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帝国的晨辉

第311章 还是为了利益

    “实际上,我甚至觉得应该加大商会的运输份额,只要他们愿意按照远征军的需求运输物资。『→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La”

    欧扬不太清楚左恒柏这个时候质疑指挥官有何意义,按理来说,在这个通讯严重滞后的时代,就算质疑非常成功,也没法挤走司令官,打起仗来第一混成旅还是得坚决服从命令。

    不过,欧扬很清楚在这种冲突中自己屁股应该坐在哪里,他只能冲着司令官火力全开,虽然之前他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位宗将军。

    宗伯风中郎将长的人高马大,个头比欧扬还要高一点,横着看有他两倍宽,虎背熊腰,燕颔虎须,属于那种传统文人眼中最最标准的武夫相貌。

    这位长着一张演义中张飞脸的将军看完欧扬拿出来的合同后,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作为一个华夏高级军官,无论他表面上多么粗鲁,心中肯定知道倾销的战略威力,他现在已经不可能昧着良心否定欧扬签订的合同,(实际上就算他想硬顶着否决这份合同,监军也不会同意)。

    “欧大人的理由很充分。”陈厚照看了宗伯风一眼,确认他在这方面已经无话可说,于是做出第一个对欧扬和左恒柏有利的裁决:“占用企业运力的想法以后不要再提了。扩大企业运力暂时也不可行,毕竟正面打赢了,我们才能逼迫西狄的合同顺利执行。”

    这是实话,狄夷畏威而不怀德,如果正面打不过兽人,他们难免会产生强抢比贸易来的快的想法。

    “我们之前已经跟西狄爆发过很多次大战了,对他们也有了一些了解。”

    既然自己的立场明确,欧扬当然支持左恒柏到底,所以他要趁此机会把宗伯风剩下的几条路堵死。

    “我们在占领镇远的作战中和刚刚结束不久的边墙之战都缴获了不少粮草,我们当时的计算,即使加上两个混成旅,数量也足够支撑到大森林土著今年的收获期,加上本土补充一点,省下的运力运送弹药补给,我们三个野战旅加上一个屯垦旅,彻底摧毁西狄的东北七邦并不困难。”

    实际上,欧扬说的有点大,参谋部当然不可能只考虑东北七邦的敌人,敌人本土肯定会有增援,以三个混成旅加一个二线旅,彻底摧毁奥克帝*事力量的可能性非常小。

    不过,有之前的胜利打底,吹吹牛也没人管他。

    “现在这种情况,我们相当于需要再养三个混成旅,粮食压力骤然加大,已经肯定不可能撑到今年收获,外蕃部落的收成也肯定养不起我们的大胃王们。所以,军方的后勤运力需要向粮草倾斜,不出现奇迹,我们已经不可能在今年达成我们的全部战略目标了。”

    话里话外,欧扬都顺着左恒柏的意思把责任推给消耗太大的单位,仿佛如果来的是普通队伍,这场战争能在今年内结束一样。

    “实际上,如果我们能在今年占领七个邦的领土,好好经营的话,明年就可以利用那里的耕地供养更多的部队,到那时再把类似直卫骑兵和虎羌营这一类队伍调过来才是正理,现在我们还没能打出大森林呢,获取粮草确实是很困难的事。”

    ~~~

    在欧扬的帮助下,左恒柏参将对宗伯风中郎将的质疑最终被监军接受。

    当然,似乎也只是接受而已,直卫骑兵和虎羌兵都已经来了,总不能让人家再走几千里路回国去。

    监军只要不是傻子,也不可能现在替换指挥官,看起来,左恒柏的成功没能拿到足够的利益~~~。

    连宴会都照常进行,只是第一旅和禁卫旅的军官各占一边,互不往来,中间还隔着监军和海军的军官。

    “正明兄,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手?”吃饭期间,欧扬问起这个问题:“如果你要顶撞上司,至少应该跟我们说清楚!”

    “我本来也没想这样做,只是宗伯风那个家伙,刚一到就让禁卫军接管了我们的仓库,那都是我们大年三十出征才搜集到的,就为了填他们那500匹汗血马~~~。”

    左恒柏听出欧扬语气中有些不满的意思,两个人的关系一只不错,何况这个准妹夫今天也算帮了他的大忙,因此他很痛快的把心里话全说了出来:“去病你参军不久,还是屯垦军,不明白我们野战军之间的竞争关系~~~。”

    实际上,不仅仅是禁卫军与地方野战军的竞争,这里面还有左恒柏与宗伯风的私人竞争。

    按左恒柏的说法,宗伯风跟他实际上是讲武堂的校友,虽然宗中郎将比左恒柏高两级(学籍和军级都高两级,左恒柏升参将之后才拉近一点),但两人一只是竞争关系。

    对方家里也有一个上柱国,而且那是他的亲爷爷,宗家从共和年一前就是禁卫军的军官,在京师军队中很有人脉,从家族传承上来说,左恒柏实际上与宗伯风差不多。

    但是禁卫军与地方军,特别还是十三军这种之前一直是次要战略方向的野战军相比,立功机会实在多太多了。

    每次华夏的某个战略方向发生战争,内阁都会从作为战略预备队的禁卫军中抽调增援,人脉关系极广的宗伯风在此受益颇多,于是在左恒柏还是校尉的时候,人家已经升中郎将了,这个职务与左恒柏的老爹相当~~~,可想而知,左参将对此是多么不甘心。

    “所以你主动找指挥官的麻烦?”

    “这理由还不够?”折彦颜在一旁叫道:“他们强要我们搜罗到的粮食,我们没法阻止。他们如果把我们按在后方,让我们自始至终当看客,我们还是阻止不了。咱们西域关外的驻军和地方官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次机会,岂能眼看着让禁卫军的公子哥全抢走?”

    ‘你也是公子哥。’

    欧扬无奈的叹了口气,实际上,这还是利益的争执,折彦颜说的非常直白,十三军,不,整个岭西,甚至还包括岭东,都盼着能在这次战争中分到更大的功劳份额,在他们眼里,禁卫军就是来抢食的。

    “谢谢你的帮助,我的质疑成功了。”左恒柏拿起酒盅,向欧扬示意:“这样,他就无法把我们强压在城里了,监军不会允许军中出现这么明显的报复行为,我们还有立功的机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