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75.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我是想找叔父要回宝石。但他说……”浅苍千里紧紧地的握着装着那颗红宝石的盒子,“要我证明那的确是给我的。”

    “我怎么可能找得到证明啊!”她的语气低落,而又有些悲伤。就像是回到了那个时候一样。“所有相关的人都改了口。我没有办法。”

    “我是来和他商量离婚事情。”浅苍夫人边呼出了一口烟,边回答着警方的问题。“那个混蛋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要让我过来。”

    “我还奇怪,他还没接手他哥哥的遗产,哪来的那么多钱。结果还是害我白来一趟。我在门外敲了很久门,他都没出现。我就走了。”

    “我是来向他提出分手的。”加藤明子的语气很平和。但仔细观察会觉得她有一点忧伤。“他一直都没想离婚。我不想再耽误下去了。”

    “那后来呢?”柯南小朋友插了嘴,“浅苍伯伯有答应吗?”

    加藤明子看到突然从警察中间冒出来的小孩子,她一愣。然后,她很老实的摇了摇头。“没有。他说让我再等一段时间。”

    “我喜欢他啊!”加藤明子闭上了眼睛。她的感情看起来很真挚。“看他那么真诚的请求。我实在是没办法再狠下心来。”

    警方在仔细记录着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他们都不用互相指认,每个人自己交代出来的事情就足以构成杀人动机。

    “姐姐真的很喜欢浅苍伯伯吗?”柯南很天真的问道。

    什么人?!在柯南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忽然感觉到有一道锋利又让人觉得寒冷的目光射向了自己。他悄悄的观察,却没发现可疑的人。

    不会是伊藤朔月。她虽然危险,但她的感觉和这道目光给他的并不是一种感觉。柯南的眼神暗自严肃了起来。这样一来就只有她了。

    泽田爱。朗姆的嫌疑人之一。此时的她正在接受下属警官报告上来的消息。然后她走到了目暮警官的身边,悄悄的对他附耳了几句。

    让浅苍光夫中毒身亡的那个蛋糕的来源找到了。目暮警官看向了浅苍千里。那家店的监控录像清晰的拍出了购买她的人就是这个女孩。

    浅苍千里有些慌了。“蛋糕的确是我送给叔父的。但我没有下毒。”

    浅苍小姐……妹之山残挡在了浅苍千里的前边。他一脸的肯定说:“我相信浅苍小姐不会这么做。我会替她找出真正的凶手。”

    所有的嫌疑人都是女性。这让女性至上的妹之山残很矛盾。但他接触过浅苍千里,他知道她绝对做不出杀人这种事。

    如果是别人,柯南或许会认为他和浅苍千里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但妹之山残……这就再正常不过了。只要是位女性他都会非常重视。

    时至今日,对于妹之山残,柯南还是不爽他和兰那么亲近。

    的确不是浅苍千里。伊藤朔月自从来了这里就很轻松。她表示有小侦探在。他不会让谁被冤枉。相对来说,她还是觉得泽田爱有意思些。

    妹之山残成立过侦探团,但真正被实行了的杀人案他没有遇到过。

    蛋糕虽然是浅苍千里拿来的。但浅苍光夫并没有立刻吃,这样一来在她之后来的浅苍夫人和加藤小姐就都有机会往里边下毒。

    他记得那个时候蛋糕是打开放在了茶几上的。妹之山残回忆了一下他来时的情况。看那情况是正准备吃的时候他来了。

    浅苍夫人没能进屋,暂且不管。妹之山残悄悄的又询问了下浅苍千里,结果从她那里得知,浅苍光夫当场就打开了包装。

    “你确定吗?浅苍小姐。”妹之山残有些严肃的问了她。

    “叔父最喜欢这种蛋糕的香味。”浅苍千里没有多想,她直接就点了头。“每次只要是这种蛋糕他都会让它的香味散布到整个房间。”

    知道他这个习惯的人可以很容易的控制他的死亡时间。在旁的柯南眼镜闪过了一道白光。那么送出这个蛋糕的浅苍千里的嫌疑无疑最大。

    不会是浅苍小姐。柯南推翻了这一想法。已经连死亡时间都计算好了的人,不会没做任何措施,把自己这么快就暴露出来。

    除非她是故意暴露,以此来证明她不是那个凶手。但这样的话……在刚刚目暮警官要带走她的时候,她就会忍不住替自己反驳。

    至少也该向妹之山提及,在柯南看来妹之山很聪明,但不擅长这个。

    妹之山残的调查的确不是那么顺利。但在浅苍千里情绪低落的时候,他还会露出非常灿烂的笑容,对她说:“请相信我吧!”

