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6.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黑羽快斗和日渡怜成为了朋友。很神奇是不是?怪盗基德和对什么都一副冷漠样子的警官的养子。

    怪盗基德是无所不能的。只要这么想想,这仿佛也就合情合理了。

    这件事伊藤朔月是知道的。就是那天她救了那些警察之后,没多久警方就把那个受了重伤的嫌疑人带走。只有日渡怜留在了那里。

    当时的气氛很压抑。旁边的尸体已经被抬走了,但是鲜血还在,那种刺鼻的感觉还在。日渡怜盯着原来那人站的地方一动不动。

    嫌疑人就在眼前都没有办法。他是因为无力吧?黑羽快斗总归见过一次日渡怜。他可以大概猜到他为什么会这样。不由自主的他就走了上前。

    伊藤朔月也猜到了。但她没有动,她就只是静静的等在了那里。她不是擅长做这种事情的人。她也没有那么好心。

    没多久,伊藤朔月就看见他们很开心的边聊着边走了过来。

    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但自从这件事之后,他们的关系就很亲密了。虽然他们也不会经常凑到一起。

    有了黑羽的引导,日渡大概会轻松很多。伊藤朔月那时候有看见日渡那种近乎绝望的眼神。黑羽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欢乐的样子。

    被国际通缉的大怪盗。伊藤朔月忽然有些好笑。他们两个相反了吧?

    这件事很好。伊藤朔月是很乐于见到的。不单单是为了水树萤,不至于让她喜欢的人崩溃。黑羽也多出了一个朋友。

    除了这件事。对于那天伊藤朔月比较在意的就是那种难受了。她问过祖父关于妹之山残的事了。可惜他什么都没说。

    “终于见到你了。”一个和式的房子,一个很漂亮的男人坐在旁边有些忧郁的看着她。

    “这里不是我的梦。”伊藤朔月很不客气的在屋子里看了看,她笃定的说,“你是梦见吧?让我想想会特意来找我的梦见,只有那些自称是和世纪末日相关的人吧?”

    “没错!”那个男人还没有说话。就又出现了一个男人,伊藤朔月认识,他就是当时出现在东京塔的顶端的那个拿剑的男人。

    刚刚他出现的那一瞬间她居然把他错看成了黑羽。伊藤朔月已经很确信她一定和他们有关了。能让她产生幻觉,这人也不一般啊!

    “请问,你们找我到底有什么事?”伊藤朔月直奔了主题。但没想到她得到的答案仅是——“这次是你自己闯入了我的梦境。”

    她自己闯入的梦境吗?在来这里之前,她考虑的的确和这个有关。

    “那我就先走了。”周围的场景已经变了。伊藤朔月把这位梦见的梦换成了她自己的。然后她挥了挥手,就没一点迟疑的准备走了。

    “你不想知道你与我们的关系?”那个后来的男人叫住了她。或许也该称为少年吧?他比这个梦见小得多。大概也就和黑羽相仿的年纪。

    “你会告诉我?”伊藤朔月转过身直视了他。

    那个少年带着很浅很浅的笑意,“如果这是你的愿望。”

    她的确很想知道。“据我所知:保护这个世界的天龙的七封印,和摧毁这个世界的地龙七御史。都已经聚齐了。”

    “所以,你既不是七封印也不是七御史。”那个少年真的给她讲了起来,“但你可以选择帮助天龙还是地龙。有权利选择这个的除了你只有现在是天龙的那个神威。”

    伊藤朔月思索了一下,“我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做出选择呢?”

    “开启神剑威力的钥匙。”那少年说着亮出了他那把神剑,“同样的神剑有两把。天龙神威一把,我这里一把。它包含了很强的力量,但我们现在用它只能当做装饰品一样。”

    原来是这样。这样可以解释她在东京塔那次了。她忽然笑了反问:“为什么会认为是我?我只是个普通的国中学生啊!”

    “你是妹之山家最小的孩子。出生之前就被决定了未来。”

    “证据!”伊藤朔月的表情没变,眼神却很严肃了。她早就相信了,在她和妹之山残见过之后。只不过还没有人给她确定。

    “信不信由你。”那个少年没打算再说什么。人类只会相信自己想要想信的。

    伊藤朔月没有追问下去。她反而问了一个无关的问题,“你选择毁灭这个世界是因为这是地球的愿望?”

