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7.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伊藤朔月负责调查的人已经死了。她可以名正言顺的结束了任务。

    『你还真的很适合加入组织。』在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后,波本给她发了这么一封邮件。

    呵呵!『彼此!彼此!』伊藤朔月完全没感到意外,不仅如此她还一副很愉悦的表情快速的回复了他。

    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她和他都可以不择手段。这非常符合黑衣组织的作风。对公安警察来说这也不算违规。

    只说有事发生,却偏偏不说具体有什么事,这本身就有危险。尤其那个有危险的人还是令他想不到又很关心的人,目标还就是他本人。

    没错!她知道那座房子里的灵是什么人。在她接下了这个委托,前往中村家前,她就已经把这些都了解的差不多了。

    波本在看到这个回复后也笑了。他看了看正躺在他桌子上的磁盘。用这种方式送东西给他,说真的,在他刚刚看到时真的吓了一跳呢。

    一只他完全不认识的小动物,忽然在自己面前变成了一个人,然后把这张磁盘扔在了那里,丢下一句“这是朔月给你的。”就又消失了。

    是式神?他摸着下巴思考。公安警察不同于普通警察,不同于侦探。他们对这个东京的了解要多得多。只不过他不负责那些事。

    磁盘的内容,伊藤朔月都在后边贴着的那张纸上写清了。这是根据爱尔兰的程序加以修改后的结果,已经通过测试。

    爱尔兰的程序到底只能在事后修复,这很麻烦,还要让电脑和里边的内容先被毁一遍。现在这个却能让暗夜男爵完全失去作用。

    有了这个东西对他们都是方便。即使暂时还用不到,但迟早……

    爱尔兰研究过暗夜男爵的破解程序。伊藤朔月在那天感觉到他的死亡时,就把这件事相关的证据全都销毁了。BOSS永远不会知道。

    “他不是卧底。”她是这么跟琴酒说的。还是专程去找的他。“大概!在他死前我试探过他。不过……现在是与不是都没什么区别了。”

    琴酒不关心死人。他叼起了一支烟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开着他的那辆保时捷356A。还是觉得这个女人很不爽啊。

    “大哥很不喜欢清酒啊!”伏特加对这事还挺敏感,“可是……她不像贝尔摩德和波本那样的神秘主义啊?”

    “哼,她和他们一样。”琴酒给她下了这样的定义。虽然她的身份他们都知道。但这不妨碍她做事的依旧让人无法捉摸。

    伊藤朔月的座位,很凑巧的可以看到外边的网球场。此时冰帝的正选们都在进行着晨练,除了身为部长的迹部景吾。

    “他还挺受大家欢迎的。”那个唯一不在的人忽然说道。

    “安室先生嘛?”伊藤朔月看见了场中正在和凤长太郎打练习赛的金发青年。在他们的部员邀请下,他都已经来过好多次了。

    还好。波本的写作死神、读作侦探的气场没有柯南的强。这么几次下来倒是没有给冰帝带来什么杀人案。

    “本大爷记得……你小时候一直说的那人只比你大两三岁?”

    安室透的外表看着很年轻,说是十八、九岁都不会有人怀疑。但他的实际年龄是二十九岁了,这毫无疑问。

    “嗯!”伊藤朔月点头。然后,她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微笑着又补充了一句,“安室先生他不是那个人。”

    为什么会认为是波本?伊藤朔月没有考虑。她现在也没什么精力考虑了。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悲伤、痛苦和绝望。

    是谁的情绪传递给了她。这是伊藤朔月仅有的能确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人呢?她想了一遍,有这样的能力的只有世纪末日那些人了。

    伊藤朔月在上课后,光明正大的睡着了。这也让她找到了真相。

    又是一位梦见。和她上次见到的不同。应该是天龙的梦见吧?她猜测着。是个年纪很幼的小女孩,至少从外表看起来是。

    刚才那种讨厌的情绪,就是从这个小女孩的身上传来的。

    “你是什么人?”伊藤朔月问她。可惜她好像完全没听见似的,只顾着自己哭泣。伊藤也只能四处看看,这种联系最好能给断绝。

    这个小女孩的感觉很不对。没多久,伊藤朔月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她总觉得在她的身上有种很不协调的感觉。就像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如果说之前只是最单纯的询问,现在她的语气则是带有了探究、好奇和对这件事非常感兴趣的感觉。

    “你是……”那个小女孩终于发现了她,大颗的泪珠还挂在眼睛上。很快她又露出很开心的笑容,“你是……那个人?妹之山小姐。”

    小女孩说她的名字叫丁。这让伊藤朔月的怀疑更大了。她想找到自己不难,为什么又要装出没办法的样子,让封印们无目的的四处寻找?

