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6.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警方不到五分钟就赶到了,居然不是目暮警官。这让伊藤朔月多少有些讶异。她都已经习惯每次都会碰到这位警官了。

    远山金三郎。很巧,这位警察伊藤朔月她也认识。和团守彦很熟的警官。上次见到他时,他还在医院。现在看起来身体恢复不错的样子。

    团守彦在这里。远山警官落了一个清闲。他只管让手下负责配合团先生就好。趁着这会儿没事,他笑着走向了伊藤朔月。

    “还没感谢你呢!伊藤。”远山警官爽朗的,说着伊藤朔月不太明白的话。“如果不是你。我和他们的性命恐怕早就没了。”

    伊藤朔月没有掩饰她的莫名其妙。远山警官却好像没有注意到似的,他自顾自的说了起来。“那家伙太厉害了。我听人说你也受伤了。”

    受伤?是指的那次吗?伊藤朔月发现远山警官看向了自己。目光中有关心。她只不在意的笑了一下,“只是轻微擦伤而已。”

    “其实我不太记得这件事了。”这没什么可隐瞒的。伊藤朔月正视了远山金三郎,“如果不是您提。我还以为上次见面是在医院。”

    远山警官愣了一下。然后他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管伊藤记得也好,不记得也好,他还有他的伙伴们是永远都不会忘的。

    团先生说过伊藤身上散发着一种冥王星的气场。他不懂什么是气场。他也感觉不出。但他信团先生。也信团先生的另外一句。

    只要有怪盗基德在她身边。她不会对谁造成危险。经历过上次的获救之后,远山金三郎对这个说法更加确信了。她也是个好孩子。

    比他家那个笨蛋儿子还小啊!远山金三郎不禁升起了些长辈之心。

    “到底出了什么事?”这时候一个男子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刚才……刚才勇太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么一会儿……”

    “我不知道!”第一个发现者。看到这个男子的到来她不由得从抽涕变成了大哭。“彻。我不知道啊!勇太他忽然就倒了下去。”

    死者:藤原勇太。二十一岁。在校大学生。死因是中毒。警方从他剩下还未喝完的咖啡中检验出了剧毒物质。

    从始至终有机会接触到这杯咖啡的,只有被害人本身、第一发现人小野顺子还有已经离开现在又被叫回的野田彻。

    把这杯咖啡,连同其他人的饮料一起买回来的是小野顺子。说起来只有野田彻要的不是咖啡。他还帮了其他两人把奶和糖加好。

    根据一直在场的,这家快餐店的服务生的说法,野田彻刚刚才和死者大吵了一架后愤然离开的。这会儿又完全看不出来了。

    “别开玩笑了!我和勇太只是闹了些小情绪。”野田彻很不满的反驳。“我们一直长大的交情。这种时候怎么可能还计较?”

    “我们知道三位是青梅竹马。”远山警官的手下,一位不知名的警察先生在认真的尽着职,他翻着刚刚调查出来的结果。

    “你和藤原先生都喜欢小野小姐。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小野小姐最终选择了藤原先生。是这样没错吧?”

    “我和勇太已经要分手了。”小野顺子在这个时候却扔出了这句话。“本来我们接下来就要谈这件事了。如果没发生这种事。”

    “怎么回事?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他?”野田彻吃了一惊,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难怪刚才你一直都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发现我看错他了。”小野顺子捂着脸,但她的眼泪还是从她的手指缝中流了出来。“一直以为他都骗了我们。”

    他们三个人一起长大,她一直都认为她了解他们两个。可前两天她才发现,勇太骗了她。彻那次受伤就是他使了手段造成的。

    野田彻的脸变了色。好一会儿,他才叹了口气。“你终于还是知道了。”这分明表示出他对这件事是知情的。

    “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刚刚那位警察先生又说话了,“你们两位是为了替自己或者帮朋友报仇就设计杀死了他?”

