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第三章

    第三章

    “柯南,你昨天没见到怪盗DARK?”

    伊藤朔月很奇怪。昨天柯南在去东京塔之前有去她家,因此遇到的负责怪盗基德的那个搜查二课的警部。这坂本爷爷有跟她说过。

    那么就在那段时间出现的怪盗DARK他应该也能见到啊?何以还会这么认为?

    “没有啊!”柯南有些不明所以,他是有听说昨天有好几个怪盗都去了伊藤家,不过他一直在思考基德的预告函,根本就没空考虑其他的怪盗。

    “工藤!”还没等柯南问伊藤朔月为何忽然问起这个,一个熟悉的关西腔就出现了——是服部平次。

    糟糕!听见服部的称呼,柯南第一反应是紧张的看向伊藤朔月。结果……她居然消失不见了。她听见了吧?!

    “刚才这里还有其他人?”服部平次循着柯南的目光也看向了那个方向,他的眼神也渐渐的变得严肃了起来。“工藤,这人不简单啊!”

    这个时候的伊藤朔月去了哪里呢?嗯,她其实是去找那些高档仪器的所有者去了。他们才是接受了同样委托的人,她怎能不去关心下进展不是?

    仪器的所有者是个叫做涉谷一也的少年,只比她大了两岁。据说还是家叫做涉谷特异功能调查所的所长。有一男一女两个助手。

    不过……这家的主人真是大手笔啊!不仅请来了她、这位所长还有刚刚柯南说的那些侦探,还有一个和尚、一个巫女、一个神父和一个灵媒师。

    “现在的和尚和巫女都这么……时尚了嘛?”伊藤朔月很无语的把视线定格在了浓妆艳抹的巫女和长头发的和尚之间。

    “噗!”那位所长的女助手,刚刚说过好像是叫做谷山麻衣吧?忍不住笑出了声来,“那鲁当初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你比他委婉多了!”

    “我真的在高野山待过,虽然现在下山了。”大概是想起了什么和尚——滝川法生急忙解释。看起来很有些可怜的样子。

    “我是实话实说而已。”涉谷一也边查看着监视器,边回应着。

    “十分钟前西侧的走廊有异常。”忽然他看向了伊藤朔月,“当时你也在场。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情?”

    “大概是我不小心碰到了哪里。”伊藤朔月却没把这个放在心上,“这个房子里没有灵。除了你旁边那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

    【咦?你看得到我?】那个‘和涉谷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有些惊讶的看向了她,不过说实话也仅仅是外表长得像而已,气质方面是截然不同的两面。

    【非常清楚。】

    【我还以为不会有人看得到我。】除非通过梦境或者镜子之类的媒介。

    【怎么会?只要你是以灵的形式存在。】伊藤朔月眼中居然露出了一些担忧?【不过你就打算这样了嘛?你的灵能力很强,总不至于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有什么结果。】

    【没办法啊!我好像被困在这里了。想出也出不去。】

    “你的执念太深,如果不化解这个你当然无法出去。”最后伊藤朔月是用了这里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出来。因为他的执念就在这里啊!

    “如果这样下去会有什么后果?那个笨蛋浮游灵。”和刚才一样的声音,不过却不是那个已经变成幽灵的家伙。

    【不要告诉他。】

    伊藤朔月无奈的笑了,她也只能改口:“最好的结果就是永远消失吧!”

    她有保留。在场的所有人就不会有听不出来的。不过因为这个时候从外边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紧接着伊藤朔月就跑了出去,他们也无从去问了。

    尖叫声是从他们右侧方向传出来的,虽然有些变音了但还可以判断出是平田千惠。伊藤朔月到达的时候发现刚刚才见过的柯南和那个有着关西口音的高中生侦探已经到了。

    地上全是鲜血,且直到现在还从旁边房里经由门下方的缝隙源源不断的流出来。可是这门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柯南和那个关西侦探都已经试过了。

    完全看不见里边的情况,人又明显就在门旁,这样的话就算想使用暴力的方式进去,都担心会不会因此伤到里边的人。柯南立即准备绕到后边窗户看看。

    “都让开!”伊藤朔月了解了情况以后就很自然的指挥起了旁边的人。然后,听到平田千惠的叫声赶到的平田家的人和那一大一小两位侦探真依言让出几步后,只见火光一起一灭那门的右侧就整个都消失不见了。

