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第五章

    第五章:

    “怎么可能?!”

    “假的吧?!”

    “真的假的?!”

    “不可能是真的吧?!”

    冰帝王子后援会处于一片震惊之中。

    “好厉害,伊藤真的打赢了迹部诶!”

    “嗯,迹部说的没错!”

    “本大爷说的怎么可能有错!”

    王子们倒是都很平静,包括打输了的迹部景吾。

    累死了。这是另外一个当事人的唯一想法。网球真的太耗体力了。如果不是第一次出手必须得拿出点实力才能服众她才不会这么认真。

    “听说是迹部sama亲自找的伊藤作为榊教练的助理。”

    “怪不得!伊藤真的好厉害啊!”

    效果很好不是吗?冰帝这样的学校总是靠着家族的名望决不是长久之计。虽然伊藤家的实力已经足够大到没有人敢说什么了。

    “本大爷一定会赢过你!”自信、张扬、耀眼,这就是现在的迹部景吾。

    “你已经赢了!”破灭的圆舞曲到最后都没有出现。

    “你也没有用绝招。”

    她的绝招?……不会是指小时候那次吧?伊藤朔月虽然谈不上心虚吧但也有些却之不恭。那次根本就是作弊。欺负迹部看不到灵而已。

    她不是网球手,但他是。

    伊藤朔月遛了,就在她和迹部景吾比完,本该很受瞩目的时候。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迹部大少爷百思不得其解。

    不远处:

    “榊教练,好久不见,请多关照!”

    “没想到你也会加入网球部。是因为迹部?”

    “谁知道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因为这本就没什么区别。

    江古田高中:

    “哈~”真是个……装模作样的家伙。

    “快斗!你在傻笑什么?青子在很认真的烦恼诶!”

    “你那个无能的警部老爸啊,被人讨厌了也说不定。”

    “那个混蛋小偷永远不出现才好!你怎么总是替他说话!笨快斗!”

    警部他马上就要忙碌起来了。“呆青子。”

    “笨快斗!”

    讲台上的老师扶额,有气无力的,“我说诶,现在还在上课……”

    五分钟之后:

    咦?“停!呆青子。现在还在上课。”那家伙那边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今天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居然没有打闹一整节课?这回反倒是老师惊讶了。反常啊反常!

    冰帝外:

    “通灵王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这是你的神谕牌,别忘记参加。”

    奇怪的人……自称是帕契族的席巴?是那个帕契族吧?伊藤朔月暗想:“什么是通灵王大战?可不可以不参加?”

    “喂!你都去帕契把五大精灵之一的风灵拐走了,怎么可以不参加?”席巴气急。

    果然是那个帕契族。“风灵现在不在我身边。”无辜、无辜,继续装无辜。

    “不管怎样!你必须成为通灵王,打败好!”未说完人就闪了。

    这算什么啊!看到所谓的神谕牌上已经自动显示第一个对手的名字。

    时间还就是明天!!!伊藤朔月彻底无语了。

    “麻仓叶啊!”麻仓这个姓怎么感觉这么熟悉?算了,她不可能认识。

    不过,望着刚刚飞走的鸽子伊藤朔月笑了。她的事情这些天可让怪盗基德知道不少。你会相信我吗?

    【时隔一个月怪盗基德又寄出了预告函。】第二天一早电视上就在滚动播放这条新闻。只不过这次的预告函竟无人能解。

    没有目标物、地点完全是个谜。这是中森警部第一次感觉到无力,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布置警力。不过有怪盗基德的地方就有中森银三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还好最后他女儿的青梅竹马给了他提醒。

    “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偷又要做什么?”柯南小朋友死死的盯着被他从电视上抄下来的预告函。这次的预告函太奇怪了。

    终于要行动了嘛?怪盗基德。伊藤朔月此刻却没有余力管这件事——

    因为麻仓叶来了,她得把这件事处理完再说。而且有它在,这次又不会遇到boss怪盗基德他应该搞的定。

    “咦?你就是伊藤朔月?”看起来很慵懒随性的男孩子,年纪应该比她还要小些。“这场比赛无论如何我也要赢。”

    果然好麻烦啊!“我认输!”把资格让给想要的人不是更好吗?

