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1.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伊藤朔月还没出手,‘动物园’的人就被红发的魔法骑士撂倒了一多半。当为首那人反应过来要开枪的时候,几枚扑克牌过来就把他的枪打掉了。

    和扑克牌几乎同时的是其他人的手\枪都冒起了火。且在他们完全无法做任何反应的时候,手\枪硬是完全化作了空气,他们本身却没有伤。

    这个场景简直和上次伊藤朔月‘初见’怪盗基德的场景重合。唯一不同的就是——怪盗基德的魔术手\枪有了变化。

    魔术□□还是锡菲罗时候的样子。地上被它的扑克牌打落的枪还冒着火。黑羽快斗有些惊讶,那边的魔法也可以带过来嘛?

    “好厉害!”红发的魔法骑士现在脸上全是赞叹。为伊藤朔月和黑羽快斗。真的好厉害。她回到东京后就不能用魔法了。

    另两位魔法骑士同样惊讶,她们看了看彼此。在去锡菲罗之前她们从来都不知道魔法,更不知道东京也有魔法的存在。

    一下子就被秒了,‘动物园’的人有惊有恐,更多的还是郁闷和不甘心。为首的那人此刻强装起了强势,“记住,我叫蜥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然后就带着他的那些手下匆忙的涌进了电梯。

    红发的魔法骑士再一次谢了伊藤朔月和黑羽快斗,要不是他们的帮忙,她无法躲过那些人的子弹。但伊藤朔月只说了:“你是因为我才会和他们动手。”

    经历了这个插曲过后,伊藤财团的宝石展进行的非常顺利与成功。直到最后黑羽快斗忽然问了伊藤朔月一个问题,“那次在这里我们不是初次见面吧?”

    他也想起来了?伊藤朔月有一瞬间的惊讶,应该是的。只不过他到底想起了多少?她不知道,“或许吧!谁知道呢?”

    黑羽快斗从没想过能在伊藤朔月这里得到答案。她就不是个可以给人明确答案的人。他只是想告诉她而已。

    从他们还在锡菲罗的时候开始,他就经常做一个梦,梦中是只有七岁的他和看起来比他还要小一两岁的有些像伊藤朔月的女孩。

    那不仅仅是梦!是他第一次送花给女孩子。他记得那时候的她很伤心,又很嘴硬的不承认。就像她在锡菲罗那样。他没有办法安慰她。最后只有变出了一朵玫瑰送给了她。

    就是因为那次的经验,他才会发现女孩子喜欢花,在那之后的不久他就前后试过了给青子和一个漂亮阿姨。虽然在那个漂亮阿姨那里出了点意外。

    黑羽快斗知道伊藤朔月还记得这件事。那家伙从一开始就认出了他吧?他想,只有这样很多事情才会合情合理。

    宝石展结束后的几天,很平静。这让在锡菲罗生活了好几个月的黑羽快斗很不适应。伊藤那边怎么样?她会适应吗?

    “早上好!!快斗!!!”中森青子的吼声和警部一样那么有活力。

    还好他带了微型耳机。黑羽快斗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干嘛啊?青子。一大早的扯着嗓子吵死了。”

    “第一节课都已经下了啊。发呆太久会变白痴!”中森青子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不过快斗这两天好奇怪啊!以前他只会在课上睡觉。

    最近真是的。爸爸一直忙的不着家。这几天快斗也这样。

    “你管我。”黑羽快斗嘴上这么说。但他也知他最近的不对劲。恢复正常,恢复正常。这里不再是锡菲罗了。

    伊藤朔月一早起来就看见鸽子了。这鸽子从她家一直跟到了学校。不用去想就知道它的主人是谁。她也就不去管它了。

    『你违背了我们的协议。』一封匿名的邮件。伊藤朔月上课的时候无聊的打开了邮箱就发现了这个。她清楚这是什么人发出来的。

    是你先打了她的东西的主意。还有人。伊藤朔月果断的删掉了这封邮件。她不需要解释。已经是这么明显的敌人了,联系只会自寻麻烦。

    伊藤朔月不喜欢自寻麻烦,但也不会惧怕什么。

    那个人为什么会得到她的邮件地址?这件事伊藤朔月根本就没考虑。再怎样那也是一个组织。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他们干脆解散好了。

