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8.第八章

    第八章:

    第二天一早警视厅的直升机就来了,带走了深野真红。没多久,迹部家的私人飞机也来了。伊藤朔月和冰帝一行人总算是离开了这是非之地,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

    网球部的少年们,除了性情单纯的芥川和桦地都受到昨天事情的影响,就连迹部都没例外。他们只是普通的国中生,哪里见过这种杀人事件?

    这样不成啊!和青学的比赛很快就要开始了。他们这个状态……伊藤朔月临时起意决定亲自试试他们每个人的实力。

    自从前两天伊藤朔月赢过了迹部。网球部的少年们早就跃跃欲试的想上场和她比一场了。尤其是芥川他都不想睡觉了,第一个就跑了过来。

    伊藤朔月自始至终都没有用绝招。她依靠的就是敏捷的动作和强有力的攻击。不管球到了哪里她都能轻易接到。打出的球再快,角度再不好,需要的时间再短她都能做到。

    “伊藤真的超厉害啊!”芥川打完了好半天还在兴奋着,“她那个截杀我都没看清就完成了。还有最开始的那个发球,简直太帅了。”

    是要被累死了。伊藤朔月默默吐槽。几场打下来她真的撑不下去了。所以在安排好让他们一对一练习后,她就闪到一旁没什么人的地方去了。

    要知道上次只和迹部打一场她就已经很累了。

    “你脸色不太好。”正在她四处看看哪里可以休息的时候,她感觉被谁扶了下。是个很可爱的女仆。不听声音的话。

    “体力有点消耗过大。”是他啊!一放松下来伊藤朔月就感觉自己更没有力气了,“别看我平时武力值还成。体力可是槽糕到透顶。借我靠一下……”

    喂!女仆的脸莫名其妙的红了。她故意往其他方向看去。但胳膊却小心的调整好位置好让伊藤朔月不至于摔倒。这家伙居然一下子就睡着了。

    这么快就来了嘛?忽然女仆的眼神变得异常的严肃。紧接着他们周围的景色就全变了。女仆的手上也出现了一支扑克牌□□。

    “交给我。”本该睡着的伊藤朔月却在这时忽然轻声对那女仆说。女仆已经被前边的画面吸引住了,表情痛苦的。

    【黑羽盗一火中逃脱术】那是一个被火包围的舞台。但长久的静默让它显得那么的压抑,然后整个舞台开始倒塌,开始化为灰烬。

    “就这点本事嘛?”伊藤朔月冷冷的说。两道火光也在同时冲向了那条仅剩下的横幅。

    “你是什么人?怎么闯进的我的幻境?”忽然响起的是个有些惊恐、又有些痛苦的声音,“啊!啊~好像越来越有趣了。再会吧!啊~怪盗基德还有不知名的小姐。”

    “还不是你给拉进来的。”伊藤朔月无语了。你的目标是基德她离的这么近怎么可能进不来。

    蜘蛛,传说中的世界第一的杀手,仿佛有些名不副实呢!不管别的,单只是擅用幻术的他就远远比不上樱冢护。如果遇到的是樱冢护……

    她真不见得能破得了他的幻术呢。

    “又中招了!”出了幻境女仆——怪盗基德有些苦涩又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这次还被女孩子救了,总觉得有些失败呢!

    “我们合作吧!”时隔一个多月伊藤朔月再一次提出了这个建议。这次你的敌人都把你我当成一起的了,你总不会再拒绝了吧?

    “不是已经在合作了嘛?”怪盗基德反问。

    伊藤朔月笑了,“说的也是。”

    “蜘蛛不是那个组织的?”

    “嗯,他只是他们的BOSS雇来的杀手而已。”

    “他们现在还有多少实力?”

    “因为你的关系损失了六七成。”如果他把她的资料都用上的话“不过那个组织……比较特殊。只要BOSS还在一天他们的实力想恢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你别想自己去对付他。你也好,警察也好。你们都没办法打得过他。去的人越多越徒增牺牲罢了。”

    不是普通人嘛?“你呢?他的实力与你相比如何?”

    “啊,应该比他略强些吧!”

