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62.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是夜。堂本幸子已经睡着了。波本却完全没有睡意。他站在自家的窗户前。透过巨大的玻璃不知望向了何方。

    赤井秀一!每当想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波本都有一种冲动,想要立刻跑到工藤宅把那个披着猫皮的家伙揪出来,亲手杀了他。

    但是不可以啊!组织还没被消灭,他的身份又暴露了。他不由自主的扶上了自己的肩,原本一辈子都不会消失的伤已经不见了。

    为他治疗的那道符至今还放在了他的身上。他感谢伊藤,即便他其实并没那么希望它消失。那里边所包含的东西太多了。

    伊藤朔月通过梦境来到这里的时候,波本就是现在这样的状态。她看了眼茶几上还未喝完的波本酒,她选择了安静的站在了那里。

    反侦察的本能让波本很快就发现她了。他略有些诧异,“我不记得我有睡着。”他说,“这里看起来倒像是你的梦境。”

    明明上次也是她到了之后你才睡着的。伊藤朔月默默在心里吐槽。不过这次的情况的确有些不一样,她说:“因为四魂之玉。”

    波本的眼中露出了一些的疑惑。然后就听到伊藤朔月继续解释:“它的力量足以让你自身往来梦境和现实之中毫无障碍。”

    “所以,这只是我的梦境。”伊藤朔月的脸上带有了一些不明意味的笑意,“如果有人这时闯入你的房间恐怕是什么人都见不到。”

    “正因为这样我必须长话短说了。”伊藤朔月看起来有些头疼的样子。“如果那个小侦探问起来,不要告诉他我知道你的身份。”

    “他知道你加入组织了?”波本一下子就猜出了答案。伊藤朔月点了点头。“我和琴酒在一起的时候正好被他看到了。”

    “BOSS最近是越来越重视你了。”波本悠悠的说道。不止是类似的任务变多了,她转给他的那些研究内容也越来越重要了。

    “啊!主要还是由琴酒负责。”伊藤朔月耸肩,忽然她又严肃了起来,“琴酒已经确认赤井秀一没有死。我们就是去调查这个的。”

    忽然想起了琴酒最后那句话,伊藤朔月的严肃又全都不见了,“我还真是好奇呢!你做了什么,让琴酒能有那样……可爱的反应。”

    把‘琴酒’和‘可爱’划上等号,这在很多人看来都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波本却眯起了眼,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琴酒啊。”波本脸上带着笑,他的声音拖的很长,给人一种意味深长的感觉。“他是个有意思的男人。”

    如果琴酒不是那么忠于组织,不是那么认真的在抓叛徒和卧底,波本有暴露的顾忌,他会觉得那个男人更加有意思。

    伊藤朔月和他的看法非常的一致。她还点头补充了一句:“还有些让人意想不到的温柔呢。”

    “诶?”波本立刻露出了一些惊讶的表情。然后他又笑了,非常感兴趣的,“我还真想看看他温柔是什么样子呢。”

    琴酒此人怎么说呢?如果你的实力得到他的认可,又没有背叛组织的嫌疑,就算厌恶你,他也不会对你怎么样。

    不过,真敢有事没事就去挑衅琴酒的,整个黑衣组织里也就只有波本一个人了。伊藤朔月思考她是不是也该学学?

    最终伊藤朔月还是放弃了这个选择,虽然琴酒提及波本的时候实在是有意思。她有那份心思想多见几次。但波本还是只能是波本啊。

    “不过和他搭档你要辛苦了。”波本居然有些同情的表情。虽然这同情怎么看怎么是在卖萌,“他做事不太会顾及同伴的安全。”

    在琴酒看来,如果你有那个本事那就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如果本领不济那就算损失了也没什么可遗憾的。除了伏特加。

    对于这个一直跟着他的人。琴酒对他有些不一样。

    “不觉得这样的搭档才有挑战吗?”伊藤朔月很不在意的耸了下肩。她的确有那个自信。不仅如此。她认为波本也有同样的自信。

    一时间,这个梦境中充斥着默契的气氛。但最终,波本却只轻叹了一声,低语:“大概只有你会这样认为。”

    对于波本来说,没有搭档、独来独往更合适他。前一阵为了找出赤井秀一,他不得不把贝尔摩德拉出来就已经是极限了。

    梦境中的波本的房间,和现实中的一模一样。伊藤朔月只是丢给他一个无辜的表情,她就径直的走到了茶几前。

    “是波本吗?”她有些好奇的看着上边的酒,“在夜晚,喝上一杯自己代号的酒,这种感觉……会是什么样的呢?”

