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3.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织田的案子有了重要的进展。这是白马探对黑羽快斗说的。杀他的人有只义眼,而且现在已经确定他出自警视厅。

    白马探没有见到七海。但他从DDS还是得到不少有用的信息。包括犯人和织田的对话,还有些刻意掩饰却还是不小心暴露的习惯。

    “你还在追查这件事啊!”黑羽快斗一副不满意的表情。

    “当然了。”白马探很优雅的微笑。“这大概就是……侦探的本能吧!黑羽君想必也想知道真相吧?”

    “那是当然的吧!”黑羽快斗理直气壮。“北堂雅是我的朋友,我当然要找出差点就杀了她的真凶。”

    “说起来,北堂雅后来去了哪里?”白马探有些好奇。在出过这次事情之后,他找过,警视厅也派人找过,都没线索。

    就在米花町2丁目22番地。某位大侦探家的隔壁。黑羽快斗默默的在心里说出了答案。“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他回答。

    很明显的不想告诉他。白马探对此也很无所谓。他更热衷于调戏某位怪盗。“这周末的野营,黑羽君又可以见到你的宿敌。”

    “都说了。我不是怪盗基德!”黑羽快斗斜眼,“那个小侦探我倒是认识。但那是前几天才刚刚认识的。”

    “那黑羽君不会介意我和你一队的吧?”白马探笑得依然优雅,但不知为什么总给人一种腹黑的感觉。

    “我才不要!”黑羽快斗几乎想都没想就给出了答案。“这次的学校还有冰帝学园,我已经早就约好了别人。”

    “黑羽君是怕暴露吧?”很笃定的语气。然后他还一副我可以理解的样子,“我和那个小侦探联手,你的确会有很大压力。”

    “啊!随你吧!”黑羽快斗赌气般的应了下来。他绝对没有害怕暴露,怪盗基德又不会出现。

    他其实已经暴露的差不多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大部分都知道他身份了。黑羽快斗心里还是明白这点的。不过这样挺好。

    黑羽快斗在他没有自觉的情况下,脸上浮现出了小小的带有些温馨、满足的微笑。但这种微笑很快就被他有意识的收回了。

    很默契的,白马探也笑了。在警视厅门口曾遇到过中森青子的事情,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更加没提她也确认了他的身份。

    有些事情心照不宣是最好的结果。但不一定是最终的结果。

    江户川柯南放学的时候,波本已经在波洛了。不仅如此。那个小女孩也在。她就安静的坐在靠窗的位置。

    自从‘安室透’在这里打工,波洛的生意一直不错。今天又格外的不错。顾客都有意无意的看向那个小女孩。

    金发碧眼。漂亮又闪耀。这是那个孩子给人的感觉。甚至还有人怀疑她是不是外国的哪个明星。那小女孩却能把这全无视了。

    她就是堂本幸子?柯南在思考的同时,他忽然看见那个女孩抬头看向了他。然后他呆住了。她的样子……

    贝尔摩德!柯南的心里浮现出了这个名字。她的样子就是缩小版的贝尔摩德。但怎么会……她不是已经……

    柯南发现自己进了一个误区。因为他才刚得知组织里有堂本幸子的这个人,又因为昨天有个自称‘堂本幸子’的人出现。

    他在看见大概这个年龄的孩子和波本在一起就划上了等号。

    贝尔摩德和波本有过合作。就在前不久,他们配合的还很默契。如果是她再次出现在波本周围不奇怪。但这就意味着……

    灰原和他有可能变小的事情也会被组织发现。柯南的情绪已经紧张到了一定程度。冷静点。他这么告诉自己。

    贝尔摩德早就知道他们变小的事,她也不想让这件事扩散。

    那个小女孩没有多在意他。这让柯南稍微松了口气。她的视线一直围绕着安室先生,看样子有什么问题他都没办法问了。

    波本这时候终于空闲了下来。他走到了那个小女孩的身边,笑容灿烂的和她聊起了什么。小女孩看起来比他还高兴。

    在这个过程中,柯南又要怀疑他是不是想多了。或者她吃的药和他们不一样。因为那个小女孩的表现就是普通的小孩子。

    不过,想起他老妈的惯常表现,或许演员都是这个样子。

    柯南没有回毛利事务所。他去了阿笠博士家。路上没忘记给毛利兰打电话。借口又是博士新制作出了一个游戏很好玩。

    灰原哀比他先一步回来的。她看见他进来也没有意外。只是不轻不重的说:“大侦探,没有和波本见面吗?”

