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2.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下午的比赛正常的开始了。芥川心性单纯,他的心里除了网球没有其他什么。这让他可以在这种时候都全身心的投入进去。

    “真好啊!芥川前辈。可以心无旁骛。”凤长太郎坐在旁边的草地上看着场上的比赛。神情略有些低落?

    凤?伊藤朔月很随意的坐在了他的旁边。很随意的说:“就算被影响到也没关系哦!这是人之常情嘛!”

    “伊藤前辈?”凤长太郎忍不住握紧了他的球拍,“可是……如果这是正式的比赛。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上场。”

    他的手有轻微的发抖。伊藤朔月注意到了。“那以后离那些侦探远点就好了。他们那些人啊,总是有吸引这种事的气场。”

    “伊藤前辈!”凤长太郎知道伊藤朔月在安慰他。

    “不是开玩笑。”伊藤朔月的语气里有些认真。“包括安室先生。你和网球部的大家只需在网球场上享受青春。那不是你们的世界。”

    你们?“伊藤前辈呢?”凤长太郎很会抓重点。

    “伊藤前辈也不喜欢这种事吧?虽然你说过已经习惯了。但果然还是不喜欢的吧?”凤长太郎温柔的笑着,“是我多嘴了。”

    “没有!”只不过她注定是在那个世界的。

    “我想要更强大。”凤长太郎看着自己摊开的双手,“就像伊藤前辈一样。不!或许我永远到不了伊藤前辈的程度。但我会努力的。”

    那家伙……迹部远远的看到了这边的两人。

    恢复精神了呢!伊藤朔月很满意这个情况。她拿出了自己的球拍,“接下来咱们打一场怎么样?”

    “可以吗?”凤长太郎有些惊喜,有些不确定。伊藤前辈很厉害,但她也很少出手。或者说她根本连出现都是极少的。

    “当然!”要不然她为什么会来?伊藤朔月短暂的反省了一下子。她到底给她的部员们什么印象。“这次我可会很认真哦!”

    “伊藤朔月,冰帝网球部教练助理,冷静、有强大的心理。”远处一个眼镜闪了道光,“擅长快球。左右手都可以。”

    “如果是她的话,会不会喜欢我的蔬菜汁呢?”那人笑容诡异的拿着一个颜色恐怖的‘饮料’。好像她一下场他就会送上去似的。

    “乾的样子好可怕!”不知是谁‘悄悄’的议论着,“啊,他手里还拿着那个恐怖的东西,咱们赶紧躲远点吧!”

    冰帝的两位正选都输了。但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榊教练和迹部也不可能要求他们让出正选资格。他们完全没有压力。

    在这之后的两校合宿很顺利。除了‘安室先生’没多久就离开,不过他就在冰帝附近打工,以后他们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和他交流。

    结束了让人疲劳的合宿。伊藤朔月回到家的时候,很奇怪。坂本爷爷好像都不在的样子。是去祖父那边了?她暗自思考。

    ‘坂本爷爷’没多久就出现了。伊藤朔月却忽然笑了,“祖父。您怎么回来了?这么说坂本爷爷的确去了您那里。”

    “现在都瞒不了你了。”‘坂本爷爷’点头表示满意,他决定考一考她,“怎么看出来的?”

    “气场!”伊藤朔月没有犹豫的说出了答案。“您和坂本爷爷周围的气场很不一样。”您的感觉更严肃一些。

    “听说你要和日本公安警察合作?”‘坂本爷爷’皱着眉问。

    原来是为了这个回来的啊!伊藤朔月承认,“是坂本爷爷告诉您的吧?您会专程过来,是不同意我这么做吧?”