    “喂!别这么擅作主张好吗!”昨天的那个席巴又忽然冒出来了。他是在庆幸他今天有跟过来。

    麻仓叶也一下子搞不清状况了。这是他第三场比赛了,他之前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他……”伊藤朔月指了指麻仓叶,“很有潜力。你们想要做的事情他以后都有可能做得到。”

    麻仓叶也是席巴看重的人。这场比赛的结果又关乎他能不能晋级。但是该是什么样的结果就要是什么样的结果。

    “他不该现在就和我遇上。”伊藤朔月说着挥挥手走了。

    “叶主公……”

    麻仓叶莫名其妙的赢了,伊藤朔月更加莫名其妙的晋级了。一场都没有比过就可以晋级,那为什么还非要给她安排个对手呢?

    “她很强!”麻仓叶正经了一秒钟就又傻笑了起来,“回去大概又要被安娜骂了。”

    “叶主公……”

    伊藤朔月巫力值:222万这已经不是很强就能形容的了。席巴擦了擦汗默默的闪了。他暂时还是不要去招惹她好了。

    基德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吧!没有疑问,因为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初次见面。”面无表情的白发少女就这么闯入了伊藤朔月的眼前。

    她歪了歪头,不解的说:“我是水树萤!你也是地狱少女吗?”

    “你怎么认定我是?”依旧是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态度。

    “因为我看不到你的身份。”她解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事情。比如你的年龄、身份。只有和我们同样的人才会什么都看不到。”

    “虽然他们都说地狱少女只有一个人。可我从来都不这么认为。你看起来也不像其他的人。所以只有是地狱少女吧?”

    竟然是这样的理由。伊藤朔月无奈的笑了,“虽然我不知道地狱少女是什么,但是无论什么样的能力在遇到比它强的能力时都不会有效果。不止是我,你以后还会遇到很多类似的状况。”

    “真是这样吗?”水树萤迷惑了。她歪头看向了她旁边站着的老人。

    那人也是毫无表情。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样的想法。

    那人的确不知道。他不认为有谁的能力能超过他们这么多。但同时他也无法感觉出她和他们有相同的能力。

    “这样啊……可我认为她是哦。”水树萤很坚持。没有理由,她就是认为这个年纪看起来和她差不多的女孩是和她一样的人。

    而且莫名的她觉得她有些帅。她看得出她是女孩子。但这和男孩与女孩根本没任何关系。就是一种从内心发出的感觉而已。

    不相信嘛?伊藤朔月表示这都无所谓。反正他们也不熟。她以后遇到其他‘看不身出份’的人时自然就会清楚。根本不用她管。

    【今天傍晚五点警方一举端掉一个犯罪窝点,犯罪分子共一百零一人全部落网。据可靠消息称在警方到达之前那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枪战。另一方疑似今天发出了预告函的怪盗基德。】

    “什么嘛!肯定是那些人单方面开火,基德sama才不会用真枪。”

    “对啊对啊!那些人竟然向基德sama开枪!好过分!”

    这个时候路旁的大屏幕上又开始播放新闻。路过的群众无不例外的都停下了脚步议论着。画面中记者正围在警视厅外打算采访负责这次事情的中森警官。

    中森警官很严肃,和每次办完基德的案子后的激情四射截然不同。他只对记者们说了一句‘一切都还在调查之中’就匆匆的走了进去。

    “白马警视总监,我是中森,这次的案子有些特殊需要您的指示。”

    “我可以和你成为朋友吗?”当水树萤回过神的时候她却发现伊藤朔月不见了。她连忙问她身边的人,“她什么时候走的?”

    那人是没被新闻吸引,但他的注意力只在水树萤身上,所以他也不知伊藤朔月是什么时候走的。

    事实上伊藤朔月从新闻一开始的时候就走了。本来就知道的事情,又何必再去观看?那个组织这次损失巨大啊!

    落网或者即将受到牵连的少说也占了这个组织大半。

    “怪盗基德!怪盗基德!!又是怪盗基德!!!每次都是你坏了我的好事!”看到新闻的组织BOSS已经开始咬牙切齿了,还好他早就让那帮蠢货不要互相联系,要不他辛苦建成的组织就要被毁了。

    “黑羽盗一没想到你竟然还能复活!这次我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

    东京某角落:

    “会长,我们这次出来是为了找人。”

    “总不能坐视女士流泪不去管吧!苏芳。人什么时候找都可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