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9.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可以掌控时间和空间,在诱导下控制人心。这就是四魂之玉的能力吧?书桌前,伊藤朔月边转着手中的笔,边回忆刚刚的情景。

    饶是她当时都有些惊讶呢。在那层浓重的白色的雾消失的时候,时间不但连0.01秒都没过,他们的位置也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日暮戈薇,让她保管四魂之玉的那位女性告诉过她,她在小时候能够往返于战国时代和现代就是靠它。但那是两边时间同样流逝的。

    不过,伊藤朔月的唇角略翘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这是个太方便的力量了。以后有什么事的时候她和波本可方便多了。

    看起来……他和四魂之玉相处的很好。伊藤朔月的表情里不知是欣慰还是遗憾。她还故意没有把这种契约的限制告诉波本呢。

    手边堆积成山的委托书,伊藤朔月已经没有心思看下去了。她很干脆的随便抽出了一个,看了下时间、地点,觉得合适就定了下来。

    多出这一天的休假,反正她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安排,就稍微工作一下好了。随手把委托书放在了口袋里,伊藤朔月就出门了。

    这次的委托人大友广嗣。他的父亲是日本著名的木偶戏大师大友正恭。据说这位大师不但有仅次于橘左卫门的地位,他们也是好友。

    很传统的和式住宅。在大友广嗣的引领下,伊藤朔月来到了大友正恭所在的表演室。台上正在表演着精彩的木偶戏。

    他也在。伊藤朔月第一眼就看见了前边跪坐在那里的少年,还有他那总不离身的木偶。他们都在专心致志的看着舞台上的表演。

    大友正恭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他的身体又不太好,这让他不得不减少表演。就像现在他也是作为陪衬为另外一个小女孩搭戏。

    雪女的故事。这是木偶戏中一个很经典,又广为流传的剧目。喜欢考验男子定性的雪女,伪装成普通人接近她放过的男子。

    『要我放过你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许把见过我的事情告诉给其他人。如果你违背了这个承诺,我会来取走你的性命。』

    『如果是她……是我温柔、贤淑的妻子,我只是告诉她而已。我再也受不了一个人独自面对恐惧。』

    『你违背了承诺。亲爱的。我就是雪女啊!我会遵照诺言。』

    『不要啊!!!!!请请你放过我们吧!求求你。放过我,还有咱们的孩子吧。他还什么都不知道。他是无辜的啊!』

    『为什么?母亲。』破碎的尸体,残忍的让人无法直视。少年面无表情的说。『谁能告诉我,雪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雪女是什么样的人?有人说她是恶魔,也有人她只是被神明派下来考验人心的罢了。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出现在你身边。』

    舞台上的表演结束了,舞台下一片的安静,许久过后不知是谁挑的头,一阵阵强烈又感情真挚的掌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这出戏几乎得到所有人的喜欢。伊藤朔月望向了橘左近的方向,她缓缓地笑了。橘左近没有太大的反应,右近可是在拼命的鼓着掌。

    “他根本就没资格表演这出戏。”一个老人忽然愤恨的站了起来。在甩下了这一句之后,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没有人对这感到意外。除了橘左近。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一种‘又来了’的无可奈何感。显然这不会是第一次了。

    大友正康。六十二岁。大友正恭的末弟。据说是对于木偶戏很有天赋和想法的人。只不过一直被他的兄长的光芒掩盖住了。

    如果说大友正康因为这个憎恨他的兄长,这绝对是可以令人相信的。但事实上,他们的感情很好。哪怕是距今三四年前都很好。

    嘛!她只负责灵异事情。这种家庭纠纷、甚至演变成杀人事件都与她无关。但看起来这座房子是没有灵的存在了。

    给她寄委托书的是大友广嗣。按理她只需要见他就足够了。不过为了表示尊重大友正恭想要亲自会面,伊藤朔月是不太介意的。

    在她的委托人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下。她还没那么不会变通。

    大友正恭带她来到了一个房间,木制的墙上有几个鲜红的大字。空气中还有些淡淡的没有散去的血腥味。这就是他们委托的原因。

    一般人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或许是报警、或许是雇侦探来帮忙。但他们的情况不同——墙上的笔迹他们都认识,是已死之人的。

