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第四章

    第四章

    东京那边的警察要等到暴风雨结束了才能联系上。凶手这个时候还很有可能就在附近。所以平田和彦提议大家不要单独行动。

    其实凶手的目标只是平田家的人别人并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大概。

    涉谷他们一众灵能力者会在一起这简直是没疑问的。柯南本来就是毛利父女带来的,跟服部平次的关系又不是一般的好。这么看来会落单的也就只有伊藤朔月一个人了。

    “如果不能消灭那些妖魔鬼怪!再多的人也没用!!”没想到平田广义却是最先提出反对意见的。他的情绪直到现在都很激动。“我怎么请来的一个两个都是徒有其名的。”

    “和彦叔叔,我也想陪着我哥最后一段时间。”平田千惠此刻的眼睛已经红了。自从发现平田拓身亡她一直都在哭着,让人看了于心难忍。

    最后的结果就是最该待在一起的平田家的几人都各自行动,除了平田千惠,她身旁还有负责看着尸体的警察佐佐木。

    毛利父女这边也有点孤单,因为毛利小五郎还在醉酒状态。柯南和服部又因为还要调查案件去了涉谷那边看录像,不过听说毛利兰是空手道高手?难怪那两个男生会这么放心。

    至于她伊藤朔月?她好像有点困了,嗯,这个时候是该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伊藤朔月就碰见了那一大一小两个顶着黑眼圈的侦探。不过看他们那胸有成竹的样子,破案……大概是没有问题。

    “怎么样?小侦探。找出凶手了嘛?”伊藤朔月的关注点依然只在柯南身上。她也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个文件夹就交给了他,“这个你或许有用。”

    “服部哥哥已经看破了犯人的手法。”柯南边卖萌,边没忘记打开文件夹看起了里边的资料来。

    才看了一会儿他的眼神就变得异常严肃了起来。“你是怎么弄到这些的?”这岛上所有案件记录都在这里了,连同意外的都有。

    “你不是侦探嘛?”伊藤朔月又一次非常顺手的拍了拍柯南小朋友的脑袋,“你可以推理出来。”

    喂喂!这家伙明明知道他不是真的小孩。

    “果然是她啊!”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柯南一起看资料的服部平次忽然开口了。

    “嗯。”柯南收起了资料,并且给了伊藤朔月一个大大的笑脸,“大姐姐,麻烦你把所有人都找来,服部哥哥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

    五分钟后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只除了平田和彦,他不在这家里的任何地方。

    “凶手就是平田和彦先生。”经过一夜终于醒过酒的毛利小五郎却赶在柯南他们前边洋洋得意的说出他的推论。

    “他担心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在场会破坏他的计划,所以昨天故意把我灌醉。现在恐怕是看瞒不下去就选择畏罪潜逃了。”

    他成不成啊?!伊藤朔月彻底无语了。这样的‘名侦探’……要混出现在这名声大概是柯南用了什么方法代替他破的案吧?

    “他恐怕此刻已经遇难了。”服部平次的声音任谁都能听出有不小的愤怒。“平田千惠小姐请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的房间里会有刚被雨水淋过的衣服?”

    “那是……我怎么可能知道。我一直和佐佐木警官在一起。”

    “那你什么时候换的衣服?虽然这两套衣服几乎一模一样,但之前那套在安倍朔月用火强行打开门的时候,你躲的不够快被火撩了下边,这套可是没有。”

    “我……我……就算我真出去了,这边这么多摄像机我也不可能进得去我哥的房间杀了我哥啊!而且,我为什么要杀我哥!”

    “这很简单。因为你根本就不需从房门进去。这个房子在最初建的时候正是这岛上最混乱的时候,为了在有什么的时候能安全离开,这里的每个房间都设有暗道。”

    “这些摄像机可以为你做不在场证明却也是你最大的破绽。”

    “如果有暗道,我爷爷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平田千惠的底气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足了。但逻辑却更清楚了。

    “你是姓佐野吧?二十一年前因为意外失火全家身亡的佐野家的女儿佐野透。也是当初这座岛上唯一的机关师佐野英明的后人。”

    “你在说什么啊?”

