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0.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冰帝顺利拿到了进入全国大赛的资格。他们的老对手青学也是。但在之前青学的部长却走了,去九州疗伤。把部员都暂时交给了迹部。

    迹部决定安排一次合宿。冰帝和青学两所学校的正选一起。时间就定在了这周末。迹部家别墅。伊藤朔月被教练要求代替他指导练习。

    青学的人是所有人一起来的。等正选们都走远的时候,一个上了年纪却显得非常健康的女人才从车上走了下来。

    “你是冰帝的经理吗?”那个老人看见了伊藤朔月问。

    “不是哦!伊藤朔月,冰帝男子网球部,教练助理。”伊藤朔月微笑着说,“榊教练还有课要补习,所以让我来了。”

    那个老人眼里明显有惊讶,“你的年纪也就和我孙女差不多。”

    “比她大两岁。”是叫龙崎樱乃好像?“我今年已经国三了。”

    国一和国三对她这样的老年人来讲,就是差不多的。龙崎教练略慈爱的笑了笑,她也就不继续争论这个问题了。

    “迹部他竟然肯让同龄的人当教练助理。”她还真的没想到。

    “他知道我可以。”伊藤朔月很理所当然,迹部大少爷这人虽然好胜,但也很有理性。他知道怎么做才能做到最好。

    伊藤朔月和龙崎教练边聊着,边就走进了别墅。没多久,冰帝余下的几位正选也来了。只不过很新奇的就是芥川居然没睡着。

    “迹部。刚才我看到了传说中的发球。”芥川的样子很兴奋,“比朔月还厉害。就在不远的地方。好想和他打一场。”

    这附近没有几座别墅。迹部景吾可不记得有这样的人存在。

    最后的结果就是,冰帝和青学两所学校的正选都出去看那个人打球去了。这些都是热爱网球的少年,这样的吸引力他们抵抗不了。

    的确不是很远。他们步行才走了十几分钟就看见那个室外的网球场。

    这是场实力悬殊的混双比赛。更确切的说,场上的四个人只有一个擅长网球,他在边打边教导他的女性队友。

    波本……和铃木园子。恰好那两个人伊藤朔月都认识。

    波本另外一个身份——安室透对外的说法是国中时期拿到过网球的全国冠军。现在看他的确有这实力。

    有铃木园子在的地方,果然毛利兰也在。外加柯南和毛利小五郎。伊藤朔月忽然觉得这里可能又要发生什么命案。

    场上的比赛已经打完了。结果毫无悬念。波本下了场就看见了伊藤朔月。不过伊藤却抢先开口了,“没想到安室先生网球打得这么好。”

    “他国中时期可是拿过全国网球大赛的冠军。”毛利小五郎骄傲的大笑着,仿佛这荣誉是属于他自己的一样。

    “朔月姐姐也认识Zero哥哥吗?”柯南小朋友又装起了天真无邪。

    “Zero……哥哥?”是出自他的真名降谷零吧?伊藤朔月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波本很适时的插上了话,“这是我小时候的绰号。”

    “因为透,所以什么都没有,所以是Zero吗?”伊藤朔月猜测着说。

    “朔月姐姐好厉害啊!”柯南的眼镜忽然闪了下光,“安室哥哥之前就是这么说的。真的好厉害!一下子就能说中原因。”

    “因为啊……”伊藤朔月顺手的揉了揉柯南的头发。奇怪。他的发型的都不会变的,“‘朔月’也是什么都看不到的意思!”

    伊藤朔月的气息有一刹那很不对劲,波本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她。

    “不仅她认识,本大爷也知道这人。”迹部景吾是在回答柯南的问题。但他看着的始终是波本,“没想到你还能打出这么华丽的发球。”

    波本打工的地方就在冰帝附近。但说实话冰帝的这些正选们都不熟。就连迹部他都是因为伊藤朔月的关系,才特意去了解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什么样的人能吸引伊藤朔月经常过去。这是迹部景吾想要关心的。结果他也发现那家伙冲泡的咖啡还是挺华丽的。

    平常那种不华丽的小咖啡店他不会去。

    安室透,私家侦探。鼎鼎大名的沉睡的小五郎的徒弟。迹部利用了他家的关系查到了这些。在咖啡店当服务生应该是为了工作方便。

    “你真的很厉害!那个发球简直棒极了!是传说中已经消失了很久的发球!”芥川慈郎兴奋极了,“我可以和你打一场吗?”

