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9.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北堂雅趁着精神比较好,特意和黑羽快斗说了些事情。比如在她遇袭的前半个小时,保护她的警察忽然全都被撤走了。

    知道警方的部署不奇怪。但能轻易的调动,那可选的范围就小了。

    保护的警力都出自警视厅搜查一课。他们早就被交代了。除非他们的直属上司,他们不会听别人的调遣。

    北堂雅提到了组织的那个药。柯南很关心这个。得知那唯一的样本在伊藤朔月那里,他提出了让灰原研究的要求。

    灰原哀,那个总和他一起的茶发小女孩。原名宫野志保,组织代号雪莉。是这种药的改良者。据说她的父母就是制造者。

    “给你!”伊藤朔月居然真把这药带来了。在来之前她就猜测到他们一定会想要这个。她也想看看那个雪莉真的会创造奇迹吗?

    黑羽快斗和伊藤朔月在完成这些事后就离开了。路上有些沉静,不知道走了多久,黑羽忽然说了句:“你最近很不寻常!”

    嗯,最近她屏蔽了很多次黑羽的窃听器。这是她以前不会做的。她从不怕泄露秘密。再不可思议的事情,她都有让黑羽知道。

    这次她总要考虑合作者的意思吧!不是一个人的事情顾虑就要多些。

    “咦?这不是伊藤吗?”黑皮肤的青年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很天然,让人觉得没有任何攻击性,“今天有新品种的咖啡哦!”

    已经到冰帝附近了啊!伊藤朔月有些后知后觉了。黑羽见过波本……

    黑羽快斗的确认出了这位咖啡店的服务生。他立即就提高了警惕,自身的气息也跟着改变了。魔术手/枪随时可以拿出来。

    哦?认识他吗?还只知道他是组织的人。伊藤刚才叫他黑羽吧?嗯,他记得日本曾经有个世界知名的魔术师,好像是叫做黑羽盗一来着?贝尔摩德提到过她的易容是和位魔术师学的。

    原来如此。原来是他!铃木特快上遇到的那个‘雪莉’。波本有一种时隔很久终于知道真相的感觉。怪不得伊藤几乎默认了。

    “安室先生泡的咖啡特别好喝!”为了缓和黑羽快斗的紧张,伊藤朔月故意说些很随意的话。还好波本是自己人。“黑羽也尝尝吗?”

    黑羽快斗放轻松了。他今天又一次忘了伊藤朔月什么都不怕。“不用了。比起咖啡我更喜欢冰激凌之类的甜食。”

    “那只能下次了。”伊藤朔月略有些遗憾的看向了波本。就像真的是普通的服务生和客人。然后,她就和黑羽快斗一起去吃冰激凌了。

    “他是那个组织的人。”这是当时那人亲口对他说的。

    “我知道。”伊藤朔月吃完最后一口冰激凌,她笑了。“放心!我有分寸。”

    这里的冰激凌味道还不错。伊藤朔月绝不是挑食的人,只要是好吃的东西,她都会吃的很开心。

    她真的是……什么都知道!黑羽快斗表示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给你!”伊藤朔月看着自己对面的人忽然笑了,把她的手帕递给了他。黑羽快斗很顺手的就拿来用了,擦掉了嘴边沾到的冰激凌。

    很熟悉的场景,仿佛回到了在锡菲罗的那几个月。但这里不是锡菲罗啊!不是那个只有他和她两个人的世界。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很帅?”看到伊藤朔月在盯着他发呆。黑羽快斗莫名其妙的问出了这句话。“有没有觉得忽然喜欢上我了?”

    “是啊!”伊藤朔月居然承认了。“鼎鼎大名的怪盗基德。有哪个女孩会不喜欢?”

    “不用这样吧!”黑羽快斗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我还以为你喜欢的是我呢!”难道是他猜错了?不可能……吧!