    这个时候,妹之山残的手机忽然响了。是CLAMP学园资料室打过来的。

    这还真是不得了的消息。妹之山残在事件发生的时候,他就让资料室查询更多、更详细的关于这些人的信息。现在终于有了结果。

    妹之山残的确是想从这些资料中找寻线索。但他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线索。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那边的某个人身上。他该不该揭露出来?

    比起侦探这种事,妹之山残更不愿意看到女性的伤心。

    “浅苍小姐。或许我这么问有些唐突。”妹之山残的声音很温柔,又显得非常的有耐心。“你还记得你的父母死前有说过要去哪里吗?”

    浅苍千里愣了一下。她不知这和这次的案子有什么关系。但她还是努力的思考了一下,“我只知道他们在出去之前接到过叔父的电话。”

    那次的车祸,对浅苍千里的打击很大,她现在回忆起来她的心还会很痛。还有那种恨不得同他们一起离开的感觉。

    “对不起。”妹之山残很真挚的说。浅苍千里摇了摇头。她用很信任的目光看着他。认真的说:“我相信你一定有理由。”

    “当时的说法是……”妹之山残看了她,决定继续问了下去。却是很笃定的口吻。“开车直撞上他们的东川先生被认定是醉驾吧?”

    浅苍千里点了点头,她呐呐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他妻子的账户上在那几天忽然多出了一大笔的汇款。”妹之山残说出了真相。“汇入的账号,曾经多次收到过来自浅苍光夫的汇款。”

    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说话。有什么真相即将浮出水面的感觉。

    “你说的是真的?”刚好可以听到他们对话的目暮警官直接给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然后他赶紧让他的手下好好的调查起那次的事故。

    东川先生在那次的车祸中,和浅苍夫妇一起死了。但他的妻子还有孩子都在。想要调查清楚事情的始末,这不会有什么问题。

    因为警方找到了切实的证据,东川先生的妻子很快就撑不住了。她说出了实话。浅苍光夫给了他们大笔钱,让他去做的这件事。

    他们需要钱。东川夫人说,他们的女儿患有重病,他们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如果再没有钱,他们就只能看着她死去。

    东川先生可以不用死的。但他做不到这种事,只有在去之前猛灌了自己好几瓶酒壮胆,这也直接导致了他在车祸中无法控制好形势。

    “居然是这样。”浅苍千里虽然已经有了猜测。但当她听到这样的真相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倒退了两步。“为什么啊?”

    根据他之后的行为,他就的目的大概……仅仅是为了钱吧!但是,浅井光夫已经死了。没有人能够真正的确认他的心理。

    说起来浅苍夫妇对他们的这个弟弟已经很好了。财团的事情,除了非常重要的决策,包括每一个款项,他们都允许他经手。

    “加藤小姐还满意这个结果吗?”妹之山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加藤明子的身旁。他冲着她只有一个阳光般的大大的笑容。

    加藤明子自首了。她向警方坦白了浅苍光夫就是被她杀死的。为了给她的恩人浅苍夫妇报仇。她还对浅苍千里表达了歉意。

    “我不知道那个蛋糕是你送给他的。”她温婉的笑了。

    加藤明子并不是她真实的姓名。她叫光子,没有姓。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浅苍夫妇是好人,他们这么多年一直在救济她和小伙伴们。

    『长大了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小时候的光子说。

    『他们很幸福。看起来我好像帮不了他们什么。但我还是想靠近他们。哪怕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这是已经可以独立的光子。

    『今天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一天。』这是她作为浅苍光夫的情人第一次见到那对夫妻。那时候的他们已经认不出她了。但这样就够了。

    『上天,请让他们一直这么幸福。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