,后来,连送饭的差事,也不与自家闺女争了,反正,每回杨青去送饭的时间,都不如自己长,且回来的时候,面色也还如常,想来老太太应该没有多加为难。

    事实上,戚氏倒也是想拿捏了孙女的,只杨青并不买账,她可不像周氏那样实诚,好歹耍了点小心眼子,回回去送饭的时候,都放轻了步子过去,不让老太太听到什么动静,只等着那饭食往地上一放,才朝里头知会一声,等老太太听见声响走到门扇板后面的时候,小丫头早就跑远了去了,自是给不了她拿捏自己的机会。

    倒是后来,老太太先学了聪明,一到了饭点的时辰,竟还端了凳子守在了门后面,杨青还是被她捡着空骂了一顿,却后来,她也故意了,不再一到饭点的时候,就去送饭,直等到一家子饭散之后,才把饭食送过来,好歹先把戚氏耗上一耗,反正老爷子也不会关心这些小事,只要自己每顿饭都送到了就行,至于那故意凉掉的饭菜啥的,也是老太太自讨苦吃。

    谁让她骂的那么难听呢,杨青伺候她是没得办法的事,不过,这大春天的,反正吃上两顿稍凉一些的饭食也不会咋的,却老太太头一回吃着那连温热都算不上的饭菜时,却是后头好一顿咒骂的,后面更是发了脾气的摔了一次饭碗,只不过,她这闹腾的,也没人知道。

    杨青后面去收碗的时候,眼见着少了一只碗,她也没吭声,至于老太太再喊她进去收拾打扫那地上的碎瓷渣滓,她也权当没有听见。

    只后头送饭的时候,又给老太太换了个土陶制成的碗,那碗便宜,才一文钱一个,老太太多摔几次也没关系,不过,这碗据说以前是老杨家从前养的一只大狼狗用的,老杨家刚从省城迁回来的时候,老太太害怕这乡野之地的粗蛮人多,就特意寻了个狼崽子回来养着,当是看家护院的用处,却后来,那狗却是被那专门偷狗的人给下了药给药死了,因此,这土陶碗便再也没用过。

    那会子,杨青亦是存心的想恶心一下戚氏,才将这碗扒出来用了,总不能光是自己个挨骂受训的,啥都不干,这也不是她的风格不是,反正她也不能跟老太太明刀真枪的干,却好歹可以背后搞点小恶趣味,能恶心到戚氏,她也是高兴的。

    果然,老太太当顿的饭菜就是一口都没用。至于那随后而来的必然的有一顿咒骂,杨青也没当做一回事,早已习惯了不是。

    两边里如此暗里的这般斗来斗去的,似乎对杨青也是一种消遣,反正,老太太这会子忌讳了她脸上的伤处,也不会出来打她干啥的。

    这会子,见老爷子已是开了口,杨青私心里倒是不大想让自己老娘过去寻了戚氏,却这会子也没她说话的立场,想了想,便也跟了上去,周氏是个面皮子薄的,估摸着不咋能搁得住戚氏的骂了,不过这回,总归有老爷子的话在前,老太太就算是想为难了她们,也不好太过了。

    戚氏已是睡下了,屋里没一点灯亮,杨青敲了一会儿门,才听到里头的动静,等到她们娘儿俩把这来意一说,老太太愣是没搭理,就那么干愣愣的,将她们晾在了屋子外面。

    “奶,现在可是我爷让我们来找你拿铺盖的,您要是不给,那行,我们这就回去找我爷说了,让他亲自来寻你要了。”杨青站了大半会,也没听到里面的一丝动静,心想着,这老婆子不会自己个睡着了吧,因而,便扬着嗓门冲里面又言语了一声。

