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77.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安倍晴明的老宅不在东京。伊藤朔月又不认为这件事可以拖下去。于是……

    “青龙,拜托你了。”她的语气中有些怀念。“该回去了。”

    该回去了。青龙小动物在愣了一下后,他就在伊藤朔月的面前化作了人形。然后,他什么都没说,别别扭扭的就带着她飞走了。

    从东京到京都就算做新干线也要两个多小时。但青龙几分钟就可以到。

    晴明的老宅早已变了样子。就算置身在它的面前,看到的不过就是一家有些古气的博物馆而已。还不时会有游客在进进出出。

    一千年足够改变很多东西。这所老宅早在不知道多少代之前就不属于安倍。

    伊藤朔月没有进去,她只是站在博物馆前边的老树旁,抽出了一张看起来很繁琐的符咒,在念了一长串的没人能听懂的咒语后,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阵法。

    没有考虑,伊藤朔月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小刀,很顺手的在指尖上划出了一个一口。在血落到了阵法的同时,它的每一个纹路都开始闪耀起了金色的光芒。

    随着这金色光芒升起又消失,伊藤朔月眼前的就不再是那个博物馆了。而是真正的被封印了千年的属于安倍晴明的老宅。她缓缓的笑了。

    以血脉作为开启封印的条件。伊藤朔月记得某位老狐狸爷爷说过,在属于她的这个年代里只有她一个人了。很罕见的继承了最多的他的血脉。

    当年她误闯这里。误打误撞的受了伤。这才有了和青龙的初遇。在去平安时代的那段时间里她问过老狐狸爷爷,为什么要把这里封印起来。

    『他们需要新的主人。』那时候的安倍晴明有着他平时很少见的正经。

    『嗯?』那时候的她还不太懂。

    『青龙不就是等到你了吗?』某位老狐狸又露出了狐狸似的笑容。

    足足两年啊!她在那个时代。虽然在那两年里她的身体就像停住了一样,完全没有长大。回来后时间也没过去一分一秒。但那两年也是实际存在过。

    这样算起来的话,她的年龄其实和黑羽是一样的。伊藤朔月露出了一点怀念的笑意。说起来就是在遇到黑羽之后呢。

    青龙站在大门前,有些发呆。伊藤朔月表示理解。物是人非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她也不去打扰他,自顾自的就走去了晴明的书房。

    在这和当年一模一样的环境下,就连她有时候都会觉得晴明就在身边。

    晴明的书房很大,在这里有很多他亲自记录的各式各样的咒法。每一个都很详尽。伊藤朔月走到了最里端,如果没记错,那个方面的应该在这边。

    “果然。”在书架的第二层,伊藤朔月找到了她想要的那个。她当场就翻了起来。那两年的阴阳术的学习,让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掌握相类似的术法。

    最多就是不熟练而已。伊藤朔月表示完全没有压力。无论如何都在可控范围。

    伊藤朔月把那份记录放回去的时候,青龙不知道什么也跟了过来。她微笑着问他:“不四处走走吗?这样的时间还是够的。”下次就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不用。”青龙很冷淡的说出了这句后,他就转身离开了。就算是再熟悉的地方,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这里早就没有了晴明的存在。

    其余的十一神将不知道在哪里沉睡着,只有能够把他们唤醒的人出现他们才会显出他们的形态。但还会有那样的人吗?在安倍家已经几乎无人的现在。

    再见了!伊藤朔月在最后看了一眼这熟悉的老宅后,她走回了最初来的那个老树的旁边。地上的那个阵法还很清晰。只不过回到了最初的白色而已。

    伊藤朔月捡起了阵法上的符。那个符就在她的手上渐渐燃烧,直至消失,他们眼前的安倍老宅也随着它消失了踪影。眼前剩下的只有那个古气的博物馆。

    博物馆和刚才有些不一样。伊藤朔月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停靠在那里的好几辆的警车。又发生案件了啊!伊藤朔月默默的在心里吐槽。这里会有哪个侦探?

