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8.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四魂之玉嘛?它的名字……

    这是伊藤朔月有史以来接受的最简单的一项委托,或许它也会成为最复杂的那一个,在不久的将来。

    委托人叫日暮戈薇,十九岁。住在日暮神社。

    “事情就是这样了。”日暮戈薇在讲完了她认为该讲的事情后会心的一笑,“朔月小姐,四魂之玉就拜托你了。”

    “戈薇。”这时候从外边大咧咧的走进了一个男……孩。他指了指伊藤朔月,“这家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她哪里像巫女?”

    她本就不是巫女。伊藤朔月注意到了他头上的耳朵。狗妖吗?

    “犬夜叉!”日暮戈薇扶额。然后就是和刚才截然不同的……活泼?“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随便出来的吗?”

    “这有什么关系。”犬夜叉还在抵抗,“她不是巫女吗?”

    话虽这么说,可是在现代……日暮戈薇的脸上露出些为难。伊藤朔月很适时的缓和下气氛,“你们很恩爱啊!”

    “你……你怎么知道的?”日暮戈薇僵住了。半天她才说出这句话。不知道是真心问这个问题,还是只不过害羞了。

    没有比这再明显的事情了。伊藤朔月只笑着说出了一个最简单的理由,“你们两个之间的气氛。是情侣?或者更深一步?”

    “我们已经结婚了。”这时,日暮戈薇终于坦白了起来。她的表情里透着甜蜜,他们早已互通了心意。

    “你确定把四魂之玉交给我保管?”伊藤朔月突然有些严肃的问向了日暮戈薇。“这样一来你们就永远都回不去那个世界了。”

    “我已经和犬夜叉商量好了。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无论在哪个世界都一样。”日暮戈薇很坚定。

    “其实我一直都想这么说。可是……事实上是即使四魂之玉在我们手上。我们也回不去了。那口井已经被封死了。”

    在被四魂之玉强制送回之后,她和犬夜叉都试过很多次,无论四魂之玉放在谁身上,无论再怎么想要回去,枯井都没有反应。

    “所以我想干脆交给有能力的人好了。”日暮戈薇露出了些勉强的坚强。“我们无法让四魂之玉不去作恶。但你或许可以。”

    “只要找到唯一的正确愿望,是吧?”伊藤朔月看着那颗正在发光的珠子,缓缓的说。在这个东西彻底恢复之前她有很多时间。

    “那家伙真的可以吗?”伊藤朔月走后,犬夜叉这么问戈薇。

    “如果她不可以,这个时代就没有人可以了。”日暮戈薇很乐观。她扬起了笑脸看向了犬夜叉。“我相信朔月小姐。”

    离开日暮神社,伊藤朔月就很随意的逛到了基尔那边。

    让个小学四年级左右年纪,又常年待在实验室的孩子去做这种任务。伊藤朔月不知该如何评价。她有些好奇她会怎么做。

    窃听器。最没有新意的方式。但她居然有收获。伊藤朔月只能感慨了一下,基尔怎么到现在都还没得到教训?

    她记得,基尔的父亲会死可就是因为她身上被组织放上了发信器。

    基尔的身份彻底暴露了。与此同时暴露的还有她的同伙已经于至少昨天之前就知道了情况,并安排好了撤离方案。

    其他的内容,堂本幸子就没听到了。基尔电话那边的人发现了异常。在那人的指示下她把窃听器找出来,销毁了。

    “计划提前吧!”电话那边的人。冲矢昴先生沉默了一会儿,最终下了这个决定。他们必须比黑衣组织的人快一步。

    计划这种事情从来都是牵一发动全身。这次的事情让他们一下子被动很多。基尔想起了是什么人把窃听器放到了她身上。

    她不应该再对小孩子掉以轻心的。基尔拿出来手/枪,再检查一遍后重新放回了身上。她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

    刚刚的录音,堂本幸子已经传给了BOSS。基尔所住公寓的对面,组织的狙击手已经准备就绪。只等着她什么时候出现。

    保时捷356A这个时候也出现了。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开到了基尔家楼下。然后他接到了波本的电话。“她是我的目标。”

