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2.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DDS的人分了两路。小Q和远山金太郎去了那天发生交通意外的地方。鸣泽数马留在医院用计算机查着什么。

    “爸爸!”五六岁的小男孩一个人跑了进来,跑到了死者身边。“爸爸你告诉他们。你才不是什么坏人!爸爸!爸爸你快告诉他们啊!”

    “怎么回事?”远山金三郎问跟在后面的警员。警员只得解释:

    男孩叫西村亮,是死者的儿子。刚才偷听到目暮警官和佐藤警官的分析,他受了打击,一时间太激动了,就跑了过来,谁也拦不住。

    “爸爸!爸爸你快醒醒。”小男孩已经大哭了起来,“爸爸,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小亮。”

    “小亮是不是?”黑羽快斗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小男孩的身边。为了和他平行特意蹲了下去,表情出奇的……温柔?“小亮一直相信爸爸的吧?那么我相信小亮的爸爸一定不会让小亮失望的。”

    “真的吗?”小男孩忘记了哭泣,呆呆的望着身旁的大哥哥。警察叔叔说爸爸有可能早就和犯罪分子有联系。是起了矛盾才被杀。

    “难道小亮不相信爸爸了吗?”

    “没有!”西村亮拼命的摇头,“小亮绝对绝对不会不相信爸爸!”

    黑羽快斗就是当初那个男孩。此刻伊藤朔月的心里已经没有任何疑问了。她微翘了嘴角,明明是怪盗还这么善良,麻烦啊!

    “黑羽很擅长和小孩子打交道啊!”远山警官有些惊讶。怪盗基德原来是……这样的人嘛?他总觉得这样很不真实。

    西村亮终于被哄好了。黑羽快斗这才满意的……找警察聊天去了。他要调查这件事。

    小Q和远山金太郎回来了。不过他们的收获也不大。那天的时间太晚了,附近的人没有一个人看见。除了那里完全没有紧急刹车的迹象。

    “这个范围……”黑羽快斗不知从哪里找出一张地图,他在上边画了一个圈后问,“那天有没有发生什么案件?”

    目暮警官拿着那地图看了半天,最后还是佐藤想起来了,她指着其中一点说:“平松在自己家中被杀是这个位置。时间是在那天晚上八点。”

    “西村发生交通事故是在这里。时间是晚上十点。”然后她把手指稍微下拉了一下,补充。

    西村每天下班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到事故地点本来最晚九点半,但那天是西村亮的生日,他特意先去买了生日礼物。

    命案发生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从这里出发有段路和西村从商场到家的重叠。他难道是看见了什么被灭了口?

    经过黑羽快斗的提醒。警方决定把平松那起案子和这次的放到一起调查。正好那也是目暮警官负责,到现在也还没破案。

    平松是中枪身亡,和这次西山一样也是一枪致命。不过不是阻击枪,是用□□近身射杀的。案发现场没什么线索留下。除了像是平松先生死前特意留下的无法解释的英文字母。

    是暗号。鸣泽数马擅长破解暗号。他听到后立即就输入进计算机用他制造出来的程序各种试验。怪盗基德同样熟悉暗号。

    “组织已经知道我背叛了。aptx 在11号保险箱。如果我有什么意外就交给警察。”最终的结果就是这样——他们两人同时得到了答案。

    他们没收到什么东西。警察们面面相觑。然后他们立即驾车去了平松的家。平松是一个人住的,他这条暗号是留给谁的?

    平松家乍看之下和警察们离开的时候没什么不同。但这也好几天过去了,当时死者流的血早就该干了,为什么还有这么重的鲜血味?

    嗅觉最好的远山金太郎很快就找到了这气味的来源。是在最里测的那个客房里。他使劲的撞开门后就看见一个女人拿枪指着他。

    外边闻到的血腥味就是从这个女人身上发出的。她受了很重的伤。衣服都已经红了大半边。眼下连站着都是靠墙壁的支撑。

    “别紧张。别紧张。我们是警察。你是平松先生的什么人?”

