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5.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东京的街头,少年,地龙神威忽然停下了脚步,他转身对刚刚和他擦肩而过的另外一个少年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被叫住的少年真的停了下来。他没有回头,就那么背对着他说:“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那把剑……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那把剑给他带来的压力太大了。少年,春绳的表情很扭曲,还有些痛苦的感觉?他不敢回头,他还不想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吸到剑中。

    “你认识那个人。”地龙神威走近了他。他拿出了他那把神剑,就那么平放在春绳的眼前。“她的名字应该是伊藤朔月,我没说错吧?”

    春绳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了。他紧紧的攥紧了拳头,好一会儿他才终于感觉那把剑对他的吸引力没那么大了。

    “除了她还会有别人吗!”他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咬出了这几个字。

    地龙神威收回了他的神剑。他看了他一会儿后,有些迫人,又有些扰乱人心的凑近他说:“你的愿望很有意思。”

    春绳突然有一种被别人看透了的感觉。以往都是由他去看别人的记忆的。他讨厌这种感觉。“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神威。”地龙神威很正式的介绍了他自己,“狩猎神之威严的人。至于她……那个人自己都还没决定。大概是……敌人。”

    “你手里的是她的剑?”春绳的关注点还是在这里。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地龙神威依旧在有问必答。“这样的神剑有完全相同的两把。就看她自己的选择了。”

    春绳不是世纪末日相关的人,但他和神剑的关联很深,地龙神威对他很感兴趣。他觉得这个人已经和他们的战争脱不开干系了。

    “『神威』这不是你的真实名字吧?”一直处于劣势的春绳,在偶然看到了对面的人的记忆片段之后,有些嚣张的开口。

    “不过你们的游戏好像很有意思。”春绳的表情就像是逮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如果不是还有其他事情。我还真想参与。”

    毁灭世界这种事情很符合他的喜好。当然如果和秘女族相比……春绳的笑容越发的诡异了。他就更想让秘女族彻底消失了。

    “那不是你真实的愿望。”地龙神威说完这个就走了。世界上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愿望。连神威都不例外。

    东京很大,它可以让妹之山残很久才找到伊藤朔月。东京又很小,比如现在,伊藤朔月只是随便逛逛,她就遇到了天龙布出的结界。

    和上次的不同,这次的结界是五芒星柱形的。伊藤朔月对这个形状再熟悉不过了。布出这个结界的人,或许她知道也说不定。

    结界里出奇的安静。外边,普通的人无法进来。里边,和世纪末日相关的人也没什么大的动静。她只能通过结界的位置找到了它的中心。

    是彩虹大桥。两个男人还能心平气和的站在那里说这些什么,没有开打。不对。这会儿已经开打了。两人用的都是高水准的阴阳术。

    樱冢护和皇一门的现任掌门。从他们的招式中,伊藤朔月一下子就看出了他们的身份。她是没想过皇一门的掌门会是天龙。

    他们两个人还真是有意思!伊藤朔月笑出了声。这引得那两个人暂时都停了手。她却只不在意的说:“不用管我。你们继续。”

    打不下去了。皇昴流在意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樱冢护也没了兴致。

    “你是那个人?”皇一门的现任掌门一个跃身就落在了伊藤朔月的面前。他眼中的忧郁却还没散,“神威和我们已经找你好久了。”

    “找不找得到我又有什么关系。”伊藤朔月略一耸肩,“我可没打算卷入你们的战斗。”如果不是她没办法出去,她连观战都不想。

    “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伊藤朔月微笑着说。然后她看见了樱冢护也慢慢的走了过来。补充:“你的愿望永远都不可能实现。”

    皇昴流心里有些震动。『什么意思?』几个字到底没有问出来。

    你想被他杀死。伊藤朔月不是地龙神威,但这已经太明显的事情她还是看得出。不仅如此,她还看得出樱冢护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法术。

    在伊藤朔月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樱冢护的眼神起了明显的变化,比刚才更加的严肃与锋利了。“你都知道些什么?”