    『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少年就是怪盗基德吧?我之前可是被他骗的很惨呢。没想到这么年轻。你什么都没告诉他吧?』

    当天晚上,伊藤朔月就收到了波本的邮件。他果然看出来了。

    『嗯。』她不紧不慢的按下了几个字,『我不会私自决定什么。』

    『告诉他吧!如果你不想让他遇到危险。』好半天,就在她以为不会有什么回复的时候,她的手机就又响了。

    我知道了。伊藤朔月在心里默默的答应后就删掉了这两封邮件。

    如果是怪盗基德。告诉他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相反,如果不告诉他让他自己去查,他和某位小侦探一样是好奇心旺盛的家伙。

    伊藤朔月放下手机的时候,又有什么声音响了起来。然后她发现是安静了好久,她都早就忘了的神谕牌。

    第二轮预选赛的地点是——美国。通过初赛的合格者们都要去。

    算了吧!伊藤朔月对通灵王大赛的想法,和最初的时候完全没有改变。不。或者说她现在更不想参加了。她暂时还不想长时间留在美国。

    “怎么办?看来没办法改变她的想法。”刚刚见完了‘好’的席巴又烦恼了起来。因为他发现有个神谕牌被它的所有者毁掉了。

    ‘好’不能成为通灵王,这事关系到这个世界。

    神谕牌的设计,能把神谕牌在顷刻间就摧毁了,她的巫力简直没办法想象。上次的222万恐怕早就不止了。她真的不愿意来帕契了嘛?

    席巴在想着,此刻其他的参赛人员都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前往美国。

    麻仓叶王来了。但因为种种原因他并没有进去。他能感觉到伊藤家有好几层结界。最外层的很薄,拦不住他,但里边的就不一定了。

    那个人……他怎么来了?伊藤朔月是在第二天早上要上学的时候发现麻仓叶王的。那家伙正在他的火灵上悠闲的睡着觉。

    在去美国之前特意来这里找她啊!伊藤朔月在‘有可能迟到’和‘不管他了’之间果断的选择了前者。总归也是认识一千多年的人了。

    麻仓叶王没有睡着。他只是想看看伊藤朔月有什么样的反应。现在的反应他很满意。他就让火灵迅速的降落了下来。

    “你不打算去帕契吗?”他说的第一句竟然是这个。

    回答正确!伊藤朔月肯定的点头,不过她好奇的问了一句:“你怎么看出来的?”她可是谁都没告诉过啊!

    “昨天我刚好遇到了十祭司的席巴!他感觉到了你把神谕牌毁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也就难怪了。”她笑着说。她知道席巴他们会知道,只不过没想到会那么巧麻仓叶王会和他们遇上而已。

    “其实我很想能在这次大赛中遇到你。”麻仓叶王忽然有些认真的样子。但仅仅一刹那,然后就摆出了高傲的样子,“其他人……太渺小了。”

    “啊!我对通灵王这个身份实在没兴趣。”全世界通灵人都拼命想要的东西,伊藤朔月她确实不感兴趣。大概是因为她什么都有了吧!

    成为通灵王的人可以达成自己的愿望。任何愿望。

    “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就是通灵王了。”麻仓叶王和他的火灵迅速的飞向了高空,只留下了这么一段自信与自傲已分不清的声音。

    “他不能成为通灵王。”席巴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很明显他听到了刚才麻仓叶王的话,“只有他不成。”

    “为什么?”伊藤朔月很平淡的问,从里边根本就听不出任何有疑问的感觉,“上次也是。你一直说要打败他。却从来没告诉我原因。”

    “我没有说过吗?”席巴一下子糊涂了。他好像真的一直都没机会和伊藤朔月说些什么。“‘好’他是想创造一个只有通灵人的世界。”

    “他的愿望是让普通的人类灭绝。让这个世界上只有通灵人。”

    “你没感觉到吗?”伊藤朔月没有就席巴说的发表意见。她反而转换了另一个话题,“他的周围有种很温暖、很慈爱的感觉。”

    “什么意思?”席巴愣住了。温暖?慈爱?这和‘好’完全不沾边。

    伊藤朔月很神秘。至少这是席巴目前为止最直接的感觉。他听见她在说:“或许他自己都没发现,有人就在他身边关心他。”

    她说不准麻仓叶王身边的那人到底是谁。但肯定是他肯让对方亲近,又真的关心他的人。那样的温暖……等他发现了他会有所改变的。

    见席巴还是不懂,伊藤朔月干脆略过了这一问题,“你不是很看好麻仓叶吗?”她也很看好,“有那家伙在的话,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真的决定了吗?”席巴垂死挣扎了一下。伊藤朔月这番话为的是什么已经太清楚了。

    “嗯!”没有迟疑。伊藤朔月给了肯定的答复。然后她就闪人了。连个招呼都没打。如果不是风灵和帕契的关系……这个时间不赶快走的话就真的要迟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