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1.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目暮警官他们到了之后,死者紧握的东西总算被拿出来了。是只早就变形了的纸鹤。这是死者传递的死亡信息?

    “这个纸鹤?英助你看看这个纸鹤是不是孝之送的那个。”永井第一眼就认了出来,他连忙问川岛求证。

    “我怎么记得!”川岛的语气中就透些不屑,“那种家伙的事不要问我。真是的!都已经死了这么久了还给别人带来麻烦。”

    “不要这样说啊!”永井仿佛已经习惯了。“就算你介意他这么受不了打击就自杀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他人都已经死了。”

    “大哥哥!”柯南小朋友一脸的天真,“那个孝之是什么人?”

    “他是我们高中时候的网球部成员,不过三年前就死了。因为肩部受伤导致再也不能拿起网球拍,所以在自己家中自杀身亡。”

    已经死了三年的人不可能再活过来杀人。纸鹤上又没有其他任何暗号。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柯南小朋友有些烦恼了。

    这次的案子与三年前的自杀案有关。这是现在唯一确定的事情。

    森山孝之。死亡时刚满十八岁。他本就是单亲家庭,死后他的母亲因为受不了这种打击不久就跟着去世了。

    这些都是警方的记录。柯南思考了一会儿,依旧童声童气的问:“那个孝之先生是因为什么受伤的?”

    “还能因为什么?”川岛的脸上都是嘲讽,“网球本来就是容易受伤的项目。我和昌也,还有其他人也都受过伤。”

    “可是孝之的情况……”永井摇了摇头,看得出是遗憾的,“如果他不在受伤后勉强自己连打了好几场那样高强度的比赛。说不定……”

    永井这话一出,川岛的脸色就更差了。他咬着牙说:“那个家伙,他什么都不说。谁知道他当时已经受伤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永井叹息着,最终也只能总结了这么一句。

    和野千夏不知道这件事情。她是在去年才和永井交往,然后才认识的小坂和川岛的。但她的表情可和她说的不那么相符。

    “我知道了!犯人就是你!”毛利小五郎指向了川岛英助。“川岛英助先生。因为他发现你是故意让害死小坂,所以你杀了他灭口。”

    “不要开玩笑了。”川岛反应很大,“我怎么可能……”

    “安室哥哥已经明白了吧?”就在毛利还要说什么的时候,柯南小朋友的声音就又响起来了。“这次案件的真相。”

    柯南的头上不出意外的又鼓起了一个大包。毛利小五郎却也不再继续他自己的推理了。他很关心‘安室透’的说法。

    “这个嘛!”波本看起来也是一副想不明白的表情。“如果是川岛先生。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座别墅的钥匙只有两把,小坂先生和永井先生各一把。永井先生说自己的那把被小坂先生借走,但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小坂先生已死,这件事就无从确认了。”

    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官步调很一致,他们同时转头看向了永井昌也。永井连忙摆手,“不是我!不是我!我有什么理由杀人。”

    “如果当年森山的伤……是你故意撞到他所致呢?”伊藤朔月凉凉的插了一句。波本他还真照顾毛利小五郎的感受。

    喂喂!你们两个都知道真相。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往错误方向引导。

    “我……”永井的脸色有些变了。“你们有什么证据就这么说?”

    “当时网球部的人都看见了。”伊藤朔月笑了,“除了正好不在的川岛先生。只要联系到那些人他们都可以证明。”

    “那就联系吧!我确实不小心撞到了森山,但绝对不是故意的。”

    “这么说……永井先生是承认森山是因你受的伤了?”波本的脸上也带了些不易察觉的,略有些锋芒的笑,“然后又轮番和他比赛?”

    永井的脚下有些不稳了。“这和这次的事情无关!我真的把钥匙给了弘一。你看……”他掏出了手机,“这里还有昨天的通话时间。”

    “真的没关吗?”柯南小朋友的童音又出现了,“和野姐姐。”

    为什么忽然问和野千夏?除了某两个人都不明白,和野千夏笑的很温柔的蹲下平看着柯南,“小弟弟,我都搞不清状况,又怎会知道。”

    “我认为有关哦!”柯南一副就应该如此的表情。但其中似乎藏了什么。“要不然小坂先生为什么会紧紧握着那只纸鹤。”

    “可能是巧合吧?”和野千夏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如果他的死真的和当初的事情有关。这么短的时间,他也没办法找出这么久远的东西。他是刚好在怀念以前的朋友吧?”

