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3.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距离这里最近的医院就是他们来时的那家。因为提前就有通知,他们一到北堂雅就被送进了手术室。

    北堂雅的手术并没有花费很长时间。半个小时一过主刀的医生就出来了。等在外边的DDS的远山金太郎着急的问:“怎么样了?北堂小姐的情况如何?”

    “手术非常成功。”主刀医生摘下了口罩,脸上挂满了笑容,“多亏了来之前做了非常成熟的救治。营养也好。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来之前做了非常成熟的救治?营养也好?远山金太郎听见这些说法都呆住了。在平松家的时候他也注意了北堂小姐的伤情,哪有这些?

    从手术室出来转到普通病房,北堂雅稍微休息了一下就被允许和警察以及侦探们见面了。DDS的小Q特意带来了和西村的家人要来的照片。

    “对!就是这个人。我确定!”北堂雅一眼就认出了照片里的西村一树,“你们怎么找到他的?”

    真的是他啊!警方这次终于能把事情串联起来了。DDS的远山金太郎率先告诉她那人已经死了,就在今天,就在这家医院。

    “那东西呢?还在不在?”北堂雅急了,如果不是她的伤恢复的好,这样的动作会让她没命,“是一个U盘,和几个药物样本。”

    “从来就没有那些东西。”远山金太郎和小Q对视了一下,然后遗憾的摇了头,“刚刚目暮警官他们问过了他的家人。他身上没有任何不是他自己的东西。”

    “北堂小姐现在可以跟我们说一下关于那个组织的事情了嘛?”最后这话是小Q说的。线索就在眼前,如果在这时止步不前,真相就永远处在迷宫之中。

    北堂雅对组织了解的也不多。连平松知道的都有限。何况她了?她只知道他们一直让平松研究一种特殊的药。别的也就只有组织的人都穿黑衣,主要成员都是以酒作为代号了。

    怎么又出来个黑衣组织?远山警官在知道了这些后终于觉得东京不太平了。冥王星他早就知道也就算了,这最近这些日子又是动物园又是酒厂的。怎么这么多势力庞大的犯罪组织!

    原来是那个卧底比组织成员还多的黑色组织啊!伊藤朔月的反应却非常简单。仅仅是这样而已。居然这样还能达到平衡那组织也是奇了。

    组织还在,北堂雅虽然逃过了这次,但她已经很不安全了。在警方的帮助下她决定换个地方换个身份生活。这里已经没了她牵挂的人。

    “团老师,北堂的伤是怎么回事?”远山金三郎怎么都想不通,伤不是假的。怎么可能一会儿功夫就恢复到那种程度?

    “是伊藤!”团守彦很笃定,“她不是阴阳师吗?”

    远山金三郎很意外。“阴阳师还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我也不知道。”团守彦看起来还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现在的阴阳师不多了。”有这种实力的更少,“不过……只有她能做得到。”

    “哈哈!不要这么沮丧!”看到远山金三郎皱着眉,团守彦的心情倒是很好的,“至少我们这次知道了伊藤不会存在什么危险。只要有黑羽在。”

    “大哥哥!”这个时候一个小男孩的声音传了进来,是西村亮,“谢谢你,大哥哥。爸爸他终于不会被别人怀疑了。”

    从窗户望去远山警官和团守彦恰好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

    小男孩正捧着一个可爱的玩偶送给他眼前的大哥哥。那位大哥哥很开心的收了下来,然后还很轻声的对了他说了不知什么。最后那男孩重重的点了点头走了。

    黑羽快斗是个很善良的孩子。有他在,即便伊藤朔月真的存在着什么危险,他也会把她引向对的方向。

    “如果黑羽能来DDS就好了。”团守彦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忽然来了这么一句。不过是开玩笑吧?让怪盗基德当侦探这是比玩笑还玩笑啊!

