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74.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因为上次的郊游合作的非常愉快。CLAMP学园和冰帝学园等三所学校签署了一份长久合作的协议。

    一大早,涉及到的所有的学校、所有的学生都在震惊这件事。

    仅仅一次的合作或许不代表什么。但现在这样……CLAMP学园长久以来保持的独立于世的形象,彻底被打破了。

    “你说……CLAMP学园到底有什么目的?”教室里不知道是哪个学生边琢磨,边和他的同学们讨论了起来。

    “或许是为了扩大它的影响力?”其中一人摸了摸下巴,也开始了认真的思考。“那么强的实力一直隐藏他们应该不会甘心吧!”

    “不会吧!CLAMP学园会在意这些事情吗?”又是一个人,他表示出了不同的意见。“我觉得会不会有人想追求女孩子。”

    开始的那个人想笑他,结果他就看见了一个穿着CLAMP学园制服的男孩子从他们教室前边走了过去。那个方向是国三的教室。

    “今天和他们理事长来咱们学校的只有妹之山家的公子吧?!”

    教室的这个角落忽然有些沉默。周围的几个小伙伴齐齐的看向了刚刚那个胡乱猜测的人。那人则露出了有些骄傲的表情。

    妹之山残是来找伊藤朔月的。很可惜,他到的时候伊藤并没有在她的教室里。他问过了迹部,从他那里得知她刚刚还在这里。

    “她会去哪里呢?”妹之山残暗自的琢磨着。与此同时他的脚步没有停的往天台的方向走去。如果不是早退,她去那里的可能性最大。

    天台上没有看见伊藤朔月。但妹之山残停了下来。他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悲天悯人。“眼泪不适合漂亮的人呢。”

    “你是……”天台上唯一的女生愣愣的接过了他递来的手帕。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妹之山残的声音很温柔。让人听了就想要从内心里相信他。那个女孩也的确没有保留对他说了出来。

    女孩名叫浅苍千里。十三岁。是冰帝学园国中一年A班的学生。

    浅苍的父母几个月前因为一场车祸过世。就在今天早上她的叔父又从她手里把象征着浅苍家继承人的一枚红宝石抢走了。

    “连父母唯一留下的遗物我都保不住。”说到这里浅苍千里已经哭到瘫坐在了地上。“我好想我的父亲和母亲啊。”

    他没有看错。刚刚这个女孩的确想跳下去。妹之山残露出了一个宽慰的笑容,“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

    “你可以帮……到……我?”浅苍千里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遍。妹之山残回给她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脸。肯定的说:“请相信我。”

    浅苍千里的眼睛里有些疑惑。但她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告别了浅苍千里。妹之山残准备返回CLAMP学园,他要更仔细的调查下浅苍千里的叔父。这样他才好想出最合适的方法。

    妹之山残刚走到楼下,在两边都是高大树木的小道中,他就感觉到地面的摇动。就在他要站不稳的时候,他看见伊藤朔月站在了他前边。

    伊藤朔月怎么出现的,妹之山残完全没看到。但他可以猜测得到。她之前大概就在旁边的这些树上。想到这里他不负重望的摔倒了。

    “最近的地震还真是多啊!”爬起来的妹之山残做了如下的感慨。

    “是啊!”伊藤朔月不明所以的回了他一句。他们其实都知道这是世纪末日的战争即将展开的缘故。地龙的白龙已经在前边上下穿梭了。

    “我去过你的教室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并排的走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即将上课,这样的场景恐怕可以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我知道。”伊藤朔月的声音几乎没有起伏。“这次你们又搞出了什么活动?”这四所学校和到了一起怎么看都不能太平。

    “是学园开放月哦。”妹之山残很愉快的说出了正确答案。然后他快步停到了她的前边,有些期待的问:“你一定会来的吧?”