    “诶?这不是伊藤家的那个小鬼吗?”右近的声音很适时的传了过来。

    橘左近刚刚从那个博物馆走出来。他的眉头轻皱,在看到她之后也只是稍微舒缓了下,露出了些有些疲惫的表情。看起来这次的案子还没有解决。

    这次的案子很特殊。就橘左近个人来说。牵扯到其中的嫌疑人,有一个是他既祖父之后第二个从小就崇拜的人偶大师。他不可能相信他会做这种事。

    大谷慎嗣。在他年轻的时候,他也曾是日本文乐艺人的新秀。和世代文乐出身的橘左卫门是很要好的朋友。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两人会成为日本文乐的支柱。

    橘左卫门的确成为了国宝级的大师。但大谷慎嗣却在很久以前就改行了,很突然又莫名其妙的,现如今他在这家博物馆担任馆长。独自一个人。

    大谷慎嗣没有成亲,在和他同龄的橘左卫门的孙子都已经长到这么大的时候,他还是独自一个人,曾经有人问过他为什么,那时候的他只是笑了笑。

    『我已经有了这些孩子。』他看着他面前的人偶说。『这样就够了。』

    伊藤朔月决定亲自去看看这场命案。等她和橘左近进了博物馆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这里的侦探不止橘左近一个。还有DDS的天草流和美南惠。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京都?伊藤朔月不清楚。大概是这里有什么案子吧!

    肯定不是眼下这个案子。她很快就见到了这次的尸体。在当地警方的人群中她发现有个黑皮肤的少年有些眼熟。和黑羽,还有工藤新一有些相像。

    是那个大阪的高中生侦探吧!她记得他的名字好像是服部平次?

    四个侦探在这里。这几乎没可能不出命案了。伊藤朔月在心里默默的吐槽。

    死者:小林隆次郎。六十岁。曾任京都府警察本部的警部。至于今天为什么会来这里?大概就只是来参观的吧!就像其他的游客一样。只不过遇到这种事。

    嫌疑人有三个。分别就是这里的解说员,长井柰子。在这之前小林找过她,虽然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但很明显看出他们的谈话并不是很愉快。

    另外一个是因为杀人罪名,被他亲自捉拿并关入监狱十年之久的小杉广矢。

    最后一个就是这里的馆长,大谷慎嗣先生。他是唯一拥有那个展览厅钥匙的人。而且他那段时间的行踪的确没人知道。他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大谷慎嗣是凶手的概率不是很高。毕竟没什么人会把嫌疑的方向指向自己。按照他的说法。他的钥匙在早上就找不到了。

    他想要洗清大谷先生的嫌疑。橘左近试着模仿了凶手的心态,无果。

    橘左近还有一个怀疑。大谷先生和长井女士。他注意到了大谷先生在看向长井女士的时候,他的眼神很不一样。那是他从未见过的他的眼神。

    “两个提示。”天草流一脸自信的伸出了两根手指。“第一:小林先生出来时候说过的反常的话。第二:小杉先生不自然的反应。”

    小林先生在今天出门之前,和他的女儿提起过,过了今天他们就搬到其他地方去。橘左近也知道这件事。但连他的女儿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做这个决定。

    “这件事和当年那次杀人事件有关?!”橘左近和服部同步说出了结论。

    有意思。这一句话让三位嫌疑人都变换了神情。伊藤朔月看向了那三个人中的一个。她有些不想让这次的真相揭露。不过她不会去阻止。

    大谷慎嗣自首了。这是一个完全出乎人意料的结果。他说他在带小林先生参观古装备展的时候,恰好挂在上边的重剑掉了下来,他一时慌了就锁上门逃了。

    大谷慎嗣和小林隆次郎没有个人恩怨。这个结果可以说得通。

    DDS的两个人互相看了看,服部平次也看了看大谷。他们终于什么都没有说。

    “那小杉先生是怎么回事?”美南惠问了出来。“他看见尸体的时候太过惊恐和慌张了。那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我不认为只是因为看见死人。”

    这个问题小杉先生可以自己回答。“我想起了我杀过人的事情。”

    “小林先生这次来博物馆,其实是来找我的。他想看看我出来的这两年过得怎么样。我很感谢他当年抓住我。让我能够赎一些罪。”他解释。

    “但我没想到……”他的声音忽然转的有些悲哀,“他会因此死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