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78.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这样真的就结束了吗?服部平次有疑问,DDS的天草流也有疑问。他们很默契的都感到有哪里不对劲。但到底是哪里呢?

    大谷慎嗣交代出了每一个细节。连警方还没掌握到的他都说出来了。这让人们没办法怀疑这不是他做的。他还拿出了口袋里还没处理的带血的手套。

    工藤一直在说那个女孩不简单。服部平次在思考之余他看了一眼伊藤朔月。只见她垂眸靠在了那边的墙边,看不出她到底有什么想法。

    和这边三位侦探不同,另外一位侦探橘左近默默的走了出去。他平时不太看得出感情的脸上有些悲伤和难过。即使是右近都有些死气沉沉的。

    “不会是那个老头做的。对吧?左近。”右近终于开口说话了。但橘左近本身却还是没有回应。他的脚步看起来格外的沉重而又压抑。

    在走出大门之后,橘左近给他的姑姑橘薰子打了电话。有些事情他需要她帮忙调查一下。东京警视厅虽然距离京都很远,但想查还是可以查到的。

    接下来的时间好像特别的漫长,即使只有短短的十分钟而已。橘薰子的电话就打回来了。右近都吐槽,这次那家伙的办事效率还真是难得的高。

    他记得,薰子的新男朋友在调到警视厅之前就是在京都府警察本部工作。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捋清。橘左近却开心不起来,大谷先生。你何苦……

    伊藤朔月不知什么时候也出来了。她看着橘左近手上还未收起来的手机露出了一些了然的表情。你会怎么选择呢?其实现在就是最好的结果。

    『操纵傀儡其实就是操纵人类,腹语术就是读心术,模仿的并非只有人语,还有其背后的声音。』在走廊里沉闷的走着的长井柰子忽然觉得气氛有些怪异。

    『长井女士。』是小林隆次郎的声音。长井柰子慌张的四处寻找,终于在她的前边她看见了那个人的影子。“不是我杀的你。不是我杀的你。”

    『我知道。』即便是死去的人,小林隆次郎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沉稳。『是大谷先生为了你这么做的吧?!我都已经说过了啊。我不想追究了。』

    “你真的都知道了?”长井女士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十三年前的那个案子真正的凶手不是小杉而是我这件事。”原来不止是怀疑而已。

    『小杉先生因为喜欢你,替你顶了罪。也是我办事不够仔细。硬是在他刑满释放以后,才隐隐觉得那个案子有疑点。』他的声音里硬是有些自责。

    『我更没想到会有另外一个人为了替你隐瞒住这个秘密杀人。』

    “我也没想到。”长井女士居然哭了出来,她已经上了年纪的脸上此刻显得更加的苍老。“我根本就不值得他们这么做。你来是为了带我走的吗?”

    小林隆次郎的声音没了,就连他的人也没了。重新出现在长井柰子面前的只有那个年轻的傀儡师橘左近和他的人偶。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梦。

    “你是……”长井女士认出了橘左近。“他年轻的时候好像很喜欢人偶。”

    “大谷先生放弃了人偶也是因为您吧?!”橘左近说出了他自己的推断。长井柰子愣了一下。然后听他继续说:“时间很巧合的就在那个命案过后不久。”

    那次的事件,即使有小杉广矢的顶罪,长井柰子本人还是差点崩溃。在那期间她没少受到住在她隔壁的大谷慎嗣的照顾。她最终才能放下那件事重新生活。

    “我该为我的所做受到惩罚了。”长井对着橘左近露出了一下慈祥、而又带有些如释重负的表情。“逃的太久我都已经没有勇气承担了。谢谢你。”