    “嗯!”少年没什么反应,但仔细看,还是可以看见他眼睛里闪过了一丝诧异,“你听得到地球的悲戚吗?长久以来人类一直在破坏着地球。现在的地球已经无力支撑了。只有一切重新开始。”

    果然!天龙和地龙到底该如何评价呢?伊藤朔月完全不知道了。但只要这个世界还有想要守护的,任谁都不会想要毁灭吧?!

    说她自私也好。不善良也罢!她本来也没打算当好人。地球如何她不管。她就是不想让她关心的人死去。

    “你选择了天之龙。”那个少年很肯定的说。他看着他手中的神剑,现在比他刚来时又黯淡了一些。

    “我不想搀和到你们的战斗之中。”伊藤朔月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就消失了。地龙的神威没有追她。地龙的梦见也没有加以拦阻。

    他只是想达成地球的愿望,但那并不是他的愿望。伊藤朔月只有这一个想法。地龙的神威好像根本就没有想赢。

    伊藤朔月从梦中走出来的时候,她刚才正在上的这节课也上完了。这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她没有去社团,直接就选择回家了。

    刚刚出校门,她就看见了一辆‘熟悉’的车、一个‘熟悉’的人。她笑了出来,她该叫你波本?安室透?还是降谷零呢?

    她知道这人,但没见过。‘酒厂’里打入的卧底虽多,但真正距离核心最近的只有他一个人。她想注意不到都不可能。

    黑羽说过他曾见过波本。和前不久的她一样,以柯南旁边那位茶发小姑娘的相貌。伊藤朔月思考着波本故意在她面前出现为的就是这个。

    他要知道黑羽那次是不是她扮的。那次不同于伊藤朔月本人这次。是全程都有真正的雪莉的通话的。他说的都是知道内情的话。

    波本是日本公安警察的卧底。如果只是被他知道了,黑羽的安全不用担心。除非到了逼不得已的地步。但仅凭借一次冒充,他就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找到她。他很强嘛!

    她该更谨慎的对待波本。伊藤朔月判断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虽然他只‘偶然’出现在她附近一次。但谁会相信真的是偶然?

    麻烦啊!伊藤朔月心里是这么抱怨的。但她的表情好像完全不是这一回事。就仿佛在说: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本事吧!

    在这之后的几天里,伊藤朔月果然又‘偶遇’了几次波本。到最后她终于发现原来他早已在她学校附近的咖啡店打工了。

    “欢迎光临!”黑皮肤的青年人很阳光、很热情的招待起了刚刚走进来的伊藤朔月。就像真的普通的服务生一样。

    冰帝学园地处闹市,周围更是寸土寸金的地方。这家咖啡店却很简单客人虽谈不上少,却也不算多。真不知怎么能一直开到现在。

    咖啡很好喝。伊藤朔月对这些还是很挑剔的。但她还是给出了这样的评价。据说是这位新来的服务生特意为她冲泡的。

    他手艺还不错嘛!伊藤朔月心想,她喝过的咖啡恐怕没有比这更好喝的了。就连迹部家的都是。难怪他每次都找咖啡店打工。

    如果是普通人,这个时候或许会找这位新来的服务生聊聊。但伊藤朔月没有这么做。反正破绽他都已经发现好几点了,不差这一点。

    波本的身上带有窃听器。是组织其他人放的吧?因为他来调查她也是出自组织的意思。他们自然关心结果。

    还是没有结果啊!波本没办法得出肯定的结论。但他知道伊藤朔月不是简单的人。她知道他的身份,至少知道到哪一层他就说不准了。

    不会是那个‘可怕的男人’告诉她的吧?波本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江户川柯南的影子。那个时候她和他们是在一起的。

    不管是什么,他这戏是要演下去的。波本其实有种感觉,她不是这么知道的答案。没有实际的证据,只是侦探的直觉而已。

    总归也是当了好久的私家侦探了。不但有了侦探的直觉,连侦探的气场都有了。比如,除了他兼职的地方,他经常随便走走就会遇到命案。还是与组织毫无关联的普通案件。

    当初他扮成赤井秀一的时候是,现在他是安室透的时候还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