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67.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水族馆』的馆主来了。

    伊藤朔月再次见到这位面目和善的老人的时候,是她上满了整整一天的课程之后。那时候她才刚刚离开学校还没多远的距离。

    内山馆主没有说什么,他只是邀请伊藤朔月一起喝杯咖啡。

    还是波本打工的那家咖啡店。波本今天依旧在这里打工。就和那天的情景完全一样。除了没有下雨,除了眼前的人心情已经不一样。

    内山馆主一落座,他就很主动的为伊藤朔月和他自己各点上了一杯同上次一模一样的咖啡。“还可以喝到这里的咖啡真好。”他感慨。

    他曾以为他会死在那天。但没有。老鹰不知为什么没有来。在那之后他发现老鹰更改了目标,他们开始更加严密的搜查其他地方的人鱼。

    “是你做的吧?”内山馆主在轻抿了一口咖啡后,他又把杯子放回到了桌子上。然后他带着些慈祥的笑意说。“谢谢你。”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伊藤朔月眯起了眼,以一副非常好奇的语气询问。“你认为我可以做到这样的事吗?”

    “除了你不可能有别的人。”内山馆主的语气出奇的平稳与肯定。“我不相信没有外力,老鹰他们会突然停下已经安排好的行动。”

    是啊!早就定好的行动。内山馆主垂眸,杯子中黑色的液体反射着光芒。他轻声的补充:“那天只有你知道会有这件事发生。”

    伊藤朔月的眼中闪过了一抹了然。她点了头,算是承认了内山馆主的说法。不过她很快就又摇了摇头。“准确的说是我的一位朋友。”

    “替我感谢一下你的这位朋友。”内山馆主没有追问。

    “我会的。”伊藤朔月微勾出一个浅笑。他已经听到了。因为这一次他依然放了窃听器。还是直接就交到了她的手里。

    “她回来了。你知道的吧?”伊藤朔月喝了一口咖啡,她忽然吐出了这样的话题。

    “就这样出现在人类聚集的地方,没问题吗?”

    “大概……没问题吧!”内山馆主说的有些不太肯定。但他随即又缓缓的笑了。“但无论如何这一次我都要亲自前来!”

    伊藤朔月不再说什么。内山馆主也是。一时间他们这个角落显得非常的安静。只有偶尔有杯子轻轻的被放到了桌子上的声音。

    杯子里的咖啡很快就见了底。内山馆主主动结了账,就告辞了。

    伊藤朔月没有急着离开。或许是饿了,她又点了一份三明治。却又只把它随意的摆在桌子的一旁,没有任何想要开动的意思。

    这个时间的咖啡店,是一天中最繁忙的时候。不间断的会有一两位放了学的学生推门进来,在伴有波本『欢迎光临』的声音中。

    冰帝的学生,大概是这个年龄对咖啡这种苦味的东西最能接受的了。

    伊藤朔月不会明目张胆的观察波本。但有个人会。堂本幸子。不论波本去哪家店打工,在那家店里一定可以看到她的身影。

    “你就是清酒吧?”比如现在。这个小女孩忽然从她自己的位置起身,就坐到了伊藤朔月对面的位置。

    “为什么这么认为?”伊藤朔月很感兴趣的问她。

    小女孩眯起了眼,有些骄傲,又有些肯定,“波本哥哥会来这里打工,我听说是为了调查一个人,但清酒加入后,他就停止了调查。”

    “所以他调查的内容一定是还没加入组织的清酒。这里恐怕是距离她很近的地方。但我看过好几天了。只有你身上才有类似的气息。”

    “哦?”伊藤朔月很不在意的问,“只有这些?”

    堂本幸子的脸上有些为难。“我就知道是你。”她经常能感觉到一些她不该知道的事情。很奇怪,但她的感觉通常都是正确的。

    “你猜对了。”伊藤朔月耸了下肩。承认了。“我以为你会说出看见过这样的话。毕竟……那天我们离得距离不算太远。”

    “那天?”堂本幸子歪头,表示了她的不解。伊藤朔月居然也很贴心的告诉了她。

    “你和波本执行任务的那天。”

    堂本幸子这才明白似的点了点头。“我一直都很想见见你呢。”