    “公安警察不是那些普通的警察。你的身份瞒不住他们。”

    “瞒不住也无所谓啊!”伊藤朔月很不在乎的样子,“您不是早就预料到了嘛?从一开始就不让我和‘冥王星’扯上关系。”

    黑王星彦,犯罪组织冥王星的首领,哈迪斯王。她的祖父。

    “但你真的做到了吗?”黑王星彦有些后悔了,他不该这么放任她。

    “您可以相信我一回。”伊藤朔月的脸上有了些无可奈何,“这次的事情我可以处理好。还有……您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空气中的气氛一下子有些紧张、压抑。他们的合作已经开始了。

    “您是不是还有些其他的事情该对我说了?”伊藤朔月唯恐她自家爷爷说出类似他可以为她脱身这样的话来,她转移了话题。

    “你知道了多少?”黑王星彦更关心的还是这个。

    “妹之山残来找过我。”伊藤朔月猜不出她祖父的想法,“还有些自称和世纪末日有关的人。他们的口径很统一。”

    “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祖父为什么要带我离开?”这是她的疑问,“冥王星您又不让我接触。这样会给您添很多麻烦的。”

    已经知道这么多了吗?“这些你以后就知道了。”

    “好吧!”还是不想告诉她嘛?“您不想说这事就算了。”伊藤朔月不会勉强。有什么答案非要急在这一时?十多年都过来了。

    妹之山家有明显的立场倾向。留在那里命运就被决定了。黑王星彦其实知道的也不多。他只知道他的女儿是这么对他说的。

    “世纪末的战争没有她也可以进行。父亲拜托你,让她可以没这么多负担的生活下去。整个地球的未来对于她来说太沉重了。”

    有人来了。是水树萤回来了。好像还找她有事?伊藤朔月最早发现了这点。然后她看见她的祖父已经借着坂本管家的身份退了下去。

    他们的谈话只能到此为止了。就算没有人,再谈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朔月!朔月!”水树萤难得急了。表情上还有些担忧和烦恼,“日渡君的寿命忽然减少了很多。这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情况。”

    “地狱少女可以看到的经历,是不包含我们工作内容的,那些怨恨不会显示在他们的寿命上。所以他们都是一成不变的。可现在……”

    水树萤还有她的同伴都不知道的事情,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伊藤朔月身上。因为她从心底承认伊藤很厉害,仿佛没有事情能难住她。

    “现在的寿命是到什么时候?”伊藤朔月没有马上回答她,她想了想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是不是在最近这段时间?”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水树萤很诚实的摇了摇头,“只知道是在今年,日渡君过生日之前。”这其中有好几个月的时间。

    应该是这样没错了。伊藤朔月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你知不知道日渡最近在做什么?还是负责那个案子?”

    “还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事情。还有警视厅搜查二课的那个警部。他们总是聚到一起研究。我几乎就不能在其他地方看到他。”

    他们还真锲而不舍,明知道就算找到也无能为力。伊藤朔月只能这么提议,“你最近多注意一下他的行踪,有什么不对立刻告诉我。”

    这大概是她唯一能做的吧?总不能在什么都没发生之前就做出什么。她没那个立场。这种事情她又不可能说给其他人听。

    水树萤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然后迷迷糊糊的就出发了。等到她已经离开很远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伊藤朔月还什么都没有告诉她。

    她相信她!这么想着,水树萤就没再折返回去。

    日渡怜会遇到危险。和他同一个案子的中森警部呢?伊藤朔月考虑了一会儿后,她还是拿起了手机给黑羽发了邮件。

    黑羽可以应付的吧?他的实力已经很强了。还有风灵,现在让他用的完全不比她这个真正的主人差。

    就像父亲般的人嘛?想起黑羽当时说出这话时的表情,她笑了。至少能撑到她赶到吧?不论遇到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那家伙……到底发现了什么?这是黑羽快斗收到邮件后的第一反应。警部这些日子确实很忙,青子都说有好多天没见到他了。

    果然让警察抓那些家伙太勉强了嘛?黑羽抓了抓他的乱发,然后他拿起了还是锡菲罗状态的扑克牌枪。他不能再让人牺牲。

    这个组织是他向警方挑明的。他就不能丢给警察不管。黑羽快斗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他基德大人想混入哪里都不是问题。

    “黑羽快斗。你到底遇到了什么?”江古田,某位红魔法的继承人盯着她的水晶球。还是没有反应。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红子sama!黑羽快斗我没办法看到……”关西腔的水晶球弱弱的发声。“我都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要!红子sama!我再继续努力。”

    看不到就是看不到。就算再怎么努力效果也一样。只有一片的空白。

    怎么办?怎么办?水晶球怕了。红子sama会砸碎它的。呜呜呜呜,它还不想英年早逝。咦?红子sama呢?它难道逃过了这一次?!太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