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8.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组织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这件事办的真是干净利落。这是伊藤朔月在和黑羽快斗、白马探他们看过一遍织田警官的家得出的结论。

    不过,她微笑着看向了那两人,她又不是侦探,这种事情她不擅长。

    白马探和黑羽快斗就比她认真多了。织田警官在哪里死的,甚至这整个房子,他们都仔仔细细的,哪怕一个可疑点都没放过。

    房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屋中也没有打斗、甚至逃跑的迹象。织田警官就坐在他的沙发上被人杀死的,那时候手中还拿着茶杯。

    他和杀他的人很熟。这已经没了疑问。他有极大可能也是那个组织的人。不是单纯的被威胁,或者被利用。

    如果是受了威胁他不可能毫无防备。如果只是利用……

    只有平时关系比较亲近的人,才能做到在对方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利用他。如果是这样,那个人不会这么简单的把他推出去。

    织田警官那天没有出过门。这是从这座公寓大门的监控中看见的。来的人也不多,除了本来就住在此处的就只有十来个人。

    白马探在此基础上排查,竟然没找到一个可疑的人。连一个有可能是来找织田警官的都没有。他们是不是把方向找错了?

    不是外人做的,那就只能是居住在这座公寓的人。白马探把之前拿到的这座公寓的住户名单拿了出来,依次的调出他们的具体信息。

    “进去了!”在这段时间一直破解电脑的进入密码的黑羽快斗终于说话了。这种事情别人或许不可以,但难不住怪盗基德。

    白马探放下了手中的东西,他看着黑羽快斗微微勾起了一个浅笑。

    这台电脑里果然有线索。他们很快就在他的邮箱里,找到了在他死亡的前一天,北堂雅被袭击前,他收到的一封邮件。

    邮件没有署名。内容也很简单,就是让他把保护北堂雅的警察支开,仅此而已。没有任何的价值。唯一有价值的是对方的邮件地址。

    这个地址可以看出那个人就在东京。白马探需要回到警视厅,或许能够找到那个给织田警官下命令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这样做很危险。”没想到伊藤朔月会提出反对意见。“这种事必须惊动其他警官。我们还不知道到底哪个是他们的卧底。”

    “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黑羽快斗有些不甘心。

    “交给我吧!”伊藤朔月此刻的笑容有些神秘莫测。她知道黑羽有疑问,但她还是只能说,“我已经有了相应的办法。”

    “好!”黑羽快斗很轻易的就答应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他相信伊藤朔月,不管是她的立场,还是她的能力。

    他们还真有默契。白马探深深的觉得他在这里有些多余。他和她之间的气场,他根本无法插入。

    “这边好奇怪!是不是在咱们来之前有什么人进来过?收拾的太干净了,电脑也被人为的毁掉了。”伊藤朔月忽然这么说。

    黑羽,还有那边那位警视总监的公子他们两个人来过这里的事情,只要有人想要调查,根本就不可能瞒得住。

    她自己倒是没有问题。伊藤朔月在最开始就有了准备。

    这里没有笨人。伊藤朔月这话一出,另外的两个人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黑羽快斗很配合的托着下巴思考,“到底是什么人呢?”

    和这个邮件地址有关的事情。黑羽和白马两人真的不再插手了,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发现过似的。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选择。

    伊藤朔月的计划,简单到甚至都不能用计划来形容。就在当天晚上,她居然直接就给这个地址发了邮件。

    『你真是不小心啊!居然让织田的电脑里存了你的地址。还好是我先看到的。这次我就帮了你。』

    伊藤朔月的邮件发出去没多一会儿,她就收到了对方的回复:『听说组织最近新进了一位成员,就是你吧?清酒。』

    『啊,不愧是朗姆。』伊藤朔月漫不经心的按着手机,从她身上感觉到哪怕有一星半点的紧张,『一下子就看穿了我的身份。』

    『你的真实身份BOSS已经告诉过我了。试想整个组织能这么快找到织田家,还能找到我的线索的,除了你再没有其他人了。』

    『我可以把这个理解为您对我的夸奖吗?』伊藤朔月的眼中一瞬间闪过了一道锋芒。『对我一个新人下了这样的定义。』

    『我只是有什么说什么。你对我没这么客气,不用一直用敬语了。』

    『习惯了。』伊藤朔月不打算接受朗姆的提议,『您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也该知道我的身份也需要这样。』