    清酒在组织里太过神秘。很多人都想见识一下。但堂本幸子更多的还是因为梅酒。她还记得那时候的梅酒对这个新人特别感兴趣。

    那时的她从未想过梅酒竟然会背叛组织。想到这里,堂本幸子又有些难过了。但想到眼前的人是她不熟悉的人她又把这种难过压了下来。

    堂本幸子的身份不止波本感兴趣。伊藤朔月也调查过。但很可惜连她的情报系统都没有调查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她怎么去了那里?在工作的间隙,波本看到了这边的情况。

    “清酒姐姐比我想象的还要漂亮呢。”堂本幸子站起了身,她冲着伊藤朔月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就又跑走了。

    呵。伊藤朔月轻笑出了声。这个女孩啊,果然不能小看了她呢。

    只有气息吗?想起她之后为难又有些迷惑的表情。伊藤朔月觉得堂本幸子她肯定隐瞒了些什么。这里边的事情似乎更有意思了。

    需要表现出迷惑的表情啊。会是什么样的理由呢?!

    四魂之玉的白雾又出现了。就在伊藤朔月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这回似乎不是它自发的帮忙,而是波本有意的控制。

    在白雾弥漫了整个咖啡店的时候,波本翘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些和平时卖萌不太相同的笑意。伊藤朔月的眼中则闪过了抹很真挚的称赞。

    这次的白雾,比起上次四魂之玉自发做出来的还要完美。伊藤朔月仔细的观察了它,也感受了它的力量。这是波本自己的成果。

    “你怎么看?”这个时候,波本才缓缓的开口。他的视线落在了本应是堂本幸子的位置。语气中透着一股的深不可测。“那个女孩。”

    “她不是普通的小孩子。”伊藤朔月给出的答案很没意义。然后她又附加了一句:“完整的出生、成长轨迹。可以证实不是造假的。”

    “所以说……”波本不经意的皱起了眉,他思索了一会儿,说,“如果哪里可以做手脚。那只能是在她还是婴儿的时候了。”

    “我怀疑是和组织研究的药物有关。”伊藤朔月说出了她最终的答案。“但很遗憾,BOSS目前给我研究的还没涉及到相关方面。”

    “已经足够了。”波本的眼中闪过了抹笃定。

    组织隐藏最深的秘密……波本并不是那么着急。拼图已经出现了重要的一角,等到他把其他部分都收集齐了的时候……

    她很喜欢你。这可以作为最好的突破点。伊藤朔月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去。她知道波本没有她最开始想象的那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如果点破了,他恐怕反而会觉得这是压力。而心里难受了。

    真是的。这样的性格当公安警察、去犯罪组织卧底可是相当的不适合啊。伊藤朔月默默的感慨了一下。他唯一适合的也就只有能力了。

    既然特意的造出了这样的空间,伊藤朔月也就不着急离开了。她干脆又和波本商讨起了关于朗姆,这个组织二号人物的事情。

    没有人知道朗姆的出动为了什么。所以,他们不可能不去关注他。

    伊藤朔月掏出了手机,手机上的时间果然是静止不动的。她快速的翻到了文件中的几份资料。“他们认为朗姆就在这三个人之中。”

    “我查过了资料。”她补充。“他们的信息里都有可疑的地方。”

    “应该是那两个人中间。”波本感兴趣的看了。然后他指了其中一个人名。很简要的告诉了她。“这个人是我们的人。”

    公安警察嘛?伊藤朔月笑了,“这可是三个人里最可疑的了。”

    “没办法。”波本做出了『这也没办法』的,有些夸张、又十足卖萌的可爱表情。

    “那个人的情况比较特殊。”

    “那个……降谷先生。”伊藤朔月终于没忍住问了出来。“你真的有二十九岁吗?”这表情、这外表。他哪里看起来比她大?

    波本愣了一下,然后他很无辜、很天真、很无邪的睁大了眼睛。反问了她。“你不是早就调查过我了吗?”

    小孩子不是该觉得他这样比较亲切的嘛?波本不解了。

    喂喂!伊藤朔月扶额,就是因为调查过才有疑问。不过她很自觉的不再继续说什么。因为她感觉波本这家伙根本就没有那个自觉。

    这家伙的这种性格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伊藤朔月觉得她真的很好奇。曾经的警校第一,现在的公安警察还有黑衣组织成员。

    她怎么就想不出有哪个地方能把人给培养成这样的性格?虽然吧。伊藤朔月也承认,这样的性格对他很方便,不会有什么人不喜欢。

    连琴酒都无可奈何的性格啊!想想这还真是了不起呢。或许这也是他除了能力之外,第二个能成为公安警察或者卧底的特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