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0.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未来……已经发生改变……』

    在梦境消失的那一刹那,波本听到了。那是一个很空灵又悠远的少女的声音。他不知道是谁,但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国会议事堂地下啊!波本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中那颗珠子,在梦里拿到的四魂之玉,露出些莫测的笑容。

    『呼!终于可以透口气了。』突然有个声音冒了出来。和他很相像的声音,这让他想起了伊藤朔月刚刚说过的话。

    “四魂之玉?”他很确定的说。这种感觉还真是怪怪的。

    『是我。』四魂之玉的声音比刚才平淡了许多。但不知为什么波本就是可以感觉到它很开心?

    『那个人说了这么多都忘记说最重要的一点了。』有些故作严肃的感觉。还带了些怨念。『我绝对不会嗜主。』

    『认主仪式是一种很不平等的契约。如果不是怕那个人干扰,我绝对绝对不会采取这个方式。』

    “为什么?”波本的眼神有些无辜,还有更多的腹黑?“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可不记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不知道。』四魂之玉回答的干净利落。『我只觉得你很熟悉,有一种很想接近你的感觉。如果错过这次我会后悔。』

    『还有啊!我不想在刚刚那个人身边。』它补充。

    恐怕这下真的没人知道为什么了。波本有些无可奈何。他摆出了一个思考的架势,缓缓的说。“我好像没办法拒绝呢。”

    『当然!』四魂之玉的声音里透着些自豪。『认主仪式一旦成立‘什么人’都没办法更改。即使你死了我都会一直追随着你。』

    ‘什么人’这几个字,四魂之玉说的尤其的重。它想指的其实就只有刚刚那个人。居然在它刚开口说话就下了禁制的那个家伙。

    四魂之玉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同呢。波本把它放到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他随意的瞟了一眼日历,今天又有很多事要做。

    『你放心。只要和我说话的时候,那些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也听不到你说什么。』口袋里传来略有些闷的声音。

    波本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缓缓地加深了笑意。走出了他自己的房间。堂本幸子还没有醒。他准备出昨天就顺手买好的早餐。

    三明治、牛奶,都是最简单的食物。波本对这些也一向很简单。

    丁公主的声音波本听到了,伊藤朔月也没有错过。或者该换一个说法,她根本就闯入了丁公主的梦境。

    『你是……』了然的笑容。伊藤朔月四处看了看这个梦境,半响过后她回头看向了丁公主。『这里是善良的你?』

    丁公主惊讶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然后她的表情又幽怨了起来。『求求你。只有你才能改变命运。』

    『你真的想改变命运吗?』伊藤朔月很随意的问她。『我不是问所谓‘邪恶’的你。仅仅是现在的你的想法。告诉我!』

    『我当然想改变!』丁公主迫不及待的回应,『那样惨烈的结局我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

    『骗人!』伊藤朔月的笑容里带了些嘲讽。『或许你的确想改变。但你是在促成那样的结局出现吧?这才是你的想法。』

    『我……我没有!』丁公主有些慌了。『是邪恶的我才有的想法。我很拼命的想要把她压下去。但她经常能占上风。』

    『她的确比你略强些。』伊藤朔月承认了这点。『但如果你想让他们做防备,你还是可以想到办法告诉他们的。』

    『皇家的掌门会和樱冢护碰面也是因为你吧?如果不是我恰好碰到,他们的结果会是怎么样呢?你我都知道吧?』

    『我以为我无法改变。』丁公主的声音有些微弱,『我在梦里看到了那个情景。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在找你了。』

    『所以我才不喜欢你啊!』伊藤朔月有些感慨的说。善良,或许不假。但比起其他人她可更加危险。还又没办法对她怎么样。

    『你说得对。』丁公主有些的低落。她低下了头,然后猛然抬头认真的看着伊藤朔月。『谢谢你对我说这些。我明白了。』

    『还有,谢谢你改变了未来。』真挚,又充满了希望。她说,『这让我有更大的信心去对抗另外一个我。谢谢你!』

    『不用向我道谢。』伊藤朔月挥了挥手,『只要别把我扯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就好。你们的事你们可以自己解决。』