    “谁知道呢?”伊藤朔月只是笑了笑,没有给出准确的答案。

    伊藤朔月的确去了,但不是因为她想去。是因为迹部景吾的拜托。学生会长要先去CLAMP学园商讨一些事情。但那天他刚好脱不开身。

    冰帝的学生会从没有副会长,他们又不能随便找个人过去。

    妹之山残对伊藤朔月的到来感到很高兴。伊藤朔月本人却不太高兴。在她踏进了这个学院都市的那一刻,她就有一些很奇怪的感觉。

    CLAMP学园的布局是五芒星的形状。蕴含着极大的力量。谈完了正事的妹之山残很主动的要求陪伊藤朔月四处参观一下这所学园。

    伊藤朔月没有拒绝。她很随意的闲逛了一下,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这所学园的中心。代表着天龙的那把神剑的就矗立在了她的身前。

    神剑霎时间发生了一阵阵的强烈的白色光芒。它在挣脱着这所学校给予它的封印的力量。伊藤朔月只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它。

    这里不该是这么简单就进来的啊?跟在后边的妹之山残有些不解。

    “是你在召唤我吗?”伊藤朔月微翘起了唇角。然后神剑猛的发出了比之前还要强烈的白光。这白光直接射出了屋顶,射向了天空。

    那是……神剑的光芒。整个东京,乃至整个日本都看见了那道光芒。知道内情的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的严肃了眼神。

    神剑没有挣脱CLAMP学园的结界。在那道白光消失之后,它就那么静静的矗立在了原地。伊藤朔月没有再去看它,转身就离开了。

    妹之山残看了眼那把神剑,此刻的它就像是之前他们最常见到的形态。刚刚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幻影一般。他转头追上了伊藤朔月。

    见过了神剑,伊藤朔月似乎更沉默了。妹之山残有几次想要插话都没能成功。就在他又要说什么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警方打来的电话。浅苍千里的叔父——浅苍光夫被发现死在他自己的家里。据说在死之前他曾经见过妹之山残。

    伊藤朔月忽然转头看向了他。“我和你一起过去。”她平淡的说。

    负责这次的案件的依旧是目暮警官,高木警官和佐藤警官也在。不过还多了个从没出现过的人。一个独眼的女警官。

    泽田爱。是刚刚调到目暮警官这边的警部补。这是恰好在场的柯南小朋友从高木警官那边问出来的结果。

    “你有什么感觉吗?”柯南看着那位女警官悄悄的问起了灰原。

    灰原哀的表情上没有半点的紧张。她斜眼看着柯南,语气非常肯定的说:“没有。”她从这人身上完全感觉不到组织的气息。

    妹之山残和伊藤朔月是这个时候到的。柯南他正好看见,在伊藤看见自己那一刻的那种嫌弃的眼神。他只有无奈的抽搐了一下嘴角。

    “你怎么也来了?”是说这次得事情和组织有关?柯南刚要往这边猜测高木警官就说话了。原来正是他联系的妹之山残。

    在被害人死亡之前,他只见过四个人。分别是不知道因为什么来的妹之山残、他的妻子浅苍纱绘、侄女浅苍千里,和情人加藤明子。

    死者和妻子、情人不清不楚的三角关系。据说前段时间他和妻子提过离婚。他妻子索要了大笔的财产,他不愿意给才一直拖到现在。

    另外,就在这几天,死者他又强抢了本属于他哥哥留给他侄女的财产。甚至扬言要把她赶出这个家。上学的费用也不准备提供了。

    警方到现在还不清楚妹之山残是为了什么来的这里。但在提起到他的时候,他们发现浅苍千里有些支支吾吾。她不知瞒了什么。

    “我是向他买下一颗红宝石的。”妹之山残阐述了他的来意。然后他把那颗红宝石送给了浅苍千里,笑着说:“我说过要帮你拿回来。”

    昨天晚上,浅苍财团的账上的确多了一笔很大的款目。那样大的数字不要说一颗红宝石,就是整个浅苍家的财产都不够它的一半。

    浅苍家的财产继承,历来都是只认宝石,不认人。所以妹之山残才只能使用这个方法。但他还没采取其他挽回措施,浅苍光夫就死了。

    妹之山残的钱总不会白花。这次……这钱依旧在浅苍财团名下。

    浅苍光夫的死亡时间是昨天下班回家的六点之后。到今天早上保洁人员打扫卫生的七点之间。死因是吃了被人下了毒的蛋糕。

    浅苍千里是在他到家之后,大概六点半的时候来的。加藤明子据她自己说是七点多一点。妹之山残是八点左右。浅苍纱绘是十一点。

    到底是谁?柯南边跑到尸体前找寻什么线索,边思考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