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7.第七章

    第七章:

    向日和凤他们怎么遇上了柯南等人?还有他们距离的不算远怎么这么久才到?问过之后才知道他们居然遇到了落石。就在前边矮山那边。

    万幸!如果不是司机技术高的过分他们还能不能安全出现在这里都是疑问。柯南他们的汽车就被落石给砸坏了。

    “不过中野先生的车技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凤长太郎忽然这么问道。

    这次来的几辆车都是迹部家的。冰帝的正选们也坐过不少次了。中野先生的车技是不错,否则也当不上迹部家的司机,只不过也只是不错而已。绝对没有这种夸张的好。

    “大概是……”这个时候伊藤朔月忽然看见刚刚走进门来的中野先生,她笑了,“处于危险的境地所以超长发挥了吧!”

    原来是他啊!这就难怪了。这种事对他只是小事一桩,不过她是要谢谢他救了她的部员们。这次要是没有他的话就真的麻烦了。

    网球部的正选就算再强悍,遇到了这种事还是会有些余悸的。但是还没等他们平复下来,那边刚刚喝了一口茶的神谷浩仁忽然就直倒了下去。

    死了?伊藤朔月没有动。因为她在最前边冰帝的正选们也没有动。柯南还没赶到,倒是橘左近已经走到了神谷浩仁的身边。

    “报警吧!”当橘左近冲他们摇了摇头后,伊藤朔月名正言顺的对迹部他们说。“这里没有我们的事了,还是交给侦探们和稍后来的警察吧。”

    刚才的落石导致通往这边的路彻底断了,现在这天气直升机也没办法过来。所以警察至少要等到天亮了才能到。

    对于神谷浩仁的死神谷铃是表现的最伤心的了。橘左近和他的人偶右近想安慰她结果刚到她身边她就抱住了右近哭了起来。

    “大哥他一直最疼我了。”闷闷的声音听着就让人难过。

    橘左近和他的人偶跟神谷铃聊了很久,神谷铃的情绪终于好了很多,直到最后她看着橘左近认真的说:“大哥哥也是个温柔的人呢。”

    “喂,左近,你是又想管这件事吧!”离开之后右近这么说道。

    “是啊!”橘左近边拿出手机拨着号边回它,“不能不管啊!”

    “嗨!感谢每次都光临,我是诸位的警视厅一课。橘警部补。”

    神谷浩仁,三十二岁。死因:□□中毒。柯南来了之后一下子就做出了判断。现在只要找到有谁在死者之前碰到过那个杯子就可以了。

    “因为茶是一起泡的,大少爷又是最后一个拿到的,所以老爷、少夫人、山下管家和今天来避雨的那位姓迹部和忍足的客人每个人都有机会碰到杯子哦,小弟弟。”最先回应他的是负责泡茶的女仆。

    迹部和忍足的嫌疑被柯南第一时间就排除了。犯人就在剩下的三人再加上女仆这四个人当中。“浩仁先生每次都要这么浓的茶吗?”

    “是啊!”还是那位女仆,“少爷每天都要忙到很晚,他说这样喝完才能比较有精神。”

    原来如此。这样就谁都可以分辨出哪个是神谷浩仁的杯子了。是目标非常明确的谋杀。想到这里柯南忽然又天真的望了望四周,“咦?大姐姐说少夫人也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怎么都没见到她呢?”

    “少夫人她啊!”看起来很慈祥的山下管家重重的叹了口气,“她也是个可怜的人。”

    “据我所知她受过很严重的伤。大概是在五年前吧?就像刚刚你们遇到的一样,只不过她没你们幸运,她被落石砸中了双腿。还失了忆。到现在虽然记忆恢复了行动却还是不便,除了少爷她谁都不愿意见。”

    当时少爷抱着受了重伤的还不是少夫人的少夫人回来时他真的以为那人已经不可能救得回来了。多亏了少爷无时无刻的陪在身边。

    “小朋友,侦探游戏结束了。”山下管家用着哄孩子的口气对柯南小朋友说道,“这些事还是交给警察吧!等他们来了就什么都清楚了。”

    他还有很多问题没弄清楚。柯南小朋友很郁闷。在很多警察都已经信任了他的现在,再一次被当成普通小孩子,这种感觉相当的不好。

    大厅的窗旁:

    “凶手是那人吧。”

    “嗯,不过有那小侦探在,用不着我们出手。”

    “你也知道那个大侦探?”