    她根本就没想找到她。至少没有从心里想找到她。伊藤朔月也乐得轻松。“你认错人了。我不姓妹之山。”

    丁公主愣住了,她有些迷茫,她能感觉到眼前这人就是那个人。但她为什么会不姓妹之山呢?“拜托你。救救这个地球。只有你可以。”

    “世纪末日的战斗已经开始了。明明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却只能任由他们发生。现在碎轨死了。以后……我不想看见他们变成现实啊!”

    “我说过了。”伊藤朔月很耐心的等她把话说完。只不过只是听听而已。这种真情实感的劝说对她无用。“你认错人了。”

    难怪祖父会不让她接触这个人。伊藤朔月对这位丁公主很不喜欢。她很危险,这种感觉无论是天龙,还是地龙都不曾让她感觉到的。

    她的梦境中起了火。丁公主惊讶的发现了这点。火势很猛,转眼边缘处就开始破碎了。什么时候做的?怎么做的?她完全不知道。

    梦境全部破碎的时候,伊藤朔月就一起消失了,丁公主也被迫回到了现实。苍冰和绯炎发现了异状,正焦急而又关心的向她跑过来。

    “我见到她了。见到那个人了。”丁公主忽然这么‘说’,一种非常忧郁的感觉伴随而来,“可是她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丁公主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或许她猜到了些什么。无法证实。

    伊藤朔月回到了现实世界。换另外一个说法就是她睡醒了。老师还在上边认真的讲课,但她还是没有去听讲,反倒开始翻起了邮件。

    黑羽的邮件。伊藤朔月笑了,看来那家伙也没好好上课。这个邮件写的很简单,但相当重要。关于朗姆,关于北堂雅被袭击的事情。

    黑羽快斗本身也不知道这件事。是他的同班同学,某位归国的侦探告诉他的。就在今天他刚刚来到学校,就被他给拉到了天台。

    “你到底有什么事?!”黑羽快斗一脸的不耐烦。白马又发现了什么?他最近都没有用怪盗基德的身份犯案了。“马上就要上课了。”

    “现在的时间是上午8时48分12秒36。”白马探合起了他的怀表,总结,“在上课之前足够我们把事情说完。”

    黑羽快斗对白马每次的报时依旧无语。白马也不在意,他直接就切入了正题,“『北堂雅』这个名字你是知道的吧?”

    他的确知道。还是少数以‘黑羽快斗’这个身份知道的事情。“嗯。你为什么会忽然问到她。”

    “她被袭击了。在警方一直保护的时候。”白马探边说边观察着黑羽快斗的表情和反应。“你果然已经知道了。”

    喂喂!不要这么敏锐好不好。黑羽快斗默默吐槽。“你是想说,你已经找到了袭击她的人的线索?白马警视总监的公子。”

    “很遗憾。”白马摊了下手,“我问过了当时负责保护她的警官。他们的口径很一致,是织田警部补下命令让他们离开。可是……”

    “他在第二天就死了。就在他自己的家中,头部中弹身亡。”

    “这件事关系很大。”白马这会儿很严肃,“除了我父亲,整个警视厅就只有目暮警官等几人知道。但我知道你一定想知道。”

    白马探信任黑羽快斗。他不单告诉他了这些,还要带他去织田警部补的家中查找什么线索。而这件事黑羽快斗又认为伊藤朔月需要知道。

    “如果你认为可信我没问题。”白马探回答的也爽快。伊藤朔月……他记得这个名字,黑羽和北堂雅认识的时候,在场的就有这个女孩。

    他们的关系很密切。这是当时在场的警官的描述。就像小情侣一样。不过,这样的话他和中森是怎么回事?单纯的青梅竹马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