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17.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北堂雅给黑羽快斗打了电话。她说她刚刚想起平松在很久以前说过他还留有一枚药物样本。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警方?”这是黑羽快斗的疑问。北堂雅现在是处于警方保护中。她要告诉警察可比告诉他方便多了。

    “这次我也不知道密码。就算我想告诉他们也没用。”警察先生们虽然都是好人,但是他们对这种事相当不在行啊!

    她可是非常清楚上次平松留下的暗号。警方可是怎么都没想通。

    “你就这么确认我可以解开密码?”黑羽快斗很自信。甚至是有些自恋。这从他的语气中轻易就可以读出来。

    北堂雅倒是诚实:“你和伊藤小姐都不是普通人。”

    其实不止黑羽快斗和伊藤朔月。DDS的人也可以破解密码。但是北堂雅她一来和黑羽快斗更熟悉,二来组织是何等恐怖……

    只有黑羽快斗和伊藤朔月,北堂雅想起那时在车上的那道白光。她相信:只有他们两个可以在和组织对抗后能安然无恙的回来。

    “小心些!组织的人都是魔鬼。他们从来不在乎人命。”北堂雅还是嘱咐了一句,“还有这件事暂时先别告诉警方,我还不想让他们知道我辜负了他们的安排,到现在还没和以前的身份断干净。”

    “你也要注意安全。”黑羽快斗正经了一回。

    “放心吧!”那边的声音有一种放松的感觉,“这个电话结束我就彻底与以前无关了。这件事我不会再管。所以,以后就拜托你们了!”

    黑羽,北堂小姐好像把你当成侦探了呢!伊藤朔月也接到了同样的电话。如果是她一个人她或许不会管。但黑羽快斗一定会管。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位怪盗先生其实真和侦探没什么区别。

    伊藤朔月心情很好的去找黑羽快斗了。有风灵那个活着的定位器存在她可以随时知道黑羽快斗在哪里。只要她想知道。

    “她果然也找你了。”黑羽快斗有些抱怨。但完全没有意外。刚才北堂小姐特意提了他和伊藤朔月两个人他就知道。

    “北堂小姐办事还是很细心的。”伊藤朔月却是赞赏。如果北堂雅不告诉她,黑羽快斗并不一定会告诉她。但只有黑羽快斗北堂小姐大概也不会放心他能解决吧?

    北堂雅找对了人。怪盗基德他就有这种本事,不管是什么样的保险箱,即便是最著名的机关大师所作,他都能在短时间破解。他们轻易就拿到了那个药的样本。

    组织非常重视这个药的研究。既然如此。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分析这药的成分和作用。这样的事情当然就交给了伊藤朔月。

    伊藤财团旗下有很多的研究所。其实稍微大些的家族哪家没有?伊藤朔月亲自把这样本交到了她最信任的一位医药方面的专家手中。

    新野雄夫,日本最优秀的医药学家。同时在国际上也是位列前茅的。

    新野没有辜负伊藤朔月的期望。没过多久结果就出来了。伊藤朔月也在第一时间就把结论拿给了黑羽快斗。

    “破坏原有细胞,再生成新的。”伊藤朔月略有感慨,“这个组织和你遇到的那个的目标看起来都差不多。”除了看起来科学多了。

    “服用这种药物后,因为药物本身还存有很多干扰因素,所以死亡几率极高。如果成功它能使人回到自己的幼年时期。”

    那个名侦探!黑羽快斗念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前不久名侦探让我帮过一个忙。”

    “他让我扮成一个女孩逃过一群危险的人追杀。就是他旁边按个茶发的那位小小姐长大的样子。”黑羽快斗顿了顿似乎是终于到了重点,“他们让我转述的话中有提到组织。”

    小侦探会变小是因为吃了这药?伊藤朔月明白黑羽快斗的意思。伊藤朔月有些可惜,“如果是这样,他就再也不可能变回去了。”

    “没有例外吗?”黑羽快斗很不开心,为的还是他的宿敌,“他不是已经变回去好几次了。”

    “如果没变回去过还有机会挽回。”变回去只会让还未完全被破坏的细胞加快了灭亡的速度。如今还不止一次,恐怕以后连短暂的恢复都不能了。

    工藤新一的女朋友还在等着他回去。伊藤朔月不知道小侦探知道这个消息会有什么反应。大概会等所有事情都结束再告诉毛利兰吧?