    “灰原!”柯南很严肃,“堂本幸子!!你见过她是吧?她的样子……她的样子是不是和贝尔摩德一样?!”

    是不是……?灰原哀忽然睁大了眼。然后她缓缓的说:“是!她的确和贝尔摩德很像。”但她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

    “原来是这样。”柯南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不是同一个人啊!

    “你见过她了?”不用去想,灰原哀就知道了答案。“她又去找波本了吧!。因为这样你的目的没有达成?”

    灰原哀表现的很轻松。但自柯南提起‘堂本幸子’这几个字的时候,她的身体就已经紧张到有些僵硬了。

    “嗯!”柯南笑着感慨了一句,“她还真是和那些邮件表现的一样。”真的很喜欢安室先生啊!

    野营的事情,身为发起者,CLAMP学园的学生们反倒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但他们也是最没有疑问的。

    “我们学校,课不好好上,一天到尾,光办活动。”

    “小威,这句台词你说过了。”

    嘛。最大的反应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又来了。”中等部学生会,书记鹰村苏芳捂着头,一副非常头疼的样子。会计伊集院玲则是欢快的鼓着掌。

    “CLAMP学园,联合三校野营,出发!”妹之山残撑开了他的扇子,在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恰好绕了一圈后直指远方。

    这次的野营没有太多事前的规划。可以说是妹之山残‘心血来潮’搞出来的。地点也是他随意选的。除了知会过了他的父亲。

    “在去之前。会长……”鹰村苏芳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他抱来了一堆的文件。“请先把这些公务处理完。”

    妹之山残看见都比他还高的文件山,一下子就趴到了桌子上。“等回来再看……也不太晚……吧……”

    鹰村苏芳不为所动。妹之山残认命的开始低头看文件。他的速度之快,短短的十分钟过去,桌上的文件就已经下去了一大半。

    “呼!”十五分钟,妹之山残活动了活动胳膊,终于完成了。

    “好厉害啊!会长!”伊集院玲还是一脸的崇拜。

    在这之后,CLAMP学园中等部学生会三人组提前出发了。实地去那些地点考察,和安排那些提前需要准备的事物。

    这次的野营是CLAMP学园主办,虽然是全学园参与的,但经费方面主要还是由中等部出。伊集院玲盯着计算器烦恼了。

    这个学期他们已经办了很多次活动。这次活动的经费,包括交通、部分场地的租借,还有保护等一系列安排。

    “会长!”他可怜巴巴的看着妹之山残。完全不够啊!

    妹之山残看了一眼那个长达九位的数字,然后,他回头一脸温柔的笑意,“这样,我的零用钱还剩下很多嘛!”

    这次的活动不仅仅是学园的活动而已。所以他愿意用他的零用钱。妹之山残撑开的扇子挡住了他笑得愈发灿烂的笑容。

    “是为了朔月小姐吧?”伊集院玲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他忽然恍然大悟的说。鹰村苏芳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他也同意。

    妹之山残的零用钱从来没有白花的。这在很多年前就有了案例。

    带有CLAMP学园标识的飞船,已经飞回了学园的上空。缓缓的随着走梯下来的妹之山残已经对这次的野营开始期待了。

    “朔月嘛?你的父亲为她起的名字很特别啊。”一个金发的男人就这么远远的望着前方的飞船。又不像是真的在看着它。

    那个男人只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就走了。在这种人潮涌动的地方,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小残非常努力了,我相信她会回来。

    挥手,同周围热烈的人群打过招呼。妹之山残有些在看到那个背影的时候,更加灿烂的笑了。这引得周围又是一阵尖叫。

    我不会令你失望的。他仿佛要把这个想法传达给对方。父亲。

    在外人眼中,妹之山残是家中么子,但他一直都知道,他还有个妹妹。如果可以为她做些什么,是他再高兴不过的事情了。

    因为妹妹是女孩子?是的!还是因为他的内心想要这么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