    黑羽快斗你真的很厉害啊!过人的听力让就在黑羽快斗身旁的伊藤朔月轻而易举的听到了团守彦和远山警官的对话。她也只能这么感慨。所有的侦探遇到你都可以不顾原则。连警察也可以。

    在离开这家医院的路上,伊藤朔月忽然问起了黑羽快斗关于什么是魔术的问题,黑羽快斗听了只给她表演了一个简单的魔术:

    “魔术不是魔法,是需要掩饰和道具的。但你在那一刻的惊讶和觉得有趣的心情是没有掩饰的吧!”这就是魔术。

    伊藤朔月仿佛明白了什么。如果黑羽快斗或者再加上怪盗基德?是带着这样的理念表演魔术,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什么东西?在和黑羽快斗分开后,眼看距离她家已经不太远的地方,伊藤朔月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景象:天上出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黑雾。

    等等,这种力量波动怎么那么像水树萤周围的感觉?她记得水树萤是地狱少女。她负责和人类进行交易。那么眼前的这些东西是……?

    不是人类的怨灵。大概是通往地狱的通路吧?!伊藤朔月觉得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但为什么还有些长得很不好看的东西。

    她布置的结界理论上可以阻挡一切外来的非自然的东西。可惜她下封印最重的地方是在她的密室。水树萤是在外边工作的。

    其实如果密室的结界是完好的,它也能为它外边的空间进行一些必要的阻挡。可是她那时,去拿宝石的时候,又把它给打开了一小会。

    好在时间很短,她的房间周围还有结界。否则就要进她家了。

    伊藤朔月只当做什么都没发现似的就走了过去。那些来自地狱的各式各样的东西她还不会真的放在心上。

    回到家奇怪的事情就又出现了。因为伊藤朔月在又一次见到暂住在她家的水树萤的时候,她看到了她身后飘着的黑洞。

    连这个都可以看到了啊。伊藤朔月忽然有些感慨。她原来还看不到,这到底是因为之前水树萤没有去工作,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理由?

    不会是没有工作。因为在此之前她都偶然撞见过几次。

    这是不是代表以后她天天要面对那些东西了?伊藤朔月顿时感到非常的无语。水树萤她是早就接受了,但这些真的不符合她的审美观。

    于是,她很干脆的把她的房间外又加了层更厚的结界。

    “如果是晴明,这种程度的结界一下就可以弄好。”一只很小巧的浅蓝色动物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是!”伊藤朔月也不争,反倒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那是晴明啊!”现在这个时代那只老狐狸早已成为了神话。

    “你……”浅蓝色小动物别扭的的扭开头,不去看她,“你这种水平别想让我承认你是我的新主人。”

    “明白!”伊藤朔月都不清楚当初他们怎么就结了契约。她只是去了趟安倍家的别所冒险,“青龙最喜欢晴明了,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青龙小动物有些炸毛?然后伊藤朔月就看见它大步的走了。虽说它的小短腿说‘大步’有些勉强。

    如果可以选择青龙大概不愿意被她唤醒吧?在十二神将里他对晴明的感情可以说是最深。但偏偏她唤醒的就是青龙。只有青龙啊。

    喂!她没事感伤什么?!这些事都已经是事实了,更改不了。

    其实你到底还是希望能被和自己订立了契约的式神承认吧?伊藤朔月这么对自己说,如果那只老狐狸在这里,她这个时候就又该头痛了。

    第二天还是周末,不用上课。伊藤朔月独自一人去了池袋一家就叫做『水族馆』的水族馆。她有些事需要处理。

    今天的人还真不少啊!刚一进馆内伊藤朔月就直接找上了馆主,“好久不见了。内山馆主。”她微笑着说。

    “你……怎么来了?”内山馆主在一瞬间的紧张之后,他又恢复成了他那种很慈祥的样子,“请随我来。”

    内山馆主和水族箱前那位黑头发的女孩打完了招呼后,他就率先走到了一旁没什么人的地方,“你这次来有什么事?”

    “你们有些同类被人利用了。”伊藤朔月很是轻描淡写,“我不想和你们起冲突,所以希望你的人不要来找我这边的麻烦。”

    内山馆主这时才想起,最近有些人鱼们的确有些异动,他略严肃的下了保证,“你放心吧!我们也想安定的生活。”

    “我知道!”如若不然,她才不会特意来找他。

    “馆主,那家伙是什么人?”伊藤朔月走后,跟着他们过来的黑发女孩问。

    “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内山馆主解释,“和老鹰不同,她可以用任何武器就能杀死我们人鱼,是近似于人鱼猎人的存在。”

    如果说和人鱼猎人不同的大概就是她还属于人类。可以吃人类的食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