    “你果然知道。”伊藤朔月没回答他,反倒丢出了这么一句。

    天龙的结界已经开始被打开了,天空中渐渐露出了原来的时空。“我不想拯救谁。你们后悔也好,其他怎样也好。与我无关。”

    真的……不想管吗?如果是真的她恐怕就不会多说这一句了。如果这两个人谁死了,这个世界上就失去了两个顶尖的阴阳师。

    这个时代已经没有安倍家了。除了她自己这个偶尔会挂名的。老狐狸爷爷啊!你害我对阴阳师有了不小的好感呢。

    不过,她现在算知道了。某位‘动物园’的BOSS的目的没有达成。看樱冢护现在这样,他根本就没空去接受什么工作了。

    结界这个时候已经彻底不存在了。他们几个人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这种人流非常密集的地方。本来不会有人注意。可是……

    轮椅上的人就那么看着他们。他的眼睛中还残留了一些没来得及消失的惊讶。团守彦,这还真是巧啊!他会出现在这里。

    不是巧合。团守彦是专程来找她的。有人看见伊藤朔月往这个方向来了。仅仅是看见。阴阳师的观察力太敏锐了,他们不敢跟踪她。

    樱冢护和皇一门的掌门这会儿都不见了。只有伊藤朔月,她微笑的看着这传说中的侦探。“团守彦先生是吧?我们不是初次见面了。”

    团守彦愣了一下。然后是了然。“是上次在医院吧?我一直都听说阴阳师的感官比我们普通人要强很多。你知道我在看你?”

    “嗯!”伊藤朔月点头,步履轻快的走到了前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您好像对我和黑羽有些特别的关注。”

    团守彦让片桐紫乃跟上她,边观察着她的反应,边不紧不慢的说:“如果我说你的感觉和我的一位老朋友很相像呢?”

    “是什么样的老朋友?”伊藤朔月就跟什么都不知道似的问。老朋友啊!她有什么地方像祖父呢?说和妹之山残很像她倒承认。

    果然和他无关吗?团守彦看不出伊藤朔月有什么破绽。“是一个令我感到非常遗憾的朋友。”他说。

    伊藤朔月没有问下去。问太多她会暴露自己。但团守彦却继续说了。“我一直都在想,如果我早点发现,他是不是就不会走上那条路。”

    “你的那个朋友是……?”伊藤朔月有些伤脑筋的样子,她试着猜测着,“我们上次遇到的那个以酒为名的犯罪组织的人?”

    “不是!是另外一个犯罪组织。那个组织被称作冥……王……星。”

    “这样!”伊藤朔月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不过,被说成和犯罪组织的人相似。这还真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团守彦居然和冥王星的哈迪斯王是朋友。”团守彦忽然丢出了一个很重量级的问题。“这种事情你不感兴趣吗?”

    “你说的朋友就是哈迪斯王?”伊藤朔月在他说话的过程中买回来了三个冰激凌。递给了团守彦侦探和片桐紫乃。

    看着两人面面相觑。伊藤朔月自己愉快的舔了一下,然后很开心的表示:“这家的冰激凌是附近最好吃的。你们也尝尝看。”

    “你喜欢吃冰激凌?”团守彦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他没看出来。

    “没有什么喜欢,也没有什么不喜欢。”伊藤朔月很随意的就给了他一个答案。“主要是黑羽喜欢。”

    黑羽快斗。那个怪盗基德。团守彦忽然觉得他可以到此为止了。再问他也不可能问出什么。只能把一切都交给那个孩子了。

    “啊!”正在这个时候,从旁边的快餐店里传来了这种尖叫的声音。

    不会又是命案吧?伊藤朔月很嫌弃的看了看她身边的团守彦。这让团守彦感到十分的莫名其妙。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每次碰见侦探都会遇到这种事情。”伊藤朔月还是说出了答案。“侦探还真是个麻烦的职业啊!再这样下去我都要习以为常了。”

    ……团守彦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算是什么道理。在片桐紫乃的帮助下他被推进了这家快餐店。

    伊藤朔月没有跟进去。她只是暂时倚靠在了这家店的门口。传说中的侦探,祖父的宿敌。团守彦!她还挺期待亲眼看一次他的推理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