    『这好像不太可能!』丁公主终于笑了。『你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与这件事分不开关系。我们也不算让你置身事外。』

    『是吗?』伊藤朔月很随意的反问。有些事情好像已经发生了改变。比如已经不见了嘲讽的笑容还有,没什么拒绝的语气。

    『北都。你所相信的未来……很快就可以实现了。』另外一位梦见有欣慰。伴着片片的樱花飘落,『妹之山朔月!谢谢你!』

    『你好像很高兴。』地龙神威突兀的出现在了他身边。他的嘴角微翘,看起来也不像不高兴的样子。

    『嗯。』地龙的梦见很坦诚。抬手樱花的花瓣就落在了他的手心之中。『我很高兴。她的牺牲……没有白费。』北都。

    『未来尚未决定。』他现在已经开始相信这句话了。未来啊……

    伊藤朔月离开梦境的时候,她的手机刚好响了。是迹部大少爷的短信。今天有个重要的考试,别再那么不华丽的翘课了。

    没有回复。她微笑了一下子,就转而去看她的邮件了。

    朗姆!伊藤朔月一下就认出了那个地址。时间是刚刚发过来不久。他的消息也真灵通啊!这件事过去连一天都不到。

    『你今天还真是大放异彩啊!哈哈哈!我现在有些明白那位先生为什么看中你了。你比很多人都适合加入组织。』

    昨天朗姆,或者朗姆的人就在附近。伊藤朔月现在敢下这个断定。如果传闻,早前就有很多类似的传闻在组织中流传了。

    对方知道她,她却不知道对方。这种感觉还真是不好啊!

    『我可没做什么。只不过帮忙打扫了一下现场。』伊藤朔月很悠闲的按下了这几个字。『这次的夸奖还是给波本更合适!』

    『你还是这么麻烦!我指的是:你看到波本杀人时的表情。别说害怕了,连一点点的惊讶都没有,还能想到毁尸灭迹。』

    『您知道的还真清楚啊!』居然直接挑明了。还真出乎意料。

    『这不是废话吗!哼。组织的事情还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比刚才略微慢些的回复。就像是……

    当时你就在现场吧?伊藤朔月没有问出来。就算问也没用,他暂时还不会把这些告诉给她。她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可疑。

    很不合时宜的,这个时候伊藤宅来了客人。伊藤朔月从她的窗户看见有个她没意料到的男人出现在了她家的大门外。

    皇一门的掌门。刚刚梦里的丁公主才说过,他在找她。结果竟然这么快就能找到她家里嘛?!他还真是……对这件事很拼命啊!

    伊藤朔月特意让坂本管家把人先给请到客厅。她自己也换好了衣服过去了。她不确定会用多长时间,所以还是直接换的校服。

    她的身份已经被他查到了,学校也就无所谓暴露不暴露了。

    “伊藤小姐?”皇一门的掌门很安静的坐下来,“很抱歉。打扰您了。实在是我有个很想知道的事情想向您确认。”

    很有礼貌的站起、鞠躬。让人都没有办法挑剔什么。伊藤朔月微笑着说,“不会!是想问有关樱冢护的事情?”

    “是的!”皇一门的掌门不自觉的就流露出了一些的忧郁,但他的语气很坚定。“我想知道您上次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您会说,‘我的愿望永远都不能实现’。还有星史郎先生他知道什么?”他忽的笑了,“我问题是不是很多?”

    伊藤朔月摇了摇头,她不太在意的回答,“你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吗?”否则梦见们为何会相信未来已经改变?

    皇一门的掌门,皇昴流直到这个年纪还有些少年时代的羞涩。“星史郎先生中了姐姐——北都的咒术了是不是?”

    “北都她不擅长阴阳术。但我知道她不是没有能力。她会些奇怪的法术。我不知道她能做到什么程度,但只有这个最有可能。”

    “我能看出樱冢护身上有一种法术,那种法术会把他打向某个人的攻击反射到自己身上。”伊藤朔月耸肩,“我只知道这些。”

    “另外他和你动手的时候,那股法术明显比平时强。”她补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