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9.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大概放学左右的时间,黑羽快斗接到了柯南的电话。他借口还有些事要做,就让中森青子先走了。

    快斗。中森青子回头,有些复杂的看着她的青梅竹马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最终她还是扬起了一个看起来灿烂的笑容回家了。

    “大侦探。”黑羽快斗接通了电话,他的语气中有些活泼的愉悦,还夹杂着些不可思议的感觉。“你居然会主动联系我。”

    『伊藤!我想知道伊藤朔月的事情。』电话的那边很严肃。

    “她有什么问题吗?”黑羽快斗也变得认真了起来。那家伙发现了什么?居然会这么急匆匆的问他情况。

    『这你先不用管。我只想知道她和黑衣组织还有什么接触?』

    “喂喂!你是在让我帮忙诶。这是什么态度啊!”黑羽快斗边吐槽,边回忆。“降谷先生的事情你们知道了吧?!”

    北堂雅的事情,他们在这之前就全都告诉他了。那位大侦探总不至于这么快就忘掉。其余的也就是这件事了。

    『嗯!』柯南的声音中有了了然。『你这么说就代表……』

    “你果然知道。”黑羽快斗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他偶尔会去伊藤他们学校附近的那家咖啡店打工。前不久我在那里遇到他一次。当时我可是吓了一跳呢。”

    对面的人表示深有同感。想当初,铃木列车那次的事情过后,当他再一次见到安室透的时候,他被吓的也不轻。

    如果不是那时候正好飞来一个网球拍把他砸晕了。他都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柯南还挺感谢那个网球拍的。

    如果把兰也扯进这件事里,他是绝对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他们到底有多熟我也不清楚。”黑羽快斗一副没办法的语气。“不过我知道的事情都是她告诉我的。”

    『谢了!这些就已经足够了。』伊藤知道安室先生的真实姓名,甚至是真实身份。这次的事情就不难理解了。

    伊藤朔月身上还有太多的秘密。柯南忽然想起来她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因为朔月也是什么都看不到的意思啊!』

    zero吗?仔细想想这还真不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伊藤朔月有三年的空档时期。没有人知道那三年她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还是先放放吧!侦探是很有好奇心的。但这些暂且没那么重要。

    这个疑问解开了,工藤宅的气氛却没见好转,反而还多了些压抑的感觉。为了刚刚没能救出来的基尔。

    基尔死了。没有人对这个怀有异议。这次和赤井那次不同。他们事先没有做出安排,基尔又有意自寻死路。

    为什么他没有早点注意到。江户川柯南有些自责。他都已经知道堂本幸子出现了。但他根本就没往这个方面去想。

    不止是他们。波本也有些沉默。他好像连卖萌的心情都没有了。在堂本幸子休息后,这种情况就更加明显。

    “你和我……的确不一样。”略有些空旷的声音,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原本只应该有波本一个人的他的房间里。

    是伊藤朔月。她就背对着他站在了玻璃窗前。月光毫无阻碍的倾洒而下,让她看起来格外的虚无缥缈。

    很奇怪。这是波本的第一想法。但他没有说出来。他缓缓的露出了个笑容。“你认为,你是什么样的人呢?”

    “你比我想象的更有正义感。”看似毫无关联的回答。她回头看向了他。“也比我想象中的更善良。”

    这样的夸奖让波本愣了一下。然后他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真没想到会在今天听到这样的评价。”在这样的时间……

    “就是在今天才会说。”伊藤朔月耸肩,无所谓的说,“如果是我大概会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你是在安慰我?”波本有些奇怪的表情。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用着非常轻的音量说了声:“谢谢。”

    波本不喜欢美国的那些家伙。不管是FBI,还是CIA,他或许对他们的死也没什么想法。但亲手去杀这就不是一个概念了。

    如果暴打一顿可以解决问题。他今天的选择绝对不会是这样。

    房间里一时间变得很安静。就好像什么人都没有一样。就这么过了好一会儿波本才说:“这里不是我的房子吧!”