    话落,还不见里头有什么动静,杨青也不再等了,拉着周氏就要往回走了,却不想娘俩刚一转身,那屋门就开了大半。

    老太太从里头扔了两床破棉被出来,紧接着就嘭的一声,将那门板又摔上了。

    杨青有些个微微诧异于老太太的配合,原以为这老婆子定是要出些什么幺蛾子的,至少要刁难一番,却不想这般容易就妥协了,至此,杨青对老太太又有了些新的认知,戚氏虽是平日里有些没有心计没有脑子的样子,但到底还是会审时度势的。

    至少,她知道,在这个家里,老爷子的权威是挑战不了的。

    母女俩听着那门板摔起的震耳的响声,老太太心里头到底是不高兴的,这是不敢违背了老爷子的意思,拿着门扇板儿撒气呢。

    对视一笑,娘俩就弯腰捧了那破棉被来,赶忙的转身走了,谁晓得,老太太会不会待会儿又醒过神来,拿她们撒气啊,因此,这回去的路上,母女两个都是脚步一样的放快。

    许是心里头憋着气的,老太太虽是不敢违背了老爷子的话,但到底也没肯用心,只随意扒拉了两床破洞的棉被出来,摸着还有些潮湿的感觉,周氏还有些不确定了,这样的被子能不能用了。

    “娘,您就别愁了,咱也没别的法子了,好在这会子到了春天,天气渐暖,也不见得冷到哪里去,就让二伯凑合一晚上先。”杨青随口说了两句,对于杨夏根,她平日里的印象也没有多少,不过人嘛,都有些先入为主的观念,对于一个能够放任了自家婆娘在外头这样作为行事的男人,杨青反正是骨子里对他没多少好感的。

    因而,对于这个所谓的二伯父,她也没多少真心实在的在乎,只不过不如刘氏那般反感罢了。

    母女俩捧了被子,也没回二房那边,就径直去了大房的东厢房屋里,先安置了杨夏根再说。

    杨树一直都守在这一屋里,他今年也十五六岁的年纪上,却半点事儿还担不起来,今儿个夜里显见得也是被自家爹娘吓坏了,一直有些傻愣愣的神情,许是被杨夏根那会子打人的情形吓到了,他也不敢凑近了身前,就离着杨夏根的椅子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蹲着。

    见着周氏母女两个进来屋里,也没半点反应,连声招呼都没有的。

    只在她们娘俩粗略的铺了个床之后,杨青招呼了他一起来,将杨夏根弄到床铺上去,却是喊了半天,都不见他动。

    “二堂哥,你还愣在那里干啥呢?赶紧来帮忙搭把手,把你爹抬到床上去躺着啊。这夜里寒气重,他再在这里躺着,说不准会着凉了。”

    却是喊了几声,也没有反应,再过一会儿,才见他回神,眼里带了几分犹豫的,没肯上前来,又转了身子走了,“我去找四叔来,我爹太重,我弄不动他。”

    杨青瞧着杨树飞奔而去的背影,顿时有些无语,还带这样的?……

    对于这个二堂哥,她也没几个印象,反正平日里接触也不甚多,尤其是先前杨景一直都犯有咳症的时候,估摸着是刘氏交代过什么,反正这二房的那几个孩子,一见着他们兄妹两就自动绕道走了,唯一有所交流的,就是这兄妹三个得了戚氏分派的任务之后,自己不想干了,就会携手将自己的活计推给他们。

    不过,每每那会子,也都是杨敏嚣张跋扈的来打头阵了,杨树兄弟两顶多就是立在一旁挥挥拳头示示威罢了,因而,杨青倒没怎么从他们兄弟的嘴里听到些难听的话来。

    所以,印象并不见坏,却不想,这杨树,竟是个这般扶不起来的阿斗,眼瞅着那身量都有他爹高了,却行事间还跟个孩子似的。

    如此,娘儿俩却只能等着杨冬根过来了,反正她们也弄不起杨夏根那个块头,就算是弄得起,这为着避嫌,也不可以。

    却不想,母女两坐了许久,也没见门外头有个动静,周氏想了想,还是站起身来,“青儿,你在这里守着你二伯,我去那边瞧瞧去。”