    “当然,如果是小野小姐的话,事情也有可能是这样,你想要分手,但藤原先生不肯,两人引发了矛盾。所以你选择杀了他。”

    还真是大材小用啊!伊藤朔月在一旁稍稍的感慨了一下子。团守彦碰到的案子居然是她见过的最没技术含量的案子。

    “你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吧?!”团守彦自己操作着轮椅,停在了伊藤朔月的身旁。他的目光中透着笃定。

    “团先生才是侦探,不是吗?”伊藤朔月没有正面回应他。他说的不错。她可以知道真相,但她没有道理去揭露真相。

    “因为我不是黑羽快斗?”团守彦的脸上带着笑意。

    “因为不需要我。”伊藤朔月给出一个说不上真,也决不能算假的答案。“日本第一的侦探在这里。我做这些岂不是多余?”

    “可是我还没能确定答案。你却已经有十足把握了。”

    “方法不同而已。”伊藤朔月对这种事不会太刻意的瞒。尤其是团守彦本身已经知道够多了。“团先生很敏锐。”

    阴阳师……吗?团守彦陷入了思考,他记得她的身份。但他对阴阳师实在了解有限。用来破案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在这简单的对话过程中,始终有个人在默默的注视着他们。远山金三郎警官,他们无论是谁都发现了,但谁也都没太在意。

    团守彦安排了一个现场重演。在警方和快餐店店员的协助下,小野顺子和野田彻他们接触那杯咖啡的过程被要求重新做了一遍。

    他注意到了。在两个人的重演结束后,团守彦单单又要求野田彻再做一遍的时候,伊藤朔月就已经确定了。

    野田彻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耐性了。但他还是照着他的话做了。

    “我知道了。”野田彻刚把第二杯咖啡放好了糖,他就听见了团守彦侦探这么说。他连手都没来得及放下,就这么直望向了他。

    团守彦没着急说出答案,他看着野田彻的手问:“你有个习惯吧?你会事先把所有咖啡的糖和奶都拿下来,放在一旁。”

    “然后,距离你比较远的你会加到靠近你左手方向的咖啡里。”

    野田彻有些讶异。这和勇太的死有什么关系?他点了头。“一般情况是的。不过有的时候会因为分神……”

    等等……他的脸色瞬间变了。团守彦的眼中闪过了了然。只有小野顺子。“我说你刚才哪里怪怪的。原来是放错了顺序。”

    “难道说是奶或者糖里有问题?”这下,所有的人都明白了。远山警官立刻让他的手下去检验桌上还未丢弃的糖和奶的包装。

    “顺便还可以检验下这上边是不是有被害人的指纹。”团守彦很适时的补充了一句。“他身上应该还有一个未开封的。”

    检验的结果和团守彦推理的结论丝毫不差。另外从死者身上翻出来的糖的包装被检验出了死者本人和小野顺子两个人的指纹。

    事情基本已经大白。还真是自作自受啊!想要利用别人的习惯杀害另外一个人,却因为一个偶然的意外,把自己给害死了。

    “他……勇太他为什么要杀我?”小野顺子不太能接受这个现实。她不知不觉就已经跌坐在地上。

    沉默。野田彻不知道该怎么劝小野顺子。连他都想不通,他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多大的仇要借他的手杀顺子。

    团守彦这会儿又回到了伊藤朔月的身边。但他的眼神还在那边的两个人身上。“我听说你也有个青梅竹马?”

    “团先生指的是迹部?”伊藤朔月笑了。“我和他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她很自信。她不会,那位大少爷更不可能。

    青梅竹马或许不会对彼此全然的了解。但有些东西是错不了的。

    团守彦不知道伊藤朔月和迹部景吾的相处模式。但迹部家那位大少爷他听说过。他猜测他什么都不知道,至少很多事都不知道。

    “说起来黑羽快斗也有个青梅竹马吧?”团守彦暂时放过了这个话题。但迹部景吾这个名字他却记得更深了。

    伊藤朔月有些惊讶的望向了团守彦。这让团守彦也感到吃惊。他从没想过她会不知道。看来……

    “听说他的青梅竹马……”团守彦思考了一下,他就开始介绍了起来。“是那位专门负责怪盗基德案子的中森警部的女儿。”

    黑羽快斗的身份,两人早已是心知肚明。他的青梅竹马不知道他的身份这也基本是事实了。这样看来他还真有些麻烦。

    不过,这种事情只有他自己可以解决。青梅竹马的感情啊!不是其他人能参合进去的。这是伊藤朔月的认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