    “喂。木质的房子里你都敢玩火。”真危险。柯南边跑进了屋里,边想擦擦可能冒出的汗。

    “不会出现意外的。”伊藤朔月很自信。“接下来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死者平田拓,二十九岁。平田家长孙。此刻正靠着仅剩的那半边门坐着的,胸前插着一把□□。是的。死者。两位侦探可以肯定他已经死了。死亡时间很短,大概就在他们到这之前。因为地上的血还有些温热,身上也没有凉透。

    “在警察赶到之前都不要进来。”柯南和那位关西侦探对这种场面总是比别人更擅长,“不要破坏现场。”这是不可能犯罪啊!

    房门完全不可能从外边打开,窗户很小除非小孩子根本就不可能进来。凶手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朔月姐姐你说过外边那些机器可以录像是不是?”

    “近一小时都没人来过这里,我们已经看过了录像。”涉谷他们来了,还带来了他们的结果,只不过……这好像并不是什么好答案。

    说起来涉谷他们好像要走了。大概知道这里没有灵的存在了。连之前仪器的忽然异常他们都找到缘由了。因为——就在‘安倍朔月’让旁人让开的时候机器再一次出现了异常。

    “是他回来了!是他!是他变成了鬼回来找我们复仇了!”因为上了年纪这个时候才赶到的平田广义情绪有些激动。尤其是在他闯入房间看到那个□□的刹那,他跟疯了似的跌跌撞撞的就逃了出去。

    “安倍小姐!请您快点把他消灭了。无论多少钱都可以,只求您快点把那个恶魔消灭了。”他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伊藤朔月身上。

    “抱歉。我无能为力。”伊藤朔月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平田广义想要抓住她衣角的手,“这件事是人类干的。”

    这里从来就没有什么灵,而且很奇怪的就是连平田拓的灵魂都没有,一般来说人在被杀之后因为执着或者不甘会有短时间聚成灵,然后根据人本身的执念或长或短的消散。

    “我只能说平田拓先生死的并没有什么不甘!”这却是给屋中那两个不知道在找什么线索的侦探的提示。

    “不可能!那把□□……那把□□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不在了。和那个人一起……”平田广义猛然的捂住了他自己的嘴,好像是这时才终于发觉他说了不该说的话。

    “父亲请您冷静一下!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鬼怪。”也是直到这时平田家的次子——平田和彦才能插得上口。“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还在这里,他一定能找出凶手。”

    话说回来毛利小五郎呢?遇到案件这类事侦探不是都能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的嘛?伊藤朔月有些不解,不过没多久她就知道了……原来是喝醉了。还是和现在看来完全无事的平田和彦一起喝的。

    这么不靠谱的家伙真的是名侦探嘛?她对此深感怀疑。

    又过了一会儿毛利侦探的女儿毛利兰终于把警察带来了。只不过这座岛上的人口本就没有那么多,此刻的时间又太晚警局上下也只能找来一个有些年纪的老警员而已。

    现在海上大风大雨无法行船,电话线路可能因为这个关系不知哪里被吹断了。原本还有些微弱的手机信号也早就不见了踪影。可以说是他们被孤立在这座岛上了。

    “警察伯伯。服部哥哥让我问您警局中还存有前些年的案件记录嘛?”柯南又是一副很可爱、很天真的样子。

    “有是有。”那位老警察佐佐木却有些为难的样子,“前些日子莫名其妙的起了一场火烧毁了一部分。不过岛上的所有记录都上报过东京警视厅了上边应该还有记录。”

    果然……被毁了嘛?柯南的眼神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这次的事件与二十多年前的事有关联。可是拿不到资料,如果侦探徽章没有被博士拿去调整就好了。

    “那警察伯伯还记得大概二十多年前这岛上有没有发生什么命案?”

    “没有哦。小朋友。”佐佐木警官根本连想都没想,“这岛上很平静,这么多年来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命案。案子基本也就是小偷小摸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