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6.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冰帝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都没人告诉本大爷!”

    “告诉你只会影响你的状态。”伊藤朔月解释。其他也用不到他。

    想起上次的状况,迹部汗颜。但……“这是本大爷该管的事情。”

    “你给我的有关学园祭的资料我看了。因为它我才能知道真相。”所以这件事实际上是有你参与的。

    唉!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居然因为朋友的公司比自己的发展的好就杀了他,现在的人啊!这人还是冰帝毕业的,真是不华丽。”迹部感慨。

    “还找了名侦探作为时间证人。”这是他最大的失败。或许还有他不该在冰帝动手?伊藤朔月拿出了份报纸,“因为很快就破案了,这件事并没有引发多余的关注。”

    冰帝不是普通的学校,能进这所学校的就算不是大财团的继承人也是富豪之家的孩子。这里出现再小的一件事也会被夸大。

    铃木财团的顾问铃木次郎吉又给怪盗基德下了挑战书。古拉杜财团的纱织小姐举办了银河擂台赛。这两件事占了所有的报道内容。

    “还好。这可不是值得宣扬的事情。”迹部只扫了一眼报纸,看到的是第一件事,“这个怪盗基德就是你刚回来时偷了你的宝石的那个不华丽的小偷?”

    亏他还能记得。伊藤朔月好心情的想到。当时是好几个怪盗寄来的预告函。能分清哪个怪盗偷的哪样,迹部大少爷还是很细心嘛!

    “他其实还是挺华丽的。”伊藤朔月为怪盗基德证明起来。

    你的表情……迹部大少爷也忍不住吐槽了,“他不会就是你小时候一直要找的初恋吧?”被偷了价值连城的宝石还能这么高兴。

    “谁知道呢?”伊藤朔月耸肩。“我又没有问过他!”

    居然真的是他。迹部大少爷感觉现在他头上一定挂了一个大大的汗滴。不过他也认真了许多,“到现在都还没去确认,这可不像你。”

    “错!”伊藤朔月却没有认真起来,“这才像我啊!”

    不是没确认,只是没向本人确认。她从来都没打算亲自问他,如果黑羽快斗不是自己想起来,这件事就永远成为秘密好了。

    “怪盗基德每次挑战都会应战?”迹部大少爷居然认真的看起了报纸,“本大爷也想看看他这次会有什么样的表演”

    他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伊藤朔月很有信心,因为怪盗基德从来都不会让支持他的粉丝失望,不是吗?但她不打算去看。她担心她会忍不住干扰他和小侦探的对决。

    没错!所谓怪盗基德和铃木次郎吉的对决,毫无例外的每次都会演变成和某位小侦探的对决。这次也不会例外。

    那位被他称为宿敌/恋人的存在。他们的对决他们自己都乐在其中。

    怪盗基德果然接下了铃木次郎吉的挑战。时间就定在了这个星期日。伊藤朔月没去,但她布起了一个半径十公里的结界。

    除了最普通的平常人,谁都没有办法进她的结界。不论是‘动物园’的BOSS还是喰种。如果他们想趁着怪盗基德公开露面偷袭都不可能。

    国会议事堂地下:

    “她出现了。”少女激动的‘说’出来,“就在米花町!真是大手笔啊!她居然造出了一个这么厉害的结界。”

    “丁公主你是说……那个人她可以造出结界?”那是不是说明她已经有了选择?

    “是的!碎轨!她可以造出结界。是个非常厉害的结界。虽然和封印们的结界不太一样!但我知道她一定有想要保护的东西。”

    只要还有想守护的她就只能选择天龙。丁公主是开心的。她的噩梦不会再成为现实。未来是可以改变的。

    “太好了!”碎轨笑得羞涩。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把她找过来。

    现在距离目标最近的天龙是有洙川空汰。接到了丁公主的通知他立即就找到了那个巨大的结界。

    “真的好厉害啊!”有洙川空汰试了好几次都没办法进去。最后他干脆就用武力冲击那个结界。他知道这样做对方一定会有感觉。

    “喂!”他刚试了两下,就从他旁边的树上跳下了一个少女,“你是那时候在东京铁塔下的那个人?”

    不是‘动物园’的BOSS,也不是人鱼。伊藤朔月倒也没什么失望。“抱歉!这里暂时还不能让你进去。”说完她就要离开。

    “等等!”有洙川空汰叫住了她,“我是来找你的。”

    他不擅长应付女孩子啊。为什么他这次要找的人就不能和神威一样是个男孩子呢!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女孩和美女姐姐一样冷冰冰的呢!

