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3.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警视厅查到了一个消息。他们找到了那个神秘组织的据点。中森银三无疑是很高兴的。他立刻召集人手准备将他们一举擒获。

    “不等远山警视他们来了再去吗?”不知是谁提出了这个问题。

    中森银三很果断,“来不及了。我们掌握了这个消息的事情瞒不了多久。再迟些他们恐怕会弃掉这个据点逃走。”

    总觉得有些太简单了。刚刚那人——年轻的警员觉得自己想多了。大概是他们这里暂时没有人能在武力上占优势,他太担心吧?

    这次的据点是在一个破旧的工厂。中森银三带着的人很容易就闯了进去。没有任何人的拦阻,还是来晚了吗?

    不对!等他们看清眼前的一切的时候,这些警察都惊呆了。全都是死尸……这里很明显刚刚发生了一场恶战。是什么人干的?

    这些尸体的伤都透着一种怪异。离他们最近的那个还明显有被生生撕下来一大块的样子。做下这些的又不是人类嘛?

    只能先撤了。中森银三一刻都没耽搁的就下了命令。这里也已经没有那个神秘组织的成员了。可惜大门却在这个时候被反锁上了。

    “这里可不能想走就走哦!”最远处的阴影里就这样走出一个人。

    很年轻的男孩子。看起来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但没人敢小瞧他。因为,就在他的嘴角还残留有新鲜的血液。

    不是上次的怪物。但还是怪物。警察们全都紧张了起来。有了上次的经验,他们不是没有准备,但能起多大作用就不知了。

    威力更猛的枪。还有每个人都穿了最好的防护服。还有可以率先开枪的指示。但那个怪物的速度真的很快啊!每一枪都打空了。

    然后,在那个怪物跃上天上的一刻,他们都看见‘它’的尾部忽然长出了一条类似鱼尾的东西,眼睛也都是变成了红色。

    那个东西就是它的武器。警察们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点。代价是两个同伴的牺牲。那两个人开枪伤了它,虽然仅仅一瞬间就恢复了。

    该死!他太大意了!人群中的某人有些懊恼。在那个怪物又一次靠近警察,还是中森银三的时候,一个扑克牌飞过,把它挡了下来。

    这个扑克牌!中森银三警部的眼神略有些复杂。快斗……

    “什么人?”那个怪物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这个扑克牌不是普通的武器。它携带着的火焰,让它的恢复速度慢了许多。

    白色的礼服、白色的礼帽、白色的披风。就这样一个纯白的身影像魔法一样突然出现在这有些暗的地方。看起来格外的耀眼。

    “只是个魔术师而已。”那人——那个白色的魔法师露出了无畏的笑容,缓步朝它的方向走去。

    怪盗基德!拥有无数粉丝,全世界都知名的大怪盗。那个怪物他也认识。“有意思!大哥哥才不是什么魔术师。你比他们厉害多了。”

    “小心些!基德!”中森警部大声的喊道。他的担心是明眼可见的。

    “啊!没关系!中森警部。”怪盗基德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又十分的自信,“怪盗基德可是无所不能的大怪盗。”

    『扑克脸。戏法总伴有失败,但是绝对不能让观众注意到。记住,快斗。无论何时都不要忘记扑克脸。』

    那个怪物的攻击很突然,仅在一瞬间就发生的事情。怪盗基德却很及时的就给挡住了。不!不止挡住。他已经稳占了上风。

    那怪物受了伤。警察们清楚的看见它所到之处不断的有新鲜的血液滴落。看见它的速度已经比开始的时候慢些。总算松了口气。

    神秘组织的成员都已经死了。日渡怜去看看那些受伤的同伴。想着,等怪盗基德把那个怪物打败,他们就离开。

    和DARK一样的怪盗。但好像又有哪些不一样。

    危险总是在这种不经意的时间出现的。就在日渡怜走向那边,要和受伤的人说话的时候,在他不远处的地方一个枪口已经对准了他。

    这个时候的怪盗基德刚好躲开了一次怪物的攻击。已经过人的听力让他最早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他连忙扑上去,把日渡怜推远。

    日渡怜在吃惊过后,他立刻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他太大意了。原本以为死掉的人居然还没死。所幸,怪盗基德只是稍微受了点轻伤。

