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60.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是正康先生做的。”在接受警方询问的时候,山岛麻美一口就咬定了这点。“他一直就对优子小姐很厌恶。”

    “我不知道是谁杀了她。”大友正康年迈的脸上有些恶意的愉悦,“但我还真要感谢那个人。把那个碍眼的小鬼给收拾了。”

    “正康叔叔不会这么做吧?”大友广嗣说。“是丽子。她是雪女,雪女才不会那么简单就死掉。她回来了。回来杀我们。”

    这太匪夷所思。但经过了上一个案件,又没有人敢轻易否认。

    大友广嗣平复了下心情,他就带着目暮警官他们到了刚刚的那个房间。柯南也跟着一起来了。他看见大友正康有些不太自然。

    墙上的血字……柯南小朋友就这么注视着它,渐渐地他的嘴角不自觉的翘了上来。然后,就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他突然跑了出去。

    柯南过了好久才回来,这个时候他脸上挂着的就是那种笃定的笑容了。他选择了装可爱的对大友正康说:“爷爷是画家吧?”

    大友正康愣了一下。他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出来。还是大友广嗣替他做了回答。“你怎么知道的?正康叔叔画画特别的好。”

    “因为这个爷爷手上的茧子啊!”柯南解释。“除了控制人偶的,剩下的那些是只有经常使用画笔的人才会有的。”

    “如果是爷爷的话,墙上的这些字一定能画出来吧!”柯南的表情徒然间严肃了起来,语气也深沉的多。哪里还有刚才的孩子气?

    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了几名警察,他们手里拿着封好了的画笔,对目暮警官说:“就像那个少年说的一样。这上的确沾过血迹。”

    这支画笔是从大友正康的房间里找出来的。毋庸置疑是他的东西。他却还在做最后的抵抗。“这只能说明有人用了我的画笔。”

    “上边的笔迹不是正康叔叔的。”大友广嗣也替他做辩白。“这是丽子的笔记。这是我绝对不可能认错的。”

    “这上边根本谈不上笔迹。”柯南反驳了他。“根本就是临摹的画嘛!是不是?伊藤姐姐。你看那个下笔、画锋一般人画不出来。”

    “谁知道呢!”伊藤朔月没有配合,“柯南对画画很了解啊!”

    喂喂!不用这样给他拆台吧!柯南默默吐槽。但脸上他还要表现的非常天真、可爱的样子。“是在电视里看到的。”

    “现在的电视真是什么都教啊!”伊藤朔月好像就只是单纯的感慨了一下。“大友正康先生,请问您还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伊藤朔月很随意的走到墙边,靠在那里,仿佛就在说‘不用着急。我等着你的回答’一样。不时,她的脚底还传来一种咚咚的响声。

    “原来如此!”柯南的眼镜再一次发射了强烈的白光。然后,他跑到了伊藤朔月的跟前,仔细的看了看那附近的地面。

    “啊咧咧!好奇怪啊!”柯南很大声的说着,这顺利的让所有人都看向了他这边。“这块木板和其他地方都不一样诶。”

    柯南装作很好奇的去拉那块地板,结果很出乎意料的它居然很容易就拿了下来。紧接着一条很深的地道就在众人面前显露了出来。

    这里不像有人来过的样子。柯南看着他双手抱着的木板眼神有些复杂。木板已经因为年代久远腐败了。他只要一松手就会破裂。

    没多久,几只老鼠从地道里钻了出来。在发现外边有这么多人的时候,它们又一股脑的钻了回去。过一会就有叮叮咚咚的声音传来。

    “是这个声音!”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山岛麻美。她很肯定的说,“每到夜里都会出现的奇怪的响声,就和这个一模一样。”

    这个家中所谓的‘灵异事件’都解开了。大友正康对于他做的事也无可抵赖。“墙上的字的确是我写的。”他这么说。

    “哥哥曾经给过我承诺,等他干不动的时候,他会把大友家的名号传给我。他承诺过的。可是,这几年他突然变卦了。”

    “雪女的故事,是大友家最重要的一个剧目。但连它特别描绘的承诺都做不到。这样的人是大友家的当家人可不可笑?”

    “所以我想吓吓他!”大友正康的脸上又露出了些恶意的笑容。“也当是为他提个醒:违背承诺的人没有好下场。就像传说一样。”

    “就因为这个您就杀了优子小姐?”山岛麻美如是问。目暮警官他们也都认同的斜眼看向了大友正康。

    “我没有杀人!”就在大友正康反驳的同时,柯南小朋友也为了他说了话。“的确不是正康先生。他没有时间做下那一切。”

    “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在一旁啊。”柯南一脸的天真,“人偶的毒被固定到了操作杆的上端。不是表演碰到那里会感到奇怪吧?”