    “我是北堂雅,他女朋友。”那个女人——北堂雅这个时候才稍微放松了下,结果就是直接滑坐在了地上,“你们来的太晚了。他要我交给你们的东西已经不在我身上。我也不知它现在在哪里。”

    怎么回事?原来——五天前的这里:

    “我回来了。”北堂雅像平时一样回家。没有‘欢迎回来’。还有种浓重的血腥味。她急忙跑到了平松的房间里。

    平松头部中枪。已经死亡。这是她第一眼看见的事情。然后她注意到他的手这时候还在计算机键盘上。

    这个暗号是她熟悉的。她和平松经常玩的这种游戏。所以她能第一时间知道答案。而且还知:组织的人应该还在家里。

    11号保险箱在密室里。只有她才能打开的密室。北堂雅装作只按照他的指示做的样子打开了密室,找到了保险箱里的东西,但没有出来。

    她希望她猜错了。组织的人最好已经离开了平松的家。但这密室已经不保险了,它从里边根本无法彻底封闭。幸好还有其他的路让她逃出去。

    平松家附近是个偏僻的地方。平时没什么人来,她报了警但是警察要来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她大概撑不住那么长时间不被发现。

    “这个时间居然有人路过!”北堂雅忽然觉得她很幸运,她在和前边那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一下,趁机把东西放到了那人的身上。

    无论藏到哪里都无法瞒过组织的人,只有藏到别人身上被带走。

    北堂雅还是被发现了。在那之后没多久。组织的人因为还想从她这里拿到东西所以没有直接朝致命的地方开枪。这让她找到了机会。

    “你怎么知道那东西在我身上?”北堂雅到这个时候想要保持冷静不太可能了,“你永远都别想找到它。”

    会不会真的不在这个女人身上?组织的人忽然想起了什么分了神。北堂雅也趁这个机会忍着伤痛遛走了。但当时的她伤得太重,不久就昏迷了。很久后她才勉强回到这座房子。

    真正的侦探不会为了追查真相不顾别人有生命危险。怪盗也不会。所以他们什么都没问,只是提议让北堂雅把枪伤处理了。

    肩部、腹部、左臂和腿一共中了有四枪。到现在五天了。她的伤一看就是完全没有处理过的,连子弹都还没取出来。尤其是腹部那个现在都可以看到血还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流。

    幸好没有感染。但那是因为伤口一直处于刚刚受伤的阶段,不断的破裂、流血。换言之就是她失的血比想象中还要多。

    这里比较偏僻,距离最近的医院坐车都需要好久,路还颠簸。这很危险。至少要先把伤口做好包扎。身为这边仅有的女性之一佐藤警官决定做这件事。虽然她不是医生,但警察这些都还是有学过的。

    这座房子里完全没有紧急医疗用品,好在黑羽快斗随身就带了一些绷带和伤药之类的东西,连酒精、剪刀、钳子都有。

    他到底是怎么装下这么多东西的?伊藤朔月对此是非常好奇的。每次需要什么东西他都有。简直就像是个……百宝箱?

    “不用了。已经来不及了。”北堂雅拒绝了大家的好意。她自己的状况她明白,刚刚勉强站起来的时候,她撞了好几次的墙,不但伤口再度流血,她也知她已到了尽头。

    “我当时怕东西落入组织的手里,就把他们放到了一个恰好路过这里的路人口袋里。我不认识那人。只记得他大概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个子中等,对了,当时手里还提着一个生日蛋糕。”

    “别管这些了。”黑羽快斗说着抱起了北堂雅就往外走,刚刚从外边进来的高木警官跟目暮警官和佐藤说了些什么后,他们带着警察众就跟了上去。

    警车已经开到了它能到的最近的距离。黑羽快斗小心的把北堂雅放到车里。警察们也到了。就这样他们赶快的开向了医院。

    如北堂雅说的。来不及了。伊藤朔月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这个女人的灵魂她已经可以看到一点了,这样下去她最多坚持十分钟。

    黑羽是真的不想看到那个女人死。那就这样吧!伊藤朔月的手中瞬间就出现了一个符,在她轻声念过什么之后,那符自动的飘到了北堂雅的上方,然后一道白光过去,伤口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恢复。

    如果不是子弹没有办法完全清除,现在的她会和没受过伤的一样。

    伊藤朔月做的很隐蔽,从始至终看到的也就只有黑羽快斗和感觉到身体忽然不怎么难受了,惊讶的找到目标的那个被治疗的人而已。

    这是她第一次用这个咒语。不太熟练。伊藤朔月的实力不弱,在这个时代完全没问题,不像千年前。所以她根本就没想过她会用这个。

    她是什么人?北堂雅是不解的。刚刚看到的时候她还以为她已经到了天堂。她还以为她马上就能和她的男朋友团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