    怪盗基德的速度太快,举动又太出人意料。其结果就是连风灵都没有赶上。还好它只晚了一小会儿,还来得及把子弹刮的偏离了路线。

    怎么办?风灵都快哭了。他要怎么和朔月交代?朔月把快斗交给他保护。他却没有保护好。他刚刚还跟朔月说快斗这边没问题。

    风忽然变得很大,在这种封闭的环境,这简直太奇怪了。那个怪物发现它这次的攻击不仅没起作用,还被这股奇怪的风给反了回来。

    身体上的鳞片被自己的尾巴打穿。这是让那个怪物不能想象的事情。趁着那股奇怪的风并没有紧追,它终于选择离开了。

    警察们没有去追它,他们甚至连刚才开枪的那人都没顾上,只关心受伤的怪盗基德,和险些受伤的日渡怜。

    黑羽快斗!日渡怜很确认,他看见了单片眼镜的下边,那人真正的样子。就在刚刚他推开自己的时候。他没想到会是他。他的朋友。

    喂喂!他只是被子弹擦伤而已。不用这么大的反应吧?怪盗基德有些无可奈何。好在风灵已经变回了玩偶大小,他安抚的拍了拍它的头。

    开枪的人已经逃走了。大门还是反锁的。这里还有其他的出口?

    警方从新检查了下地上的那些尸体。没有诈死的人了。不过数量上感觉没有最初他们看到的时候多。是和那个人一起逃了吗?

    大门这个时候突然被冲开了。有些刺眼的光线一下子就照了进来。然后他们看见了跑进来的水树萤。

    她看起来有些气喘吁吁的,大概是跑了很远的路程,又很急。但这样她也没歇上一些,连忙上前关心的询问日渡有没受伤。

    连她一直以来的冷漠的伪装都不顾了。

    怪盗基德事关这个神秘组织。警方想向他询问些什么,不过很可惜就在刚刚那股光线照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普通警察的装扮。怪盗基德这个时候已经混入了人群。他跟着他们检查了下这座废弃的工厂,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这个地方是那个神秘组织故意让他们发现的。此时此刻的日渡怜觉得这才是事情的真相。他们都中了敌人的圈套。

    怪盗基德,这个名字日渡怜很早知道,在当初他还在追寻着怪盗DARK的时候,他就听说过这传说中的怪盗。

    据说他出现在十八年前。据说他每次的行动都只会用魔术。这和DARK很不一样。他猜想过他的身份或许是魔术师。直到他插手这个案子。

    黑羽盗一的确是魔术师。还是世界都知名的著名魔术师。但他早在八年前就已经去世了。除非当时的他只是诈死。

    但黑羽的表情不像,偶尔提及这方面的事情的时候,他的悲伤不像。

    怪盗基德和这些警察分开没多久,他就看见了伊藤朔月。她就这么静静的靠在了一棵樱花树前,闭着眼,好像在休息一样。

    “朔月!”风灵在第一时间就从怪盗基德的肩上飞到了伊藤朔月的正前方。或者说是它刚刚到了她眼前,就被她一下给抓住了。

    “朔月!呜呜呜!对不起!呜呜!”被抓住的风灵忽然大哭不止。伊藤朔月无奈放开了它。结果就是她的校服上衣被它哭湿了一大片。

    “哭好了?”伊藤朔月就这么一直看着。直到风灵哭累了,终于停下来了,她才开口。“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你可以做到吧?”

    “一定可以!”风灵信誓旦旦的保证。虽然它玩偶一样的外表,看着真心没多大的说服力。“我保证不会再让快斗受伤!我保证!”

    “还有……不要乱崩溃了。”伊藤朔月补充,“远距离收回巫力,还要压制你的能力很累的。”比真的和厉害的人打一场还累。

    怪盗基德终于明白,风灵为什么会在那样的情况下变小,为什么会慢慢的恢复平静。他还以为只是简单的发泄过了。原来……

    黑羽快斗不是它真正的主人。风灵失控的话很难保证不伤到距离它最近的人。伊藤朔月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对……不……起……”风灵低着头弱弱的说。

    风灵看起来有些太可怜了。黑羽快斗忍不住说:“风灵它只是太在乎你了。它很厉害。在那种时候还能打伤袭击我们的人……鱼。”

    “你的伤不要紧吧?”伊藤朔月却直接岔开了话题。

    黑羽快斗在一天之内又感觉到一次无可奈何。他举起了自己的左臂,一副这没什么的样子说:“只是有些擦伤而已,几天就能复原。”

    伊藤朔月的表情淡淡的,就像对这件事毫不在意似的。然而就在下一刻,黑羽快斗发现他的左臂被一团白色的光芒笼罩了起来,暖暖的,很舒服。好像伤口也不再感觉到疼了。

    是伊藤朔月的治疗术。黑羽快斗看过去,那家伙还是刚才的样子。如果不是他亲眼见过一次。恐怕都想不到这是她做的。

    真是别扭的人啊!黑羽快斗不自知的翘起了嘴角。这点伤哪用得上这么麻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