    “等你成年那天就知道了。”波本都有些没能适应伊藤朔月这话题的突然转换。“不过我可不希望组织到那天还存在。”

    “一定不会存在的。”伊藤朔月是用一种平静的语气说的,但其中透着笃定。还有五年的时间,这存在了半个世纪的组织……

    房间没有变化,伊藤朔月却渐渐地消失了,波本站在原地,回望着外边的夜色。他知道这里已经是现实世界了。

    “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嘛?”波本是有些无可奈何了。

    回到茶几前,波本拿起了桌上的杯子,他看着里边自己代号的酒,目光中闪着些了然和复杂。念出的是截然不同的名字。“清酒。”

    伊藤朔月是被她自己的手机铃音给叫回去的。等到她回到她的房间,拿起手机的时候,只有一个未接电话显示在了那里。

    她确定她的手机只响了一声。伊藤朔月看着手机上的那个名字,她有些了然的笑了。黑羽,你这会儿大概非常矛盾吧?!

    伊藤朔月刚把手机扔到一旁的时候,它就再一次的响了。看到和刚才完全相同的名字,她愣了一会儿。好半天,她才按下了通话。

    “好慢啊你!”首先传过来的就是对面那个人的抱怨声。

    “我吓了一跳呢!”伊藤朔月笑了笑,照实说了,“我可没想过你会打过来第二次。你今天都看见了吧?和小侦探他们。”

    “嗯!”对面的声音很爽朗,“但是我相信你。就和我相信大侦探的母亲,那位漂亮阿姨不会是黑衣组织的BOSS一样。”

    “喂!”伊藤朔月觉得她现在一定是满头黑线了。她在会心的一笑过后,又有些警告的说:“最好不要太相信我。”

    工藤有希子就是那个邮件的所有人吗?还真出乎意料呢。

    “我只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对方传来了不满的声音。然后还有些沾沾自喜?“我是谁啊!怪盗基德大人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伊藤朔月不置可否。她只笑说:“小侦探一定不会这么认为。”

    “侦探就是喜欢疑神疑鬼。”黑羽快斗果断的给了这样的评价。虽然他承认现在的证据确实对伊藤不利,但不是什么都需要证据的。

    这次你的确对了。伊藤朔月意有所指的说:“如果侦探不喜欢疑神疑鬼了,我才要麻烦呢。组织里可是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贝尔摩德。虽然那个女人总是喜欢给小侦探放水。这段时间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但秘密如果暴露出来,游戏就不好玩下去了。

    “你是说……”黑羽快斗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后,就听到了他叹了口气,有些没办法的说:“我不会对小侦探再说什么。”

    “如果可以你最好也别调查下去了。”伊藤朔月补充,“有人可是早就警告过我,不要把你扯进这个组织的事情里。”

    电话那边的声音显示,对方有一会儿的愣神,他在思考,有谁会说出这样的话。最后他试探性的说出了一个名字:“莎朗阿姨?”

    早在他们去迷雾岛的时候,伊藤就告诉过他,莎朗阿姨是那个组织的成员。黑羽快斗不知为什么心情有些低落。那个组织……

    “伊藤。”他突然叫了她的名字。他的声音比之前也更多了一些的严肃。“那时……就是在咱们去迷雾岛的时候,你是不是还没有加入那个组织?”

    “是。”伊藤朔月很简单的回答了他。

    “果然是这样啊!”对面的人有了一些松了口气的感觉。然后他撇了撇嘴,“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呢?需要这么多人潜入。”

    “谁知道呢?”伊藤朔月不太在意的回答。“到现在为止这个组织的人我也不过见过七、八个。”其中还死了好几个。

    伊藤朔月有些避重就轻。黑羽快斗对此表示没有办法。她要故弄玄虚的事情谁也问不出。而且……他想要的答案已经全都得到了。

    在这种地方故弄玄虚,大概是涉及到什么国家机密了吧?黑羽快斗思考着。如果她和安室先生一样是公安警察的人。

    如果是其他地方的人大概也差不多。能够作为卧底潜入犯罪组织的人不外乎那么几种。这的确是不属于他们的领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