    真是很不华丽啊!他家青梅竹马。某大少爷看着自己的同桌边上课边玩手机只有一阵无语。没翘课其实就已经很好了。

    伊藤朔月没有黑羽快斗那样高达400的逆天IQ,没有DDS那个女孩那样的瞬间记忆能力。但国三教的这些东西她看一遍也就懂了。

    比如前一天的考试她就是满分,和迹部景吾并列第一。

    “朔月真的好厉害!”拿着考卷的芥川慈郎一副非常崇拜的样子。只见他自己的试卷上大大的写了个五十六分。

    好吧!他的部员更不华丽。迹部大少爷揉了揉他的眉心。下达了全员多加一百次挥拍的训练任务。

    “啊!”芥川慈郎遗憾的声音,“朔月难得来一次,迹部就把今天的训练改成对抗练习好不好?”可惜迹部景吾不为所动。

    这两天连人鱼都不来了。总有种暴风雨前的平静的感觉。但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暴风雨呢?伊藤朔月笑了,如果‘动物园’的BOSS亲自来了就好了。

    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尤其是那位BOSS已经知道了他的对手就是那个伊藤朔月。他有很多帮手可以推到前边。

    伊藤朔月最先遇到的却并不是那位BOSS的帮手。

    “终于见到你了。”和她同样相貌的男孩,带着那种温柔而又灿烂的笑容。出现在了她的学校里,她的面前。“我是妹之山残。”

    传说果然不假。妹之山财阀的末子长得和她简直是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本身气质不同,就算身边的人都会认错。

    “两个……会长?”和妹之山残同来的其中之一的少年惊讶的看了看妹之山残又看了看伊藤朔月。

    妹之山残有些黑线,然后他选择了迅速转移话题,“父亲让我告诉你:该回家了。”

    这是什么意思?伊藤朔月不明白了。这说的好像她和妹之山家有什么关系似的。难道是因为他们长得一样?产生了些什么误会?

    “妹之山家独立于世,很少与东京的其他家族打交道。若没记错这次是我第一次见到你们。”伊藤朔月有些疏离有些客气,“伊藤朔月,请多关照。”

    她不知道。伤脑筋。这件事他无论怎样解释都不好让她接受。妹之山残灵机一动,他记得父亲说过……“这件事你可以找你祖父确认。”

    祖父?看来至少有些渊源了。伊藤朔月无奈的心道。如果没有渊源的人是不会让她首先找祖父确认,而不是她名义上的父母的。

    “我会的。”不管心里怎么想,伊藤朔月表面看起来毫无波动。

    有什么事只能等她确认完了再说了。妹之山残现在只有离开,但离开前在距离伊藤朔月最近的时候他悄悄的说了声,“父亲还说愿不愿意回去由你自己做主。”

    “这样就结束了?”远远地不知是哪个男孩的声音传了过来。

    鸽子今天还在那里,这里刚刚说的话全都被那边的人听见了。她把鸽子招了下来,锡菲罗那些时间她已经很熟了,摸了摸它的头,像是自言自语:“这算怎么一回事?”

    伊藤财团的董事长和夫人不是她的父母,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只要没有外人,他们在她面前对她的称呼从来都是‘大小姐’。这也就是他们很少和她出现在一个城市的原因。

    妹之山财团和祖父?伊藤朔月不能把这些联系到一起。别家还好,和妹之山家那只能像是对立的两个极点。还是误会吧?

    伊藤到底是怎么回事?窃听器那边的人思考着。她的语气不对。有些苦涩、有些犹豫不定。如果是误会,她不会犹豫;如果不是误会……也不该是这样。

    黑羽快斗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伊藤朔月的学校。伊藤朔月这时候刚刚放学,她看见他时候有些惊讶,“你现在不是应该正上课吗?”

    “我早退了。”黑羽快斗一副这没什么的样子。他也确实没把这放在心上。从很久以前就是。“因为某人在午休时间对着我的窃听器说些不清不楚的话。”

    谁让你的鸽子恰好就在那里呢!伊藤朔月莫名的笑了。黑羽还真是很敏感啊!她感慨。也真是好人。她只说了那么一句,他就来了。

    黑羽快斗虽然因为这件事而来。但他们两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聊及这个话题。她还不想说,他也不是侦探没有想要探寻别人私事的兴趣。

    他不喜欢她当时那种近乎压抑的声音。所以他来安慰她,即便这种安慰不是用语言明说的。或许真说出来反而不是安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