    “比你认识的晚。”

    “呵呵,这也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

    “我看过报纸了,他还有一个你的克星的称号?”

    “什么嘛!每次都不是我想要的宝石!”

    “中野先生……”伊藤朔月停了一下,“你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我比你想象中的帅多了吧?!”

    “……是自恋多了……”不过和迹部的自恋又不太一样。

    伊藤朔月和‘中野先生’这次都猜错了。这次的案子到最后居然不是柯南破的,而是橘左近。就在险些要发生第二次命案的时候。

    “谢谢你。大哥哥。”神谷铃呆呆的看着拉住他的手的橘左近。他们的后边门上正插着一支十字弓的箭头。

    “深野真红小姐!请住手吧!”橘左近看向右侧那边拐角处。

    “你怎么知道的我?”拐角处真的走出了一个女人。她的脸上全是冰冷,还有一股狠意,“他们都该死!神谷家的人都该死。”

    “真红嫂子!”神谷铃的眼里写满了震惊和不敢相信,“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大哥?你们感情那么好!他对你那么好……”

    “他对我好?你开什么玩笑?!你知道吗?当初我会遇到落石,会被落石砸中全是他的安排!哈哈哈。他故意在那块最大的石头上动了手脚,又假意救了我。我真傻,居然以为他是好人,居然真的爱上了他,还嫁给了他。他那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不可能!我不相信!!!我大哥不会这样!”神谷铃边喊着边哭倒在了地上。

    “不管他做错了什么,都不该以这种方式解决。”左近的声音中透着沉重。右近也跟着补充:“你才是在开玩笑!小铃她又有什么错?”

    可惜深野小姐已经几乎癫狂了。这些她都听不进去。她只大笑着拿着她的十字弓就想射向神谷铃和橘左近。“你们都去死吧!”

    “操纵傀儡其实是在操纵人类,腹语术便是读心术,模仿的并非只是人语,还有其背后的声音。”忽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只有左近的声音。

    “真红!”神谷浩仁的声音,右近的神态在这刹那也变得像极了他。“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是我的错。我以为这么些年足够弥补。可是……我爱你啊!真红。”

    “你骗人!”深野真红手上的十字弓掉落的同时一颗足球也飞了过来。

    不能原谅。平躺在地的深野真红流着两行的泪,不能原谅。神谷家的所有人都不可能原谅。是他们让她不能回到原来的生活。

    “浩仁,我喜欢你。”

    “我比你更喜欢。”

    “真红,嫁给我好不好?”

    “我们分手吧,这次出国的机会我不想错过。”

    “不能重新考虑一下吗?我会等你的。”

    “我们分手吧!”

    “我可以和你一起出国!”

    “我们分手吧!”

    “你是谁?我又是谁?”

    “我是神谷浩仁,你是深野真红。你是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难怪看到你觉得心里暖暖的。”

    “我遇到了什么事?”

    “你不小心被落石砸中。不过现在没关系了。你醒过来就好了。”

    “怎么办?我的腿,我走不了路了。”

    “不要急。慢慢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

    都是骗人的!扶着墙站了起来,“都是骗人的。我绝对不会原谅!”

    很久很久以前天女因为好奇偷跑到了凡间,她看见了一个很干净很漂亮的湖,她开心极了,想都没想就跑去玩水、玩高兴了还洗起澡来,在这个时候一个凡间的青年路过这里看见了这一美景,他红了脸,把天女放在岸上的羽衣悄悄的拿走并藏了起来,天女丢失了羽衣她无法回到天上。无处可走的她遇到了那个青年,那青年很温柔,对她也很好,她渐渐的爱上了他,并嫁给了他诞下了血脉。在很久之后的一天她终于知道原来就是她的丈夫偷走了她的羽衣,她愤怒的杀了他。并发誓要杀死他的全家。然后她疯狂的去寻找她的羽衣下落,然而……没有人知道羽衣藏在了什么地方。她再也无法回到天上。

    人偶是最容易吸引恶灵的。但是他和她都没有被天女和‘凡人’的灵魂主导。是他们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那么他们的结果也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