    这许久的时间,杨冬根还没来,周氏就想着会不会是刘氏那头又闹腾了什么,所以才耽搁了。

    再说了,眼瞅着这寒气露水重的,杨夏根老这么歪在椅子上困觉也不算回事,这醉了酒的人,最容易伤风了。

    周氏这一晚上尽顾着皱眉头了,也不为旁的,只不过是有些厌烦了这老院子里的鸡飞狗跳,闹腾起来一日一日的没个完的时候。

    私想着,等会儿先解决了这二房的事情,回了屋,她就想跟自家男人提一提这盖新屋的事了,前两日尽顾着冷战了,也没机会提这一口子,却今儿个晚上,夫妻两个也算是和了解,周氏便想跟杨冬根商议商议这档子事儿了。

    不管咋说,要是能搬出去住了,就他们一家子四口子人,好歹能够清净一些。

    主意打定,周氏便加快了步子,进了二房的屋子,迎面恰碰上自家男人送了莫郎中出来。

    这大夜里的,周氏眼瞧着,这郎中的脸色似乎也不太欢愉,那衣裳的前襟上还有些污秽的痕迹,就不晓得是怎的弄上去的。

    不过,她也没着急问,只先进了屋,老爷子一脸疲惫的捡了个凳子,坐在靠墙的一面,看到周氏进来,也只抬了个眼皮子,过会儿,才有些疲累的言语了,“老四家的,方才这郎中已经来瞧过了,你二嫂子倒没多大的事儿,这会子你且先受累一番,帮着给她整理一番再说。”

    指着床上的刘氏,杨老爷子如此吩咐了一番,周氏这才注意到,那刘氏的床上这会子却是一团的脏污,那深青色的背面上倒是被吐了一大片的污秽之物,显然有些意外,怪不得方才那郎中的衣裳上也弄脏了,估摸着也是被刘氏折腾上的吧。

    倒是,刘氏这会子面容安静的躺着,看样子好像是已经安睡了过去。

    周氏得了杨老爷子的嘱咐,却也没有多话,就要动手去拿了水盆出去打水,倒是老爷子这会子对了杨树杨林那兄弟两发了句话,“你两赶紧去厨房烧些热水过来,都傻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随后,才又对着周氏,有些犹豫了片刻,才开了口嘱咐了一句,“老四家的,今儿个夜里估摸着得麻烦你守着她一夜了,刚刚郎中来诊了脉了,你二嫂子估计是有了身子了。”

    话顿,周氏心里惊了一跳,却是没有料到这个,倒没想到刘氏还有这等的福气,中间断了十多年了,还能再揣上一个,不过又想到今儿个她受的这一出罪,这一出一出的,咋就跟唱戏似的,可真是足够精彩的。

    “等会儿你给她收拾的时候,且小心着一些,郎中也说了,她本来今儿个就动了胎气,却不好再受什么搬动。”周氏惊讶之余,老爷子倒是又开了口说道。

    说完,杨老爷子面上也是诸多的复杂,他也是没有想到老二家的,到了这个年纪了,还能往屋里进口添丁的,且这事还是来的这般的突然,竟是在这样的情形下,那消息先进了自己这个做公爹的耳朵的。

    老爷子想起方才那郎中一脸疑惑古怪的神色,就有些起火,这大半夜的,谁又能料到老二这屋里闹腾出这一出来,他更没想到,刘氏诊病的人,竟是把出个喜脉来,偏这会子杨夏根也不在,到底有些尴尬的。

    杨老爷子想要解释个一二,却也不晓得该从哪里解释,是先编排个借口,说说刘氏这一脸的伤呢,还是先拣个理由,解释一下刘氏她男人不在屋里的事呢?

    “好了,你且先忙着吧,我先出去了。”杨老爷子一脸的头疼,垂头叹气的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