    “我明白了。”怪盗基德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你放心。我不会轻举妄动。”

    “这个还你!”说着怪盗基德就把他前些日子拿去的那颗名为真实的宝石放到了伊藤朔月的手中,“这是他们想要的潘多拉,我本想赶在他们之前把它毁掉。可试过很多办法都没用。还是留在你这里最安全。”

    毁掉对她来说很容易。不过……既然是那些人的目标。或许留着反而用处更大。伊藤朔月也就接受了,“我暂时帮你收着。”

    喂!那东西本来就是你的吧!怪盗基德一阵无语。不过他还能怎样?

    怪盗基德自始至终都没有问有关伊藤朔月从何处得知的组织的情报。伊藤朔月也没有问询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包括风灵她都没有去问。

    有些事情到了该揭开的时候自然就揭开了。无需勉强、无需强求。

    网球部的少年们终于结束了练习。眼看迹部就找了过来。怪盗基德很自然的继续扮着他的女仆,很自然的就走了。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他们都恢复了精神。”迹部没在意走过去的女仆,他直直的就走向了伊藤朔月,“这次多亏了你。本大爷欠你一个人情。”

    “别忘了我也是网球部的。”还是你邀请的教练助理。伊藤朔月却不这么认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接下了这职务,该负的责任她都会负。

    “你还是老样子。”他迹部景吾绝不会看错人。

    冰帝和青学的比赛最终还是输了。不过那是无关状态的,他们技不如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下次遇到他们一定会赢,这是冰帝的骄傲。

    反倒是迹部个人有些让人头痛。他赢了,却赢的很不开心。

    抓住敌人的弱点击败之。这是最基本的战术。但当那个敌人是你最尊重的对手,这个弱点对他又是很大的伤害时,心理上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伊藤朔月没有去安慰他。他不需要。骄傲如迹部大少爷要是被安慰了才是令他最受不了的。算了,让他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吧!

    迹部沉默了很久,以观众身份来观看比赛的伊藤朔月也待了很久。直到周围已经再没有别人。直到冰帝的网球部成员们也离开了。

    我知道你可以的。我的青梅竹马。直到这时伊藤朔月才悄悄的离开了。

    “刚刚那是伊藤学姐?”

    “迹部,伊藤大小姐很关心你诶。”

    “啊嗯,……本大爷知道。”

    伊藤朔月直接就回了家。中途又在街旁的屏幕上看到个有些意外的消息——怪盗基德又发出了奇怪的预告函。

    这是假的。看到预告函的第一眼,她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可能是为了引出他的陷阱?还有两天,她到时去看看好了。

    到了家后伊藤朔月就发现她家又来客人了。当然了来人不是怪盗基德所以不是悄悄进来,而是光明正大的进的大门,坂本爷爷还在招待着。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是那天遇到的那个女孩。她记得她叫水树萤。

    “我查过你的校服!”她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这个事实。“冰帝学园。你在学校很出名,只要稍微问了一下立刻就知道了。”

    冰帝学园是东京这一带最出名的学校之一。她刚刚转学没多久就成为了学校的风云人物。这样的人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不去注意的。

    “原来如此。”还不算太死脑筋嘛!这是伊藤朔月的第一想法。光看上一次见面她那种表现她有些小看她了。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吧!”水树萤试探性的问着。“总是一个人工作真的很无聊。”

    伊藤朔月不了解水树萤。她甚至都不知她所谓的工作是什么。但地狱少女这个名字,她还是可以联想到什么东西的。

    与这样的人靠的太近会有不必要的麻烦吧?尤其……不过算了,她从来都不擅长应付主动的人,她伸出了手,“伊藤朔月,请多关照。”

    “读作‘sakuya’,写作‘朔月’。很特别的名字!”水树萤露出了一点点的笑意。“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伊藤朔月只是笑了笑。的确特别。在日本‘月’的念法实在很多,但其中没有这一个。而sakuya这个名字一般也是写作朔夜或者咲夜。

    看起来也不像是外来语。连伊藤朔月自己都只能认为,为她起名字的她的祖父肯定有什么特别的含义隐藏在了其中。

    不过,伊藤朔月并不打算追究这个事情。它们的意思并没太大区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