    “会有什么后遗症吗?”结论报告很长,黑羽快斗又急于知道便选择直接问了伊藤朔月。

    “不会!这药的研究目的只是想要返老还童,从而达到长生不老、永葆青春的效果。他现在需要的就只是重新长大而已。”

    这不是一个很坏的结果。黑羽快斗也就没那么在意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关心那个侦探?可恶!他自己都不知道。

    伊藤朔月和黑羽快斗知道了江户川柯南更了解那个犯罪组织,他身边的灰原哀更是原来的重要成员。但他们不打算找他们合作。

    北堂雅的委托只是找到这个样本。他们已经完成了。如果不是北堂雅说了暂时不要告诉警察,他们恐怕早就把这些打包送给警方了。

    没错!怪盗比侦探们还要信任警察,这真是一件让人无语的事情。

    黑羽快斗没有那么多精力再管这个犯罪组织的事。他自己要面对的犯罪组织就很难对付了。他们随时都可能出现。他必须全神贯注。

    当初他被小侦探要求帮忙,虽然他已经感觉到其中有什么事情,但最后却什么都没管,原因也就在于此了。

    黑羽快斗的对手果然找来了,就在当天,伊藤朔月都还没走。

    又是人鱼啊!伊藤朔月很无语。这次居然还是个S级的人鱼。不过不是内山馆主的人就无所谓。她不介意把他们全都送到另外一个世界。

    这是黑羽快斗第二次遇到人鱼。上一次他遇到的比这个弱。要知道他为什么会一下子就知道?是因为那怪物身后长出的那种东西。

    尾巴。黑羽快斗不用知道它还有没有其他名字。他只知道那是这种怪物的武器。上次他有好几回都险些被它击伤,最后却莫名其妙的因为它忽然停在了半空而躲了过去。后来证实果然是风灵的帮忙。

    这次的尾巴看起来实在是太华丽了。身体的两侧还长了些小翅膀。

    黑羽可以应付。伊藤朔月决定暂时不插手。除了已经到手中随时都可以打出的符,她就站在一边看着而已。

    与上次不同,他的魔术□□可以伤到这种怪物了。黑羽快斗很快就发现了这点。只不过每次都会很快就恢复。

    如果让它没时间恢复呢?黑羽快斗边躲边做出了这样的假设。魔术师的优势是什么?手速!他立即就把想法投入到了动作当中。

    成功了!人鱼已经被他打的奄奄一息。满身的血、满身的伤,已经无力再做什么了。伊藤朔月是为他开心的。那个东西起了作用吧!

    黑羽快斗忽然停手了。他下不去手啊!明明知道眼前的是个怪物。但他看见了它眼中的恨与怨,还有悲伤和无助。他没有办法下手。

    虽然很慢,但人鱼已经开始恢复了。它的尾巴已经可以动了。伊藤朔月什么都没说,她手中的符已经飞了出去,依然随着一片大火。

    “谢了!”黑羽快斗有些故作轻松。在那片大火前他看见了那个怪物又要攻击他。伊藤朔月是在救他。但他实在开心不起来。

    眼前什么都没有。就像刚刚发生的事只是做梦而已。但他忘不了那个怪物的眼神。“他们……到底是什么?”

    太勉强了吗?伊藤朔月发现她忘记了怪盗基德的善良。他连上一刻还要杀死他的人都要救,能把喰种伤到这个份上,还多亏了它们是怪物。

    “人鱼。传说中的生物,却和传说不一样。靠吃人类为生。”伊藤朔月照实说了,“其中很大一部分很享受捕杀人类的活动。但因为很早

    以前东京就有人鱼猎人的存在,他们只敢在偏僻的地方行动。”

    在听到这种怪物的名字的时候,黑羽快斗的脸立刻变了色。伊藤朔月不知是为什么。只听他半天之后才继续问道:

    “那现在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在东京?上次还袭击了警察?

    “人鱼猎人最近不在!”伊藤朔月也是一副没有办法的样子,“那位BOSS还散播了传言说:只要得到了‘潘多拉’就再也不用惧怕人鱼猎人了。”

    喂!居然传出这样的传言。黑羽快斗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那些怪物都会来找他了。“刚才这个也是因为这个吗?总是感觉不太一样。”

    刚才那个是为了报仇吧!他的感觉和上次那位有些相像。仔细看了后外貌也有些像。不过真是笨啊!报仇的话应该找她。

    黑羽快斗并没有想要得到什么答案。这条人鱼已死他也不可能得到什么答案了。他只下了一个决心,“潘多拉我绝不会让他们得到。”

    真正的潘多拉现在就在他的手里,如果它真的有这效果,让它落到人鱼手中的结果只会有一个……人类将面临重大的灾祸。

    以把捕杀人类当做享受的生物,没有了天敌,那情景想也知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