    大友丽子,大友广嗣的妻子。她于去年自杀身亡。他们是这么告诉伊藤朔月的。这间屋子正是她死之前居住的地方。

    “很遗憾。”伊藤朔月略翘起了嘴角,“这里并没有灵。”

    大友正恭有了明显的疑惑。伊藤朔月注视着前边的那几个字。『还记得雪女嘛?』她解释:“字迹的模仿并不难。”

    “你认为是有人模仿了丽子的笔迹?”大友广嗣忽然插了口。他不理解的说,“有什么人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而且……”

    大友广嗣适时的闭了嘴,等他再次开口就以一种恳求的语气了:“拜托你了。再帮帮我们吧!我相信她的鬼魂一定在哪里藏着。”

    他很怪。这是伊藤朔月的第一反应。大友广嗣在隐瞒着什么。不过这与她的委托无关。既然确定了没有灵她也就差不多该回去了。

    “不仅如此。”大友正恭一边让大友广嗣冷静下来,一边又加以补充,“每到夜里都会从这间屋子里传来奇怪的叮叮咚咚的声音。”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好些日子了。”大友正恭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每次等我们赶到又会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人。”

    如果站在这里的是侦探,那不用怀疑,他们一定会对这件事感兴趣。阴阳师的话有些也会负责把嫌疑人抓出来的。但伊藤朔月……

    或许她也可以试试?伊藤朔月双手插兜,脸上露出了些神秘莫测的笑容。和侦探接触多了,她自己都沾染上了些侦探的习惯。

    伊藤朔月还没机会应下来,外边就传来了一声尖叫。顿时她就觉得有些头疼。这样的尖叫她太熟悉了。不会真发生命案了吧?!

    橘左近的死神……侦探气场没其他的侦探强。但事实证明侦探就是侦探。伊藤朔月很不着急的最后一个才走到现场。

    是刚才和大友正恭表演木偶戏的那个小女孩。伊藤朔月一下子就认出了她。是叫做大友优子?大友广嗣的独女。还不满十三岁。

    橘左近这个时候已经在尸体旁边了。没错,尸体。大友优子已经被确定死亡。就是这位少年侦探确认的。他还让人报了警。

    大友正恭昏倒了。就在旁边的人告诉了他情况之后。这一下大友家就有些乱了。最后还是由橘左近提醒才想起还要打急救电话。

    警察是在五分钟之后赶到的。不是橘左近的姑姑,来的居然又是目暮警官。伊藤朔月想着他从神秘之森那边回来的还真快。

    目暮警官在看到伊藤朔月的时候,他也很惊讶,然后他的眼睛几乎变成半月形,吐槽说:“怎么又是你啊!我们都才刚上直升机。”

    果然!连江户川柯南都来了。伊藤朔月看见从目暮警官后边钻出来的小男孩,她只能无语。不过看起来其他人都没有跟来。

    黑羽和白马大概已经去调查那个邮箱的所有人了吧?!

    大友优子的死亡时间,是在木偶戏结束她回房间,到他们发现,这中间的不足三十分钟的时间里。第一发现人是女佣山岛麻美。

    很明显的中毒的迹象。柯南小朋友打开了她攥的紧紧的手,然后他满是惊讶的说:“啊咧咧!这里怎么有一个针孔呢?”

    大友优子中的毒,是属于很慢才会起效的那种。所以,结束了木偶戏以后一直都和伊藤朔月在一起的大友正恭和大友广嗣也有嫌疑。

    那只在舞台上用的雪女木偶被人下了毒。在排查了大友优子有可能接触到的东西后,警方很容易就找到了这个。

    这个木偶是表演这出戏的专用木偶。据说是哪位大师所做。珍贵得很。大友家都拿不出替代品。所以能够接触到它的人也很少。

    大友广嗣昨天有把它拿回房间检查,山岛麻美今天一直由她拿着。至于大友正康则是在演出前莫名其妙抢过一回。

    凶手就在这三个人中。右近一副很烦恼的样子。“左近。你认为是他们中的谁做的?我看麻美小姐这么可爱她一定不会是凶手。”

    橘左近有些拿他没办法的笑了。然后,他的眼神变得愈加的深邃还有严肃。“有些事情我还需要再确定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