    『所以我不喜欢和你们打交道。尤其是你和那个波本。』

    其实只是想更好的隐藏吧?伊藤朔月默默的吐槽。否则你可以见波本以外的所有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组织上下见过你的恐怕没两人。

    『朗姆先生的说话我倒是喜欢的很。』如果你真实表现出的也是这样的性格,她会更容易的找到。不过,这种事她不急,也急不来。

    朗姆没有再回复。伊藤朔月也只是笑笑,她知道他们的联系不会就此中断。她自己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但今天就到这里吧!

    就在同一天的晚上,比朗姆还要早些,黑羽快斗也收到了伊藤朔月的邮件。那时候他才刚到家没多久。

    『白马侦探不适合与这件事牵扯的太深。』这是她的提醒。

    『这个组织虽然没有你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危险。但它也是个历史悠久的跨国犯罪组织,他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侦探这种人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喜爱冒险的精神。但这没必要。白马也不是工藤新一,那个人是早已深陷到这件事中无法置身事外。

    如果他不是黑羽的朋友……大概她也就不会这么好心的提醒了。

    他也想啊!黑羽快斗看完了邮件,他也只能撇了撇嘴,某个喜爱装模作样的侦探,想要让他不去管某件事,这可是没那么容易办到的。

    直接说肯定不行。黑羽快斗还没想到切实可行的说法。他家的门铃就响了。已经这个时间了,还有谁能来?他没多想就去开门了。

    门外站着的人是日渡怜。只不过现在的他和平时的有些不同,下垂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镜,这让他显得有些压抑。

    黑羽快斗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直觉。但他只告诉自己多想了。

    他没有多想。这件事在日渡怜进了他家以后,在他们都安静的坐了下来之后就清楚了。因为他说:“你就是怪盗基德吧!”

    “哈哈哈。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是怪盗基德?!”黑羽快斗的反应和前几次一样。死不承认几乎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了。

    “那时候……我看见你的样子了。”日渡怜点明了原因。

    是那个时候?黑羽快斗一下子就想到了。他这时还能保持轻松。“我听说怪盗基德擅长变装。他可以易容成任何人的样子。”

    “你也可以吧!”日渡怜没太大疑问。“不过你也真够大胆的。这种怪盗基德的惯用伎俩你居然就光明正大的在学校随意使用。”

    黑羽快斗还想要说什么,不过被日渡怜抢先了。“以前的怪盗基德是黑羽盗一先生。你会这些也不奇怪。但我知道,你就是他。”

    “我是或者不是又有什么区别呢!”黑羽快斗终于默认了。他有种感觉如果不认会更麻烦。“怪盗基德不会再出现了。”

    怪盗基德的确不会出现了。现在不论是他还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人都知道了潘多拉在哪里。他也不需要再用这种方式吸引他们的注意。

    “是没什么。”日渡怜周围的气场一下子变得轻松了很多,“说实话我对怪盗基德很好奇的。你也知道的吧?在转来东京之前我负责过另外一位怪盗的抓捕工作。”

    “他比你善于隐藏。不过……”他露出了一点不易察觉的笑,“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你比他更适合成为朋友。”

    丹羽。他和他算是朋友吗?大概不算是吧?连链接他们的DARK都很少出现了。在这几个月里他仅仅出现了一次。

    那日渡怜和黑羽快斗呢?日渡考虑了一会儿觉得,他们已经没有什么不是朋友的理由了。“我希望可以帮到你。”他说。

    黑羽盗一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自己的全力找到那个组织的BOSS,抓住他。

    “不过他们的力量太强。到那时还需要你能帮助我。”他没有强而有力的武力。但他可以做的事情也不会少。

    “啊!我会把他们都绳之以法的!”黑羽快斗的脸上带着坚定。老爸你看着吧!我们一定做得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