    “和野姐姐有没有后悔?”柯南的眼镜又一次闪了光。

    柯南在看着她。这个孩子有种看透人心的感觉。和野千夏有些忍不住了。然后她发现,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她。

    “小弟弟为什么这么说?”和野千夏仿佛是本能的反应,“我有什么后悔的啊!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如果说可惜倒是有……”

    “弘一是个很好的人。跟他认识这段时间他没少帮我和昌也。”她的脸上流露出了痛苦,感觉很真,“真不能相信他就这样死了。”

    “啊咧咧。”柯南小朋友忽然把和野千夏的手摊开,“和野姐姐手上有道奇怪的勒痕?好重啊!是打网球弄伤的吗?”

    这时候有几个警察进来了。他们从下水道里找到了被剪碎了的绳子。

    和野千夏手上的勒痕和这种绳子的花纹极为相似。目暮警官他们只能要求她配合他们的调查。

    “你们是不是都搞错了!”没想到开口争论的却是川岛英助,“刚刚那位侦探先生也说了。千夏她根本就接触不到另外一把钥匙。”

    “不!她能拿到。”这次出面的依旧是他说的这位侦探先生,“另外一把钥匙当时就在森山身上。她也是杀了他之后才发现的。”

    “你说的就像是亲眼见过似的。”川岛英助完全不相信,“弘一他有什么理由谎称自己的钥匙丢了?他根本不可能这么做。”

    “理由大概和和野小姐相同吧!”伊藤朔月的目光还在永井身上。

    “钥匙的事对和野来说是意外。”波本继续做他的推理,“她虽然利用了。但根本没想好怎么处理。如果扔到附近……你不想浪费这个机会吧?所以到现在你都把它带在了身上!”

    “你说的没错。”和野千夏从衣服里掏出了那把钥匙。她认罪了。

    “你……为什么这么做?真的是为了孝之吗?可是弘一他是和孝之关系最好的。为了孝之的死他一直很难受,也很自责。”

    “正是因为知道弘一和……哥哥是好朋友才不能容忍啊!”和野千夏的笑容有些凄凉,“哥哥最后的日子很痛苦也很绝望,不止是再也无法拿起球拍,他还以为他被重要的朋友背叛了。”

    哥哥?没错。和野千夏是森山孝之的双胞胎妹妹。因为父母自幼离异所以很少人知道的亲妹妹。

    “小坂先生知道你是森山先生的妹妹。”伊藤朔月忽然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吃惊的话,“你的哥哥曾经给他看过他的妹妹的照片。”

    “你怎么会知道?”这是和野千夏的疑问,也是其他所有人的疑问。

    当然是小坂弘一本人告诉她的。伊藤朔月看了眼就飘在和野千夏身边的人影。只能说:“我自然有我知道的渠道。”

    “看来我真是错了。费尽心机却杀了真正待我哥好的人。”

    “你很幸运。”和野千夏很平静的面对她的男朋友,“早知道害死我哥哥的只有你一个人,恐怕我都不会等到现在了。”

    永井确实在庆幸。他怎么都没想到千夏会想要他的命。幸好他一贯的谨慎。没不小心说出什么,这样才能让弘一当了替死鬼。

    “别这么说。”在这种时候,永井装起好人来没任何心理负担,“你们对我好像都有些误解。我承认我嫉妒过孝之,但从没想过害他。”

    都已经被揭穿了还能这么说。他也真的有脸啊!

    永井没有犯罪。就算别人再看他不过眼,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想杀他的人死的死、伏法的伏法。他再不用担心什么。

    这样的结果真的让人不愉快啊!天空中的那个人影默默的看着和野千夏被警方带走,有些悲伤。她要为她犯下错负责。

    “你刚刚真的要误导那个人为凶手吗?”在离开的路上,柯南悄悄的附到了伊藤朔月的耳边,说出了这样的话。

    她看起来就像是这么好的人吗?伊藤朔月笑着摇了摇头,“只不过因为这两次的事情关联很大而已。”他也是这么认为的吧?波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