    “还要装糊涂嘛?佐野小姐。柯南……”

    “哎。”不知道忽然从哪里冒出来的柯南拿着份报告就交给了佐佐木警官,“服部哥哥说看了这个大家就都明白了。”

    这是份东京警视厅的案件记录,死者平田千惠,年龄二十一岁,死亡时间为昨天上午十一点,凶手还未查明。

    “你们怎么拿到的?”假平田千惠——佐野透终于绷不住了,“是我失误了。你就是因为这个看出是我杀的那两人?”

    “虽然你尽量掩饰了,但杀死平田拓的那一刀你用的是剑道。而这里的所有人只有你擅长剑道。这在我昨天刚见到你的那次握手就知道了。”

    声源……不一样?伊藤朔月条件反射似的看了一眼服部平次,又看了看在一旁的柯南。看来最初的推理果然是他完成的了。

    “这样!你很厉害啊!侦探先生。”佐野透的表情该怎么说呢?绝望?不是!疯狂?也没有!只有极强的恨意和淡淡的解脱。

    “他们该死!为了那把破刀就杀了我父亲,还放火烧了我的家,我家四口人包括我未出生的不知是弟弟还是妹妹,除了恰好那几天被小姨带去玩的我都丧生在他们手上。”

    “你不该杀平田拓!”伊藤朔月此刻的眼神中全是冷漠,“你难道就没想过平田千惠为什么会和你长得一样嘛?她是你的亲妹妹。当初才七、八岁的平田拓和他的父亲俊彦先生拼命闯进火中才救出的孩子。”

    “就是因为这个俊彦他才会不告而别?直到十年前去世了才让小拓和千惠回到这个岛上?”平田广义仿佛老了二十岁,本就年迈的样子看起来就跟死了差不多了。

    “这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不过正是因为那次受的伤,俊彦先生才会年纪那么轻就去世了。”伊藤朔月补充。

    “小拓也真是好孩子。”平田广义是痛苦的,可已经让人感觉不出痛苦了,“这样他还愿意在千惠上了大学以后回来照顾我。”

    “是啊!他是个好人。”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认为他的妹妹憎恨他,所以甘心去死。当时的他并不是立刻身亡,他却没有留下任何可供破案的线索。他是想保护他的妹妹。

    “不可能!你骗我!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佐野透这次是真的有些疯狂了,“是他家害了我全家。他们家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好心?”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平田广义有些涣散的眼睛盯向了伊藤朔月。

    “啊,不要忘记我是什么人。”伊藤朔月在这一瞬间恢复了正常,“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还真是个喜欢装模作样的家伙。”柯南吐槽。她把相关人等的资料都找了个遍,怎么可能会不知?

    中午的时候暴风雨终于开始减弱了。柯南他们也总算是和东京警视厅联系上了。来的又是目暮警官。他们带走了佐野透,又用了大概有两个小时才把落入院中池塘的平田和彦的尸体找到。

    “俊彦、小拓他们会怪我吗?”当尸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平田广义只机械性的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知他到底是在问谁。

    平田广义死了。不是他杀。这两天他先是处在震惊和恐惧之中,再到后来的绝望、后悔,他的情绪波动的太大,他已经上了年纪身体早就不够好了。

    “你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吧?”当这里的一切都落幕了,所有的人都上了船返回东京本土的时候,柯南忽然这么问伊藤朔月。

    恭喜你,答对了!“只是觉得这个故事有些悲伤。”尤其在全都说出来之后。她接过不少委托了,在国外的占大多数,国内在她走之前也有那么几件,但大多都可以直接除灵,没有这么多背后的故事。

    “故事终究只是故事。”转眼伊藤朔月就笑了出来。

    女人都这么善变的嘛?这是柯南小朋友的第一反应。现在这样他都会以为他刚刚的推理出了错误。

    伊藤朔月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经是星期六的下午四点。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打开因为没有信号索性关了机的手机。

    “五十三个未接来电。”随便的翻了下手机,伊藤朔月就彻底无语了。在她看到那些未接来电都是一个来源——迹部景吾的时候。然后,她不得不感慨某位大少爷真是……

    涉谷psychic research :

    “昨晚我看到的确定就是传说中安倍晴明的十二神将之一。”

    “那个安倍朔月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