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9.第九章

    第九章:

    假·怪盗基德的预告日不是休息日,时间又没在放学以后,距离还远。伊藤朔月果断的决定翘课,连考虑都没考虑。可等她到达之后……

    为什么会来这么多本该去上学的人?伊藤朔月无语了。

    首先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和他的小兰姐姐。和毛利侦探一起据说昨晚就来过一回了。是来这里最早的人。

    然后是白马探。高中生侦探。警视厅警视总监的儿子,据说一直把怪盗基德当做唯一能打乱他思考的宿敌。

    还有那个叫日渡怜的,他的父亲是刚刚被掉到警视厅搜查一课的日渡警视。在这之前他一直负责的都只是怪盗DARK的案子。是他解开了基德的预告函。

    至于DDS来的那两人倒好说了。他们这种侦探学校本来就会接受各种案件。这是他们的日常。

    不过警视厅搜查一课、DDS的人都来了。一向负责怪盗基德案子的搜查二课的那个警部却没来。看来那个组织的人交代了不少事情啊。

    或许他们也一早就知道这次来的不会是真的怪盗基德。

    “大姐姐。好巧啊!”柯南小朋友看见她时一副很天真无邪的样子。然后音调忽的一转,变得成熟了起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来找怪盗基德。”伊藤朔月回答的很干脆,“他前不久才盗走了我的宝石。难得看到他出现,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柯南。”

    “咦?基德那次没有把宝石还回去吗?”柯南不解,不符合那家伙的作风啊!难道说……伊藤朔月的宝石就是怪盗基德想要的宝石?

    “你相信有能让人长生不老的宝石嘛?”伊藤朔月没有回答他。反倒抛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是说潘多拉?”好在柯南已经从目暮警官那边听来了些消息,“那种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有人居然会相信,简直愚蠢。”

    那位BOSS确实愚蠢。她自己的宝石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那真的只是普通的宝石而已,要说神奇她恐怕任意找一件东西都比那个更神奇。

    “『真实』就是潘多拉。”伊藤朔月完全不介意透露这些给柯南,如果他能把这些告诉警方或者其他什么人她可能还会更高兴,“至于它会不会让人长生不老?这就没有人知道了。”

    潘多拉现世这种事情如果被那位BOSS知道了。他还能坐得安稳嘛?伊藤朔月不知道,不过她知道今天来的这些警察和侦探大概是白来了。

    这次用假预告函的不是那个组织。这是她刚到的时候收到的真·基德的消息。不过来都来了,她倒是想看看有人想冒充怪盗基德做什么。

    水树萤的表情里忽然有些疑问、有些不解,等柯南走后她就和伊藤朔月说了起来,“他的寿命只有五十九岁。”

    刚刚他还说过,今天是松山先生的六十岁生日。

    他会死。这是伊藤朔月的第一反应。可是此刻却已经找不到松山先生的影子了,她问水树萤:“你看见松山先生去哪里了嘛?”

    水树萤不用回答了。因为就在下一刻他们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尖叫,然后各种警察、侦探所有人都跑去了二层。

    二层乍一看没有什么异常。但因为他们右手方向只有一个松山先生的办公室,所以他们很快就找到了目标。

    ——虽说强行打开门的时候浪费了些时间。

    松山先生喉咙出现了血洞,已经死亡。就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正对着他的窗户是大敞开的,他们这群人进来的时候都看见了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前边掠过。

    警察、侦探这里都是现成的。他们立即就进入了调查状态。死者身边的又一个基德的预告函当然也很快就被他们发现了。

    『松山健的性命我收下了。——怪盗基德。』

    “有人想嫁祸给怪盗基德。”白马探最先下了这样的定义。

    “为什么这么说?”毛利小五郎是不认同。这些小鬼到底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两个提示:”最先回答他的却是DDS的天草流,“1,反常的基德预告函。2,死者周围的不和谐之感。”

    “怪盗基德不会杀人。”白马探的理由却更单纯些。

    除了怪盗基德嫌疑人有三人。分别是松山健的妻子松山和子、公司助手相泽次郎还有合伙人内田正辉。

    “等等!我是后来才到的。就是你们往二楼跑的时候。”内田正辉提出了异议,“还有那个不知真假的基德出现的时候我也是和你们在一起。我怎么可能有机会杀他?”