    波本看起来有些遗憾的样子,但他还没说话呢。铃木园子却一副批评的口气说了:“他国中打网球以后就落下了肩膀疼的毛病,不能打太多这样的球了。”

    别人或许不明白。但同为网球部成员的铃木园子知道现在的国中小孩子们打球是有多暴力。其实当年也是。男子网球一直是这样的运动。

    这个女人的记忆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柯南默默吐槽。

    “打一两场比赛还是可以的。”波本笑着很不在乎的样子。

    青学的人也是跃跃欲试的。不过此刻他们那边却沉默了起来。他们想到了他们的部长。旧伤越来越严重,不得不在这个时候离开的手冢。

    肩膀疼嘛?伊藤朔月的关注点却是这个。此刻她的手中已经拿出了一张符,她试着念了什么后松开了手就让它随风飞走了。

    有些不符合风向的规律,那张纸刚好飘到了波本的身后。在他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一种温暖的感觉遍布全身,肩部尤其明显。

    居然真的有伤。伊藤朔月是惊讶的,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外他太不小心了。不过……治疗用的符不像攻击类的可以自行销毁,还真是麻烦啊!现在又被波本捡起来了。

    阴阳师的符嘛?波本不着痕迹的收进了自己的口袋。‘安倍朔月’,晴明的……继承人。

    “还打不通吗?”刚才和波本他们比赛的那位女性——和野千夏很烦恼,“弘一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好他昨天就到的。”

    “的确很奇怪!”那位男性永井昌也托腮思考了一会儿,“他昨天早上就说要先过来了。为此他还特意跟我要了钥匙。”

    “那现在咱们怎么办?钥匙只有一把,你给了他,现在又找不到他人了。咱们总不能回去吧!”

    “你们也别担心这么多了。”他们之中唯一没有上场的男性川岛英助笑着有些没办法的说,“那家伙一会儿还不来?我们就多等一会儿吧!”

    毛利小五郎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在问清了发生什么情况之后,他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决定让‘安室透’帮忙了。波本还很愉快的答应了。

    他们的别墅就在前边。从这里就能一眼看到。伊藤朔月根据她之前的经验,三个侦探都在场的地方。或许网球部的部员们都该回去了。

    波本接受了芥川的比赛要求。虽说时间定在了下午,但芥川却舍不得走了。其他人也是。明明迹部家的别墅就在不远的地方。

    “太好了!”和野千夏高兴极了。“总算可以进去了。这个时间我都饿了。”然后她把所有人都邀请了。

    如果不和黑羽比,波本的确算是很擅长开锁的。只见他拿了一小段铁丝,不知道在哪里捅了两下,这种设计复杂的锁就自动开了。

    推开了门,波本后退了两步。和野千夏不明所以,她不由自主的也向里边看过去。然后她就不动了,紧接着一个尖叫声就响了起来。

    他们之前说到的‘弘一’死了。尸体就坐在大门正前方的那堵墙前,他的表情很狰狞。手中紧紧的抓着什么。

    毛利兰第一时间报警去了。三位侦探则在同一时间跑到了尸体旁边。

    网球部的学生受到了影响。两所学校的都是。冰帝的或许还好一些,他们总归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

    “带他们回去吧!”伊藤朔月这时候才能明确的对迹部说,“等警察来了,有什么问题,我会代表你们回答。”

    他们确实需要离开。迹部景吾很明白这点。他从来都不是不知道该做什么的人。“你呢?不要紧吧?”

    “已经遇到好多次了。”伊藤朔月很轻松的笑了笑,看起来的确没受到什么影响。“早就习惯了。”

    上次也是这样。迹部景吾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他的青梅竹马从来不简单。但他好像觉得这种不简单真的不怎么华丽。

    死者:小坂弘一,二十一岁,在校大学生。死因是:窒息。

    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凶器应该是绳子或者类似的东西。

    别墅的钥匙被发现在死者的口袋里,所有的窗户都是从内部锁上的,大门也是必须有钥匙才能锁上的设计。所以这是……

    不可能犯罪!柯南和波本此时此刻都想到了这个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