    警方有仔细的询问了更多当时在场的人。结论和柯南的一致,大友正康的确没有机会下毒。这样一来凶手就只能是那两个人之中了。

    山岛麻美一直都那么坚定的指认大友正康,大友广嗣又一直在扯雪女的传说,咬定是去年就死去的人。这两个人都很可疑。

    “难道真的是……雪女?!”山岛麻美的语气中还是带着那种不能相信的感觉。“怎么可能?!那种传说中的人物。但除了她……”

    大友广嗣不太可能。他疼爱他的独女有目共睹。山岛麻美和大友优子的感情也很好。他们看起来都没有做出这种事的动机。

    雪女……柯南单手托着下巴思考。他记得这个传说。但是……

    大友广嗣一口咬定是雪女干的,真的只是因为大友正康先生的恐吓?因为墙上那几个字?他总觉得这里边有些可疑。

    警方还在努力。他们很熟练、很仔细的收集屋中的每一个有可能是线索的东西,还有拍照、记录在册。两个嫌疑人却都回了房间。

    『操纵傀儡其实是在操纵人类,腹语术便是读心术,模仿的并非只是人语,还有其背后的声音。』

    大友广嗣拉开他自己的房门,刚刚走进去的时候,他的房间的灯就自动的亮了。一个红发的少年人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为什么?父亲!”不。他眼前的人偶已经变成了他女儿的样子。她表情哀伤的看着自己。“好难过。优子以为父亲会喜欢优子。”

    “明明在大家面前父亲对优子这么好。即便在只有优子的时候冷漠那也是因为父亲对优子严厉。可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你果然是雪女!”大友广嗣后退了一步,他的脸上有恐惧,也有一些不是很明显的阴狠。然后他突然回过神来。“别开玩笑了。”

    “左近,我知道是你。这是你在用腹语术吧!”大友广嗣的脸上已经换上了虚伪的笑意,“我听说你很喜欢玩推理游戏。”

    “不!”大友优子的影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红发的右近和左近自己的声音。他闭目用心的说,“这是优子自己的声音。”

    “……”大友广嗣愣了一下。然后,“我不知道你听了谁说了什么不靠谱的事情。但你的推理是错的。我不可能杀死我的女儿。”

    “如果是优子自己说的呢!”橘左近略冷淡的声线中有悲悯。他低下了头又抬起,“除了你没有人可以做到。”

    “人偶是精巧的工艺。或许其他人不知道。但想要让人毫无察觉的放上毒针,事后又能让毒针掉落。只有懂得它的人才能做到。”

    “山岛小姐她不懂人偶。”橘左近的声音不知不觉的加重了许多。他透过大友广嗣看向了他身后。“你伪装的很好。”

    “如果不懂人偶我没办法得到这份工作。”大友广嗣的背后果然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是山岛麻美。“还好优子小姐并没有介意。”

    “其实我曾想过要学。”山岛麻美的表情有些无法形容,“但没办法。只是拿着还无所谓。再多一点……我就会感到很难过。”

    “你一定好奇为什么这样我还会这么想来这里工作吧?”山岛麻美的脸上全是忧伤,“因为这里曾经有过我最好的朋友。”

    山岛麻美没有继续说下去。橘左近也没有问。因为目暮警官他们来了。因为这边的动静他们都被吸引了过来。

    在了解了这边的情况之后,目暮警官问大友广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柯南还附加了一句:“比如大友夫人是怎么死的。”

    “我……”大友广嗣终于认罪了。“她越来越像雪女了。一颦一笑都是雪女的样子。如果我不杀了她,她会来报复我。”

    『左近哥哥!爸爸好像很不喜欢我玩木偶。』

    『你喜欢木偶戏吗?』

    『喜欢!但是我希望父亲也能喜欢。』

    『那就努力加油。总有一天你的父亲会为你骄傲的。』

    他错了。橘左近的脸上有些沉重。如果当初他说的不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结局就不一样了。可惜这些都已经无法考证。

    “小朋友。”在最后的最后,大友广嗣对江户川柯南说。“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查出的丽子的死因。但她是雪女。这是千真万确的。”

    “她不是!”山岛麻美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她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所以,大概是用了什么手段骗了你吧!毕竟她那么爱你。”

    大友广嗣愣了一下,然后他笑了,带有些嘲讽还有恶意。“我相信那个时候她是真的想杀我。”然后他低下头跟着警察们走了。

    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外人无从得知。但山岛麻美坚信,这个结果一定不会是丽子想要的结局。这么悲哀的结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