    “北欧神话、天文基础知识、东京地图。”DDS的美南惠忽然说,“这里比刚才来的时候少了这几本书。”

    这是基德最初的那封预告函用到的东西。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明白过来了。凶手特意把这些拿走……是为了什么?

    怪盗基德的服饰、丢失那几本书,还有一个染满了鲜血的和后来那个一模一样的预告函,这些东西都被警察找到了。在附近的垃圾堆里。

    除此之外还有条绳子,看中间的磨损痕迹,和这个房子正上方的那个凉台沾上的痕迹相同。这下凶手使用的手法已经全清楚了。

    “我知道了。凶手就是你。松山和子女士。”毛利小五郎自信满满的指向了松山和子,“只有你在三层,有机会搭上绳子不让人知道。”

    “别开玩笑了。毛利侦探。我有什么理由要杀我老公?”松山和子不满的反驳,“不过说起这个我想起来我老公昨天说过今天无论有什么声音都不用去管。说这话的时候相泽也在。”

    “我不记得了。”相泽次郎想了半天摇头,“昨天松山先生交代让我为他准备生日节目我都在思考这个。所以后来好像有些走神。”

    “什么样的生日节目?”白马侦探反问,“是冒充基德。以此来骗取保险的生日节目?”他对这样的案子并不陌生。怪盗基德的相关案子里已经遇到过好几次。

    “那时候的白影。有一个很奇怪的闪光。”美南惠看到相泽次郎的脖子上东西忽然恍然大悟的说,“除了少了些血色。就跟相泽先生的银坠一样。”

    “麻烦相泽先生把银坠拿来让我们做个血液反应。”最后这句是日渡怜漫不经意的说的。他知道他不是真凶。

    他们这些人都是听见尖叫声才赶过来的。死者的伤在喉咙上,看得出死的也很突然的。他不可能发出那样的声音。

    “我……不是我干的。”果然。相泽次郎这下真的慌了。“当时出现的是我。可是我到的时候松山先生已经死了。”

    “如你所说。是松山先生想要骗取保险才让我扮的基德,预告函也是松山先生写的,时间也是他早早就定好了的。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来的时候就看见他死了,脖子上还插着基德的预告函,那时候你们也都上来了,我怕被当成凶手,慌乱之中才带着那些东西逃走了。”

    十字弓在相泽的房间里找到了。只不过没找到用过的弓箭。结合他不自然握着的右手,日渡怜看向了内田正辉。凶器只可能还在凶手身上。

    等等……他的衣服。日渡怜淡淡的扫过了他一眼。然后他缓慢的说道:“内田先生你能说说十字弓的弓箭为何会在你制服内侧的口袋里?”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内田正辉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胸口,“所有证据都指向的是相泽次郎。你不该知道的。”

    “你错了!只要犯罪了就必须受到惩罚。”日渡怜说出这话的时候有些无力。但足以让人们感觉到他的认真。

    “是他的错。是松山。不是我。”弓箭顺利的被找了出来,内田已经无法抵赖。“我们是合伙人。他却每次都强占了大多数的利益。他太贪得无厌了。这次我刚一提议,他就立刻找人做了。”

    喂,这发展是不是太快了点。柯南小朋友无语了。他还没有发挥,不过东京还有这么厉害的侦探,不论是DDS还是日渡。他也不会输的。

    “那个日渡怜很有意思。”水树萤的脸有些微红。她故作轻松的自言自语。“身体不好还能有这样的力量。”这就叫做一见钟情吧?!

    喂喂!你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伊藤朔月有些无语。

    侦探都会执着正义,黑白分明。但日渡怜好像有些不一样……

    伊藤朔月甚至说不出哪里不一样。或许只是她想多了吧?他比一般的侦探冷漠,但他也是真的在执着着正义。有些近乎偏执的。

    她有一种这个人随时会牺牲自己的感觉。伊藤朔月笑了笑,冰狩。她知道她的感觉没有错。这个人就是随时随刻都在冒险。

    “内田先生!!!”忽然一个喊声传了过来。是被警察准备押下去的内田正辉忽然夺走了那支弓箭自杀了。明明之前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征兆。

    冥王星……伊藤朔月很随意的看向了DDS的天草流。只见他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差。然后她只当什么都没看见的就和水树萤离开了。这里的事情都结束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