    找她?伊藤朔月不明所以的看向了有洙川空汰,“我好像只见你一次。”她知道她东京的事情不少,但应该没招惹到他们吧?当时她已经刻意低调了。

    “你还不知道吗?”有洙川空汰犯了难。他和其他天龙都是从小就知道,神威也早就知道这件事。他还从来没想过要怎么解释。

    “哎呀,怎么说呢!你和我们一样是与世纪末日相关的人。”这时候空汰再一次听到了丁公主的声音,他改了口,“等你见到丁公主就什么都明白了。”

    丁公主?伊藤朔月很果断的答了“我拒绝!”三个字。她记得在她很小的时候祖父就说过——只有一个被称为丁公主的人是她永远都不能接触的。没有原因,但伊藤朔月一直记到了现在。

    伊藤朔月走进了结界。有洙川空汰依然没有办法进去。这下该怎么办好呢?最后的结果也就是只能让她就这么走了。

    “糟了!我还没问她名字。”有洙川空汰直到现在才想起这件事。还有他自己的名字也都没有说呢!

    祖父你到底还瞒了我些什么?伊藤朔月是无奈的。她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他们的时候,她产生了一瞬间的错觉,还有那莫名其妙的难受。

    大阪少年说的话或许是真的。世纪末日吗?现在的确是世纪末了。

    如果世界真要毁灭,她会有什么反应呢?她……大概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吧?伊藤朔月忽然意识到她居然认真的考虑了这个问题。

    好吧!祖父!她不会加入他们。这就是她伊藤朔月的决定。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她也不会依靠其他的人。

    都厅:

    “飒姬。她就是那个人嘛?”成熟的女性。身为都厅秘书的庚和她的姐姐永远少女模样的丁截然不同。

    “资料不足,无法确认。”全身上下都连着电线的少女八头司飒姬面无表情的回答,“这是‘兽’的回答。”

    庚很意外,这还是‘兽’第一次什么都查不出,“那她的真实身份呢?”

    “伊藤朔月。15岁。日本第三大财团伊藤财团独女。现于冰帝学园上学,国中三年级。有个青梅竹马的好朋友是迹部财团的迹部景吾。”

    “另外她与安倍家有些关联。她会偶尔接受一些除灵的委托,都是以安倍家的名义去做的。”但具体什么关联连‘兽’也查不出。

    “原来她也是个阴阳师啊!”黄色短发的男人插口说,“不过她还会控制火。比天龙那个还厉害。上次我和‘神威’遇到她后,我亲眼看见她用火袭击了些普通人。”

    姐姐!我们这边得到的消息已经比你多了。庚坚定的认为,这个人她一定会争取过来。

    伊藤朔月不知道怪盗基德表演了什么魔术。她只知道她在第二天刚刚回到学校的时候,就听见很多同学在议论。

    “他勉强还算华丽。”去了现场的迹部大少爷是这么评价的。不过看他的表情。嗯,其实他是真的很喜欢怪盗基德的表演。

    伊藤朔月很开心,还有些莫名其妙的骄傲。她是不会看错的。“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魔术师。”她是这么评价的。

    你这样我真的会认为我的青梅竹马会马上被人拐走的感觉。迹部大少爷再一次吐槽了,在心里。不过她今年也有15岁了。明年就可以……像他们这样大家族的婚姻都是很早就定下来的。比如他自己。

    江古田:

    “魔法之球。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我昨天会无法靠近黑羽快斗的表演现场?为什么?”红魔法的继承人小泉红子有些气急败坏。

    “是结界!有位非常厉害的魔法师在那个方位布置出了一个很强大的结界。”被吓得就怕小泉红子一激动就把自己砸坏的魔法球已经露出了关西腔。

    “红子小姐是红魔法的正统继承人。您应该知道这些。”但这样它还是没忘记吐槽。

    好吧!她的确不知道。小泉红子决定忽略掉这句,又问:“刚刚你显示不出来他也是因为这个?”

    “这个嘛!”魔法球有些犹豫了。但看小泉红子这逼人的目光,它吓得说出了实话,“我也不知道。红子小姐您先别激动!这不是外力影响的,原因出自黑羽快斗自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