    “可以这么说。”伊藤朔月承认。“这里是我的梦里。”

    “还真是……不可思议。”波本不知道该表现出一种什么样的表情了。在式神之后,他还见到了传说中的入梦。

    “你知道国会地下的那个女孩吧?”公安警察的范围有这些。这是伊藤朔月确定的。不确定的只有‘降谷零’个人知道多少。

    “嗯。”波本努力的回想了一下。不过他看起来好像又可以卖萌了。“她是很重要的人。对整个日本来说。我只知道这些。”

    “她的确重要。”伊藤朔月表示肯定。“她是梦见。可以通过梦境预知未来的人。说起来还多亏了他们,我才学会使用这个。”

    伊藤朔月的语气中居然带了些不屑。这是很少见到的。“我真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波本没太有什么真情实感的说。

    没有答案。伊藤朔月只是耸肩、微笑。这些根本就不必要过分去讲的。反正也只是些无关的事情。波本回了她一个了然的表情。

    “你这么大费周章的过来这里,不会就为了说这些吧?”在这之后波本这么问伊藤朔月。他似乎对这个想法很确信。

    “啊,现在已经办好了。”伊藤朔月本想就到此为止的。可就在她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神中忽然闪过了些诧异。

    怎么了?波本不用问了。因为他也看见了。一个发着光的珠子自主的从伊藤朔月的外套口袋里飞出,直接飞向了他。

    那颗珠子在他的身前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始慢慢的移动,就像是在勾勒什么图案似的。不过波本并不认识那图案。

    认主的仪式。伊藤朔月没有动,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四魂之玉做完这一切。看着那图案成型、升起白光,又回复平静。

    “还真是意外啊!”直到这时,伊藤朔月才开口。“我原先只觉得你们可能有些渊源。”

    波本对现状还有些迷惑。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忽然怪怪的,好像多了些什么东西。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你原先就是为了这个来的?”波本严肃了起来。“我觉得我有必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认为呢?朔月小姐。”

    的确。伊藤朔月想了一下,开口:“它名为四魂之玉。是几百年前一位法力高强的巫女和她消灭的妖怪的灵魂集结而成。”

    “就是因为这样,它有善的一面,也有邪恶的一方面。正常时这两个方面的力量刚好达到平衡。”

    “正常时?”波本重复了关键词。伊藤朔月点头。“所以它或表现出善、或表现出恶都要看靠近它的人。”

    “还真是……神奇诶。”波本已经不知该怎么形容了。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它和我有什么关系?”取决于使用的人啊!波本心下暗暗的思索了些什么。

    “刚刚的就是四魂之玉的认主仪式。”伊藤朔月很轻松地语气告诉了他这件事。“我都没想过它居然会这么容易就认主了。”

    “说起来,这个四魂之玉我也是受人之托只负责保管的。”她带着些笑意的看着波本。“这种情况真的让我麻烦了很多。”

    “不过……没有什么保管比在它真正的主人身边更合适了。”

    “不能拿回去了吗?”波本有些伤脑筋的样子。“还有,你最初为什么会认为我和这个……四魂之玉有关?”

    “只是声音而已。”伊藤朔月给出的答案非常的简单,却也是真实的。“突然觉得它说话的声音耳熟就过来了。”

    它还会说话?波本没有问出这个疑问,他就听见伊藤朔月又说:“它如果让谁说出愿望最好还是无视掉。根据以往的经验。”

    “以往的经验?”波本发觉他已经有些关系四魂之玉的事情了。

    “嗯。曾经有个人许下希望和喜欢的人见上一面的愿望。最后他们出现了误会,她亲手杀了那个人。自己也死了。”

    伊藤朔月很简短的说出了她从日暮戈薇那里听来的故事。

    “还有一个人许下了能让喜欢的人多看他一眼的愿望,结果他被妖怪吞食。变成了最厉害的妖怪。”

    “因为这样的愿望,只是为了他们自己,所以自私这种负面的情绪就让它导向了邪恶那方面……是这样吧?”波本说。

    “这个问题只有它才能给你正确答案了。”伊藤朔月表示无能为力的摇了头。她拿到四魂之玉的时间太短,根本没机会确认。

    只有它才能啊?波本看着已经落到自己手中的四魂之玉,眼神在经过了复杂之后终于莞尔一笑,不知思考了些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