    波本对自己的目标很看重。他曾经为了一个目标就差点杀了黑麦威士忌——还没有暴露身份的赤井秀一。

    他记得那次的事情,最后都演变成BOSS亲自打电话过来才把他劝下来了。琴酒没见到那情景,他一直都有些遗憾。

    “真遗憾。那位先生已经把她交给了基安蒂。”琴酒的声音很低沉。黑色的礼帽低低下压,让人看不出他有什么样的表情。

    “啊。这不重要。你不要打扰我就好。”波本很轻松的说了。但如果谁在他面前就会发现他的眼神已经黑化。

    “波本哥哥!你怎么来这里了?”忽然,电话那边传来了这个声音。是那个小鬼。琴酒又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你认为呢?”波本笑得可单纯、无辜了。看起来简直都和她年龄差不多了。堂本幸子小声说:“我不是故意瞒你。”

    因为没做过这种事。所以她怕,她不想被波本哥哥看到。

    “我知道哦!”依然干净的眼神。波本很可爱的点了点头。“所以你需要保护。”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她。这也是BOSS下达的。

    堂本幸子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只不过这次她居然什么都没说。

    “她出来了。怎么办?琴酒。到底杀还是不杀?”狙击手基安蒂还是和琴酒联系了。她的声音中透着强烈的、无法止住的激动。

    “那位先生让你这次听从那个小鬼的指挥。”琴酒挂断了电话。

    堂本幸子的手机响了。是基安蒂的号码。她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些的挣扎。然后她闭眼,按下了接听。

    基安蒂的急迫感让堂本幸子愣住了。她没有给出回应,反而自己用目光四处的搜索那个人的身影。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基尔。波本心下严肃。她都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接应她的人又还没有来。

    原来如此……他很快就找到了答案。不过,这个样子的他看起来好危险。‘波本’的状态今天就一直存在。

    “她正向你那边走过去。”基安蒂兴奋着。“我现在已经兴奋的不得了了。手指都已经按捺不住的跳动起来。”

    “这里没有你的事了。”波本的声音比平常略冷。他看见基尔的手/枪已经指向了堂本幸子。同时,他自己的手/枪也指向了基尔。

    没有犹豫。波本直接就扣动了扳机。基尔因为临时把枪口移到波本身上所以她的速度慢些,就这么轻易的被波本躲掉了。

    如果基尔必须要死的话,她就只能死在他的手里。波本收回了手/枪,带着堂本幸子就走了。因为只有这样这才有些价值。

    冲矢昴开车到这里的时候,看见的正好就是那个瞬间。这让他回想起了很久之前,波本亲手杀死苏格兰威士忌的场景。

    那时候的赤井秀一不知道,波本也是日本的公安警察。他只知道在那次事情之后,波本莫名的总是针对他。

    在波本走后,琴酒也走了。冲矢昴的汽车停在了路旁,他眯着眼睛看向了水无怜奈横尸的地方。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奇怪的事情忽然发生了。冲矢昴猛的睁开了眼睛。他看见水无怜奈的尸体无缘无故的起了火,然后,彻底消失了。

    “如果我没猜错,是那个家伙干的。”柯南在知道了这些事情后立刻就想到了一个人。“她前不久还来过这里。”

    如果真是伊藤朔月,她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里?又为什么会这么做?柯南都想不通。他或许可以找怪盗基德问问。

    柯南不觉得自己会看错人。所以,伊藤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身上一直都有组织的气息。”灰原哀对柯南采取了吐槽。她凉凉的说,“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吗?”

    “喂!你不是都已经不怕她了吗?”柯南小朋友黑线反驳。

    “这并不矛盾。”灰原哀看起来的确满不在乎的样子了。和最开始简直两样。“组织的人不一定都让我觉得危险。”

    哪里不一样……真正没有危险的。就像安室先生他们,你不是都没任何感觉。柯南默默的在心里加上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不直接问问她呢?”‘领域外的妹妹’这时候终于发声了。凭借她的观察,伊藤朔月和柯南的关系不浅。

    “如果可以这样就好了。”柯南很伤脑筋的样子。“那个家伙从来都很神秘。就算问她,她也只会说出些似是而非的理由来。”

    柯南不会知道,他的‘宿敌’怪盗基德也有同样的想法。

    伊藤朔月……冲矢昴眯起了眼。他见过她一次。是个不简单的女孩。她对他的态度很奇怪,他甚至感觉不出她是敌还是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