    如果当年就是她自己承担,那么今时今日的小林警官不会死,她不会因此又害死了一个无辜的人。又让一个喜欢她的人背负上了一条人命。

    “那个老头会伤心的吧!”在她走后,右近对着她的背影说出了这么一句。

    嗯。橘左近也盯着长井柰子的背影。她已经不那么挺直的背影此刻显得有些的高大。“这是她的选择。”他说。他的表情里带着许多的复杂。

    大概……不止是伤心。但如果这件事不解决,为了掩饰这个错误,以后或许还会发生悲剧。比如那个肯为她背上杀人罪名、做了十年牢狱的小杉先生。

    在长井柰子自首的同时,伊藤朔月也回到了东京。她直接去的黑羽快斗的家。

    黑羽快斗正在烦恼,为了那个现在正躺在他的床上养伤的人鱼少年,在他为伊藤朔月开门的时候,他原本就很凌乱的头发被他自己抓的更加乱了。

    “它在哪里?”伊藤朔月一上来就直奔了正题。这让黑羽快斗感到些惊讶还有一些……狂喜?他连忙带着伊藤去了他自己的房间。

    黑羽快斗的房间是个相当简单的房间。在这里最显然的就是墙上那副巨大的黑羽盗一的画像了。在那后边是个密室吧?!伊藤朔月很自然的感觉到了。

    人鱼少年还在床上装睡。伊藤朔月只看了一眼它,就随手抽出了一张符扔了过去。然后就是长串的咒语。这让人鱼少年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动不了。无论怎么挣扎,他都没办法挪动哪怕一点。这个认知让人鱼少年感到惊慌和恐惧。“你是什么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它不太清晰的问了出来。

    伊藤朔月没有说话。她只是专心的念着接下来的咒语。人鱼少年眼中的恐惧却越来越强烈了。黑羽快斗甚至看见它流出了眼泪。

    黑羽快斗有些不忍心去看。他故作无事的转了头。很入神的对着他老爸的画像。老爸。伊藤一定可以的吧!解决这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伊藤朔月的咒语终于念完了,在猛的迸发出了一阵强烈到刺目的光芒之后,人鱼少年终于可以动了,但与此同时它也晕倒了过去。

    在上前检查了一下人鱼少年的情况之后,伊藤朔月很顺手的给了它一个治疗咒语。只见它身上之前受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愈合。

    “这样就可以了?”黑羽快斗边走过来,边充分的表现出了他的不可置信。他的赞叹甚至还有些夸张的样子。但无论是谁都能看出他现在的心情真的很好。

    晕倒的人鱼少年的样子很可怜。大颗大颗的泪珠早就把他身上盖着的被子给浸湿了。但只要想到从今以后他不用非死不可了。黑羽觉得这是好事。

    伊藤朔月没有立刻离开。黑羽快斗却离开了。这个时间不早了,他和她都需要吃些东西。今天一整天几乎都在忙碌着那个人鱼少年的事情。

    黑羽出门没多久人鱼少年就醒了。它发现它可以动了,但在它看到伊藤朔月还在这里的时候,它本能的抱着被子退缩到了距离她最遥远的墙角处。

    “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伊藤朔月的脸上有些无可奈何。但却不是对它的。人鱼少年分明觉得她很冷。“否则我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了。”

    “是因为大哥哥?”人鱼少年的声音有些发颤。但他还是让自己问了出来。

    伊藤朔月点了头,“除此之外还会有其他的理由吗?”她反问。

    不会有。人鱼少年咬着自己的下唇。如果不这样他根本就没办法让自己正常的发出声音。“你做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你的确应该知道。”伊藤朔月微勾起了唇角。有一种很危险的气息弥漫在了他们周围。“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从今天开始你没办法再杀人了。”

    “否则,你对人类造成的伤害,会尽数的返还到你自己的身上。”

    人鱼少年猛的睁大了眼睛。伊藤朔月从那里边看到了愤怒。它的拳在紧紧地握着。指甲甚至都已经嵌入了它自己的手心。但它还是没有出声。

    “你该感谢黑羽。如果不是他,我更情愿直接杀了你。”她补充。

    “大哥哥是好人。”人鱼少年的声音有些轻。但它的确是真心的。她相信眼前的这位……不知道是什么人说的话。它也认为她的确做得出来。

    如果以后再也不能杀人了……人鱼少年有些不能想象。那本就是它们的食物。

    黑羽快斗抱着一大堆东西回来的时候,他看到的就只有一个已经可以下床了的人鱼少年。伊藤朔月早已在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这些吃的东西怎么办?黑羽快斗再一次烦恼了。他打开了一包零食,边吃着,边思考,人鱼少年不可能吃他们的食物。这么多他要怎么给解决掉。

    这个蛋糕很好吃。黑羽快斗边吃边做了决定,下次他还要去那家买。
Back to Top